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中国公知集团遭遇一场政治滑铁卢

左翼爱国阵营坚定地维护中国的利益,因而是执政者可信赖的同盟军,而公知阵营则总体上站在美国西方一边,中国全面抗疫期间甚至连过去常用的伪装与太极都丢弃不顾,赤裸裸上阵肉搏,结果不仅把自己暴露得相当彻底,也严重恶化了同执政者的关系,更为广大中国老百姓所唾弃。一些领域所谓“专家”、“学者”名声狼藉,而“公知”则干脆堕落成了骂人的代名词。当年曾经很荣耀地给自己冠以“公共知识分子”名头的那些人,如今只好灰溜溜收拾起当年的名号,而生怕别人知悉或提起了。

【本文为作者张志坤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张志坤:中国公知集团遭遇一场政治滑铁卢

中国的全民抗疫将取得最后的胜利,对于这一点,现在恐怕就连中国的敌人即那些唱衰中国和中国崩溃论者也都无法怀疑了。但是,这场疫情对中国所产生的深刻影响却远不是这样简单直接,这场疫情不仅影响中国经济建设的走向与进程,而且还影响到全社会的政治生态,其中突出的一点,就是公知阵营遭遇空前惨重的失败。

国内外公知集团在中国疫情危机期间都非常活跃,他们通过各种形式与手法做出了各种各样的表演,但无一例外都遭遇惨重的失败,主要表现为如下几点:

一是中国崩溃论再一次崩溃

疫情之初,“中国崩溃论”之父美籍华人章家敦宣称,中国共产党已经失去控制,“政府已经陷入崩溃”云云。虽然自2000年以来他十几次所做出的中国即将崩溃的预告,每一次都以失败而告终,但在他看来,这次就要真正实现了。在他的号召下,国内外一众公知群起响应,也以各种语言表达做中国崩溃的宣传,什么爆发疫情说明中国“组织性失序”、“制度性无能”,什么“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立宪时刻将至”、“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大有即将揭竿而起、改天换地的惊人架势。

结果怎么样呢?

结果同他们的期待恰恰相反,中国不但没有崩溃,反而众志成城,赢得了抗疫的胜利,全国上下更加团结,社会更加稳定,“中国崩溃论”在中国进一步发展成为脍炙人口的政治笑话。

一个重要政治与战略论断堕落为坊间笑话,这大概算做是一种相当别致的崩溃。

二是唱衰批判遭遇批判唱衰

对中国全民抗疫是肯定歌颂,还是予以批判揭露,这是当前中国社会思想斗争的分水岭与试金石。一切爱国的中国人对全民抗疫总体上都抱着肯定歌颂的态度,虽然其中不乏悲剧与阴暗、不足的一面;一切推墙砸锅的反对派对全民抗疫总体上都抱着批评的态度,虽然其中也不乏有那么一点点肯定用来打掩护,而有的人则干脆连这么一点伪装都不屑一顾,干脆把中国的全民抗疫描述得一团漆黑。

比如,这样的描述就堪称经典。“一场疫情,暴露出无数众生相,暴露出中国各地官员的基本水准,更暴露出我们社会的疾病。这是比冠性病毒更为恶劣更为持久的疾病。而且看不到治愈期。因为没有医生,也无人愿治。想到这个,心里无比悲伤”。简而言之,就是中国没救了。

这种舆论究其实质,还是要唱衰中国。“看不到治愈期”——说的是无可救药、只能灭亡;“没有医生,也无人愿治”——指向统治者,意思是说当局没干好事,什么“全面从严治党”之类都是骗人的把戏。这是典型的唱衰,比“中国崩溃论”高级多了,也巧妙多了。

但是,这种高级唱衰同样遭遇中国大众的无情批判,甚至都没用惯常的体制出面,仅仅民间就将其唱衰了,而且还被翻了许多老账出来。尽管这种言论也拥趸甚多,名声火爆,但其所要达成的目标与目的却彻底地归于失败。没有衰了别人却衰了自己,正所谓自贻伊戚是也。

是中国道歉论沦为过街老鼠

疫情发生不久,就有人开始叫嚣要中国要向世界道歉认罪,这股风潮起始于国内,后来美国当局接棒力挺,掀起了很大的风波(见笔者文章《让中国道歉,这股妖风真是很邪恶》)。

但是,无论国内国外,以中国首先爆发疫情危机为根据而要宣判中国有罪要中国道歉的喧嚣都遭遇沉重的打击。国内掀起的道歉论成了过街老鼠,几乎人人喊打,而美国当局妄图把病毒疫情责任归罪于中国的行为也遭遇广泛的抵制和批驳,基本上也失去了得逞的可能。

这里值得一提的还有感恩风波。要不要感恩政府,这在抗疫期间的某个时段成了争议话题。有人在抗疫中忙着要老百姓感恩,确实做法欠妥;但有人抓住这个把柄不放,进行了猛烈攻击,对感恩政府一说进行完全彻底的否定,并且宣称“不能真把防疫当战争”,认为“不惜一切代价”去打赢抗疫“战争”是一种无意义的说法,甚至可以说是极为荒唐的说法。对中国的全民抗疫进行另外一种形式的否定。

可滑稽的是,同一个阵营另外的人则从另一面大肆鼓噪感恩,声称“感恩是一种美好的品德,是一种不忘他人恩情的人萦绕心间的情感。感恩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感恩实际是对他人的尊重。一个不懂感恩的人,严格说,不能称作完整社会学意义上的人;一个不懂感恩的民族,也一定不会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感恩实际是一个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见《感恩与思考——2020中国新冠病毒疫情防控》一文)。为此,他们呼吁感恩湖北作家某某,说她的日记“透露出正直与大爱”;呼吁感恩美国,感恩美国政府,说它是对中国40年改革开放贡献最大的国家,此次疫情危机中美国国务院协调组织慈善机构向湖北提供了大量援助,云云。但感来感去,这其中唯独没有中国政府,丝毫不见这个字样。

原来,感恩与否并不绝对,完全视对象而言。

但是,上述这些感恩喧嚣照样遭遇惨败,因为虽然他们呼吁不要感恩政府,但中国老百姓对政府组织抗疫还是很认可、很感恩;虽然他们呼吁感恩某某作家、感恩美国政府及美国国务院,但中国老百姓相反却恨透了美国霸权当局,整个弄了个适得其反。这还不是让人啼笑皆非的惨败吗?

四是民主优越论沦为笑柄

本来,疫情病毒同制度体制风马牛不相及,但有人偏偏把话题往这里牵引。最先进行这种牵引的是欧洲的一些媒体和政府官员,他们宣称中国抗疫“需要的药方既不是什么西医疫苗,也不是中医草药,而是自由和民主”,而“资本主义的发达体制无需对病毒恐慌”。

大概是在西方的号召与号令下,国内的公知们立刻结合病毒疫情掀起了歌颂西方制度的声浪,他们带着专家、学者的面具,信誓旦旦地告诉中国人,说如果新冠病毒传到美国,将很快被消灭,甚至有人发誓,说如果超过200例就自己直播吃屎,还有吹嘘美国强大医疗能力,强大生产能力,还有为英国“集体免疫”举措叫好,用网络上语言形容,就是他们足足地为美国、为西方吹了两个月的牛逼。

病毒疫情发展蔓延的实际进程无情地粉碎了他们的吹嘘与鼓噪,现在没有任何严肃的人会把他们的吹嘘鼓噪当回事了,全都当茶余饭后的笑柄。

上述几种类型的表演鼓噪构成了“公知”阵营疫情期间的基本攻势,但无一例外地遭遇惨重失败,从面子到里子,从理论到道义,他们失败得是如此干净利落,以至于网络上有人嘲笑说,“这次中国的公知挺惨的,翻车翻到膝盖稀碎”。可以说,作为一股相当可观的政治势力,公知们完全没想到他们会因为病毒疫情而遭遇到一场政治滑铁卢,真是时也命乎也。

与此相对应,社会主义、爱国主义的联合阵线则空前勇敢地站立在全民抗疫的潮头,他们充分肯定政府的抗疫举措,热情歌颂各行各业投身抗疫的英雄模范,在疫情危机之下大力弘扬社会主义、爱国主义,严厉批判批评抗疫中的各种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最坚定地站在中国人民一边,集中火力反击公知阵营的政治攻势,强烈谴责美国霸权对中国的污蔑与打压,始终都是满满的正能量,卓有成效地占领了中国的舆论阵地。

当代中国的这一轮政治交锋,爱国阵营赢得了极大的政治优势,突出地表现为如下几点:

一是在左右两个阵营、两种思想的激烈交战中第一次全面占领了上风,爱国左翼扬眉吐气;

二是在政治力量对比上发生了明显的此消彼长,标志就是人心向背,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深入人心,而西方优越论普世万能论则大面积地腐烂发臭;

三是两大阵营同执政者的关系发生了重要变化。左翼爱国阵营坚定地维护中国的利益,因而是执政者可信赖的同盟军,而公知阵营则总体上站在美国西方一边,中国全面抗疫期间甚至连过去常用的伪装与太极都丢弃不顾,赤裸裸上阵肉搏,结果不仅把自己暴露得相当彻底,也严重恶化了同执政者的关系,更为广大中国老百姓所唾弃。一些领域所谓“专家”、“学者”名声狼藉,而“公知”则干脆堕落成了骂人的代名词。当年曾经很荣耀地给自己冠以“公共知识分子”名头的那些人,如今只好灰溜溜收拾起当年的名号,而生怕别人知悉或提起了。

这样的诸般变化与变迁极大地改写了当代中国的政治版图,也推动中国社会在政治上发生新的整合。这种新的整合应该是中国崛起复兴不可缺少的一种发酵,将强有力支撑“四个自信”使之落地落实和落靠。当然,公知阵营不可能就此一蹶不振,更不会就此销声匿迹,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还远未发展到那个阶段。他们即便暂时蛰伏,但也一定在谋求策划卷土重来、东山再起,所以,中国的未来之路仍然艰难而漫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公知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4/56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