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舆论战就是战争

当今中国所面临的舆论战,尤其是中米之间的舆论战,关系到国家意识形态安全、文化安全。米国作为宗教氛围浓烈的半神权国家,在舆论领域、文化领域、意识形态领域针对我们的进攻不会放弃,不会停歇。我们如果不想缴械投降,不想成为与当今米国一样频频向神祈祷、靠神保佑的国家,我们就必须随时应战。这场文化战争将持续很久。

​刘仰:舆论战就是战争

新冠肺炎疫情刚出现没多久,有一种论调就认定病毒源自中国,某个市场、某个动物、某个实验室等。也许,善良的中国人最初并没有意识到这种论调目的何在,性质有多严重。但是,当疫情在西方国家大规模蔓延后,西方国家不断指责中国,网络语言称之为“甩锅”,要求中国负责,要求中国赔偿,要起诉中国等等,我们才发现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尽管专家指出西方的这种起诉和赔偿要求未必能实现,但我认为,即便西方在法律上站不住脚,但至少通过这种舆论,可以将中国贴上“人类敌人”的标签,“中国是全球最坏的”将成为西方维护他们道德优越感的基础。

很多人可能忘记了4月15日是什么日子。4月15日是“国家安全日”。“国家安全”涉及多项领域,其中,意识形态安全、文化安全也是重要内容。我们必须将舆论战放到“国家安全”的高度,放到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高度,以对待颜色革命的高度警觉来面对舆论战。舆论战就是战争。舆论战并不只是无意义的口水战,而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刘仰:舆论战就是战争

疫情以来的几个月,事实非常清晰地摆在那里:中国抗疫最成功,中国对人民生命最重视,中国不惜代价的全民防疫已经取得了最明显的成效。世界各国事实上也在不同程度地学习借鉴中国的防疫经验。但是西方主流舆论就是不愿承认。连中国力所能及地给其他国家提供经验和援助也被频频抹黑。总之,他们就是不愿承认中国做得对,就是不愿承认中国是榜样。我曾经说过:与中国的经济竞争,西方尚且还能容忍,只是容忍度因时因地不同;但是,与中国的道德竞争,西方绝对不能容忍。换句话说,中国人有钱,他们马马虎虎还能容忍,但中国是好人,他们不能接受。为什么?

当今中国与米国最大的本质差别是:米国是西方社会最大的宗教国家,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无神论国家。从宗教信仰出发,米国主流舆论必定将中国视为敌人。去年我曾经参加一个国际学术研讨会,罂米学者明确地问:中国道路、中国模式中的道德模式是什么?其中一个西方学者直接说:

【“我们以基督信仰为道德模式,中国崛起后,道德模式是怎样的?我们看不到。”】

关于这一问题的学术讨论,本文不做展开。我只想提示一下,“西方优越、中国低劣”,“西方的月亮比中国圆”,相当大程度上就是建立在宗教价值观的基础上。这种优劣定位,远的不说,近的,对方从“中国人民族劣根性”就开始深耕。我们看到,当年《heshang》团队的某些核心骨干,很早就成为的教徒和传教者,在他的影响下,一名优秀的中国演员令人遗憾地很快成为“信主以后才知道”的神棍;我们还看到,抹黑雷锋是一项长期工程;自南京“彭宇案”后,“中国人没有道德”、“中国好人没好报”成为长久的舆论;宣称中国正处于“道德沙尘暴”的言论与崇洋媚外遥相呼应;而宗教信仰导致的价值观对立在去年HK的动乱中十分明显;……事例还可以举很多,简单说,道德制高点是米国这个半神权国家最后的堡垒,米国为了捍卫这一制高点,必然会猛烈打击它眼中的“敌人”。这就是今天中国所面临的舆论战的本质。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意识形态安全、文化安全的核心焦点。

冷战离我们并不遥远。冷战以苏联失败而告终。冷战就是一场意识形态战争,一场文化战争。以米国为首的西方在冷战中使用过哪些手段?罗列一下中国古代的“三十六计”:

金蝉脱壳、抛砖引玉、借刀杀人、以逸待劳、指桑骂槐、趁火打劫、擒贼擒王、关门捉贼、打草惊蛇、浑水摸鱼、瞒天过海、反间计、笑里藏刀、调虎离山、顺手牵羊、李代桃僵、无中生有、声东击西、树上开花、暗渡陈仓、假痴不癫、欲擒故纵、走为上、釜底抽薪、空城计、苦肉计、远交近攻、反客为主、上屋抽梯、偷梁换柱、连环计、美人计、借尸还魂、隔岸观火、围魏救赵、假道伐虢。

毫不夸张地说,上述计谋米国在冷战中一招不落地全都使用了。米国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公开说:

【“我曾经是一名CIA局长,我们撒谎、欺骗、偷盗,我们还有完整的培训课程……”。】

CIA就是发动和主导冷战的核心,今天中国与米国之间,即便中国再不愿意,米国也早已经将其定位于“新冷战”。所以,意识形态、文化领域就是核心战场,舆论战就是前沿阵地。借用一位年轻朋友的话:我们今天还能守住舆论战的“上甘岭”吗?

​刘仰:舆论战就是战争

中米冒亿战以来,一种论调不断出现,例如,说“厉害了我的国”惊吓到米国人了,红海、战狼是“意淫、自嗨”,中兴、华为是“咎由自取”,帝吧是“黑客”;从那时到本次疫情,批评、指责正能量、小粉红的声音不绝于耳,说这些“爱国贼”害了中国,包括“病毒起源米国论”、“抄作业论”、嘲讽群体免疫、中国体制优越论等等,在他们看来,都是给米国提供了仇视中国的口舌;包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言论,也使得中米外交处于被动等等。这种声音的喧嚣尘上,无异于要求中国在舆论战中缴械投降,要求中国放弃舆论战的上甘岭阵地。事实很简单:即便中国什么都不做,米国也不会放弃针对中国的舆论进攻。

我们国家的媒体制度以前都是官方媒体。因此,今天有些人依然用官方媒体的标准要求民间自媒体,我认为,在当今新形势下,这个要求不正确。官方媒体应对舆论战,暂且不说中国,至少当年苏联是失败的。面对米国舆论战频频使用“三十六计”,当今中国除了要调整官方媒体主力军的战法,民间自媒体的群众战争同样重要,并且应该不断加强。因为,这场舆论战中,米国基于他们的宗教传统,始终像传教一样是进攻方,我们始终是在本土防守。从这个意义上说,舆论战更多是要影响当今中国人。舆论战能否将阵地转移到西方,对于中国还只是未来的一种可能。

正能量、小粉红是否有失误?我认为即便有失误也很正常,而且,我们还需要清醒地认识到,某些看起来像是正能量、小粉红的失误,很多是对方渗透与反间计。我本人就亲自捉到过挑拨中国地域矛盾、对立冲突的自媒体,实际上是港毒、台毒分子潜伏伪装的。这种“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假正能量、假粉红究竟有多少?我们只有将舆论战看成是“上甘岭”保卫战,才能意识到它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

发动民间自媒体的群众战争以应对舆论战,我们不能像要求官方媒体一样要求他们那么职业、专业。这就好比专家学者意见不同,可以著书立说,深度全面地辩论探讨。而舆论战很多都是稍纵即逝的遭遇战,恰似米国十分流行的辩论比赛,它并不要求全面深刻,只要求对方出招后迅速回应,或腾挪闪避,或一招制敌。事实上,在舆论战众多小规模、超频繁的接触战中,我们相比西方可能还经验不足。例如,米国前总统罗斯福曾经对罂国外交官说:你们罂国获得香港的手段不够光彩。罂国外交官迅速回答:我记得罂国获得香港的时间与米国获取得克萨斯州的时间差不多。罗斯福当场转移话题。这个例子说明,舆论战不仅仅需要深度全面,更多还需要面对突变的应急反应。因此,对于正能量、小粉红的民间自媒体,我们不宜嘲笑指责他们的所谓失误,而应该提高他们游击战、神枪手的能力。

​刘仰:舆论战就是战争

最后还想强调,当今中国所面临的舆论战,尤其是中米之间的舆论战,关系到国家意识形态安全、文化安全。米国作为宗教氛围浓烈的半神权国家,在舆论领域、文化领域、意识形态领域针对我们的进攻不会放弃,不会停歇。我们如果不想缴械投降,不想成为与当今米国一样频频向神祈祷、靠神保佑的国家,我们就必须随时应战。这场文化战争将持续很久。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刘仰”,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舆论战 战争

原标题:​舆论战就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