胡新民:从《疫情中的纽约人》看美国的民主

张兰以她阳光的笔调,尽心尽力地描述了疫情中的美国政府和美国民众,值得赞扬。在她的笔下,基本上看不到民众的悲情苦难。她对政府官员的体谅,在某种意义上,表明了她是一个很有包容心的人。笔者甚至设想,张兰如果用她写纽约人的积极光明心态来写武汉人,是不是表达得更准确些呢?我希望,这些天经常看《疫情中的纽约人》的朋友们,能学习作者的积极阳光精神,更多地看到中国人民、特别是英雄的武汉人民在疫情抗击中的光明面。

【本文为作者胡新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胡新民:从《疫情中的纽约人》看美国的民主

《疫情中的纽约人》是华裔女作家张兰(网名纽约蓝蓝)在纽约疫情期间发表的日记体文章。她力图通过她的所见所闻,结合她在美国二十多年的经历,用中文讲述纽约的真实情况。

遗憾的是,武汉已经解封。而张兰3月27日在美国发生车祸,不幸当场去世。日记也戛然而止。

那些天,笔者几乎每天都要看《疫情中的纽约人》。读她写的故事,始终能感受到她充满阳光的心情,感受到她积极向上的情绪。同时,也从中了解到更多的关于美国民主的情况。

政府措施与舆论监督

美国的地方政府有很大的自治权力,是与居民利益更有直接的关系。以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为例,控制疫情的主要责任在地方政府,联邦政府只是提出建议或者提醒。而地方政府有足够大的自治权力,作不作出严控疫情的行动措施,是由地方政府说了算。

武汉封城后,中国的防控阻击战进行得很艰苦。中国向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不断发出警示。但美国总的来说,除了一些医务人员外,从上到下都很淡定。有些专家出来解释说:

【很多人担心新冠疫情会因为美国政府的不重视,而传遍整个美国。我们认为,美国出于经济、政治、金融等方面的考虑,刻意在淡化新冠疫情对美国的影响力。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美国政府并没有对新冠疫情放松管制,美国有大量治疗流毒疫情的经验和医疗设备,即使新冠病毒有爆发之兆,也很快会被遏制下去。而天气逐渐转热,以及特效药的研制成熟,也是美国人淡定的底气所在。】

张兰就在此时以一篇《在美国新冠状病毒疫情区的真实生活》开始向中文读者介绍纽约实况。此后日日更新,直至3月25日。

在《在美国新冠状病毒疫情区的真实生活》中,她写道:

【“鉴于很多中文媒体对美国疫情的扭曲夸大报道,我决定从今天开始也写下我在纽约所见所闻的疫情情况。不求完全正确,只求真实所见。不求宏观叙述,只写身边所知小事。”】

3月5日是第一篇,作者一开始就辟谣:

【“那些所谓病毒是美国投放的,只针对亚洲人的谣言是否就会停止了呢?肯定不会,人很善于寻找支持自己信念的证据。果然马上又造出了美国人都在囤积枪弹,CDC不报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的谣言,信者众众,仿佛美国已经气息奄奄,危在旦夕。”】

这个开篇之作,作者用不少文字写出了她对纽约市政府的信心:

【“读到纽约市政府做的各种准备,以应对有可能演变成的大瘟疫,各种细则都有,有关于尸体的处理让我印象深刻:
‘由殡仪师、法医摄影师和医学生等专业人员组成的尸体收集队,每天将可收置50至5000多具尸体。在死亡高峰期,可容纳44具尸体的移动冷藏库将被安置在城市各处。为了处理尸体,纽约可能需要提高火化能力。作为最后的手段,纽约市计划把尸体送到长岛海峡内的哈特岛(Hart Island),在19世纪晚期,黄热病患者送到这个岛上隔离,这座被称为'乱葬岗'的小岛已经掩埋了超过100万孤魂。’
根据我在纽约多年生活的经验,紧急情况下一般政府准备的都是最坏的情况,不管是暴雪,还是飓风,偶有失误。所以常有民众抱怨小题大作,耽误生活。其实民生无小事,宁可小题大作,千万不可大题小作。政客们做秀也罢,装样也吧,至少得在电视面前出来走几步算个交代。毕竟监督的人太多了,自然揪错就会快很多。
但我对纽约人更有信心,毕竟历史上经过太多次瘟疫的洗礼,大萧条,911,纽约人照样倔强地活下来了。或许这就是时至今日纽约人仍然闲庭信步的资本吧,要让纽约人都惊慌失措起来还真有点不容易。”】

3月7日,尽管作者感觉到了纽约的情况已经很像2019年12月初武汉的情况了,但她仍然对纽约信心满满。她写道:

【“美国的朋友圈里也基本是两种态度,一种是不相信美国政府,觉得措施不到位。一种是相信政府做得不错。反正好和不好政策措施都在台面上,自己可以判断。就像恐慌感一样,判断力也是一个可以自己控制的东西。今天全美护士协会开了新闻发布会,批评政府对医护人员的保护措施不到位,政策有矛盾之处。我就特别支持一线的医护人员站出来说实话,保护好自己。必要时可以罢工,才能引起政府的重视。希望他们反映的问题早点得到解决,不要让悲剧重演。”
“很多人说纽约的情况很像武汉最初的情况,我觉得的确很像12月初的武汉,连病例的人数都不相上下,纽约的生活方式也是最接近武汉的美国城市。不同的是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这个病毒的危害性,并采取了各种措施。除了对是否需要戴口罩我尚有存疑之外,其他的措施我都很赞同,尤其欣赏电视里各级领导轮番露面的透明度。这几天下来感觉老百姓已经非常重视,到处都是在抹消毒液的人。所以我觉得纽约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极低,但是确诊人数几百上千我都不会太惊讶的。”】

读完这些内容,再联系美国政府和美国社会各界一路走来的足迹,不难发现,尽管大家意见不同,但都有充分的发言权,无论是国家总统还是地方长官,无论是专业人士还是各种媒体,无论是部长议员(包括那位对中国发表“幸灾乐祸”言论的商务部长)还是普通民众,确实完完全全做到了“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但是,至少张兰的“觉得纽约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极低”,应该基本上可以代表当时各种声音达成的最大公约数。再看看今日之纽约,那些读过日记的朋友,又会有些什么感想呢?

票选的州长决策能力就最强吗?

在读完《疫情中的纽约人》后,印象最深的是作者对纽约州长库莫的高度赞赏。

作者在3月10日第一次提到州长就给出了她的最高评价:

【“这次疫情中美国官员的表现我最欣赏纽约州州长库莫( Cuomo),直接怼CDC,川普。而且也有很多具体的措施,公布得事无巨细,包括在监狱里生产洗手液都说到了,每加仑只需6美金成本,产量也很大。下周开始纽约州内政府机关学校等都不会缺货了。当然他是纽约人民选上去的,不是川普任命的,所以他敢怼川普但是得讨好选民。?”】

作者知道州长这样卖力是为了攒足政治资本,为问鼎总统宝座打下基础。州长的父亲也当过纽约州长,应该充分利用这些政治优势。作者这样的想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只要能为老百姓谋到福祉,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她写道:

【“昨天纽约州长和总统在推特上隔空喊话,互相掐架,下面一堆吃瓜群众看得兴奋。骂完了今天又和好了,事情也真解决了。州长库莫显然有意4年后竞选总统,现在正是攒政治资本的时候,如果这次疫情他做得好的话我看他有希望。这次各方面他做得还挺到位,真有点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他如竞选总统我会投他。我是无党派人士,投人不投党,也可称为“墙头草”。我们这样的墙头草两党都得巴结我们,讨好我们。”】

作者还以一位女性的眼光,在3月20日的日记中,用细腻的笔法描述了州长的“铁汉柔情”。

她首先写到了她的感动:

【“纽约州长今天颁发了更为严格的措施,除了特殊紧急行业,其他行业一律在家上班,经济损失以后由州政府承担。库莫说了一句我比较感动的话:我们会全力以赴,能救一个就救一个,以后回想起来可以说我们尽力了。”】

接下来就是众多女性的反应:

【“话说纽约女人的关注点就是不一样,在疫情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她们最关心的是州长是单身吗?今年62岁的纽约州长库莫在此次抗疫战真的收获了太多粉丝,包括我在内,对他的各种举措都赞许有加。在此之前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另外一群女人则成了花痴,每天都会坐等州长的疫情电视新闻发布会。她们纷纷表示,自己邋里邋遢,穿着睡衣,而电视上库莫则穿着笔挺西服,相貌堂堂,更为重要的是做事风格雷厉风行,心系人民,提到家庭也是有情有义,对平定民心起到极好的效果。尤其是和弟弟在电视上公开讨论谁是妈妈的宠儿让广大妇女心都融化了。连一个85岁的单身剧作家都说:‘本来我也觉得我看透男人了,但是这个男人真的让我心动,值得留住。’”
“而库莫最近的确和14年的女朋友分手了,给了众多倾慕者希望。”
“有一个有两个孩子的母亲说:‘他一出场我就心不慌了,觉得他什么都能搞定。我真的是喜欢死他了。而我丈夫的反应是:我也爱上他了。’”】

从3月22日直至3月25日最后一篇中,她天天写到了州长。

【“纽约州长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纽约现在每天检测量超过16000例,确诊率是28%。此次疫情让州长库莫频频在全国电视节目里露脸而成为政治明星,一句‘所有的责任都由我来抗’让民众感动,而雷厉风行的作风使各方政党大佬都赞赏有加,甚至包括多个反对党。”
“按州长的说法,现在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我们该做的做了,剩下的就交给上帝了。”】

尽管疫情的蔓延早已大大超出她最早的估计,她仍然非常体谅以州长为代表的地方官员。她早在3月16日的日记中写道:

【“美国不是天堂,但更不是地狱。因为媒体开放政府犯的错很容易被老百姓看到,所以形成很强的纠错能力。纽约市就是否要关闭学校的问题,白斯豪,州长在电视上都反复给民众解释过很多次关闭的顾虑。现在经过多方讨论终于做出关的决定,即使有反对学校关门的民众至少知道为什么这样做。这次纽约市长和州长的整体表现相当不错,超过前期的川普和联邦政府。不过上周三开始美国抗疫已经走上正轨了。”】

3月24日,她又写道:

【“与川普的乐观态度相反,纽约州长库莫则是忧心忡忡,他说纽约州现在的感染人数每三天就翻一倍,目前已经过了2万人。他说仿佛是一列高速火车冲过。最快可能是在2~3周内就会达到高峰。原来预计需要的11万张床现在又提高到了13万。新泽西现在成为第二大州,目前感染人数是3600,而大部分集中在我们郡。估计新州的检测没有完全跟上。但是和曼哈顿的一河之隔肯定还是有个天然屏蔽的作用,无论如何不会像纽约那样。纽约的灾情是由人口密度和公共交通的普及率决定的,其他美国城市根本就没可比性。不幸中的万幸是死亡率并不高,基本都在1-2%之间。”】

最后一篇,她对在州长领导下“战无不胜”充满了信心:

【“今天纽约州有30000多例确诊病例,其中3805例住院,住院率为12%。888例住在ICU病床,ICU住院率为3%。州长库莫表示,住院率增速正在下降。他还说纽约人的“亲密的关系”让纽约成为此次疫情中心。但这种“亲密”既是纽约最大的弱点,也是纽约最大的优点。它让纽约在面对任何困难时战无不胜。而纽约最终一定会战胜疫情。”】

和世界其它地方一样,纽约一定会战胜疫情。但付出的代价则肯定是不同的。也就是说,领导决策将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

至于张兰高度赞扬的、一人一票选出的纽约州长,到底表现如何,笔者觉得网上最近流传的一篇文章《纽约州长:一次完美的造神运动》很有道理。不妨摘录几段:

【“大家最近都在夸纽约州长,也包括我。但我只能说,纽约州长科莫,终于从一个政客回归到了一州之长的本职工作上了。我们来看看科莫是如何前期不作为,事后诸葛亮的......”
“同样在17日这天,纽约市已经确诊814例了。可当天,纽约州长依旧不同意纽约在任何情况下封城。直到3月20日,纽约州确诊破万,州长才宣布升级防控措施,直到5天前,纽约州才宣布宽松的‘shut down’,基本等同于让大家‘work from home’,跟武汉的封城有着天壤之别。当天纽约市确诊5683人。全州超过一半的新冠患者在纽约市。随后,仅仅过了一周,纽约州确诊翻了5倍,达到惊人的53520人,纽约市翻了5.5倍,确诊30765人。换成在中国,纽约州长科莫早就被骂成F4了,且不说全球疫情在那摆着,试卷公布都两个月了,方法任挑,就算和美国国内的同僚都比不过去吧。”
“纽约州长越红,越能向白宫叫板,就越能积攒反川普的力量。而随着白宫和川普一步步走错,民主党人的小九九越有可能成功,天平在慢慢倾斜。如此在各方势力的运作下,只用了10天,民主党人就通过美国疫情完成一次造神运动。
“疫情越严重,民主党就越能抨击白宫疫情防控不力,借此阻挠川普连任,这是最终目的。如果疫情可控,死亡人数能接受,也能顺利摘取果实。在政客们的眼中,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都可以成为牌桌上的筹码。可怜啊川普宝宝,本来想当全世界的救世主。结果在本土横空出世了一个对手自封‘美国救世主’,受万民爱戴,你说气不气人。最后告诉你个真相,科莫的爹就是前纽约州长,出身有了,政绩有了,人气也有了,还缺东风吗?如果拜登如果这次选赢了,纽约州长势必入内阁,如果拜登输了,下一次总统竞选就是他上。”
http://global.sina.cn/szzx/article/20200329/06717638a6051000.html】

最后想说的是,张兰以她阳光的笔调,尽心尽力地描述了疫情中的美国政府和美国民众,值得赞扬。在她的笔下,基本上看不到民众的悲情苦难。她对政府官员的体谅,在某种意义上,表明了她是一个很有包容心的人。笔者甚至设想,张兰如果用她写纽约人的积极光明心态来写武汉人,是不是表达得更准确些呢?

张兰在写到那些小人物的平凡事的时候,总是聚焦他们的光明面。她之所以决定在美国定居,是因为她在美国遇到过太多的善良好心人。

【“我想起20多年前在堪萨斯餐馆打工时也遇到一对客人,听说我的签证出了点问题不得不临时打工时,慷慨地给了我20美金的小费,而他们才消费了20美金。在美国的这些年遇到过太多的好人,有穿得笔挺钻到车下为我修车的男子,有在地铁站里帮我提行李的大妈,有当年素昧平生敞开大门欢迎我们去过感恩节的教授。这些普普通通热心善良的美国人,才是我最爱美国的原因,这才是我把这里当成家的原因。”】

我相信,这样的好人不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或者在世界各国,应该会越来越多。

我同时希望,这些天经常看《疫情中的纽约人》的朋友们,能学习作者的积极阳光精神,更多地看到中国人民、特别是英雄的武汉人民在疫情抗击中的光明面。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疫情 民主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6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