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棒:公知吹嘘的“民主国家”的问责制原来是这么回事

披露医疗口罩不足的美国医生被开除了,建议他人戴口罩的护士被解雇了,公开发出求救信“放水兵们一条生路”,被誉为“吹哨人”的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克罗泽尔被革职了。掩盖疫情的结果是美国现在有四艘航母趴窝。而无论是美国还是其他西方国家的领导人,没有一个人为他们的无能和处置不当而造成疫情在本国的大流行而被问责,西方国家自我标榜的以及自由派公知吹嘘的所谓的“民主国家”的问责制,原来是这么回事。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前些年,国内的自由派公知为了忽悠国人支持他们的改旗易帜,编造了大量谎言,不遗余力地为美国等西方国家涂脂抹粉,其中一个曾经忽悠了不少人的谎言是西方“民主国家”都有严格的问责制,如果出现了重大事故,领导人就会辞职谢罪。

下面是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公知钟宜霖吹嘘的,要是在欧美国家发生那么大的惨案,会是各大媒体铺天盖地控诉杀人犯和控诉执政党的昏庸无能,然后首相会在一两个月以后在舆论的压力下下台。

千钧棒:公知吹嘘的“民主国家”的问责制原来是这么回事

无独有偶,之前在国内发生长生药业疫苗事件以后,有人就已经在网络上搬出标榜所谓的“民主国家”在面对重大事件发生以后的问责制如何如何严格的帖子忽悠民众。

千钧棒:公知吹嘘的“民主国家”的问责制原来是这么回事

事实是什么样呢?

在美国和日本就曾经发生过严重的毒疫苗事件。1901年在美国圣路易斯接种的白喉抗毒素为破伤风疫苗所污染,造成13名儿童死亡;另一个是同年在美国新泽西州9名儿童接种了受污染的天花疫苗后死于破伤风。日本,1996年,日本生产的乙肝疫苗中,因为使用了艾滋病和肝炎患者的血清作为原料,致使部分接种疫苗的人患病。

结果呢,美国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从1901年干到1909年,日本的第51、52任首相桥本龙太郎不但肚皮完好无损,而且从1996年1月干到1998年7月。

去年澳大利亚的山火,烧了几个月,由于澳大利亚政府的不作为或者说处置不得力,过火面积超过整个丹麦,毁掉了2500个家庭。造成20多人死亡,28人失踪,数亿只动物丧生,澳大利亚多个城市空气质量进入全球最差行列,“血色”天空、大片森林化为灰烬……澳大利亚火灾排放4亿吨二氧化碳!山火产生的烟雾环绕地球。

咱们就不要求这些西方国家的领导人真的是下台或者是剖腹自杀,这是国内自由派出于罪恶目的编造的骗人的鬼话,但是毕竟是由于澳大利亚政府的不作为或者说处置不得力,咱们也不苛求澳大利亚的政客受到问责,公开道个歉总是应该的吧?

而事实是怎么样的呢?

去年12月,是南半球酷热的夏天。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火势最猛、人民最需要他的时候,举家前往夏威夷度假。

被媒体拍到时,他浑身充满干劲,满脸写着高兴。

在新闻发布会上,莫里森说:“休假很久前就安排好了,早就答应了孩子。”

莫里森的团队在一边帮腔说:“总理有权利与他的孩子一起度假。”

原来总理与孩子的游玩的权利高于澳大利亚民众的生命财产权利。

再回到美国的问题上,4月9日,美国广播公司(ABC)发布报道称,据四位知情人士透露,早在(去年)11月下旬,美国情报官员就警告说一种传染病正在蔓延,对民众构成威胁。“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NCMI)11月份的一份情报报告详细阐述了人们对目前被称为‘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担忧。”两名熟悉这份情报报告内容的官员表示。

而在之前的武汉军运会开幕式的同一天,10月18日,美国举行了一场针对大规模流行病的推演。

推演的结论是这样的:1、一旦爆发,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控制,具有不可估量的灾难性后果。2、第一年不可能提供疫苗。3、开展全球合作的必要性。

即使是不是早有预谋,最起码说明美国对后果的严重性应该是早有了解吧。

再看看特朗普在疫情问题上吹牛的轨迹:

1月15日:“我们做的很棒,我们的国家做得很棒”。

1月20日:“我们完全掌控局面”。

2月2日:“我们几乎抑制住了来自中国的病毒”。

2月10日:“4月病毒因为天气热自己就会死了”。

2月25日:“人们会变好的,我们都会变好的”。

2月26日:“现在是15个,过几天就减少到接近零”。

2月27日:“某天它会消失,像个奇迹一样消失”。

2月28日:“没事的”,“病毒就是一个恶作剧”。

3月2日:“会生产出疫苗,相对很快”,“我觉得集会没问题,我觉得非常安全”。

3月4日:“不需要去医院找医生”。

3月6日:“我们的数字比任何国家都低”。

据美国《纽约时报》在之前的2月27日报道,被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为新冠肺炎防疫工作“总指挥”的副总统彭斯召开特别工作会议,要求与会的政府高级公共卫生官员在公开发表有关疫情的信息之前,先向他进行汇报。

千钧棒:公知吹嘘的“民主国家”的问责制原来是这么回事

直到疫情在3月份大范围爆发,特朗普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如果美国不采取措施,死亡人数可能高达20万,但在政府的努力下,可以将这个数字降到10万,虽然听起来还是很可怕,但对比10万和20万,我们做的也很不错了。

4月7日,特朗普称一直到几天前,他才看到白宫顾问纳瓦罗在1月份写的新冠病毒预警备忘录。这份内部备忘录警告称疫情最多可能造成50万美国人死亡,财产损失6万亿美元,纳瓦罗于2月3日再次发布警告,称风险正在加剧,最多会有200万的美国人可能死于新冠肺炎。纳瓦罗不是唯一发出预警的白宫官员,在两份备忘录发布时,许多美国公共卫生专家都在表达担忧。

在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也对记者表示:“(之前)我没看到,也没想着去找(备忘录)。”

目前,五角大楼、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和国家安全委员会都拒绝就报告一事做出回应。上周日,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在ABC新闻节目《本周》(this Week)采访中被问及此事时,则表示自己“不记得”也“不知道”去年11月五角大楼是否收到过这份NCMI对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情报报告。

针对媒体指出“在美国有钱有名的人更有可能接受检测”的现状,特朗普就曾爆出金句“这就是人生吧”。

面对国内汹涌疫情,美国特朗普政府却在转移民众注意力。美媒3月21日援引多个消息源提到,随着美国新冠肺炎病例数不断增多,特朗普政府开始要求联邦政府官员统一口径,指责中国“掩盖疫情”。

事实上,中国在疫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全世界公布了疫情的情况。

华春莹在新闻发布会上摆事实进行了有力的反驳,指出,1月3日起中方就已开始正式、定期与美国分享通报有关信息;1月7日美国疾控中心和美国驻华使馆就已发出旅行武汉的警告;1月25日美方就宣布关闭驻武汉领馆;2月2日美国针对所有中国公民和过去14天内到访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

面对中国的以举国之力防控疫情为世界各国争取的两个月的时间里面,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客把心思全部放在忽悠、欺骗美国民众上面,为了选情和经济发展不受到影响,不惜以牺牲美国人的生命作为代价,甚至是认为只是死亡10人也算是不错了,美国的小跟班英国在疫情无法控制的时候,居然提出所谓的“群体免疫”,准备牺牲几十万人,然后全国人民获得免疫力。对于这种视人命为草芥的说法,不知道公知有何高见?

那么,说好的“民主国家”的问责制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有一个西方国家的领导人为此负责并且下台,更加遑论剖腹了,倒是英国首相约翰逊曾经被上帝约谈,差一点把它带走。

真的是没有问责制吗?

有,下面的就是——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日报道,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斯·莫德利(Thomas Modly)宣布,“西奥多·罗斯福”号航空母舰的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尔因“判断失误”被解除指挥职务。

几天前,克罗泽尔在一封信中,请求海军领导层允许船上4000多名官兵尽快下船隔离,否则“罗斯福”号航母恐将重演“钻石公主”号的悲剧。

海军代理部长莫德利在五角大楼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克罗泽尔被撤职的原因,是他表现出“极其糟糕的判断力”,向20到30人分享了信件,过于广泛地传播他的担忧,引发了一场“风暴”。

莫德利表示,克罗泽尔之所以被撤职,并不是因为他向媒体泄露了这封信,而是因为“他在船上面对新冠病毒带来的复杂挑战时没有表现出专业能力”。

莫德利称克罗泽尔“给他认识的每个人发了电子邮件”,增加了信件被泄露的可能性。

莫德利说:“在广泛发送信息的过程中,他没有注意确保信息不会被泄露,在我看来,这是他的责任之一。”

披露医疗口罩不足的美国医生被开除了,建议他人戴口罩的护士被解雇了,公开发出求救信“放水兵们一条生路”被誉为“吹哨人”的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克罗泽尔被革职了。

掩盖疫情的结果是美国现在有四艘航母趴窝。

而无论是美国还是其他西方国家的领导人,没有一个人为他们的无能和处置不当而造成疫情在本国的大流行而被问责,西方国家自我标榜的以及自由派公知吹嘘的所谓的“民主国家”的问责制,原来是这么回事。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5/57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