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长城内外:我国核武器发展的重点不是数量而是质量

中国的核武器是出于防御目的的战略威慑工具,要增强和保持我国核战略威慑的可信度和有效性,必须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不断地全面提高我国核进攻和核防御的实力。单就核武器本身来说,在当前国际社会普遍反对核武器和核战争的情况下,我国核武器的发展应在适当增加数量的同时,重点提高我国核武器系统的“五种能力”,即防护抗毁、远程突防、精确打击、抗电子干扰和毁伤硬目标的能力。

【本文为作者望长城内外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最近,有观点提出中国的核武器要增加到1000枚,结果在网上引发了热议。我认为,研究中国究竟需要多少核武器,首先必须搞清楚核武器的真正用途是什么?为此,让我们先回顾一下毛泽东主席生前对核武器的有关论述。

望长城内外:我国核武器发展的重点不是数量而是质量

1946年8月6日,毛主席在《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中说:

【“原子弹是美国反动派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看样子可怕,实际上并不可怕。当然,原子弹是一种大规模屠杀的武器,但是决定战争胜败的是人民,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

1955年1月15日,毛主席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作出了研制核武器的战略决策。他说:

【“我们要不要搞原子弹啊,我的意见是中国也要搞,但是我们不先进攻别人。别人要欺负我们,进攻我们,我们要防御,我们要反击。因为我们一向的方针是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不是消极防御的。”】

1955年4月26日,毛主席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论十大关系》的讲话。他在《论十大关系》中进一步指出:

【“我们现在还没有原子弹。但是,过去我们也没有飞机和大炮,我们是用小米加步枪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的。我们现在已经比过去强,以后还要比现在强,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而且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1958年6月,毛主席在军委扩大会议上指出:

【“原子弹,没有那个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好,我们就搞一点。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我看有10年工夫是完全可能的。”】

1961年夏天,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再次访问中国。9月24日,毛主席在会见蒙哥马利时,两人谈到了核武器问题。毛主席说:“核武器是吓人的东西,不会用的。我说过原子弹是纸老虎。”蒙哥马利说:“我的看法是,正因为有核武器,才阻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现在英国有很多人示威游行,要求禁止和销毁核武器。我对他们说,首先是撤退外国军队,然后裁军,最后一件才是销毁核武器。”毛泽东说:“那样好,三项原则实现了,再禁止核武器。”

从以上毛主席对核武器的有关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出,毛主席对核武器的论述有四个基本观点:

第一,原子弹虽然是一种大规模屠杀的武器,看样子可怕,但实际上并不可怕,决定战争胜败的是人民,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

第二,核武器是吓人的东西,不会用的。

第三,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核武器。

第四,我们中国搞核武器,不是要先进攻别人,而是为了防御。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迄今75年的历史,证明了毛主席的论断是完全正确的。

下面, 就此问题谈几点看法:

望长城内外:我国核武器发展的重点不是数量而是质量

一、当今世界核武器的基本用途是战略威慑工具

核武器自诞生以来,只是在核武器刚刚诞生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时,美国对日本的广岛和长崎使用过两枚,以后就再也没有在实战中使用过了。

这绝不是偶然的,而是由于诸多因素决定的。

自美国于1945年在世界上首先拥有核武器以后,苏联、英国和法国相继在1949年、1952年和1960年首次成功进行了原子弹爆炸。在20世纪50年代,世界上只有美、苏、英三国拥有核武器,核武器的数量还不多,技术水平也不高,因此,虽然美国曾经几次想对中国使用核武器,但由于实际使用只能取得有限的战术效果,达不到让中国屈服的战略目的,因此美国后来都放弃了对中国使用核武器的打算。

1969年3月珍宝岛事件发生后,中苏关系异常紧张,苏联也曾经打算对中国进行核袭击,但由于中国加强了防备,并与9月23日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9月29日进行了一次用轰6飞机空投一颗300万吨当量的实战化氢弹的核试验,最后苏联也放弃了对中国使用核武器的打算。

20世纪60至80年代,由于美苏争霸和进行核军备竞赛,美苏两国的核武库快速膨胀,最多时美苏所持有的核弹头总数超过6万枚,可以把地球毁灭好几遍。

由于英国、法国和中国拥有的核弹头分别只有几百枚,因此,打核战争的决定权是握在美苏两国的手里。可是,由于美苏两国都拥有可靠的第二次核打击能力,不管是谁首先对对方进行核打击,遭到核打击的一方都能用未被对方摧毁的剩下的核武器,对对方进行毁灭性打击。也就是说,不管是谁先挑起核战争,双方都有可能同归于尽。美国把这种战略称之为“相互确保摧毁战略”。正是由于美苏两国保持了这种“稳定的恐怖下的核平衡”,不仅使双方都不敢对对方发动核战争,甚至连世界上发生的常规战争,美苏两国都尽量避免直接交手。这样,美苏两国的核武器基本上就成了战略威慑的工具。

至于英、法、中等国,由于其拥有的核武器数量有限,一般来说,更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对于这些国家来说,核武器就更是成为了战略威慑的工具。

此外,由于“核冬天理论”的提出,使国际社会普遍认识到,一旦发生核大战,对于人类来说将是一场大灾难。在国际社会普遍反对核武器和核战争的情况下,核武器在实战中使用的可能性就更低了,其作为战略威慑工具的作用也就更加凸显。

二、中国的核武器是出于防御目的的战略威慑工具

1964年10月16日,我国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中国政府随即发表声明:中国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中国进行核试验,发展核武器,是被迫的,是为了防御,为了保卫中国人民免受核威胁。中国政府郑重宣布,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中国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

这充分表明,中国发展核武器是为了防御,中国的核武器是出于防御目的的战略威慑工具。中国核武器的战略威慑作用具体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打破超级大国的核讹诈和核垄断。20世纪50年代,在中国没有核武器时,美国就曾经多次扬言要对中国使用核武器,对中国进行核讹诈。而当中国有了核武器以后,就打破了超级大国的核垄断,它们要再想对中国进行核讹诈就更不管用了。

二是有效慑止敌人的核打击。中国研发和拥有核武器,虽然数量有限,还不到美苏(俄)两国的零头,但仍然能够有效慑止敌人的核打击。美苏(俄)以外的其它有核国家自不待说,就是对于美苏(俄)这两个在世界上拥有最多核武器的国家来说,在美苏(俄)对峙的战略格局下,中国的核武器也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1969年,就是中国密集进行了两次核试验,有效慑止了苏联企图对中国进行的核袭击。

三是有效慑止对中国的常规武装入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70多年来,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从来都没有遭到其它国家的武装入侵。不仅美苏(俄)英法中5个核大国没有遭到其它国家的武装入侵,就是其它的有核国家也没有受到他国的武装入侵。例如以色列于1948年5月建国后,先后与阿拉伯国家发生了5次战争,其中以色列主动发起3次,阿拉伯国家主动发起2次。但自从以色列有了核武器之后,阿拉伯国家就再也没有主动向以色列发起战争了。

我国西南边境地区在20世纪60年代初也曾经遭到印度大规模的武装入侵,但自从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和1964年我国成功爆炸第一颗原子弹之后,印度就再没有对我国领土进行过较大规模的武装入侵了。

事实说明,中国的核武器不仅可以打破超级大国的核讹诈和核垄断,有效慑止敌人的核打击,而且还能够有效慑止敌人对我国的常规武装入侵。

三、只有全面提高我国核进攻和核防御的实力,我国的核战略威慑才是可信和有效的

军事威慑包括三个要素:一是实力,二是动用实力的决心,三是威慑信息的有效传达。其中。实力是军事威慑的物质基础,如果没有相应的实力,威慑就是不可信的,也就不能够达到有效威慑对方的目的。

核战略威慑的实力包括核进攻和核防御两个方面。核进攻实力主要包括核武器的数量和质量,其中核武器的技术水平特别是远程突防、精确打击、抗电子干扰和对目标的毁伤效果等尤其重要。核防御实力主要包括己方的战略侦察预警和反导能力,指挥机关、核打击部队及装备、其它部队及装备、各种重要目标和人民群众对敌人核打击的防护抗毁能力等。

因此,只有全面提高我国核进攻和核防御的实力,我国的核战略威慑才是可信和有效的。

冷战结束后,俄美两国于2002年5月24日签署协议,规定在2012年年底前,两国将各自的核弹头数量削减到1700枚至2200枚。2010年4月,美俄又签订核裁军新约,双方商定将各自部署的核弹头减少1/3。目前,据美国科学家联盟(FAS)发布的报告,全球核武器的数量已从1986年约70300枚的峰值,减少到2020年初大约13410枚核弹头,其中俄罗斯约6372枚,美国约5800枚。

在俄美核裁军的同时,近年来,世界主要核大国都把核武器发展的重点放在提高核武器的技术水平上,并且加强了对战略导弹防御能力的建设。这一趋势表明,为了增强和保持核战略威慑的可信度和有效性,世界主要核大国都在努力提高本国的核进攻和核防御的能力。

世界核武器的发展历史证明了三点:

一是在当今世界上,核武器还是有用的,如果没有用,就不会有一些国家千方百计地研究发展核武器了。

二是核武器的有用,主要是用来吓人的,是作为战略威慑工具来运用的,一般不会在实战中使用。

三是一个有核国家的核武器只有达到实战能用和管用的水平,并具有较强的核防御能力,才能对自己的对手形成和保持有效的核战略威慑,从而达到敌也不用己也不用的目的。

有用、管用、不用——这就是核武器的辩证法。

综上所述,中国的核武器是出于防御目的的战略威慑工具,要增强和保持我国核战略威慑的可信度和有效性,必须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不断地全面提高我国核进攻和核防御的实力。单就核武器本身来说,我认为,在当前国际社会普遍反对核武器和核战争的情况下,我国核武器的发展应在适当增加数量的同时,重点提高我国核武器系统的“五种能力”,即防护抗毁、远程突防、精确打击、抗电子干扰和毁伤硬目标的能力。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核武器 中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5/57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