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局势进入混沌状态,不可测因素越来越多!

风展红旗如画,各国人民憎恶资本主义的也越来越多,不排除个别国家出现自己的“张麻子”。张麻子们会不会再次孑然一身,他的兄弟们是不是还那么向往“浦东”,是关乎未来方向乃至成败的关键。同时,大政府、强政府、强人政治成为国际潮流。简言之,疫情将强化国家权力与民族主义。疫情之下,各类政府都会采取紧急措施以防控危机,当危机结束时,它们中的许多会不情愿移交这些新得到的权力。不变的则是世界政治格局的本质冲突。

国际局势进入混沌状态,不可测因素越来越多!

国际局势进入混沌状态,不可测因素越来越多!

01

大国博弈,进入一种新的状态,即混沌、不可测状态,国际政治运行的显规则高度模糊,潜规则大行其道。各种突发事件、按照传统逻辑不会发生的事件,会越来越多,我们会不止一次的见证“历史首次”。我们都是在一个前方和两侧都蒙着厚布的汽车里开车,只能看到后方远去的旧世界,只有很少的人能透视前方的路况。

某国的伎俩,无非是以忽悠为主,辅之以精心设计的“乱出牌”,在混沌的世界中混水摸鱼,打不对称战争,以这种方式获取自己通过大道阳谋无法获得的利益。当一个国家依靠术来维系生存,也就江河日下了吧。

02

未来,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安全考虑将超越效率和利润,这种安全内涵很广,包括经济安全,产业链安全,传统安全,非传统安全等等。有条件的国家都会“深挖洞广积粮高筑墙”,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让位于安全与生存。

03

疫情做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主要战场虽然没有结束,但是我们已经取得完胜。地缘政治战、金融战、贸易战、科技战、舆论战、生物战已经先后决出胜负,三战实际上结果已经出来了。三战的正式结束,可能需要一场实打实的硝烟。诈骗岛的解决,时间问题而已,而且这个时间并不远了。

04

在当下的中国,维系共识和凝聚力的,不应该只是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外力倒逼下的很多东西,是不可持续的;还应该有更牢固、更可持续、融入血脉、入脑入心的东西。

05

再分配、阶层流动、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下一步如何破题、向纵深推进?如何给社会良好预期,激励全国上下努力奋进,是一篇大文章。

中国应该反省资本对经济社会的负面作用了,如何控制资本有节制的扩张,如何不让资本性收益占据主导地位,是一个关键问题。

与绝大多数国家相比,中国总体储蓄过高与普通民众消费过低的结构性扭曲十分明显,关键在于普通民众的资本收益太低,尽管国企与国有资本占比大,但如何真正使国有资本的收益让广大民众所享,体现民众的期望,仍有很远的路要走。

06

须知,只有实现国际格局再平衡,才能解决国内发展不平衡问题,从而进一步解决经济社会结构不平衡问题。只有从根本上解决国际问题,从总体上重塑世界局势,才能为解决国内矛盾和问题创造前提。内部外部,两个战场,其实是一场斗争。

07

外部环境解决后,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三农问题。脱贫攻坚决胜已经下了死命令,今年一定会完成。下一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衔接过渡,是高层极其关注、也急需破题的一篇大文章。两会前夕的几次外出视察,都重点提及这一问题;事关社会稳定和内需培育,事关基层治理,以及组织在基层的毛细血管是否通畅。

地方官员谁能解决好这个问题,将官运亨通;

专家学者谁能提出可行的方案,将大受重用;

企业家谁能参与到这个伟大的过渡,也将获得丰厚回报。

破解问题的钥匙,依然要从土地中去找。上一轮土地制度的发展红利接近尾声,新一轮城市化和乡村振兴,需要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强力支撑。简单来说,即在城镇化过程中给予农民更多的权利,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

中国城市化的核心问题,不在于继续提高城镇化率,而在于如何实现城市和乡村的融合。城乡二元化体现在土地制度的二元化,也体现在城乡权利的不匹配。城市和农村“两张皮”如果不解决,中国未来的经济转型和现代化进程可能会出非常大的风险和问题

08

疫情期间,强劲的宏观调控、政策对冲、逆周期调节,有利有弊。随着疫情带来全球大萧条,准战时经济状态将持续相当长时间。今后可能会更加依靠政策之手,伸出去的手很难收回去,可能有损社会的活力,这是值得关注的。当然,目前首要任务是六保、六稳,说这些话不合时宜,算是我的一点忧思吧。

09

霸权国家大多衰落于过度扩张引发的“国力透支陷阱”。中国版全球化即将到来,如何规避这一陷阱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问题。当然,我们不是扩张,我们是天下情怀,相信管理层对天下情怀与国力的匹配会有谋划。当下,尤其需要警惕一些不怀好意的势力和国家忽悠我们去填补所谓力量空白。当初,米国就是这样被忽悠的。未来,中国需要警惕蹩脚的战略家和外部的忽悠。

10

我们的国情是,内部的事情既做又说,为的是对各级官员耳提面命,给国民良好预期;对外的事情是只做不说,或者做得多说得少。所以不要认为我们对外还不够硬,出各种主意,键盘战略家越少越好。几千年前,《韩非子·五蠹》就警示过:不可任由“士民纵恣于内,言谈者为势于外。舆论场乱哄哄的现象,不能再持续下去了。

11

今日中国的国内治理以及全球治理理念,透出鲜明的道家智慧。人之生存,绝不能自外于宇宙万物。故善养生者,必然尊重自然,善待自然,养护自然。是以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乃融合而为“大生态”。根据此一“大生态理念”来规划人类社会之政治运作、经济发展及文化活动,即为“养生至上”原则。

12

疫情中,中国制度、中国经验的威力和魅力与西方一些国家高下立判。未来亚非拉很多国家会不断左转。红旗漫卷西风,中国版本的全球化正悄然到来。随着疫情在不发达国家中的蔓延,从东南亚到南亚,从中东到非洲再到南美,左翼思想和左翼政府将纷纷崛起,很多西方控制的代理人将面临垮台,世界的秩序和意识形态都将面临洗牌。

风展红旗如画,各国人民憎恶资本主义的也越来越多,不排除个别国家出现自己的“张麻子”。张麻子们会不会再次孑然一身,他的兄弟们是不是还那么向往“浦东”,是关乎未来方向乃至成败的关键。

同时,大政府、强政府、强人政治成为国际潮流。简言之,疫情将强化国家权力与民族主义。疫情之下,各类政府都会采取紧急措施以防控危机,当危机结束时,它们中的许多会不情愿移交这些新得到的权力。不变的则是世界政治格局的本质冲突。

结语: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都说主席思想在回归,主席思想是我们的制胜武器。回归后的主席思想与原先的主席思想会有哪些异同?或者直接点说,庙堂和民间各自会对主席思想做哪些取舍?学什么?不学什么?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斐君思享汇”,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国际局势进入混沌状态,不可测因素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