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不过,在对日本疫情总体走势不乐观的同时,专家们也都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谨慎乐观:即日本有可能走不到接近崩溃的那个程度:第一,日本人担心有二:确诊人数短时间内大幅上升;医院被挤兑并崩溃。安倍前段时间虽然表面上佛系抗疫,实际上为防止挤兑也做了不少协调准备工作,虽然新冠挑战空前,各国基础还是存在差别,1400台心肺呼吸机,2万多台呼吸机的储备理论上也能起到效果。第二,日本人没有欧美早期那种看中国人笑话的逆反心理,更多是出于奥运和经济方面的考虑,对采取各种防控措施不存在大的心理障碍,各县市尤其是东京都的小池为个人政治前途考虑有进一步缩紧措施的动机,而日本人的国民性也能保证他们在真正的危机到来时更容易将个人自由让位于集团服从。

真没有想到!

大唐王朝“诗王”白居易浅唱低吟出来的“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名句,可以用来形容2020年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的“紧急事态宣言”。

之前日本在疫情防控方面还被视为“优等生”,怎么突然就宣布“紧急事态”了呢?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之前有一种猜测的声音,认为日本为了保证2020年东京奥运会能够顺利在夏季举行,所以隐瞒了疫情的真实情况(主要是通过减少检测量)。但是,随着疫情变成了全球大流行,国际奥委会宣布把东京奥运会推迟到明年举行,日本也就没必要再隐瞒了。

真的是这样吗?

1

自从新冠肺炎疫情以世所罕见的速度在全球蔓延开来之后,岛国日本也无法幸免。

对于疫情防控,有人批评日本政府的“佛系”对应,有人讥讽安倍晋三“不会抄作业”,有人建议应该立即发布国家“紧急事态宣言”。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更是曾在会见记者时表示,如果疫情发展到难以控制的局面,不惜采取“封城”的措施。

对此,安倍晋三一会儿表态“还不到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时候”,一会儿又表态“情况严重时我会毫不踯躅地宣布紧急事态宣言”;一会儿又把皮球踢给小池百合子,说“东京都知事就可以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一会儿又把锅甩给专家,说“我要根据专家的意见来决定是否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就这样,“紧急事态宣言”从新名词变成固有名词,从高频词变成热搜词,到4月7日安倍晋三下午发布这个宣言为止,真的可以用“千呼万唤始出来”进行形容了。

宣布紧急状态的决定,是依据日本3月出台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特别措施法。如果政府认定新冠疫情在全国迅速蔓延并对国民生活和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可以宣布紧急状态。

这次紧急状态措施涵盖东京都、大阪府、埼玉县、千叶县、神奈川县、兵库县和福冈县,持续一个月。

进入紧急状态后,上述地区的知事可以宣布多项措施,包括要求居民取消不必要外出、学校停课、人流量大的商业和公共设施停止运营、停止举行体育和文娱等活动。但是,这类措施没有强制力和惩罚手段。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不过,分析人士说,这些措施基本上会得到遵守。另外,出售食品、医疗卫生用品、燃料等生活必需品的商业设施可以继续营业。此外,上述地区知事可下令征用私有土地和建筑物用于医疗;向药品、医疗用品和食品等企业收购产品。这些措施有法律强制力。

在公共交通方面,基本不受影响。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报道,预计铁路、公路和航空运输部门和企业基本不会减少运力,除非政府方面提出要求或客流量减少。

尽管安倍对日本7个地方宣布进入“紧急事态”,但是对一个问题,日本官方仍然遮遮掩掩。那就是,日本会不会封城?

从日本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反复强调,这不是“封城”,“日本也不会封城的”,然后就是话里有话地强调,“日本与其他国家不同,没有允许采取这样措施的法律依据”,“日本不允许用公权限制私权”等等。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表示,不会封城强制禁止居民外出,但仍呼吁民众避免聚集,及非必要的外出。

其实,看看《日本经济新闻》等主流媒体曾经把他国“封城”称作“镇压”,就知道他们其实是之前把自己的道路堵死了。所以,人们评价安倍晋三的紧急事态宣言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已经算是“日本版”的封城。

2

为什么日本在这时候宣布进入“紧急事态”?

先看看日本目前的确诊感染病例总数为4133例,4月6日新增了211例,势头还是比较猛的。而且,日本最近还发生了几起群体感染状况,态势确实令人不能忽视。

例如,据日本“日刊 digital”新闻网7日报道,今年3月,日本京都产业大学多名学生从欧洲旅行归来后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由于这些学生回国后曾赴校外聚餐并参与公共活动,导致感染范围进一步扩大。截至4月5日,相关确诊病例达69人,范围涉及日本13个府县,且仍有扩大之势。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对比3月31日17时30分,日本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当时达2124例。之前增幅相对比较平缓。而最近6天时间增加2000人,可以说增长势头比之前要厉害了不少。

值得注意的是,安倍晋三7日在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之前,曾召开了政府“咨询委员会”以听取专家意见。

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表示:“基于东京、大阪等大城市累计感染人数正在增加、累计感染人数达到目前2倍所需的天数已经不足7天、感染人数有可能急剧增加、各地医疗资源供应紧迫等原因,‘咨询委员会’会长尾身茂表示应该着手准备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对于有声音质疑日本为了办奥运会,发布的疫情数字不实的议论。中国驻日本大使孔铉佑31日曾回应称,日本的疫情防控目前还没有做到“应检尽检”,对于轻症状的患者的底数不清,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隐患,对此日本国内确实有一些不同的声音。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显示,截至6日日本共对46172人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日本经济新闻》日前报道称,日本每百万人的检测样本数仅为德国的约十七分之一,需要增强检测能力。而韩国3月份就已经每天检测2万-3万人。

整体来看,让安倍晋三不得不宣布紧急事态宣言的真实动因,大致有四个。

第一,日本的感染人数在不断增加。从个位数到两位数,从两位数到三位数,而且半数以上是感染路径不明,如果不采取非常措施,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医疗崩溃”的局面正在出现。床位不足,呼吸器不足,医护人员不足,种种不足暴露了日本“医疗大国”的软肋。安倍晋三私下表示,只有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才能够把民间的酒店变成“野战医院”,才能够给重症患者腾出床位。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第三,来自日本医师会的压力。日本医师会,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专业协会,它还是一个给日本政界斡旋政治献金的机构,是日本自民党肥沃的“票田”。现在,日本医师会会长到首相官邸直接表示,如果政府不发布紧急事态宣言,该会就自己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第四,驻日美军基地发布非常事态宣言。4月6日,位于东京横田的在美军司令部发布了有效期到5月5日的公共卫生非常事态宣言,这堪称是压倒安倍晋三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安倍晋三的“紧急事态宣言”作为“日本作业”提交出来了。到底可以打多少分,还要等待着“老师”——日本民众来做的。至于做作业过程中的这些“猫腻”,现在已经无法保密了。

对于安倍政府现在才做出“紧急事态宣言”,顾忌经济的影响也是重要因素。

《朝日新闻》的分析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迟迟不宣布紧急状态,是考虑到这有可能对经济造成不利影响,而安倍经济学政策带来的经济复苏是安倍政府的核心支持,因此政府对经济受到疫情影响倒退,是持慎重态度的。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每日新闻》则披露,早在2月中旬就有人提出要求政府宣布紧急状态,但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反驳称,“经济会不成样子”。日本官方长官菅义伟也考虑到对经济造成的冲击,维持慎重对待宣布紧急状态,这两位亲信的态度也对安倍晋三造成一定影响。

另外,安倍已经宣布,将实施空前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帮助受疫情冲击的家庭和企业。这一计划金额达108万亿日元(约合9900亿美元),相当于日本国内生产总值20%。

近几天随着医疗系统崩溃的忧虑增大、宣布紧急事态的呼声日益高涨,安倍政府很难坚持此前的消极态度。日本国民民主党议员玉木雄一郎4月6日指出,早在2月日本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患者时就已要求政府宣布紧急状态,现在“为时已晚”。

目前,日本境内医疗设施面临严重不足的难题,由此可能引发的“医疗崩溃”令人担忧。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的一名日本医生岛田悠一表示,现在的东京和2周至3周前的纽约很相似。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东京于4月4日每日新增患者首次突破100名,而纽约日新增确诊患者人数超过100名正是在3周前的3月12日。感染途径不明也是东京和纽约的共同点,东京多数感染者感染源无法确定,实际上病毒可能已经在相当程度上蔓延。

日本政府将成立“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地方创生临时交付金”,拨出1万亿日圆支援疫情严重的地方。款项将用于防止疫情扩大、完善医疗体制、刺激地区经济等广泛用途,从而减轻地方政府财政负担。

3

不管日本前段时间是否存在“瞒报”,既然已经正式放弃“佛系抗疫”,那么接下来就有两个问题:

1,疫情会不会在日本大规模暴发?

2,日本会不会到确诊及死亡病例急剧上升,医疗体系不堪重负要在病人之间做选择的境地?

对这两个问题,到今天依然有许多日本人及中国人保持乐观态度,他们的理由是:1,日本人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暴发传染病也会戴口罩的人群;2,日本人平时交往也保持社交距离,不握手不拥抱,且越尊重对方离得越远;3、日本人非常讲究卫生;4,日本每千人中拥有的病床数为13.4个病床,远远高于世界平均的3.7个病床数,综合医疗水平世界第一。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这个“日本四条”曾经成功防御住了SARS,今天它依然能防住新冠吗?

刀哥所询问的所有日本专家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首先,所谓戴口罩勤洗手是对一般日本国民而言的,实际上许多日本人尤其是年轻人并不遵守这一习惯。日本人的确没有欧美人那种对口罩的执念,但不代表年轻人平时也愿意带上口罩。按照身处东京的中国留学生反馈,这几天地铁上戴口罩的人大概也就在30%左右。

事实上,目前70%-80%无法确定感染路径病例是年轻人,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作为一个“省级干部”被人调侃在电视上像妈妈一样劝年轻人在家呆着,可见当代日本年轻人的难管程度,已不可和昭和一代同日而语。

其次,日本人的社交距离也不那么靠谱。日本人无论是上班坐车、坐办公室还是下班聚会,都是乌央乌央一群,定时定点集团式活动,餐馆又都是小餐馆,聚集性感染概率在东亚三国中反而最高。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再次,日本的人均普通病床数在世界上的确遥遥领先,但重症病床数不足,德国的重症病床最大承载力是意大利的3倍,而日本只相当于意大利的一半。厚生省前段时间让全国各大医院上报空床数,结果报上来只有不到5000张,日本是个高度老龄化社会,除了易感人群多之外,许多老人平时也在医院占着病床,导致实际可用病床数没那么多。

此外,日本的传染病病床只有1800张。

不过,在对日本疫情总体走势不乐观的同时,专家们也都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谨慎乐观:即日本有可能走不到接近崩溃的那个程度:

第一,日本人担心有二:确诊人数短时间内大幅上升;医院被挤兑并崩溃。安倍前段时间虽然表面上佛系抗疫,实际上为防止挤兑也做了不少协调准备工作,虽然新冠挑战空前,各国基础还是存在差别,1400台心肺呼吸机,2万多台呼吸机的储备理论上也能起到效果。

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第二,日本人没有欧美早期那种看中国人笑话的逆反心理,更多是出于奥运和经济方面的考虑,对采取各种防控措施不存在大的心理障碍,各县市尤其是东京都的小池为个人政治前途考虑有进一步缩紧措施的动机,而日本人的国民性也能保证他们在真正的危机到来时更容易将个人自由让位于集团服从。

SARS时期,日本创下0感染0死亡病例的记录,新加坡代表向日本代表请教经验的“故事”至今在网上流传。再战新冠,两个0的奇迹已无法再现,日本神话还能延续吗?

目前还是未知数。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蒋丰先生为本文撰写了部分内容。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补壹刀”,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日本疫情,终于瞒不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