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中东:逐步撤离还是调整部署?

美国权威专家,如“遗产”基金会副主席卡拉法诺认为,美国减少在中东地区存在的好处、收获是:“在叙利亚我们控制得并不错,美国当局避免让我们的力量深陷泥潭。目前,至少叙利亚问题仍是其内部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而俄罗斯、伊朗决定在叙利亚领土亲自上阵后,却很难站稳脚跟。和从前一样伊朗是混乱的主要来源(!!!)。无论如何,美国应该保持反伊朗的严厉制裁政策”。

美国在中东:逐步撤离还是调整部署?

美国将进一步加大对伊朗、叙利亚的压力

3月19日,美军中央司令部驻中东代表向伊拉克军队移交了“国际反恐联盟”使用多年的埃尔-卡伊姆军事基地(安巴尔省)。巴克准将宣称,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中,这一设施发挥了重要作用。

总结伊拉克军事行动时,多次提及埃尔-卡伊姆的边境口岸,对邻国叙利亚武装冲突的形势发展产生了直接影响。“亲伊朗”的民兵控制了阿布-克马尔地区的伊朗、叙利亚边境,为美国无休止指责伊朗帮助“阿萨德政权”、企图封锁这一走廊提供了借口。例如,1月3日美国以恐怖主义手段清除了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员苏莱曼尼,然而却并未达成期望的效果。

埃尔-卡伊姆——形式上移交给伊拉克管辖的三个设施之一:之前美军撤出了位于伊拉克西部的盖亚拉基地,3月29日撤离基尔库克附近的K1空军基地。“反恐联盟”发表声明,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与不久前联军伊拉克基地遇袭、COVID-19疫情无关”。不得不指出,多年来正是由于美国的姑息养奸,上述地区“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活动十分猖獗。

今年2月,由于担心可能被伊朗或敌视美国的当地武装截获,美国暂停向伊拉克提供武器。据媒体透露,美国的新战略明确,在中东华盛顿的主要敌人仍是“亲伊朗的民兵”。白宫的鹰派仍坚持对德黑兰采取严厉措施,这令驻伊拉克美军司令怀特中将忧心重重。

在美军持续变更部署(部分在伊拉克,包括安巴尔省的阿依-埃利-阿萨德基地,部分在叙利亚、科威特)、北约盟友显著削减在美索不达米亚存在的背景下,“此时此刻”的军事行动升级可能造成致命后果,显然新冠病毒肆虐令局势雪上加霜。例如,英国把驻军减少二分之一,只剩200名军人,并中止“训练使命”。据巴格达确认,“根据与伊拉克政府的协议”丹麦、法国已经离开伊拉克。二月AI- Jazeera电视频道报道,德国、澳大利亚向伊军联合指挥部递交了准备撤走地面部队的申请。

可以推断,美国人,特别是其盟友,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全,因为不仅是伊朗,而且邻国中伊朗的盟友并不打算停止敌对行动,例如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国家电视台宣称:“伊朗武装力量已经进行了还击,使用导弹打击了美军在这一地区的基地,美国应该不会忘记,因为在本地区历史上,对美国的强盗行径首次进行了坚决、迅速的还击”。3月8日,在尼尼微省的战斗冲突中,美国海军陆战队特种部队第2营的一名大尉和一名士官阵亡。3月11日,巴格达以北的“埃特-塔吉”基地遭到火箭弹袭击,两名美国人和一名英国医生阵亡,另有14人受伤,作为回应,美国对“真主党”的五处仓库进行空中打击,却导致伊拉克军队第19步兵师、联邦警察和当地机场的设施遭袭,三名军人、两名警察和1名平民丧生,11人受伤。3月14日,美军基地再次遭到袭击,10名美国、伊拉克士兵受伤。同时伊拉克军队指挥部发表声明,指责美国“违反了伙伴关系原则”,呼吁反恐联盟“在还击军事行动方面保持克制”。同样重要的是,声明呼吁落实议会关于外国军队撤出伊拉克的决议。

总之,从2019年10月末开始,针对驻伊拉克的外国力量,包括巴格达“绿区”,发动了近30次袭击,而且并不是孤立的行动,造成美国和其他国家多名军人伤亡。占领伊拉克二十年后果很严重,这个中东国家国内政治混乱加深,来自伊军“小伙伴”的敌对情绪日益增长,给美军施加的压力与日骤增。因此,下一步有可能把“反恐联盟”的兵力收缩至剩余的8个基地,这样就可以采取更加有效的防护措施,包括减小火箭弹袭击的威胁。中央司令部司令马更些在美国国会关于军事问题的听证会上通报:“我们正在向中东地区,包括伊拉克运送防空系统、反弹道导弹系统,应对来自伊朗新的潜在袭击”。3月21日,他明目张胆地恐吓巴格达:“伊拉克政府面临抉择。如果你们不采取切实步骤,追究袭击应伊拉克政府邀请驻伊联军的嫌疑人,美国将被迫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保卫自己的力量”。

然而企图落实上述威胁导致了联军新的伤亡。加强防空兵力兵器(“爱国者”地空导弹)和对联军稀少力量的空中支援没有解决、也不会解决地面问题——例如,美军基地脆弱的补给线很容易遭到袭击。美国又使出惯用伎俩:针对伊拉克预算主要来源的能源领域实施经济制裁,在当前世界能源价格大跌的背景下,未必会奏效。而且,假如限制伊拉克的石油出口,将对华盛顿在埃尔比勒省的“小伙伴”(伊拉克的库尔德斯坦)产生消极影响。

十七年前,2003年3月19日,受小布什当局狂热新保守主义分子唆使,美国以莫须有的借口“萨达姆拥有化学武器”领导“西方集体”对伊拉克发动了入侵。造成伊拉克几十万人丧生,经济基础崩溃,数百万难民流离失所,发生了几次大规模民族种族清洗,基督教少数派几乎被消灭殆尽——这还只是华盛顿血腥冒险的恶果之一。伊拉克战争成为日后干预叙利亚(2011年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当时已是民主党奥巴马执政时期)的恐怖前兆,对伊朗也挥舞着大棒。目前美国在伊拉克减少存在绝不意味着放弃颠覆大马士革“阿萨德政权”的企图,正在进行经济施压,阻碍叙利亚战后重建。例如,对伊拉克、叙利亚边境两侧目标的空中打击旨在破坏所谓从伊拉克西部向叙利亚“走私石油”。与此同时,在五角大楼和幼发拉底河东岸“叙利亚民主力量”控制下的地区,却正在非法大量攫取能源。

美国权威专家,如“遗产”基金会副主席卡拉法诺认为,美国减少在中东地区存在的好处、收获是:“在叙利亚我们控制得并不错,美国当局避免让我们的力量深陷泥潭。目前,至少叙利亚问题仍是其内部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而俄罗斯、伊朗决定在叙利亚领土亲自上阵后,却很难站稳脚跟。和从前一样伊朗是混乱的主要来源(!!!)。无论如何,美国应该保持反伊朗的严厉制裁政策”。

我们并不否认不断加强经济制裁对伊朗构成了严重影响,但是特朗普当局的遏制政策并不能瘫痪这个中东最大国家国防系统的现代化,特别是导弹发展计划,成为遏制潜在敌人的利器。在华盛顿破坏伊核协议之后,伊朗的防御能力几乎成为防止中东地区再次陷入破坏性军事冲突的关键因素。

【编译:救兵;来源:俄“军事政治分析”3月31日。转自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美国在中东:逐步撤离还是调整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