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为什么高校多“公知”?

他们一直有个误解,认为他们是人民的“启蒙者”,实际上,从1840年到现在,学术界的文科知识分子,从未做过“启蒙”大众的工作,他们虽然偶尔讲一些“进步”的话,但从来不是对人民讲的,而是对军阀、政客、地主士绅、黑社会杜月笙们讲的……甚至是对西方帝国主义讲的……总的来说,他们是“媚上”的、“慕强”的,虽然有时候批评当局,但只是怪当局不够重视他,不够重用他,类似于小妾对老爷的抱怨。所以,在人民心里,他们也算不得“启蒙者”和“老师”,真正的“教员”,真正让人民觉醒,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而战的,另有其人。

这一段时间,随着舆论战的升级,沉寂了许多年的“公知”群体又开始活跃了。

和十年前不同,今天活跃的公知们,居然大部分都是高校的文科教授和学者。

比如湖北大学那位美化日本军国主义的梁老师,南大那位鼓吹鸦片战争合理性的吕院长,比如湖北大学那位怒骂年轻人为“小粉红”、“小战狼”的刘院长。

大家都很惊奇,为什么这群象牙塔中的“高级知识分子”,说话居然是口不择言、错漏百出、毫无逻辑性,不但立场有问题,知识水平也有问题,甚至沦落到靠人生攻击来为维护自己体面的地步了。

我为他们这个状况,总结了七个原因:

首先,因为大部分高校文科教师长期不事生产,除了上课就是喝茶吹牛,其实上课也是吹牛。一个人脱离社会久了,他不觉得自己有问题,他觉得社会有问题。

其次,某些五六十岁的高校文科老师,本身学历、学识也是有问题的,他们恰好遇到了一个特殊的年代,所以他们的学术道路太轻松,以至于今天的大学里,出现中专生教本科生,大专生教研究生这样的现象。学术圈子就是这样,只要进了圈,基本上就不会出来,后来者就很难进去。他们可以维持自己在学术界的权力、地位到死。

第三,文科类知识分子,日子太闲,不用做实验,写论文也不用太动脑子,指派学生查资料就够了。以至于他们精力充沛,精力太充沛的人,容易成为“懂王”,于是本行工作不好好搞,历史也插一嘴,政治也插一嘴,经济也插一嘴……一辈子活成了个出租车司机,活成了个“地摊文学家”,因为这些人文社科门槛都不高,本来也有点“玄学”,给了他们不懂装懂、信口雌黄的空间。他们胆子大起来,连物理化学生物医药都敢讲……因为有地位嘛,有地位的人放屁都香。

申鹏:为什么高校多“公知”?

第四,这群人自视甚高,总觉得自己是人中之龙,都教授了,都“懂王”了,怎么不是人中之龙?那么他们就会觉得世道不公平,如果放在封建社会,他们都是宰辅之材啊,起码也是个人人尊重,平民见了要磕头的“士大夫”、“相公老爷”;放了在民国,那也是军阀政客们大洋豪宅供着的“大师”、“高参”啊,当红的戏子、歌星都得低头做小,不知道可以谈多少场美妙单纯的“师生恋”……然而在今天,好像不是太重视他们?好像他们可有可无?国家似乎更加重视那些理工科出身的“匠人”?荒谬!斯文扫地!

第五,他们一直有个误解,认为他们是人民的“启蒙者”,实际上,从1840年到现在,学术界的文科知识分子,从未做过“启蒙”大众的工作,他们虽然偶尔讲一些“进步”的话,但从来不是对人民讲的,而是对军阀、政客、地主士绅、黑社会杜月笙们讲的……甚至是对西方帝国主义讲的……总的来说,他们是“媚上”的、“慕强”的,虽然有时候批评当局,但只是怪当局不够重视他,不够重用他,类似于小妾对老爷的抱怨。所以,在人民心里,他们也算不得“启蒙者”和“老师”,真正的“教员”,真正让人民觉醒,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而战的,另有其人。

第六,他们大多出身不错,生活优越,在每一个时代,基本上都是幸运儿,但他们对本国的人民毫无同情心和同理心,也不认同国家的道路。明明得了最大的便宜,他们却总觉得自己吃了亏,受了苦,心心念念幻想着从未存在过的“黄金时代”。

第七,他们自以为高贵,自以为和这个国家的民众们不同,所以不愿意同甘苦共命运,总想着“衣冠南渡”,总期待着“王师解民倒悬”。他们在某个历史时期,见证了西方的强大,于是有了“皈依者虔诚”,把西方的一切话术,都脑补成了事实,在舆论战中,他们立场和西方一致,甚至比西方还积极。他们认为,千错万错,都是中国的错,跪就完了,跪了人家就能包容你。

申鹏:为什么高校多“公知”?

请注意,我不是否定所有文科高校知识分子,也不是否定所有文科学者,他们其中有很多人,在中国救亡图存的运动中,大声疾呼,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这只是少数。如李大钊、如陈独秀、如瞿秋白、如鲁迅、如闻一多.......但你发现了没有,他们要么是共产党,要么是倾向于革命和进步的文科学者。

陈独秀曾经和工人们生活在一起,给工人上课,瞿秋白是我党历史上的领袖,闻一多曾经和广大流亡跋涉的民众们一起走到四川,鲁迅更是对广大人民饱含深情。他们和人民,和革命的政党一起,担负起了国家的兴亡。他们没有像胡适、周作人、胡兰成一样,躲在书斋里指点江山,享受人生,空谈自由和人文。

今天的高校“公知”们,做到了哪一点?他们只知道有“自由”,却不知道有“责任”,更不知道实事求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改造自己的思想,更好地服务于社会。

他们只知道复读西方的“普世价值”,复读“人权”、“博爱”、“包容”,却不肯认识到这个世界的真相,看不到国际政治的波诡云谲、互相博弈,看不到我们国家的进步,人民的进步。

他们一直要求“反思”,却从来不问一句,为什么要“反思”?“反思”有没有用?“反思”到什么程度才算完?他们更不管如果我们没有错,“反思”个什么?他们就从来不自己反思一下,自己的立场在哪里?目的是什么?

PS:最后讲个故事,我大学时选修了一门“西方文学鉴赏”的课,老师自称是XX学社成员,书香门第,家族血统高贵。

然而讲起课来,就是拿美国电影举例,如《海上钢琴师》,一口一个“你国永远拍不出这样包容、温情的电影”,“你国人民自私、功利、没有信仰”,“你国对人、对文明、对宗教都缺乏尊重”。

有一个女生站起来提问:“老师,你对我国这么多狭隘的偏见,这也缺乏尊重和包容吧……”

这位教授勃然大怒,手指门外:“滚出去,被洗脑了的XX”。

【申鹏,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高校 公知 胡适

原标题:为什么高校多“公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