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剑:新冠病毒源头之争是当前中美舆论战决胜的关键

我们不要为了让武汉病毒所摆脱嫌疑就急于否定病毒是人工合成的说法。按照这个说法,美国一定是第一嫌犯,而且是唯一嫌犯。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也是能被科学界认同的说法。否定这个说法,实际上是为美国打了掩护,反让武汉病毒所落入百辩不清的怪圈。

【本文为作者伊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伊剑:新冠病毒源头之争是当前中美舆论战决胜的关键

当前,随着美国内疫情的持续恶化,特朗普政府压力山大,已如笼中困兽,能够实现破局的战略选项基本丧失殆尽,甩锅中国,嫁祸中国,挑起中美争端,转移国内注意力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突破目前困境、迎接年内大选的唯一希望。

当疫情在武汉爆发伊始,美国不但袖手旁观,一毛不拔,而且兴奋异常,发动舆论,疯狂抹黑中国,以为火中取栗的机会来了。2月底前,中国的疫情确实是按照美国的剧本演进发展。那时,中国国内抗疫形势极其严峻,每天都有几千的确诊病例,每天都有几百人病亡。全国人民展开了史无前例的支援湖北的行动,防疫物资、医护人员从四面八方向湖北集结。虽然1月24日特朗普也发推特称,“中国一直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美国感谢中国的努力和透明”,但实际上,美国政府是趁火打劫,展开了全方位的抹黑中国行动。先是国会议员指责病毒是武汉病毒所研制的生物武器,华尔街日报甚至还打出了“中国真正成了东亚病夫”的头版,在2月中旬举行的慕尼黑安全论坛上美国众议院议长洛佩西、国务卿蓬佩奥和防长埃斯帕对中国展开了疯狂的舆论攻击。同时,美军还趁中国抗疫的时机,加强了在南海、香港、台湾等敏感海域对中国施压的行动。一时间,中国安全环境面临内外承压局面,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严峻形势。

现在回过头看,当时美国趁火打劫、以压促变的意图很明显,按照不能浪费一场危机的思路,企图抓住中国国内爆发疫情的机会搞乱中国。

到了3月中旬,在强有力的干预下,中国国内的疫情迅速得到了遏制,3月14日,湖北疑似病例首次出现零增长。几乎同时,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这是中美疫情转换的节点,从这一刻开始,中国疫情一路向好,美国开始走向深渊,国内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仅仅过了不到10天,3月21日,美国的确诊病例就超过了2万,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美国对华舆论战由抹黑开始向甩祸转变。

美国网站披露,美国务院下发了一份文件,要求与总统统一口径,将新冠病毒的责任全都推给中国,将中国说成是全球疫情的祸根。3月24日,特朗普改口不再称“中国病毒”。3月27日,特朗普在两国元首通话中表示将排除干扰,集中精力开展抗疫合作。3月31日,特朗普公开表示对中俄给予美国的援助表示满意。

进入4月份以后,美国疫情越发严峻,感染确诊病例迅速超过20万。4月5日,确诊病例超过30万,死亡超过8千例。同时,欧洲大国英、德、法、意和西班牙等国疫情都告失控。到了4月中旬,这些国家的死亡病例均已过万,欧美疫情进入至暗时刻,这些国家政府面临的国内压力陡然加大,转嫁危机、甩祸中国、追责中国的声音开始在欧美国家不断涌现。

最早是3月24日,美德克萨斯州的非政府组织就向当地的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国赔偿美国20万亿美元。之后,澳大利亚、英国、德国、甚至印度等国不同组织机构接连鼓吹“向中国追责、索赔”。

据美国媒体曝光,4月17日,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全国委员会向本党各地的竞选团队下达了回应疫情的口径材料,明确写明要“批评中国掩盖疫情;指责民主党对华软弱;向中国追责,把矛头指向中国”。

4月19日,特朗普公开表示希望派遣调查人员调查中国疫情相关情况,并称中方应承担相应后果。当晚,作为特朗普政府喉舌的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的女主播在节目中直接开启咆哮式骂街模式,歇斯底里地攻击中国,要求中国为美国疫情买单,将国际上要求中国赔偿的狂吠推向了高潮。

5月8日,美国17个州的共和党总检察长致信国会,要求“调查中国,必须让中国为新冠疫情造成的损失和破坏负责”。

当前,美国内疫情的恶化程度超出了全世界和美国内民众的预料,美国成为全球疫情的震中,在疫情所有指标和数据上都遥遥领先。随着国内疫情进一步恶化,特朗普政府罪责难逃,不但面临执政危机,特朗普本人可能难逃司法审判的下场,共和党在很快到来的大选中也将面临溃败的局面。

所以,现在的美国政府面临极其危急的局面,破局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嫁祸中国,煽动其他疫情受害国共同向中国发难,激化中美争端。除此别无他法,不论是对委内瑞拉还是伊朗开战都已经无济于事,达不到转移国内注意力和危机的目标。

目前,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为了自救和备选的需要,已经决定将舆论火力瞄准中国,以转嫁政府和共和党面临的执政和大选危机。为此,就必须让中国承担美国和其他国家疫情失控的责任。要达到这个目的,美就必须让国内和世界各国相信,新冠病毒不但是源自中国,而且中国隐瞒了疫情,甚至制造了病毒。

如何让国内和国际舆论向着自己设计的方向转变是特朗普政府当前面临的难题。因为,中国从疫情初期就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了相关情况,第一时间向美国疾控部门通报了相关情况,第一时间向世界分享了病原体的基因测序信息。这些都是可能追溯的,是有据可查的证据。而且,疫情前期,中国所采取的防疫措施,都曾得到过国际社会甚至是特朗普本人的公开赞同和肯定。

从目前美国政府的言论看,美国是企图从两个方面推翻此前国际社会认可的情况:一是质疑中国疫情爆发的时间,对外宣称中国疫情的发生时间不是公认的去年12月,而是是去年10月或11月。这样,美国就可以指控中国隐瞒疫情长达2个月,导致疫情在全球扩散。二是诬陷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所研制的生物武器,因实验室管理不善泄露,引发此次疫情。

毫无疑问,无论哪个方面,美国都不可能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但是即使这样,中国也不能被动应对,任由美国栽赃,这是一场国际舆论战。中国在国际舆论场上的话语权十分有限,更何况目前国际舆论基本上是被反华势力所把控,众口可以铄金,即使谎言重复千遍不能成为真理,但是却能达到煽动舆论的目的。尽管中国不是伊拉克,美国也不敢举着洗衣粉就能对中国发动战争,但是,此次疫情与当年非典完全不同,世界主要强国都是疫情受害国,而且这些国家政府在防疫问题都存在明显的误判和失责,都有转移执政危机的潜意识。中国要防范美国煽动疫情受害国,对中国群起攻之,甚至联合起来制裁中国。即使这些都不会发生,如果美国抹黑中国成功,那么中国的国际形象也将受到严重伤害,后患无穷,所以,打赢当前国际舆论战具有重要意义,中国背不起这个“锅”,更不能替美国背锅。

从目前形势看,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国内舆情容易操控,99%的美国普通公众对时政大事都不关心,会轻易相信政府和媒体的煽动,这也是尽管疫情失控,但是特朗普在国内的支持率仍然居高不下的原因。

在国内,特朗普面临的主要障碍是社会上层,特别是学术机构和科学界都清楚美国疫情失控完全是特朗普误判所一手造成的。但是科学无国界,但是科学家都有立场,这1%的精英会不会站出来发声,会形成多大的影响力,能不能对特朗普政府形成牵制,都很难确定。今年是美国的大选之年,虽然特朗普代表的共和党面临民主党的掣肘,民主党势力会不断攻击执政的共和党政府在防疫问题上的失误,但是历史表明,每当有共同外敌的时候,美国内政治派别会搁置分歧,一致对外。

在国际上,特朗普政府要想让中国当替罪羊面临的困难更大一些。相对美国,法、德、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国家要更理性也更中立一些,对卷入中美对抗保持警惕。但是欧洲也有不少追随美国的反华势力,任由美国煽动对中国同样极为不利,不但会让中国对欧洲国家的防疫援助徒劳无功,也不排除会附和一些国家政府转嫁疫情失控责任的内在需求,导致部分欧洲国家对事实真相睁一眼闭一眼,默认美国栽赃中国。

总之,在美国决定一意孤行甩祸中国的形势下,中国已经别无选择,只能积极应战,精准施策,全力打好当前的国际疫情舆论战。

对于美国“前期隐瞒”和“病毒泄露”两方面的栽赃图谋,我们首先要搞清楚美国的策略,如果深陷其中,天天与美国对撕,恐怕纵有百口,也是难辩,既不能推翻美国质疑、指控,也不能改变在国际舆论战中的被动局面。我们应该积极主动,找准美国的软肋,集中火力,精准反击美国。

当前,美国对中国“隐瞒疫情”和“病毒泄露”的两项栽赃指控有一个共同的前提,就是首先认定新冠病毒是源自中国。如果推翻这个前提,这两项指控就不复存在,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随着全球疫情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美国最可能是病毒的源头,美国可能是全球疫情的罪魁祸首,全世界都是被源自美国的病毒感染的。只有这样的结论才能解释目前全球疫情的发展情况。

美国目前极为严重的疫情就是病毒源自美国的有力证据。如果病毒源自中国武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全美55个州和海外领地,甚至美军航母、潜艇无一例外都被病毒攻陷。只有病毒在美国存在已久,并广为扩散的情况下,才会造成美国目前这么严重的疫情。这是显而易见的证据。结合美国内去年6月开始出现、9月份开始爆发的电子烟白肺病,能更有力地得出这个结论。因为,美国疾控中心公布的去年爆发的电子烟肺炎的情况像极了新冠肺炎疫情。

下面是美国疾控中心当时发布的电子烟肺炎统计情况:

6月28日至8月20日,22个州发现193个病例。

9月中旬,在1周内新增了237例疑似病例。

截至10月1日,美国48个州和美属维尔京群岛报告病例1080人,死亡18人。

截至11月5日,全美报告病例2051人,死亡39人。

截至2020年2月18日,全美50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两个海外领地(波多黎各和美属维尔京群岛)累计报告2807病例,死亡68例。

据当时媒体的报道,“不少患者出现呼吸困难、短促,也有部分患者出现肠胃疾病”。新冠疫情发生后,有人对比了电子烟肺炎患者与新冠病人的肺部CT片,结果发现,两者的肺部影像一模一样。

所以,我们的舆论战要紧紧抓住病毒源头、这个美国的死穴不放,要盯紧病毒源头问题,因为这是极其关键的问题,是当前中美舆论战争夺的制高点。对此,我们不能一味重复“这是个科学问题,应该交给科学”。这句话对于耍流氓的国家,显得极其苍白无力,在国际舆论场上也没有任何杀伤力。推翻病毒源自中国这个前提,美国的全部指控自然都不能成立,也不必跟美国费口舌、打嘴仗了,美国自然会成为世界舆论讨伐的焦点,美国的甩祸计划自然都会泡汤。

同时,在当前的舆论战中,我们还要清楚美国甩锅阴谋的逻辑,不能上了美国的圈套,掉进美国挖好的坑儿,更不能给美国送子弹。

一是在没有科学结论的情况下,我们不能支持病毒源自自然、源自野生动物的说法。因为,这个说法是变相肯定了病毒源自中国。让野生动物背祸就是让中国背祸,国际舆论会认为新冠肺炎疫情都是中国人吃出来的祸水。

二是西方爆料早在去年军运会期间就出现病毒并不是为了排除病毒源自中国,而是为了指控中国隐瞒疫情,认为从去年10月份开始武汉就出现了疫情,中国政府一直隐瞒不报。当下,有些国内媒体不明就里,经常傻傻地跟进。

三是不能轻易否定病毒是人工合成的说法。否定了病毒是人工合成,就否定了病毒源自美国。因为,源自美国的病毒一定是人工合成的。美国指责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制病毒,这是美国圈套的一部分,我们急于否定这点,实际上就否定了病毒源自美国。尽管支持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会有嫌疑,但是美国的德里特里克堡生物研究基地也逃不掉,有关人工合成病毒的证据更多的是指向美国,而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

笔者更倾向于病毒是人工合成的说法。4月17日,诺贝尔将获得者、法国的Luc Montagnier教授对媒体表示,“新冠病毒是人为的,是人类把一段基因嵌入了冠状病毒的长链子”。此人曾因发现人类免疫缺陷病毒荣获200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奖。他认为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但对于病毒是哪个国家合成的问题,他不能确定,他提到了武汉病毒所,也提到了美国。

4月21日,加拿大著名华裔科学家罗盖教授发表了《2019冠将病毒大瘟疫:起源、影响与治疗》一文。他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是SARS冠状病毒与HIV艾滋病病毒的重组病毒。这两种病毒的系谱不同且相差甚远,它们存在的空间和时间不同,它们的重组体在自然环境中从未出现过。因此,新型冠状病毒不可能是自然的产物,而是人类基因工程的产物。是人类将病毒和蝙蝠的进化提前了100万年,使它们有了杀死人类的新能力。两种病毒的重组提高了新型冠状病毒在人类中的传染效率,使其达到了大瘟疫水平。

罗盖教授有着“人类基因治疗之父”之称,他的这篇论文是迄今为止最为完整和系统的论证,得出了新冠病毒是人类基因工程的产物且源自美国的明确结论。罗盖教授的结论是以科学文献为依据,即通过分析近几年来美国和其他国家学者发表的科学论文得出的结论。简单地说,就是根据国际上发表的科研论文的情况分析,包括武汉病毒所在内的其他国家机构都没有进行也没有能力人工合成新冠病毒。这个结论是目前最经得起科学推敲的论证。

病毒学和基因治疗学两位顶级科学家给出了同样答案,即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是人为制造的产物,而且更可能是源自美国。所以,我们不要为了让武汉病毒所摆脱嫌疑就急于否定病毒是人工合成的说法。按照这个说法,美国一定是第一嫌犯,而且是唯一嫌犯。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也是能被科学界认同的说法。否定这个说法,实际上是为美国打了掩护,反让武汉病毒所落入百辩不清的怪圈。

当前,特朗普政府心急气燥,急于甩锅,拚命挑起事端,想办法将国内舆论注意力从糟糕的国内疫情引向中国。对此,中国应不急不气,有条不紊,立足于多向国际社会介绍和提供更多的真实情况,瞄准美国死穴,重点打好国际舆论战,让国际社会知道更多的疫情真相,争取国际社会理解。同时,避免中美舆论激烈对立,正中特朗普的圈套,要留些时间,让子弹多飞一会儿,要留些空间,让美国国内舆论多撕一会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新冠病毒 美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5/57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