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与共:扎根生活热土,活成他的样子

在“现象”学层面,我们很多打心眼里崇敬、崇拜毛主席的人,会感到舒服、顺心、感动、钦佩,正能量瞬间陡涨,一天干活都有干劲,对家人对邻居对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更多一份善意。何以故?我们的信仰和我们心中的倚靠,也是全世界一切正义的人们的共同信仰和倚靠,“我们的力量大得很”、“我们的人多得很”。正像毛主席老人家教导我们的,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都攻不破的。对毛主席的崇敬和热爱,彰显着每个劳动者堂堂正正的存在方式,作为信仰者,时刻捍卫自己的偶像,投身于我们脚下的这片热土,是光荣的责任和神圣的使命。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常与共:扎根生活热土,活成他的样子

有的人离开了,从此就销声匿迹,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不管这样的人,曾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可能也是时间残酷的真相所在。可有的人,会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地成为苟活者、幸存者、新生者心中那不灭的太阳、灿烂的星辰。这个人,就是毛主席。这地球村里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处于被剥削被压迫地位的人们,一想起这个人来,一提起这个人的名字来,一背诵听得语录和诗词,一挂起他的画像来,就浑身充满了力量,就感到这个人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就充满了要把自己活成他的样子的冲天干劲。

毛主席从来没有离开过,毛主席一直活在最广大的劳苦大众心中。用纯正的纽约音、伦敦音宣布毛主席、毛泽东思想过时了、终结了,不过是一种怯懦而野蛮的自欺欺人。恰恰相反,当全世界那些作威作福的反动派,对毛主席的国度及其人民泼脏水的资产阶级的政客和御用叭儿们,何曾忘却了这位千年第一伟人,他们怎么可能放弃每一个可能的对这位无言老人给以声名上的涂污的机会,他们要以自己的宗教信仰和英雄崇拜一统天下,代替了全世界一切被剥削被压迫的人们去崇拜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和“神”。这就是他们的所谓信仰自由,你只能崇拜我的神,而不能崇拜你的,你只能挂我的神的“相片”,而不需挂毛主席的伟人像,否则,你就是个人崇拜,你就是文革回潮,你就是极左思潮……看明白了吗?西方世界居于金字塔尖的大人先生们是只许奴隶们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且不说乱说乱动了,更不能乱想乱写。

谁要敢在西方各国的“大帝”们外访时,在停机坪上挂一张“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看看会有什么“笑果”,他们会允许这样的“民主”吗?他们会把一切魑魅魍魉的进攻委内瑞拉视为美妙的好声音、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证据,可是,他们却对我们在自己的领海和领土主权范围内的一切正常的军事行动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横挑鼻子竖挑眼。种种鬼蜮行径,难道不正说明了毛主席从马克思、列宁那里继承发展而来的新帝国主义论和第三世界理论的从未过时、时时在场?

曾几何时,人如草芥,活在这个世界上,心里崇拜一个人,嘴上却不敢说出来,文章里却不敢写出来,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基本的阶级立场和公共道德检验的事件。有些举世公认的恶人、坏人、独夫民贼,还有人膜拜,当然应该受到强烈谴责和高度警惕。可是,对于马克思、列宁、毛主席等这样的全世界受苦人、下苦人、贫弱者心中的神灵、主宰和救赎者,对他们的崇拜如果成为某个微观环境中需要小心翼翼甚至偷偷摸摸进行的事件,怕被某些人发现了带来不利的后果,怕触及了洋大爷和假洋鬼子们的霉头,那么,这就是巨大的悲哀,这说明周边的环境一定不是在红都延安,不是在劳苦大众当家作主的解放区,而是极不“健康”的。

最近几年来,在我们的外交场合,不断有外交工作者引用毛主席诗词来“怼”那些来自西方世界的无耻谰言,还有些驻外大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镜头中出现毛主席诗词“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的书法作品等。更不用说我们党和国家的最高层在多个场合自觉地背诵和引用毛主席的语录和诗文内容,比如“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等等。

这些,当然可以被视为一个明显的“信号”,这个信号在政治方略上的解读,交给有关领域的专门学者。至少在“现象”学层面,我们很多打心眼里崇敬、崇拜毛主席的人,会感到舒服、顺心、感动、钦佩,正能量瞬间陡涨,一天干活都有干劲,对家人对邻居对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更多一份善意。何以故?我们的信仰和我们心中的倚靠,也是全世界一切正义的人们的共同信仰和倚靠,“我们的力量大得很”、“我们的人多得很”。正像毛主席老人家教导我们的,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都攻不破的。对毛主席的崇敬和热爱,彰显着每个劳动者堂堂正正的存在方式,作为信仰者,时刻捍卫自己的偶像,投身于我们脚下的这片热土,是光荣的责任和神圣的使命。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5/57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