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豪:我们亮剑的时候到了!人民日报这十问,打中美国七寸!

面对美国的攻击、抹黑,我们唯一正确的办法就是针对美国的软肋,狠狠地打下去,要让其知道中国不是吃素的,持续攻击中国是有后果和代价的,这样才能让美国放弃进一步攻击和抹黑。如果我们不去追问,就是被别人追着打,制造各种谣言来抹黑我们、歪曲我们,他们掌握着舆论机器,结果我们总是被动挨打。反之,如果我们采取了强硬的反击措施,那么美国也得去应对。如此,就有了一来一往,只有这样也才是真正的舆论战而不是舆论挨打。

占豪:我们亮剑的时候到了!人民日报这十问,打中美国七寸!

最近几天,央视、人民日报都向美国开炮了,新闻联播的国际锐评率先开炮,接着人民日报发了“10个追问”。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占豪认为非常及时,非常重要,因为这些是之前美国积累下来的核心问题。

事实上,美国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止过对中国的攻击。我们看起来很荒谬的事情,为什么美国政府一直在做?甚至,连特朗普都公开要求中国索赔了。美国疫情那么严重,特朗普政府好像都不那么关心,却死咬住中国不放,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

其实,这背后是有很深内在逻辑的,我们必须搞清楚才能去思考我们如何应对。

首先,我们要明白,特朗普政府的行为,是由其政治体制和文化基因决定的。

美国的政治体制是在两百多年前就确立的,这个体制和美国的历史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建国前的美国,开始是两个殖民国家英国和法国的争斗,后来法国被英国赶走后,又是英国殖民者为了反抗宗主国英国政府的压迫,于是当地的几方殖民势力联合起来,建立军队与宗主国打仗,华盛顿某种程度上就是他们“雇”过来的军事首领。这些殖民势力,就是现在资本势力的原始形态。美国建国后,这些背后的势力为了平衡像华盛顿这种政治人物的势力和权力,于是建立了松散的联邦议会政治制度。

这种制度本身严重限制了中央政府的权力。一方面,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基本没有管辖权,地方是高度自治状态;另一方面,议会对政府有很强的约束力,总统的权力是受到较大约束的。

这种政治体制本身,向上追溯的话,可以追溯到文化基因方面。究其根源,西方现在的政治体制,就是游牧文明演化出来的政治体制。这种体制本身有很强的内部松散联盟性质,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缺少管辖权,而这些游牧部落组合在一起,就是想方设法对外抢掠,尔后坐地分赃,草原游牧民族历史上就是这么运行的。

因此我们看到,无论西方把自己夸得如何民主、自由,其文化本质都脱不了一样东西——抢劫!所以,二战之前是对全球进行殖民,二战之后对外劫掠战争也是不断的,包括后来技术含量更高的金融殖民以及金融抢劫。

所以,美国甩锅给中国,要求中国索赔这事本身,我们先得从文化根源上去看,脱离这个文化根源去研判,那必然是不准确的。为啥明明是耍流氓,美国的西方几个盟友都会或明或暗地响应呢?就是这种文化基因在起作用。

还记得历史上北边游牧民族犯我华夏边境吗?都是一群部落联合起来,然后到我们境内一次次烧杀抢掠,道理都是一样的道理。现在,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和历史上游牧民族犯我华夏都是同构的。理解了这一点,才能理解美国为首西方的行为。

其次,我们必须明白,让步是永无止境的,被动防守是不可能退敌的。

历史上,我们向游牧民族低头让步往往是无效的,越让步越会让对方觉得软弱可欺,胃口反而会越大。被动的防守也一样,根本阻止不了他们。对付游牧民族,历史上有两个办法最成功的:

一、秦始皇模式:

秦始皇模式就是在华夏与游牧民族之间修建一座长城,在重要关卡部署兵力,将来犯的游牧民族打退。秦始皇模式其实两千多年来一直都在用,并且不断修建完善,而且直到清朝我们的长城一直还在修建加固中。

二、汉武帝模式:

汉武帝模式和秦始皇模式不同,秦始皇模式是以逸待劳地防,汉武帝模式这是主动出击。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才有了汉朝中国灭匈奴的历史,才有了霍去病马踏匈奴后逼匈奴远走欧洲的历史,也才有了“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哀叹。

两种模式,前者是常态,后者是特殊历史背景下特殊决策者的特殊结果,是在有实力支撑的情况下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

然而,这两种办法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退让这一说。长城修在那是干啥的?就是寸土不让!大将卫青、霍去病出击匈奴是干啥的?就是打到其老巢,在其地盘上将其剿灭以绝后患,不但寸土不让,还彻底冲到了对手的地盘上消灭对方。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面对这样无休止的攻击时,退让的结果就是被“入侵”,就是吃亏。而且,对方不会因为我方的退让就止步,恰恰相反还会得寸进尺,这是游牧文化决定的,这方面游牧文化人的思维与中华文化思维完全不同。

所以,只有绝不退让,并且适时出击才能解决“入侵”的问题,哪怕不能用汉武帝模式彻底解决问题,那也必须是秦始皇模式,在守好边关的同时适时出击,击败对手才能真正安稳,否则对方只会得寸进尺。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不正是这么干的吗?由于美国中央政府对地方缺乏案管辖权,所以其执政者无法有效通过控制内部来达到实现政绩的目的,于是就只能向外求政绩。特朗普为了政绩,于是就把目标瞄准了中国。

在美国人的逻辑里,只要甩锅给中国,让中国赔偿,他们能坐地分赃,就是“伟大的胜利”。所以,无论我们如何奉劝,特朗普政府都在这么干,一直不停地在抹黑和攻击中国。

那么,什么情况下他们才会放弃呢?两种情况:一种是遭到强烈反击,攻击对手会带来难以承受的后果,或有高昂的成本及风险;另一种是无利可图。因此,如果要想达到让特朗普政府放弃攻击的目的,必须满足前述条件之一。

攻击中国会不会无利可图?攻击中国代价和成本大不大?至少从现在情况看,攻击中国是有很多利益可图,而且攻击中国的成本和代价很低。所以,特朗普政府在可以预期的时间里,会持续攻击中国,除非遇到强烈反击,进一步攻击会有严重后果。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面对美国的攻击、抹黑,我们唯一正确的办法就是针对美国的软肋,狠狠地打下去,要让其知道中国不是吃素的,持续攻击中国是有后果和代价的,这样才能让美国放弃进一步攻击和抹黑。

在过去的三个月时间里,美国在什么时候放缓了攻击中国的步伐?占豪一直在观察每一个细节,有三次美国曾放缓了攻击中国的节奏:

第一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初批判美国,称美国没有向中国提供任何帮助。

当时,美国政要说给中国提供这个帮助那个帮助,美国当时的目的是要制造疫情恐慌孤立中国,华春莹拆穿了美国画皮之后,蓬佩奥赶紧表示向中国捐款一亿美元,尔后又说是向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冠疫情国家,后来证明那不过是蓬佩奥的又一个谎言而已,美国连一美分也没捐。但华春莹的反击,至少狠狠地戳中了美国的弱点,使得对方放缓了攻击中国的脚步。

第二次:赵立坚连发5推质问美国之时。

3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连发5推,用中英双语连发5条推文“怒怼”美国:“美国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个现行。‘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欠我们一个解释!”同时指出,可能是美国军人将病毒带到了武汉。

这次反击,可以说是极其漂亮又切中要害,对美国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之后连续的几天美国的动作都是比较慌乱的,明显有些乱了阵脚,中美舆论的较量不再是美国攻而中国防,变成了中美你来我往的交锋,中美舆论战有进入一个新状态的可能。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之后的一些时间里,国内攻击赵立坚的人很多,这给了我们的外交官比较大的压力,我们的这一反击节奏就没能延续下来。

在占豪看来,那次机会可以说是非常可惜,如果当时中国死咬住不放,中美的舆论较量肯定不是持续的美国攻而中国被动防守。现在,人民日报的十问当中就包括了当时赵立坚向美国的发问,非常好,我们终于醒了,明白了必须向美国反击了,这也终于算是回到了正轨上。

第三次:美国急需向中国进口医护物资之时。

当时特朗普、蓬佩奥等美国政要都把病毒成为“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中国对此进行非常强烈的反击。尔后由于美国对医护物资的需求也来越大,特朗普后来放弃了“中国病毒”的说法,并在3月底与北京通了电话,其中就说“我将亲自过问,确保美中两国排除干扰,集中精力开展抗疫合作。”其实,他的亲自过问,就是要加强中国对美国的医护物资出口而已,其他中美还有什么合作?

为什么特朗普放低了调门?不就是因为医护物资有求于中国吗?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我们手里是有工具的,美国也有忌惮我们的地方,我们是需要抓住美国的痛点,狠狠地去戳才对,不能只被动防守,必须主动出击!

有人可能会说,我们没有证据不能乱说。那么请问,美国如此抹黑和污蔑中国又有什么证据?莫说没有证据,连根据都没有!而我们反问美国的,虽然可能有些没有证据,但都有根据。

譬如,这十问之中,有些问题都是美国的软肋和痛点。

第一问,去年2月,据美国《科学》杂志网站披露,美国政府机构已“悄悄”批准曾引发巨大争议的禽流感病毒改造实验,这类被认为“危险”的实验在被禁多年后将很快重启。相关实验可将H5N1禽流感病毒改造得易于在哺乳动物间传播,被认为可能带来人际传播风险。美国为何在相关实验被暂停4年多后重启这类危险实验?又为何不见披露进展?

这一问就直指美国的软肋,因为美国有病毒改造的研究历史,那么美国自己在制造病毒,指责中国岂不是贼喊捉贼?

第二问,据“全球生物防御”网站报道,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已经全面恢复运行。去年7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正式向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发出“停产令”,要求其停止进行“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研究。今年3月,白宫请愿网站出现一道特殊的请愿帖,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去年7月“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USAMRIID神秘“关闭”和迅速重启引人关注。针对白宫请愿网站请愿帖上的要求,美国作何回应?

这一问也很关键,因为之前就在德特里克堡附近爆发了疫情,那么这个疫情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情况?到底和德特里克堡有什么关系?美国需要给全世界一个说法!

第三个问题:今年3月《纽约时报》披露的一份美国官方秘密文件显示,2019年1月至8月16日举行,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发起组织了一场代号为“赤色传染”的推演,演习以中国最早出现病毒为模拟情景。2019年10月,美国多个机构又组织了一次代号为“Event 201”的全球流行病演习。演练中的模型假设一种名为CAPS的冠状病毒,比SARS致命,又如感冒轻易传播,却未开发出疫苗,能迅速传播促成全球大流行。美国去年进行的传染病演习的设定与现实的吻合度如此之高是否只是巧合?既然有演练在前,新冠疫情发生后美国为何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和重视、宣称“尚在掌握之中”?

事实上,据以色列媒体的报道,去年11月美国情报部门就向以方通报,称小心来自中国的病毒。中国发现疫情是去年的12月底,12月27日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张继先主任才第一个上报。那么美国是怎么未卜先知的?而且,之前美国为何要做这样的演习?做这样的演习的目的是什么?

第四问:今年4月,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有内部消息称,早在2019年11月下旬,美国情报官员就曾多次向国防情报局、五角大楼和白宫警告,一场传染病正在席卷中国武汉地区。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NCMI)去年11月出具了一份详细阐述病毒大流行情况的报告,也就是后来被确认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有分析人士认为武汉疫情爆发可能会演变成一场灾难性事件。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报道称在年初的2个多月时间里,特朗普获得了美国情报机构发出的关于新冠病毒的密集警告。美国政府为何一直拖到3月13日才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这一问,其实和之前以色列得到情报的时间点就对应上了。那么,美国是怎么未卜先知的?武汉疫情还没有爆发,你们就知道了疫情的存在,并且认为一场传染病正在席卷中国武汉地区,你们是上帝吗?

第五个问题:3月11日在美国众议院,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亲口承认,在美国,确实有一些“流感”死者实际感染的可能是新冠肺炎。美国流感感染者中,到底有多少新冠病例?美国有没有借流感来掩盖新冠肺炎的情况?美国何时才能公开美国流感病毒样本及基因序列信息,或者允许世卫组织或联合国派遣专家采样分析?

就像赵立坚问的那样,美国的0号病例在哪里?美国为何早就发现了新冠肺炎的病例而没有通报?或者说美国的疫情传播到底是什么时候大范围开始的?

所有这些,如果我们不去追问,就是被别人追着打,制造各种谣言来抹黑我们、歪曲我们,他们掌握着舆论机器,结果我们总是被动挨打。

反之,如果我们采取了强硬的反击措施,那么美国也得去应对。如此,就有了一来一往,只有这样也才是真正的舆论战而不是舆论挨打。

是到了我们亮剑的时候了!这一次,人民日报打了美国七寸,要坚持住,狠狠打!

【占豪,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占豪”,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人民日报 美国

原标题:我们亮剑的时候到了!人民日报这十问,打中美国七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