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从“美国优先”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当欧美国家抵制华为5G、火烧华为基站之时,我们不仅需要打赢舆论战,更需要站在创新全球化的角度重新审视、重建信任,既要在帮助其它国家打好疫情防控战中建立信任,也要在国内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强化契约精神中强化信任,还要从国内和国际两个层次上完善制度——建立更好的国际商业环境和商业规则!可以说,没有信任,就不可能推进新一轮创新全球化;没有信任,就不可能取得“一带一路”的硕果。

当前,随着新冠疫情全球大爆发,有三种信息关注和争议最大:

☆“战疫”:疫情破坏力和各国应急防疫能力。

☆“甩锅与追责”:日本、欧美国家产业回流,疫情失控的国家甩锅中国。

☆“撕裂——洗牌——新秩序”——疫情导致价值观撕裂,世界新冷战——半球化。

毫无疑问,新冠疫情正在颠覆世界,到底如何影响全球化?是逆全球化——半球化,还是全球化迭代升级——更加开放合作?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从历史中透视未来全球化的端倪。

从纵向和横向两个维度看全球化历史

从全球化主体看,历史上至少有过6次全球化。

第1次——埃及帝国主导。高峰期在公元前1500年、第十八王朝,远程贸易——大分工体系在地中海东部地区形成。但随着埃及帝国的衰落,第一次全球化结束。

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从“美国优先”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第2次——罗马帝国主导。高峰期在罗马帝国建立后的200百年,贸易——分工体系在欧洲地区建立。但随着罗马帝国的崩溃,欧洲倒退回封建庄园经济,第二次全球化结束。

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从“美国优先”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第3次——拜占庭帝国主导。高峰期在9世纪—11世纪,毛纺织业在弗兰德地区兴起,贸易——分工体系将西欧、地中海、中东地区被链接在一起。然而,黑死病的爆发,蒙古帝国的入侵,终结了这轮全球化。

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从“美国优先”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第4次­——西班牙和葡萄牙主导。高峰期在15世纪末—17世纪,西班牙和葡萄牙开启大航海时代,迎来了新一轮的全球化——欧洲、美洲、中东、非洲被链接在一起。到17世纪,因欧洲30年战争和小冰期等因素崩溃。

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从“美国优先”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第5次——英国主导。高峰期在18世纪末——二战,英国爆发工业革命,大英帝国开始主导贸易全球化,被称为“不列颠治下的和平”。这轮全球化,随着大英帝国的衰落和两次世界大战而谢幕。

第6次——美国主导。二战后——至今,是美国主导的美元霸权下的金融全球化,可能因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多重危机而终结。

从全球化的深度和广度看,有4个层次脉络清晰的全球化。

全球化1.0版——贸易全球化时代。从人类文明开始到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前,典型的是横跨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它进行的是物与物的全球交换。此时,大规模的贸易主要是资源型的,技术企业服务于资源的规模生产,主打区域市场,产品卖不远,服务当地和周边的市场。因此,德国、瑞士有大量精工细作的小公司都可以存活。

全球化2.0版——企业全球化时代。它起始于第二次工业革命,成熟于二战后,国家和国家之间开始用理性谈判,而不是用战争,来解决问题,国际的商业环境和商业规则开始建立。这时候,企业就可以跨国布局了。企业不仅可将产品销售到国外,还可以去别国生产,调用别国资源。

全球化3.0版——产业分工全球化时代。它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并一直盛行至今天。全球化3.0版和2.0版最大的区别就是产业链从企业内部建设变成外部生态协作。一个iPhone有上千个零部件,由上千家公司参与,在不同的国家生产和组装,就是全球化3.0版的代表。

全球化4.0版——创新全球化时代。创新的分工进一步加深。科技创新链条上的四个环节——科研、研发、量产、市场,很可能分布在不同的国家,需要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协作才能完成。

全球化历史的六点启示

对全球化来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从横向和纵向两个不同维度看全球化,视野宽了,角度变了,看法也就不一样了。

启示之一,全球化是自然的经济发展过程,原始动力是利益、挡不住的财富梦,全球化的推手变化是:个体——国家——资本。可见,虽然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推手,但是,无论是国家主导,还是资本主导,推进全球化都是有利可图的,谁也挡不住全球化的步伐。

启示之二,全球化是一个由小到大、由浅入深、无孔不入的连接过程:地区化——半球化——全球化。世界各国的联系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越来越紧密的。开历史倒车、闭关锁国,只会被孤立、被边缘化。

启示之三,全球化的本质是资源全球配置、各国发挥比较优势,国际分工越来越细,总体效率越来越高。人为割裂全球化,不仅损人不利自己,而且不可持续。

启示之四,过去战争、瘟疫是全球化的关键变量,现在技术革命才是全球化的关键因素,而且全球化的步伐和节奏在加快,总的趋势是更加文明和可持续。

启示之五,观念变迁也在影响全球化的演变方向。历史上全球化的观念变迁过程大体是:古代帝国观念——近代国家观念——民族主义观念——普世价值观念。而这些观念从来不是什么真正存在的客观实体,而是一种群体性的主观想象,一种“想象中的共同体”。被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日本甲级战犯、九·一八事变元凶坂垣征四郎说:“从中国民众的心理上来说,安居乐业是其理想,至于政治和军事,只不过是统治阶级的一种职业。在政治和军事上与民众有联系的,只是租税和维持治安。因此,它是一个同近代国家的情况大不相同的国家,归根到底,它不过是在这样一个拥有自治部落的地区上加上了国家这一名称而已。所以,从一般民众的真正的民族发展历史上来说,国家意识无疑是很淡薄的。无论是谁掌握政权,谁掌握军权,负责维持治安,这都无碍大局。

启示之六,全球化是一个挡不住的时代潮流。推动全球化演变的是力量和人心,力量决定了国家的博弈能力,人心则决定了国家可能的行动方向。一部全球化演化史,既是一部世界大国力量和人心的博弈史,更是一部技术变革和观念变迁的历史。

新冠疫情对全球化的影响

新冠疫情对全球化的影响是前所示有的,历史将以新冠疫情为分水岭,分为疫情前和疫情后。但是,全球化到底是前进还是倒退,是开放还是封闭,是合作还是对抗?在笔者戍天九思看来,未来全球化可能有六大变化。

变化之一:极端民族主义的价值观,注定要在新冠大敌当前同室操戈的悲剧中瓦解。面对浩瀚的宇宙和大自然,人类是渺小的,人类文明也是微不足道的,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截止4月28日,已超过306万人感染、超过21万人死亡,无一国幸免。特别是欧美发达国家疫情失控恶化,既让他们清醒地看到经济全球化的脆弱性,又让他们意识到产业链和制造业依赖中国的严重性。

当前,美国超过100万人感染、超过5.6万人死亡,美国经济停摆,纽约原油期货暴跌至负值,2家石油公司率先破产,美国迎来企业破产潮,正在向2008年16万多家企业破产路上狂奔,美国失业率已接近大萧条时的水平!一旦冒险复工复产,真不知道经济危机和新冠病毒到底哪一个先回流?疫情面前同室操戈,无异于自杀!

新冠疫情如同二战一样加速观念变迁,一方面会催生极端民族主义的观念,另一方面又会强化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最终将在激烈的观念交锋中形成新的普世价值观,“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必定要在敲响“美国优先”丧钟时在世界人民心中诞生,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变化之二:疫情下的全球化注定要在“半球化”痛苦折腾中转向。创新全球化时代的推手是国家和资本,目前美国主导下的全球化,美国是最大的收益者,资本的力量总是大于国家力量,而追求高额利润甚至不劳而获是资本的天性。因此,全球化注定是资本利益最大化的终极选择!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留下永恒的警示: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和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会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他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他就活跃起来;有50%利润,他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他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

因此,美国政客鼓吹的中美“选择性脱钩”,其实也是顺应资本追求高额利润的贪婪尝试,但是,注定要在失败中转向新一轮全球化。

目前,特斯拉的美国工厂已经停工停产,但是,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早在2月初就开始复工,3月6日后上海特斯拉复工率就超过了91%,产能甚至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而且,这个7个月建成的上海工厂的年产能是50万辆,而在美国本土用5年还未完全建成的3条生产线的年产能却只有37.5万辆,这就是中国产业链和中国速度给特斯拉带来的综合效益。

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从“美国优先”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2020年1月8日,特斯拉上海工厂第一辆车下线交付。

最近,笔者在成都对充电桩市场作过调查:一台普通的电动汽车在用电高峰期充一次电需40多元,可行驶400公里,拆算电费成本约为0.1元/公里,如在夜间用电低谷期充电还可省一半电费,而一般汽油车油费成本约为0.5元/公里。可见,汽油车行驶成本是电动汽车的5—10倍!而且购买电动汽车不仅国家有补助,还不像汽油车那样需要经常维护,又可节约大量维修费用!

目前,电动汽车不足的是充电桩太少和上档次车的少且贵!特斯拉电动汽车正是看上中国的巨大市场和商机!下一步它将颠覆电动汽车或不上档次、或不够实用的刻板印象,甚至垄断高档电动汽车市场。可见,美国想让在华企业回到本土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空想,不必太担心!但是,疫情之后涉及公共卫生和安全的产业可能会部分回流欧美!

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从“美国优先”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特斯拉上海工厂俯瞰图

变化之三:美国正在新冠疫情中失去领导资格,中国勇挑重担逆势崛起。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说,美国作为超级大国,靠的不仅仅是财富和实力,更靠它绝无仅有的三大法宝:国内有条不紊和卓有成效的治理,能够为世界各国提供公共物品,引领各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和意愿。但是,在全球抗击新冠疫情中,特朗普政府无能导致疫情失控,成为全球重灾区,又是内外甩锅,又是暂停资助世卫组织,缺乏应有的大国担当和责任。

《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讲,美国已经辞去全球领导者的角色。现任美国政府向世界清晰表明美国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利益。即使美国最终试图充当领导者,鉴于公众对美国政府的信任已削弱到这般境地,估计没有几个国家会追随它的领导。美国留下的空白尚未被任何人填补。

笔者戍天九思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国政府的合法性,不仅是选出来的,更是干出来的!一个缺乏国家治理能力、不能给老百姓带来福祉的政府,就没有合法性;一个不重视老百姓生命、视资本利益高于一切的政府,就没有合法性。

因此,疫情过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将是一个远比全民选举更高的普适标准,必将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制度优劣和政府合法性的重要标志,这才是一场世界各国制度优越性的终极PK。

变化之四:疫情下中美博弈的逻辑变了。中美两国就好比穷人和富人,全球化如盛世,新冠疫情如乱世。试想:在盛世和乱世,穷人和富人到底谁的竞争能力更强?毫无疑问:乱世比的是生存能力、吃苦能力,穿草鞋的不怕穿皮鞋的,穷人的竞争优势明显。盛世比的是发展能力、创新能力,有钱能使鬼推磨,很明显富人竞争能力更强。可见,盛世和乱世是两个赛道、两种逻辑,上一个赛道的优势可能是下一步赛道的短板。事实已经证明,还将继续证明,防控新冠疫情充分展示了中国的制造优势和体制优势,世界将重新认识中国。

变化之五:创新能力是新一轮全球化的战略制高点。在全球创新生态链中,中国不仅有全球开放的复杂制造能力,而且在这一轮创新浪潮中成功锻炼出一批优秀而宠大、能够支持创新制造的企业家和专家。当创新生态化后,这种复杂产品的、大规模的、开放的制造能力,就成为最被需要也是最稀缺的能力,这是中国在全球创新生态链中无可替代的价值和贡献。

当今世界创新的源头世界各地都有,虽然美国的高校比较多,但是英国也有,以色列也有,这些地方都能生长出创新的幼苗。但是,这些国家培育创新的土壤并不肥沃,很多科技创新企业在国外长不大。而它们一旦来到中国,与中国的复杂制造能力对接起来,世界各地的创新之苗在中国就能长成参天大树。更可喜的是中国整体创新能力的快速成长,中国的人才规模优势正在转化为整体创新优势,一批领军的创新企业和创新高校在中国迅速崛起!

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4月7日发布,中国国际专利申请总数40年来首次超过美国!中国去年向该组织的专利合作条约系统提交了58990份申请,比2018年增长了11%,而美国的总数为57840件,比2018年增长了3%。

中国华为公司以4411件申请连续第三年成为企业申请第一名,位居其后的是日本三菱电机株式会社(2661件)、韩国三星电子(2334件)、美国高通公司(2127件)和中国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1927件)。

在教育机构中,加利福尼亚大学以470件已公布申请蝉联2019年榜首,清华大学以265件位列第二,之后是深圳大学(247件)、麻省理工学院(230件)和华南理工大学(164件)。

变化之六:创新全球化成败的关键在于重建信任。2019年9月6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经济学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提出一个新概念:“世界是深的”。他讲:过去20年世界发生了3次重大变化:第一次是光缆成本大幅下降,网络信息时代加速普及,让世界变“平”了;第二次是算力提升和成本下降,移动互联网加速普及,让世界变“快”了;第三次是5G等中国制造的战略基础设施出现,打破了西方长期垄断战略基础设施的局面,进入万物互联时代,让世界变“深”了。因此,创新全球化时代,重建信任是大国关系中最重要、最紧迫的课题。

当欧美国家抵制华为5G、火烧华为基站之时,我们不仅需要打赢舆论战,更需要站在创新全球化的角度重新审视、重建信任,既要在帮助其它国家打好疫情防控战中建立信任,也要在国内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强化契约精神中强化信任,还要从国内和国际两个层次上完善制度——建立更好的国际商业环境和商业规则!可以说,没有信任,就不可能推进新一轮创新全球化;没有信任,就不可能取得“一带一路”的硕果。

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从“美国优先”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国外火烧华为基站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美国优先”全球化正在走向穷途末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化在路上,“一带一路”在路上!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戍天九思”,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从“美国优先”升级为“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