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具声望报章社论:特朗普 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总统

《波士顿环球报》编委会:川普政府在过去两个月中犯了严重错误:选择早期开发自己的诊断测试,但失败了,而没有采用世界卫生组织的测试——此举使美国的新冠病毒反应受到限制,据大多数公共卫生专家据估计,这将导致数千甚至数十万美国人的付出生命的代价。相对于人们所预期的迅速动员联邦力量向设备不足的医院以及全国各地的正在没有保护地治疗数量迅速增长的病患的医生和护士分发防护服、口罩和呼吸机,川普政府则是被发现试图向各州(包括马萨诸塞州)高价出售医疗用品。 换句话说,总统手上沾满了鲜血。
【原编者按:《波士顿环球报》既是波士顿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每日报纸,同时也是美国被公认的“最具声望的报章”之一。自1966年起,该报获得过数十项普利策奖。而该报于2001-2003年对波士顿天主教大主教区性虐待丑闻的报导更轰动国际,2015年美国奥斯卡最佳电影《焦点(Spotlight)》就是根据该报的这一壮举改编的。
3月30日,这家名牌大报以编辑会委员会名义发表这篇社论,言辞犀利,不仅在标题里指出《一位不胜任的总统》,而且在副标题里更直接斥责到:许多苦难和死亡本可避免。总统手上沾满鲜血。】

美国最具声望报章社论:特朗普 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总统

以下为文章全文的翻译:

文:《波士顿环球报》编委会

编译:SUN

“事物分崩离析;中心无以为继。” 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 (William Butler Yeats)于1919年写道。一个世纪之后,很明显:疫情爆发的中心已无法承受。白宫的灾难性决定使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注定要经历一段无法言喻的苦难日子。

有着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和医院的美国,长久以来一直是科学进步和医学创新的灯塔,如今则成为COVID-19全球大流行的枢纽,这个病毒已感染了全球至少74.5万人,并已夺走了3.5万多条生命(截止到4月3日下午1点,全球感染人数为106.6万,超过5.6万人死亡——译者注)。如今,在美国已确认的COVID-19病例数量已超过14万(截止到4月3日下午1点,美国感染人数已超过25.8万——译者注),这已经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因此,美国人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将被迫看着这个疾病使家人和朋友病倒,看着死亡人数上升,同时担心着自己的命运。

尽管新型冠状病毒在世界范围内已广为传播,但它在美国产生的许多深远影响曾是可以避免的。当美国公众鼓起勇气为这场危机中最坏的情况做准备时,有件事情值得人们记住,那就是病毒在这里的蔓延并非归因于上帝的举动或外国入侵,而是领导层的巨大失败。

在中国爆发的疫情要求白宫应当在科学的指导下,在同情心和公共服务的指引下,迅速而有能力地采取行动保护公众健康。它要求政府部门能够像在韩国那样有效地在全国范围内迅速部署可靠的检测,隔离病例,追踪和遏制病毒的传播,并在全国范围内制造和分发稀缺的医疗用品。它要求美国总统就疾病流行的情况及其解决方案发出清晰、一致、科学的资讯,以平复公众的恐惧,为各城市和各州提供稳定的指导。它要求一位领导人,要把国家的福祉放在首位,而且要高于近期的股市回报和他自己的连任前景,与其他国家一起遏制COVID-19在全球扩散。

相反,我们所拥有的是一位被全球大流行史诗般战胜的总统。

一位当1月下旬美国宣布首例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时,对风险轻描淡写,并坚称一切尽在掌控的总统。

一位宁愿选择不让被污染的游轮乘客上岸,以(人为地)保持国家确诊病例数量相对少,而不是积极地检测所有暴露于病毒的人的总统。

一位由于不信任和破坏科学事实,错误引导公众对COVID-19的未经证实的治疗方法,并于国家是否应在复活节之前结束保持社交距离,以及之后的周六,是否对纽约州,新泽西州和康涅狄格州实施隔离,对公众实施诱饵和转换(一种在商业中存在的非法欺骗形式——译者注) 的总统。

一位承诺监督最新一揽子刺激计划中5000亿美元的公司救助资金的发放,而将其中部分资金投入到其家族投资的旅游业中的总统。

一位在美国人民已经开始失去工作、健康甚至生命时,竟在最近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花大量时间抱怨作为一名富人在白宫服务有多么艰难的总统。

一位通过将传染病称为“中国病毒”而加剧了种族歧视,但未能与其他国家充分合作以遏制疫情并研究该疾病的总统。

一位回避责任并拒绝承认(更不用说负责)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科学家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的见证:国家推出的测试是“失败的”这个真相的总统。

在大流行应对中,时间就是一切:它可能是控制在持续数周的局部爆发与无法控制的蔓延数百万人的传染之间的区别。川普政府在过去两个月中犯了严重错误:选择早期开发自己的诊断测试,但失败了,而没有采用世界卫生组织的测试——此举使美国的新冠病毒反应受到限制,据大多数公共卫生专家据估计,这将导致数千甚至数十万美国人的付出生命的代价。相对于人们所预期的迅速动员联邦力量向设备不足的医院以及全国各地的正在没有保护地治疗数量迅速增长的病患的医生和护士分发防护服、口罩和呼吸机,川普政府则是被发现试图向各州(包括马萨诸塞州)高价出售医疗用品。川普政府援引《国防生产法》以使稀缺,急需的呼吸机和口罩投入生产,以便由他们在流行病高峰期将物资分发给全国的医院。这让州长和市长们陷入只能乞求帮助的困境。川普政府对威胁及其后果的预判上浪费的几个月使COVID-19病例成倍增加,远超过了必要的数字。

换句话说,总统手上沾满了鲜血。

对于美国人来说,在应对历史性危机时,质疑他们的领导者是否有能力和有见识并不为过。相反,他们的白宫却遭到腐败和无能的破坏,其混杂的信息扰乱了市场并动摇了人们的安全感。总统不但没有同情心和明确性,反而在每天对国家的讲话中都表现出冷漠,自我中心和缺乏指导性。他像在真人秀电视节目结束时总要留个悬念一样,在公众面前晃荡着的未经验证的治疗方法和可能的隔离措施。他在制造不安,而不是安抚人心。这场大流行揭露出,这位总统最糟糕的特点不仅仅是被拿来当午夜笑料,更是要让我们付出生命,生计和我们的集体精神。

在这场危机中,许多关键的决策点已经过去,但还会有更多。看在我们自己的份上,每个美国人都应该希望一个奇迹般地转折——白宫特殊工作小组那些太小,太迟的战略至少可以防止最大规模的传染和经济崩溃。但是到了11月,必须对逝去的生命、以及那些在总统眼看着发生的、巨大的、本可避免的痛苦进行清算。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特朗普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