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那么急切地上街,可能还是瞄准了今年9月香港立法会选举。只有“活动”保持热度,政客们在乘机煽风点火,不管是因为疫情,还是因为这些人上街制造混乱导致的香港经济下滑,一股脑都推给政府和建制派,最终得利的是谁,不难推测。

昨天傍晚,香港屯门。一辆双层巴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燃起熊熊烈火。所幸没有人在车上。

一些港媒觉得这事情很离奇,“令人联想”。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因为这事就发生在黑衣人要在屯门搞事前。

黑衣人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搞过几次事情,也经常在大街上烧破铜烂铁等垃圾,最后甚至有人敢点火烧人。

就在今年4月25日,香港北角还有一座人行天桥突然起火,场面恐怖。警方已经将其作为纵火案处理。

这些事和黑衣人到底有没有关系?如今还无从知晓。

1

在内地五一假期的这五天里,还是有些人想要掀起一些风浪。

昨晚的屯门“和你唱”就是其中一桩。看这名字就知道,他们是要唱歌、喊口号,还会挥舞挥舞旗帜。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屯门所谓“和你唱”的现场,警察牢牢控制住局面

据报道,只有几十个人参加了这个所谓的活动。也许是嫌声势不够大,一些反对派区议员也来到现场架势。

由于警察早早戒备,这群人没掀起什么声浪,最后都自行离开了。

所谓的“和你唱”活动,五一当天几个反对派区议员也带头搞了一次。当天晚上6点,一些人聚集在香港沙田新城市广场。这个五一几乎没有内地人去香港,这帮人影响的都是香港本地人生活,由于他们的聚集,很多人报了警。

在场的区议员鼓动与警察冲突,警察劝离无效后,也使用了一些强制措施。最后,有18人在这场所谓的活动中因违反“限聚令”而被发传票。

五一当天晚上,港媒还报道了一起4名黑衣人在街上扔汽油弹的消息,其中一个15岁少年被当场抓捕,在他的身上搜出一枚怀疑汽油弹、一个打火机、七个玻璃樽及两条插有铁钉的胶管。

如果上面都还算是小打小闹,那么在暗处,可能一些令人心惊的迹象已经出现了。

5月2日,香港警方在九龙湾一处废置的校舍发现了一些烈性炸药、遥控炸弹、土制手榴弹,甚至还有和2013年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同类型的“压力煲炸弹”。而制成它们的,都是理工大学实验室去年被盗走的危险化学品。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警方还发现,在这个校舍里藏有香港理工大学去年失窃的20樽、重10公斤的易燃剧毒化学品,包括可作迷药的哥罗芳和剧毒山埃,随时可被用来向水源投毒或迷魂绑架。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香港首次发现“压力煲炸弹”,警方发现这个炸弹配置有电路板和手机遥控器,它的模式几乎与2013年4月15日在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压力煲炸弹一模一样,而波士顿事件共造成3人死亡,183人受伤。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资料图)

很多人应该都还记得当时惨烈的新闻画面。

细思恐极。在香港制弹药的人,显然已经是“恐怖主义”了。

一旦它们从背后走向前台,香港作为全球安全、良善的大都会之名不可能再延续。香港人口密集,一旦它们被使用,会造成怎样的伤亡,可能没人敢去设想。

而且事情发生之后,对香港经济、社会冲击几何,也没人能想象到。

同样难以设想的是,如今香港的暴徒,到底凶恶到了什么程度?

2

这个五一假期,任凭香港少数人这样闹腾,我们似乎并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原因很简单,与往年相比,除了必须在香港工作、生活的内地人,几乎没人会在这个假期去香港,最大的原因或许是疫情,但即使没发生疫情,在一些人持续闹腾的情况下,又会有多少内地人愿意赴香港度假,想来不少港人心里也有数。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今年五一香港街头空空荡荡

受疫情与特区防疫措施影响,今年五一期间,入境香港的旅客跌至近年来最低点。香港入境处公布的数据显示,本月1日至5日,共计539名内地访港旅客入境,较上年同期暴跌99%。

而且,今年是自2003年内地赴港“个人游”推出以来,香港首次出现“零团来港”的劳动节假期。

除内地旅客大幅减少外,来自其他地区的访港旅客人数更可谓寥寥无几,每日只有30余人。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去年的五一假期,修例风波还没有发生,而且假期只有4天,就在这四天里,内地访港旅客达99.75万人次,将近100万。

没有了内地游客的假期是什么样,商圈空空荡荡,餐厅无人落座,街上行人寥寥,很多人应该会记住这样的场景。

但这些场景背后,会有多少普通港人的生活陷入困境,刀哥无法预估,但5月4日公布的GDP数据,可能已经足够触动到一些深受影响的人。

港府公布的数据显示,香港2020年第一季GDP较上年同期实质下跌8.9%,较2019年第四季3%的跌幅进一步扩大,也是自1974年有纪录以来的最大跌幅。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就此说,香港经济陷入深度衰退。

香港是全球服务业主导程度最高的经济体,据公开资料,贸易及物流业(2018年该业增加值占GDP的21.2%)、金融服务业(19.7%)、专业及工商业支援服务业(12.0%)、旅游业(4.5%)是香港经济的四个传统主要行业。

在当前全球疫情前景不明的背景下,香港的支柱行业都是受创最重的,疫情限缩了相关的需求和供给。

当下香港基本控制住了疫情,社会本应该同心协力,弥合原本修例风波以来的裂痕,尽快恢复经济,但有些人却做起了相反的事情。

好事者认为“五一”契合了口号“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而“黄金周”中又有“黄”字,与在修例风波中支持黑衣人的“黄店”贴合,搞起了“黄金周支援黄店计划”。

他们号称有超过2,300多间“黄店”参与了这次活动,并且很多店“大排长龙”,主办单位“估计”活动的总营业额超过一亿港元。一些香港“黄媒”也欢呼称,所谓的“黄色经济圈”是可以成功的。

事实与宣传却大相径庭。多家香港媒体调查发现,这1亿港元的营业额掺了不少水分,不少“网红黄店”并没出现大排长龙的景象。一些香港市民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在旺角、尖沙咀等地,门口贴着黄色贴纸或政治性标语的“黄店”大多顾客寥寥,“只是在网络上炒作得厉害而已”。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图为五一期间的香港知名购物中心太古广场

就算真的到了1亿港元,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去年五一内地人赴港将近100万人,支付宝所统计的数据显示赴港内地人人均消费1868元,这还只是通过支付宝的消费,如果加上微信、信用卡、现金消费,最保守的估计可能人均也会超过2000元人民币。

也是这种最保守的计算,内地游客轻易就给香港带去了约22个亿港币的营业额。实际的数字肯定远远超出。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现在一些港人因为创造出一个亿港元的“黄色经济圈”而沾沾自喜,但这个行为后面他们所失去的,远远不止这些。

香港旅游促进会总干事崔定邦说,如果量化损失,香港旅游业和零售、交通业在五一期间的损失保守估计超过100亿港元。香港零售消费总额的1/3来自旅客,主要归功于自由行措施和访港旅客消费。

所以,这些店铺和消费者制造出一种“相互帮扶”的氛围,同时撕裂了香港社会,让他陷入黄蓝的对立中,无法跳脱,这对于疫情之后的香港经济的恢复显然不利。

此外,那些急切地要在这次“活动”中赚一笔的所谓“黄店”,这成色很可能再也摘不掉了,他们既然贪图香港少数人的消费额,那有朝一日,内地客即使只恢复个40%,想必也会给香港带去大量的消费,不过,内地人也应该也分得清这些店的成色。

到时候可能没人会跟他们“揽炒”(同归于尽),而是他们先走到尽头了。

3

但在当下的香港,确实也有人在努力为其寻找出路。

5日上午,由香港1545位社会各界人士担任共同发起人的“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宣布成立。据报道,新成立的大联盟将以坚守“一国两制”、力保经济民生、维护法治和团结香港社会为目标。

大联盟的成立引来广泛关注。它由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梁振英担任总召集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担任秘书长,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商界人士也列于名单之上,其中包括香港诉的“四大地产商家族”,即长和系的李嘉诚父子、新地郭炳联、恒基的李兆基父子及新世界的郑家纯和郑志刚。另外,香港科技大学、中文大学智、浸会大学康、理工大学校长等也在名单之上。

可谓阵容强大。

一些“黄媒”对此冷嘲热讽,这也在想象之中。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但加入大联盟的政商界人士,至少是想为香港的未来谋一条出路的,而不像那些走上街头、手持武器的人,只会采用极端的方式,将香港拖入更深的困局。

按理说,所有港人都需要“再出发”,疫情和修例风波的延烧给香港造成了的巨大损失,或许GDP数据只是显示出了冰山一角。一季度GDP下跌8.9%,数字背后是多少人失去工作、流离失所、一蹶不振,或许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其酸楚。

香港并非没有经过这种危机,近30年来的两次金融危机也都对香港经济、社会造成重创,危机过后,香港再出发,经济报复性恢复也有目共睹。

但这次,情况可能不太一样了。同为“亚洲四小龙”,同样受到疫情影响,这2020年第一季度,香港可以说交出了最差的成绩单。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疫情下的新加坡(资料图)

今年第一季度新加坡GDP同比下降2.2%,比香港好很多。同期韩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萎缩1.4%。不过如果换成与香港同样的标准,与2019年第一季度相比,韩国GDP实际还增长了1.3%。

中国台湾的情况也类似,用和香港一样的标准,与上年第一季度比,实际还增长1.54%。

当然,各地有不同情况,不能一概而论,但同处疫情之下,何以至此本来就是值得思考的事情。

所有人都清楚,如果香港社会里一些人继续闹腾,香港这次想要报复性恢复,可能真的没那么容易。

对此很少有人能看得真切,如果从现状出发,在疫情仅缓和、还未结束的时候,已经有人继续上街滋事,还有人制作恐怖分子使用的武器,显然指向一个并不令人乐观的未来。

至于他们为什么那么急切,刀哥之前也说过,这和他们认为快要到6月9日修例风波一周年“纪念日”有点关联,他们很可能想借着这样的“活动”,逐渐聚集人气,不让情绪冷场。

此外,这些天他们组织的一些“活动”,人数很少,但基本都有区议员到场助阵。背后是什么,很多人应该看得明白。

那么急切地上街,可能还是瞄准了今年9月香港立法会选举。只有“活动”保持热度,政客们在乘机煽风点火,不管是因为疫情,还是因为这些人上街制造混乱导致的香港经济下滑,一股脑都推给政府和建制派,最终得利的是谁,不难推测。

已经有人针对这帮人的最终目的提出建议,或许其中真有值得香港社会细心研究之处。

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

比如有人撰文称,香港选举事务处的法例中提出了丧失选民资格的可能性。比如法例指出,通常来说,丧失资格登记为选民的人士包括因为精神失常而丧失选民资格,还有一个是“任何武装部队成员”。

对于何为“武装部队成员”,作者认为值得深究。去年少数“港独”分子和所谓“勇武派”走上街头,他们摆出作战的姿态,甚至还配戴许多精锐的攻击性武器。

“他们参与暴动,或者管有爆炸品、藏有攻击性武器等,可以视为是武装部队成员。”

所以,这是否意味着其实这帮人已经丧失香港选民资格了呢?

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有些人真正害怕的。

特别鸣谢:戴把刀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补壹刀”,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香港 暴徒 港媒

原标题:香港首现“压力煲炸弹”,暴徒凶恶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