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几个月来,美国忙着造谣抹黑、到处甩锅,不仅转嫁不了责任,反而暴露了重重疑点。正如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说的: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面对世人的重重追问,美国有责任有义务回答清楚,给全世界一个交代。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图|新型冠状妖孽

4月30日,人民日报发布了《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的檄文,对美国迎头痛击。这些问题一旦查实,将彻底曝光美国蓄意制造病毒,恶意嫁祸中国,疯狂残害人类的凶恶罪行。

疫情爆发以来,美国贼喊抓贼,不断栽赃、嫁祸中国。现在,外交部、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官方媒体和部门,开始正面反击美国,说明我们很可能已经拿到实锤了。

不过,这篇檄文很短,还有很多大家关心的问题没有提及,比如:美国为什么要人为改造病毒?是无意泄露,还是故意传播?病毒是怎么被带到武汉的?为什么美国的疫情最重?

下面我们根据科学界的病毒溯源研究成果,补充一些重要证据,来替美国回答这10个追问,彻底捉拿美国这个妖孽。

一、答人民日报十问美国

1.禽流感病毒改造去年突然重启,之后无声无息,为什么?

答:在大规模投放针对人类的病毒前,需要投放禽畜病毒和人畜共患病毒,来测试投毒路径,和评估感染效果。

为什么第一问是看起来不相关的禽流感?

从2009年的HIN1猪流感,到H5N1禽流感,再到2018年攻击中国的H7N4、H7N9禽流感,再到2019年攻击中国的诡异夜蛾和非洲猪瘟,几万年都很难发生的基因突变,没有美国的高科技加成怎么行?

加拿大智库“全球研究”(Global Research) 3月4日发表署名文章《中国的冠状病毒:最新发现令人震惊,该病毒起源于美国吗?》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北京周报新闻截图

作者罗曼诺夫提醒中国人注意,为什么2018年特朗普政府发动贸易战以来,中国总是频繁遭受流行病的袭击呢?

他列举了中美贸易战期间,中国遭受的几场大流行病的袭击:

-2018年2月15日:H7N4禽流感。至少1600中国人感染该病毒,超过600人死亡。大量家禽被扑杀。中国需要购买美国的家禽产品。

-2018年6月:H7N9禽流感。大批养殖鸡受到感染。中国需要购买美国的家禽产品。

-2018年8月:非洲猪瘟爆发。与传播至俄罗斯的病毒一样,源自格鲁吉亚。数百万头猪被扑杀。中国需要购买美国猪肉产品。

-2019年5月24日:夜蛾在中国14个省级地区大规模出没,摧毁了大面积粮食作物。中国8500多公顷农田受到侵袭。这些夜蛾产下数量惊人的卵。中国需要购买美国玉米和大豆。

-2019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使中国经济停滞不前,经济影响难以估量。

-2020年1月:中国湖南省出现“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大批量鸡受感染死亡,另有相当数量的鸡被扑杀。中国需要购买美国的家禽产品。

难道这些都是巧合吗?

自疫情爆发开始,关于新冠病毒是由人工合成生物武器的传闻由来已久,各国的相关领域科学家也一直努力做着病毒的溯源工作。曾在2月疫情爆发初期,印度科学家就在新冠病毒中发现了HIV病毒(艾滋病)的插入物,他的发现证明了新冠病毒可能是人为设计合成的。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法国曾因发现艾滋病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蒙塔尼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研究结果确认了之前印度科学家提出的“新冠病毒带有艾滋病基因,是人造病毒”的说法。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视频截图

顺便说一下,高手怎么能没有解药呢?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高层早就注射了疫苗。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视频截图

视频是白宫新闻发布会前,两名工作人员的对话,其中一句是:“不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接种了疫苗”。或许这就是特朗普一直和新冠病人接触,却根本不怕被感染的原因。

果然,“没有人比我更懂病毒”——特朗普

2.美军生物实验室一度关闭停产,真相是什么?

答:解药失效了,重启制毒工厂研制解药。

关闭中情局控制的德特里克堡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是因为当时出现了病毒泄露事故。好比投毒时手抖了一下,无意泄露和故意泄露夹杂在一起,心里发慌了。

今年3月27日重启该生物实验室,是因为当前的升级版德特里克堡病毒,让美国人此前使用低配版病毒、通过“群体免疫”获得的病毒抗体,通通失效了,甚至还有ADE效应(抗体依赖增强效应),这是秒杀年轻人的大杀器。

美国CDC报告证实,德特里克堡曾发生2次泄露和高压灭菌室被故意打开的事故。

根据新闻邮报报道,美国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6月份检查了美国陆军生物实验室USAMRIID,随后于7月15日发出了一封停止信。

《新闻邮报》通过《信息自由法》要求获得的一份检查结果报告,详细说明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美国医学研究所雇员发现的一些观察结果。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报告第3页证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的美国陆军生物实验室今年早些时候报告了两起泄漏事件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报告第4页:军事实验室系统地未能执行生物安全和遏制程序。在一个案例中,当员工清除生物危害废物时,工作人员故意撑开高压灭菌器室的门。

3.去年传染病演习情景今年真实上演,真的只是巧合?

答:巧啥?传染病演习和武汉军运会在2019年10月18日同一天,之后肯定要防止误伤自己嘛。

疫情爆发以来,很多人都把怀疑美国病毒的猜测称之为“阴谋论”,因为大多数人有这样一个极大的困惑:

假设病毒是美国研制的,为什么这次美国和欧洲国家却疫情最重,他们会自己害自己么?

我可以用这样的答案来消除大家的疑惑:武侠小说中的江湖人士,自己事先有了解药,在暗算对手之际,往往会陪着对手喝一杯毒酒,这样就起到迷惑对手的作用。

中国的疫情其实也十分严重,只是现在被我们控制了而已。如果没有中医药的果断介入和全面应用,拖到4月份的话,确诊100万的,很可能就是中国。

4.提前预测疫情大流行又无视警告情报,为什么?

答:手里有药,心中不慌。

2019年下半年,美、英等国在“大规模流感”的掩盖下,在本国投放了低配版新型美国病毒,通过“群体免疫”策略搞活毒接种,使自己的国民获得了免疫抗体。

美国之所以无视警告,一个多月什么都不做,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有免疫护甲。

3月13日,特朗普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是因为发现,面对升级版新型美国病毒,之前的抗体失效了,解药也失效了。

我们看下特朗普语录就明白了:

1月15日:“我们做的很棒,我们的国家做得很棒”。

1月20日:“我们完全掌控局面”。

2月2日:“我们几乎抑制住了来自中国的病毒”。

2月10日:“4月病毒因为天气热自己就会死了”。

2月25日:“人们会变好的,我们都会变好的”。

2月26日:“现在是15个,过几天就减少到接近零”。

2月27日:“某天它会消失,像个奇迹一样消失”。

2月28日:“没事的”,“病毒就是一个恶作剧”。

3月2日:“会生产出疫苗,相对很快”,“我觉得集会没问题,我觉得非常安全”。

3月4日:“不需要去医院找医生”

3月6日:“我们的数字比任何国家都低”。

后来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了。

3月19日,美国公开的确诊数破万,13747例。

3月27日,美国累计确诊数突破10万。

4月27日,美国累计确诊数突破100万。次日,死亡人数突破6万。

美国杀敌一百,自毁三千,搬起石头砸烂了自己的脚。

5.有多少流感患者感染的其实是新冠肺炎,能不能说清楚?

答:说不清楚。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6.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社区传播是否早已开始?

答:很可能是2019年6月,美国弗吉利亚州、费尔法克斯县、春田区。

2019年7月12日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新闻报道:

2019年6月30日,在美国弗吉利亚州费尔法克斯县春田区Erikson Living绿色春天退休人员社区里,爆发了一起不明原因呼吸系统传染病疫情,症状和新冠病毒患者一模一样,导致54人得病18人住院2人死亡。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新闻截图)

7.全球首个启动新冠疫苗人体试验,这么快是怎么拿到毒株的?

答:制毒的人当然要有解药。这是常识。

8.政府说疫情不严重,官员却在狂抛股票,为什么?

答: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因为病毒好像不受控制了,解药失效了。

9.不许美国专家学者随意公开谈论新冠病毒,是想干什么?

答:这是战争问题,不是科学问题。科学家懂啥?就知道瞎哔哔,泄露军情。

10.海外生物实验室到底在做什么研究,为什么从不向外界透露?

答:炭疽热,非典,非洲猪瘟,埃博拉,还有稻瘟病菌、沙林毒气、霍乱杆菌等等危险的东西,怎么敢全部放在美国本土呢?

海外生物实验室还要负责收集当地人的基因样本,负责研发针对特定种族、特定民族的基因武器。尤其是非洲的生物实验室,都是由美国军方控制,非洲大陆就是一个大型的活体试毒实验室。

这10个追问,归纳起来是三大类问题:

第一类:病毒是不是美国在生物实验室人为故意制造的?如果是,那么,美国政府就犯下了反人类罪行。

第二类: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是不是早在中国之前就已经爆发?如果是,那么,美国炮制的“武汉病毒论”将不攻自破,美国就是新冠病毒的源头。

第三类:美国政府是不是早就知道疫情起源和爆发的各种内幕?如果是,那么,这场瘟疫就是美国政府蓄谋已久的生物恐怖主义袭击。美国压制科学界和舆论界的声音,是害怕自己的罪行被公之于众。

还没看人民日报十问美国的,可以再点击链接查看详情《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

请仔细体会一下,看看我们答得对不对。

二、关于美国生物战的几个疑问

下面是附加题:

1.美国为什么要发动生物战?

众所周知,美国是不允许其他国家实力坐大的,这样会撼动美国的霸权。简要回顾一下美国每况愈下的战争史:

在美国国力最强的时候,是想打谁打谁,根本不和你讲道理,比如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战争。

接着,美国国力下滑,就只能以颠覆手段为主,军事手段为辅,搞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颠覆了乌克兰、利比亚和一大堆的阿拉伯国家。

等到了叙利亚,美国实力不济,就变成了代理人战争。美国自己不下场打仗了,弄了很多恐怖主义代理人武装来搞颠覆。

后来美国惨败,又不甘心退出中东,就只能搞暗杀的艺术,暗杀了伊朗名将苏莱曼尼。

暗杀的艺术过后,美国受到了巨大的反弹和报复,连阿富汗塔利班都能轰掉一架美国情报飞机,杀死美国情报高官。

美国力量更小了,怎么才能在国力衰弱、资源下降的情况下,继续搞事情呢?那就只能搞低成本的恐怖主义了,比如生物恐怖主义。

2.美国为什么要人为改造病毒?为什么连美国本土的“自己人”都搞?

2001年,“9·11”事件后的几周,美国接连出现了5起炭疽菌致人死亡事件,受害人接到了含有炭疽菌的不明信件,负责寄送这些信件的邮政局员工也因感染了炭疽菌而瘫痪。美国全国陷入了史无前例的生物战争恐怖之中。

美国联邦调查局从一开始就认为这是“基地”组织所为,并曾两度深入阿富汗寻找线索,都没有收获。“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宣布,“基地”组织和炭疽菌毫无关联。

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最终,美国联邦调查局不得不承认,炭疽菌来自自己的生物战实验室:美国国防部设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陆军传染病研究中心。(注意:又是德特里克堡

FBI最终于2008年认定,这次袭击的凶手,竟然是美国最优秀的生物武器专家、曾获得国防部最高荣誉奖、为美国政府和陆军工作了33年的62岁的布鲁斯·艾文斯博士。FBI还未将其逮捕,布鲁斯·艾文斯又离奇地自杀身亡了(美国媒体如此公布,事实真相不得而知)。

整个事件,很明显又是美国幕后的“深暗政府”自导自演的阴谋设计。其目的很明显:利用自我制造的生物武器恐怖袭击事件,推进美国生物武器的研发进度。

二战以来,出现了三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分别是核武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

2001年美国自导自演的“炭疽生物武器袭击事件”的一个直接后果,便是2002年6月12日,总统小布什签署了农业生物恐怖主义保护法,这就是第一部生物国防法

2010年7月2日,美国白宫发布了由奥巴马总统签署的行政命令——“优化控制BSAT行动部署”。这是第二次生物国防计划。BSAT,是“Biological Select Agents and Toxins”的英文缩写,其含义是“特定生物制剂和生物毒素”。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五角大楼举行防生物武器实战演习

2018年9月18日,美国特朗普政府发布《国家生物防御战略》。特朗普在同日签署的《国家安全总统备忘录》中表示:“这些行动的实施将促进形成一个更有效、协调和负责任的生物防御战线。总的来说,它们代表着国家防御生物威胁的新方向。”

3、美国人为改造病毒,有什么经济效益?

高科技都是用钱堆出来的,当然要考虑经济投入和产出比。

我们从美国神药“瑞德西韦”说起。

“瑞德西韦”由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研发,本来是想用来治疗埃博拉的,但是因为没有疗效,又弄死很多人,所以从未在任何国家获批上市。

因为“情况紧急”,2月初在各路“砖家”的热烈期待中,以“特效药”种子选手的身份,登陆中国进行人体试验。

吉利德公司和罗氏制药,同属于美国罗氏制药集团,吉利德提供原料,罗氏制药生产成品。

2003年2月,药业巨人罗氏制药有限公司遭到中国官方指责,因其自称它的Tamiflu产品(中文叫“达菲”)对广东省由鸡传染的流感非常有效。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病毒刚刚出来,他们就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超级速度制造出了疫苗,以及包治百病(禽流感,猪流感)的特效药,这到底是科技先进还是早有预谋?

2002年11月,非典在广东顺德爆发,“达菲”曾一度被列为特效药。

“达菲”的主要成分是被普遍用于治疗常规感冒的神经氨酸苷酶抗化剂。神经氨酸苷酶抗化剂由美国的吉利德科技公司(Gilead Sciences)研制开发,并于1996年获得专利。该公司的年销售额超过了16亿美元。

吉利德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一直都是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也就是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17年后,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当年的一幕再次重演,还是这个吉利德公司,又第一时间给中国献上了神药。

神药“瑞得西韦”临床开发的负责人,是一个叫“拉尔夫.巴里克”的北卡罗来纳州大学教授。

据美国第一新闻网电视频道报道:美国情报专家“格雷格.鲁比尼”在今年3月份的爆料中提到,“拉尔夫.巴里克”教授在北卡罗来纳州BSL-3实验室负责一个“北卡病毒”研制项目,他是2015年通过基因编辑手段改造出新型sars冠状病毒的首席病毒学家。

瑞德西韦这款药,是2016年由吉利德科学、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德特里克堡P4病毒实验室)、美国CDC共同联合开发的一款药物。

“拉尔夫.巴里克”作为负责人,所开发的瑞德西韦在埃博拉临床试验中,以175个病人死亡率53%的结果惨遭失败,之后2019年曾用猴子做了相关一系列实验。

2020年1月10日"拉尔夫.巴里克"在《Nature Communications》发布了关于瑞德西韦对于冠状病毒有显著疗效的文章。

而当天正是我国刚为冠状病毒命名的时候,时间真是很巧。

2020年1月31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道,针对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试验中,显示瑞得西韦的疗效立竿见影。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2020年2月1日,国家药审中心立即受理并破例当天批准,由中日友好医院在武汉招募志愿者进行双盲临床测试。

在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期间,国内疫情由于中医的全面深度介入,患者治愈率快速提高,瑞德西韦一度招不到临床志愿者,并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直到4月11日吉利德的医生在新英格兰医学公布了首个实验结果,数据显示:临床53名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在使用瑞德西韦后,60%的患者出现了毒副作用,最常见的是干酶升高、腹泻、皮疹、肾损伤和低血压,23%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包括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败血性休克、急性肾脏损伤和高血压。

53个人作为实验对象,被治死了7个人,死亡率高达13%!

至此,神药“瑞得西韦”跌落神坛。

三、病毒是怎么被带到武汉的?

最迟在2019年9月,病毒就开始在美国大规模传播了,只是那时候美国人不当回事(按照电子烟肺病诊断治疗了)。

如果病毒发源于美国,那么,武汉的0号病例就显得非常重要。

3月份,有四个美国人挖掘到了线索。他们成功查找追踪到武汉疫情的0号病例,美国女军官Maatja Benassi,她是2019年10月20日举行的武汉军运会女子公路自行车赛参赛选手。

这四人在找出那位2019年10月去武汉军运会女军官的 Maatja Benassi资料时,意外发现她和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研究基地有隐秘关系,而且她家族另两个人也得了这种新冠肺炎疾病。

以下是推特下载的原装视频

视频链接:

https://m.youtube.com/watch?v=moT5qxeC6Fk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视频截图

美国在2019年7月突然关闭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基地,不久后,美国便出现一连串肺炎或类似肺炎病例。

有关部门将其归咎于“电子烟”,但科学家们指出,电子烟无法解释其症状和病情。

美国医生发现2019年9月美国电子烟肺炎的案例,经和中国武汉医生专家交流,确认就是“新冠肺炎”。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H1N1流感暴发;随后的2019年10月,美国多个机构组织了一次代号为“Event 201”的全球流行病演习;2019年12月,武汉首名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出现症状;2020年2月,新冠疫情在全球多点暴发。

武汉是交通枢纽,如果武汉爆发疫情,而且控制不当,肯定会迅速蔓延至全国。

替美国回答《人民日报》的10个追问,美国作妖终现形!

从时间线和爆发点看,这一连串事件的发生很蹊跷,它们之间真的没有关联吗?

几个月来,美国忙着造谣抹黑、到处甩锅,不仅转嫁不了责任,反而暴露了重重疑点。

正如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说的:

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面对世人的重重追问,美国有责任有义务回答清楚,给全世界一个交代。

参考资料: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环球时报等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子归明”,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捉妖记:答人民日报对美国的10个追问》】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特朗普 疫情

原标题:捉妖记:答人民日报对美国的10个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