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满:面临重大疫情,基辛格在担忧什么?

作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游走了数十年的老牌政治家,基辛格对当前全球面临的重大疫情显示出了敏锐的政治嗅觉,作出了“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的判断,“开启向后冠状病毒秩序转变的进程”。至于将如何改变世界秩序,他没有更明确的说明,但他内心显然有些惴惴不安,那就是如果美国在应对这场重大疫情时犯下重大错误,中美关系将面临重大冲突,从而打破现在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均衡,中美这两个大国一旦在激烈的竞争、博弈和对抗中迎头相撞,那将是惊天动地、对世界具有巨大破坏力的大事件,即“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失控对美国并不利,是美国不愿看到的,因此美国一直都在谋划如何牢牢控制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

李光满:面临重大疫情,基辛格在担忧什么?

4月3日,96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全球著名地缘政治战略家亨利·基辛格在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的专栏文章。

基辛格认为,

【“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猛烈程度对人类发起袭击,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可能是暂时的,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各国必须在合作的基础上解决当前的问题,否则将面临最坏结果。”“新冠病毒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这场危机的事业不应该漏掉一项紧急任务,那就是:开启向后冠状病毒秩序转变的进程。”】

基辛格还认为,

“没有一个国家,即使是美国,能够通过单纯的国家努力战胜这种病毒。解决当前的问题,最终必须与全球合作的愿景和计划相结合。如果我们不能同时做这两件事,我们将面临最坏的结果。我们生活在一个划时代时期。领导人们所面临的历史性挑战,是在管理危机的同时建设未来。而一旦失败,世界将陷入深渊。”“在一个被撕裂的国家中,需要高效且有远见的政府来克服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全球范围的障碍。维持公众的信任对社会团结、社会之间的关系以及国际和平与稳定至关重要。”】

基辛格认为,美国必须在三个领域作出重大努力。第一,增强全球抵御传染病的能力,避免因医疗技术进步带来的危险自满情绪,不断开发新的传染病防控技术和疫苗。地方政府也必须始终如一地为保护其人民免受流行病之害做好准备。第二,努力医治世界经济创伤,政府应寻求减轻经济衰退对最脆弱人群的影响。第三,维护自由世界秩序原则,在内政外交中保持克制,确定问题的优先次序。

2018年11月,95岁高龄的基辛格出席在新加坡举办的“2018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随后再次访问中国。基辛格特别提醒:

“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有些分歧是不可避免的,但目标必须是中美两国都认识到,它们之间的根本性冲突将破坏对当前世界秩序的希望。”】

基辛格认为中美避免更大冲突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事实上,我相当乐观地认为它会实现。”】

在随后的访华行程中,基辛格再次强调:

“发展美中关系需要战略思维和远见,美中双方要更好地相互理解,加强战略沟通,不断扩大共同利益,妥善管控分歧,向世人表明美中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

近五十年来,美国政治舞台上出现了两位著名的地缘政治战略家,一位是基辛格,一位是布勒津斯基,他们都曾担任过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都出版过多部有关国际地缘政治方面的著作,他们都有机会将他们的地缘政治理论应用于美国的国家战略,并为美国成功应对各种全球性战略危机、让美国避免陷入战略陷阱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布勒津斯基去世后,基辛格虽已96岁高龄,却依然活跃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他关于国际政治关系方面的意见仍然会受到各国政治家特别是中美政治家的广泛关注和高度重视。

作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游走了数十年的老牌政治家,基辛格对当前全球面临的重大疫情显示出了敏锐的政治嗅觉,作出了“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的判断,“开启向后冠状病毒秩序转变的进程”。至于将如何改变世界秩序,他没有更明确的说明,但他内心显然有些惴惴不安,那就是如果美国在应对这场重大疫情时犯下重大错误,中美关系将面临重大冲突,从而打破现在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均衡,中美这两个大国一旦在激烈的竞争、博弈和对抗中迎头相撞,那将是惊天动地、对世界具有巨大破坏力的大事件,即“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失控对美国并不利,是美国不愿看到的,因此美国一直都在谋划如何牢牢控制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期。什么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认为这里的核心就是中华民族复兴和中国重新崛起这一重大事件,自从“日不落帝国”英国退出世界霸主地位让位于美国之后,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几乎不可撼动,虽然美国与苏联之间的“冷战”曾经对美国造成过重大冲击,但苏联最强大时期的国力也仅只有美国的60%,此后苏联解体,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更加巩固。然而当世界进入新世纪之后,中国的快速崛起成了世界政治生活中影响更为深远的头等大事,美国的霸主地位再次面临着一个重新崛起的新兴大国的重大挑战。当前中国国力同样已经接近美国国力的近70%,而且中国的发展速度远高于美国。在全球所有国家中,只有中国的经济体量在快速接近美国,而且几乎所有的智库和研究机构都在预测中国会在哪一年超过美国,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在这种形势下,美国面临着如何接受中国超越美国这一事实的重大心理考验,面临着如何重新分配世界权力和利益的考验。从班农到彭斯,从特朗普到他顾问班子里的那些鹰派人物都表现出了强烈的焦虑感和好战心理。随着当前美国对华发起贸易战和科技战,美国社会正在形成一种以中国为敌、与中国对抗的广泛社会共识,而随着眼下这场重大疫情给全球特别是给美国和欧洲造成的灾难加深,中美关系也进入了一个敏感时刻,两国关系一旦失控,不仅会给中美两国,而且会给全世界带来巨大灾难。

读基辛格和布勒津斯基的地缘政治著作,你会发现作为美国国家利益的长远战略,有些已经超越战略而成为了战争行为,那不是某个总统某个党派某个智库某个社会阶层的想法,而是美国整体的国家战略和战争行为。比如对付苏联和俄罗斯,经过了多任总统共同实施的战略打击,解体了苏联还不够,还要继续解体俄罗斯,这才是国家战略。在中东地区,也是经历了多任美国总统,从扶持以以色列为楔子的犹太势力,到以911事件为契机对整个伊斯兰世界强国的逐个打击和摧毁,直到现在恢复对伊朗的制裁,这都是基督教对伊斯兰教千年战争的延续。对中国,现在美国各界都承认的是,美国一直想通过中国开放门户,通过市场经济,通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使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全球资本体系,以改造中国,然后控制中国,这曾经是美国资本财团、美国政治家们的共识和战略,也就是将红色中国改造成黑色中国,使中国像日本和韩国一样政治上成为美国的附庸,像拉美一样经济上成为美国的附庸,这才是从基辛格到布勒津斯基这些战略大师关于中美关系的战略布局,也是美国社会的共识。然而这一对中国的战略布局失败了,于是这才会有当今美国社会正在形成的一种新的对付中国的共识,那就是全方位遏制、打击中国,不再搞融合、合作,而是赤裸裸的战争,使得中美关系出现重大转折,这是一种战略调整,从“冷打击”到“热打击”,正如美国所宣扬的观点:如果中国不改变,中美将陷入“经济冷战”。

美国新的战略是要不惜一切手段,让美国强大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反对和抗衡美国,正如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对那些投美国反对票的国家所威胁的:谁反对美国,我们就会报复谁。美国是要让美国这个山巅之国永远统治世界,永享繁荣。为此,美国会不惜采取一切卑鄙无耻手段,采取一切非正常和非正义手段,威逼、利诱、制裁、战争,一切阻止美国继续成为世界霸主、一切阻止美国掠夺世界财富的国家都将遭到美国的无情打击,这就是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和科技战、对俄罗斯和伊朗实施全面制裁、对欧洲进行恐吓的原因,因为特朗普认为美国有这个实力可以对全世界发动战争,无论是军事战争还是贸易战争和高科技战争,这也就是美国国内支持特朗普、民粹主义兴起的基调。

读基辛格的最新著作《世界秩序》,其核心内容就两个字:均势,从威斯伐利亚开始的欧洲力量均势,只要这种力量均势被打破,就必然引发战争。从现在看,无论是布勒津斯基还是基辛格,无疑都认为当前全球形势的均势已经形成,那就是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美国独霸世界就是既成的世界秩序,这一点不容被打破,应该保持,只有在这种均势下世界才是最安全的状态,任何想到打破这种均势的国家或势力都将成为美国的敌人或战略对手。从目前看,中国、俄罗斯和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伊斯兰世界就是要打破这种均势的国家和势力,因此这些国家和势力必然成为美国的敌人或战略对手,这就是他们的战略。

中国的地缘政治战略是什么?是一带一路?是全球命运共同体?我以为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保护国家领土、主权和发展利益,现在中国还没有实现国家统一,还没有实现领土完整,还在高端芯片等高科技领域被人家卡脖子,由于中国日益开放,中国的发展利益遍及全球,因此保护国家的发展利益正在成为一个重要战略,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实施蓝海战略,就必须建设一支强大的军队,就必须拥有自己的空间站、自己的导航定位系统、自己的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体系。中国的发展必然与美国发生碰撞。基辛格说中美两国要了解对方的战略,了解对方到底需要什么,了解对方的底线,只有这样才能在战略层面达成一致。这种想法显然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将这种想法变成对中国的一种单方面的指责、要求甚至要挟,而不是中美出于双方国家利益的理解和妥协,那必然无法达成共识和解决问题。中美是两个大国,而且美国是更强大的一方,理解应该是双方的,妥协也应该是双方的,如果将中国的发展和对美国的超越这种趋势视为对美国的一种威胁,为此而不惜搞对抗甚至发动战争,那就不是一种正确的双方都接受的结果,而是在强权威胁之下一方向另一方的投降。

其实在这场疫情之前,中美关系就已经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当中国疫情大规模爆发时,美国并没有出手相救,而是落井下石,从各个方面不断加大对中国的打击力度。当中国成功地阻止了疫情蔓延,而美国又爆发大规模疫情时,美国的态度是污名化中国,嫁祸中国,甚至有些美国人还采取了起诉中国的方式,打起了中国购买的1.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的主意。基辛格之所以提出这次疫情将彻底改变世界秩序,也是因为他感觉到了美国对中国的极端仇视,中美两国关系已经处于十分危险的状态,如果两国领导人不能从战略思维和全球战略的高度去看待这个问题,中美关系将失控,世界均势将被打破,美国将失去全球霸主地位,美国就可能发动战争,世界将陷入灾难。

这次疫情给全球带来的灾难可以说是历史性的,生命的威胁和经济的影响或许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疫情过后,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不保,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崩溃,世界将在经历一段时间的混乱、重组之后形成新的秩序,或许这才是基辛格最为担心的,所以他才会说,“新冠病毒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当前的美国确实足够强大,但即使是阿喀硫斯也有其致命之蹱。当前正在美国肆虐的新冠疫情,让全世界都看到了美国无论是政治体制还是经济和科技实力都并不像此前所宣传的那样强大,那样不可战胜,这场疫情给美国社会带来的影响是空前巨大的,正如基辛格所说,这种影响将不仅限于这一代人,而会持续几代人,直到他们适应新的世界秩序,直到他们接受新的全球均衡。

中华民族复兴和中国重新崛起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事件,如何从战略层面处理好中美关系,使之回归合作状态,至少能够控制其冲突不陷入失控状态是中美两国政治家的责任,也是两国人民的愿望。中华民族复兴和中国重新崛起是一种无法阻挡的历史势力,中国超越美国也将是一种历史趋势,美国必须从战略上适应这种“百年未有之变局”,否则冲突将会愈演愈烈,既损害中国的利益,也损害美国的利益。从这一点上讲,基辛格提出的中美需要有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无疑是对的。但美国更需要进行自我反省,应该放弃过去那些已经过失的战略思维和对国际形势的判断,放弃美国就是世界秩序的思想,靠对抗和冲突无法阻止中国的发展,应该适应中国的发展,并从中国的发展中分享利益,合则两利,这才是一种更有利的美国战略和战略远见。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面临重大疫情,基辛格在担忧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