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希望来自知识界的人大、政协两会代表们,站在国家公义公利的立场上,而不是少数人和小众的立场上,切莫像台湾、香港的泛民主派议员和法官,以少数同性恋者的人权绑架人民大众的长远利益。只有为国家民族的整体利益,放眼全局,全中国人民的共同体才有美好的未来。

【本文为作者新时代雷锋-强国青年队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本文开头,我们先抛两个问题,一、中国法律不承认同性婚姻,传播非法为同性代孕的嵌入式广告文却可上微博热文,当如何有效监管?二、这类专注同性群体的代孕服务组织事实上存在并经营十年,当如何有效治理?

一、非法男同代孕机构的曝光与揭露过程

1.微博嵌入式广告,宣传男同代孕服务

广州有一个全国同性恋群体内知名的男同性恋代孕机构“广州彩虹宝贝组织”(简称:广州彩虹宝贝)。其微博小号“血脉传承”2020年1月5日发表《夫夫爱情也可以血脉相传》一文,这是一篇露骨的嵌入式广告:广州彩虹宝贝专为LGBT群体提供辅助生殖服务,推出“同母异父双胞胎生殖方案”,即在生理上分别将两男的精子与同一女性的不同卵子或者同一卵子结合,再移植至同一女性子宫进行双胞胎代孕。此方案本质是服务男同。该组织号称有10年的从业经验,2015年底开始,专注“同志”群体的服务。

该文还称:广州彩虹宝贝将提供卵子的女性称为“卵妹”。从称呼可以看出,该组织认为“卵妹”只是为男同群体提供卵子的工具,并非孩子的母亲。目前,已超过400位男同家庭获得“自己”的孩子。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2.揭露男同代孕服务的微博

2020年4月27-28日,微博主“浪里赤条小粗林”发微博质疑“广州公安”:中国法律法规明确认定,代孕非法,竟然还有广州彩虹宝贝公开专门为男同提供孕妈和生殖服务。从寻找代孕的男同中,可以看出提供代孕服务的女性年仅20岁,从专营男同生殖服务机构自晒的图片故意打码来看,有的甚至很有可能未成年。这类女孩尚缺乏足够的社会认知和正确的人生观,或涉世未深,或家境贫寒。

2018年8月7日,看看新闻报道14岁少女被骗出租屋取卵,致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1。

1.惠州一14岁少女辍学至广州,在网友的教唆下,经中介诱骗于出租屋内进行取卵手术。据调查了解,该机构有着13年的卖卵代孕经验,多为20岁刚出头的女大学生。《14岁女孩被骗出租屋取卵 地下代孕“高学历”卵子一颗卖到8万8》看看新闻,2018年8月7日11:35,来源:今日一线 http://m.kankanews.com/n/1_8542726.html?utm_source=jinritoutiao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3.男同代孕机构的微博明知行走在灰色地带

微博主“广州彩虹宝贝Baby”在回答博友质疑代孕是否合法时提到:中国代孕不合法,属灰色地带。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广州彩虹宝贝”代孕机构的负责人在其微博“直男晓海”上发言,称感染艾滋病的男同也可成功代孕。这是对代孕者人身安全及婴儿的未来人生极度的蔑视,是一种极度自私、不负责任、不道德、违背社会公序良俗伦理的恶劣行为,仅仅为满足个人传宗接代、欲想天伦之乐的极品恶念。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4.国内代孕机构与跨国代孕机构——已形成国际性产业链

目前,就我们所知,广州彩虹宝贝的代孕服务,关键是选择代孕女性。它对代孕女性的选择和付费标准标准都有一定的条件,以满足男同客户的要求。女性通常要求面容姣好,身高不低于1.60米,并根据颜值、受教育程度、国籍、年龄、取卵次数、一次性孕胎数量等,支付8-20万人民币不等的代孕服务费。怀孕期间,每月5000元餐补费,包住,私立医院生产;外籍女性通常返回所在国生产,再抱子回来,交换后方可领取代孕费。财新网也披露代孕已成为国际产业,越南、柬埔寨、秦国、缅甸、东欧的乌克兰等国的孕母和代理中介,都这条国际产业链上的一环2。2020年5月17日,据ZAKER哈尔滨00:10:10发布文章《多国代孕婴儿被遗弃!50多婴儿啼哭壮观》3一文引述,“所有这些婴儿都是由代孕母亲为不同国家的公民所生的”,这进一步证实代孕已发展为国际产业链。因新冠肺炎影响,近50个新生婴儿滞留乌克兰4。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2. 《怎么看代孕:你生出来的孩子,却叫别人妈妈?》,财新网,2019年01月29日 15:31 http://opinion.caixin.com/2019-01-29/101375633.html

3. 多国代孕婴儿被遗弃!50多婴儿啼哭壮观,ZAKER哈尔滨,2020年5月17日https://toutiao.china.com/s_zh123tt/shsy/gundong4/13000238/20200517/38228936.html

4.新浪微博“今日俄罗斯RT”,2020年5月14日,https://m.weibo.cn/status/J1WoC1LbA?from=singlemessage&jumpfrom=weibocom

为防止女性生产后,对新生婴儿产生感情,放弃所鉴定的代孕协议,特别是外籍的女性,通常国内外的代孕机构均有合作。外籍代孕女性由境外代孕机构物色、推荐,并承包督促、送回母婴、代收代孕费等服务,同时收取高额中介费用。

二、国内相关法律法规存在根本性的制度漏洞

从2001年至2015年,我国发布了从部委到、国务院、人大多层级的三部行政法规与立法,均有根本性的制度漏洞。

2001年原卫生部发布生效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简称:办法)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该办法最大的缺陷是:没有明确禁止除医疗机构外的组织和个人实施代孕、个人与个人之间签订代孕合同。2003年原卫生部颁布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准则》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中再次严禁中国大陆任何形式的代孕。

2015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全面二孩”将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而在此修正案中,删除了“禁止以任何形式代孕”。删除此条,后果极为严重。这是中国最高立法机构在立法中,直接拔去了禁止代孕法律法规的关键性“虎牙”,直接造成严重的、根本性的制度漏洞和隐患5。

5.早在2015年审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时,就有人大代表提出“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也有代表提出异议,认为不应剥夺不孕夫妻通过代孕技术获得子女的权利,禁止代孕会让失去独生子女的“失独者”家庭再受打击。甚至有代表称“代孕关系到公民生育权”,将代孕与普遍人正常的生育权混为一谈,令人诧异。最后,表决时,草案删除了“禁止代孕”相关条款。我们认为,反对者的理由是片面地、单向性地考虑特殊群体----失独家庭的问题,没有从更多社会伦理、整体社会利益、更多的潜在危害去思考这一重大的社会现象引发的社会问题。

另,可参考《需求量巨大催生非法代孕市场 代孕该不该一禁了之》,中国新闻网,2017年02月21日 04:04,来源:法制日报,http://www.chinanews.com/sh/2017/02-21/8154940.shtml

2015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答记者问中,光明日报、光明网记者问及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当中拿掉了关于禁止代孕的条款,是否意味着中国会适度开放代孕?国家卫生计生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回答:“关于代孕的问题,是一项非常复杂的问题,需要进一步征求各方面的意见,进行认真的论证,即便是写入这部法律,一些委员也认为可能也难以彻底地禁止存在的这种现象,甚至有一些有钱人还可能会到允许代孕的国家去代孕……最后,我们看到表决以后,这部法律当中没有涉及关于代孕的相关条款。”6

6.张春生原回答: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在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审议的修正案草案当中,的确是增加了35条和36条的部分条款,也就是关于严禁以任何形式代孕,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等相关规定,当时之所以希望能够将这样的一些规定纳入到这次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订当中,主要是因为目前在代孕以及买卖精子、卵子这些方面,虽然有两部部门规章,一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二是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但是毕竟考虑到部门的规章位阶比较低,在非法的这些交易活动当中,相关人能够获取很多暴利,老百姓在这些方面不是非常了解,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这次法律的修订,将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依据相关部门规章推动的这项工作能够上升到法律的层面。国务院相关部门,近年来也在联合进行专项整治,严厉打击这方面的违法乱纪行为。我们了解到,在这次审议过程当中,一些委员认为这次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修改时间紧,关于代孕的问题,是一项非常复杂的问题,需要进一步征求各方面的意见,进行认真的论证,即便是写入这部法律,一些委员也认为可能也难以彻底地禁止存在的这种现象,甚至有一些有钱人还可能会到允许代孕的国家去代孕。同时也有一些委员认为,关于禁止代孕等这样的法律法规非常必要,是不是一定要在这部法律中予以列入,大家也有不同的意见。最后,我们看到表决以后,这部法律当中没有涉及关于代孕的相关条款,但是我们会继续按照国务院关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精子库行政许可方面的规定,以及2001年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的规定,会同相关部门加强对这个领域的管理,予以规范,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严禁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同时,我们还进一步地加强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管理,保障正常的医疗秩序,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谢谢!”

来源:

http://www.nhc.gov.cn/xcs/s3574/201512/54a777698f3342f0be7d71d76ffd7429.shtml

在此回答中,可以看出《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中,增加严禁以任何形式代孕,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等相关规定,是考虑到部门的位阶比较低,难以禁止暴利的代孕行为,需通过人大立法来进一步约束和管控。然而,当时某些委员认为即使立法禁止代孕,也难以禁止代孕行为以及跨国代孕,以此为由最终在修正案中删除了相应条款。我们认为,立法禁止代孕和难以禁止代孕是两个概念问题,不能混为一谈。立法禁止代孕,代表国家层面在法律及其背后的法理上不承认任何代孕的合法性,并令司法机构有法可依。难以禁止的问题,本质是执行力的问题,即司法层面的依法执行与否,以及执法力度强弱的问题。二者结合,正是挤压灰色空间的最佳立法与司法手段。也正是由于没有在法律层面上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制度漏洞客观上将非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变成灰色地带。

2015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国办发〔2015〕96号)指出,无《出生医学证明》的,其监护人需提供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证明,向拟落户地县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委托机构申领《出生医学证明》,随后即可落户。该意见中,有两个基本问题:(一)“亲子鉴定”的范围过于宽泛,没有严格限定,因此也不具备排他性。如只包括男女婚姻存续期间生育的子女、非婚生男女结合的子女,没有排除是否同性恋以代孕方式产生的亲子鉴定等。(二)县级卫生计生部门委托机构可出具《出生医学证明》,即可办理户口。这故然方便了不少群众的户口办理,但这样的权责下放到基层,一旦基层腐败,这道防线即可失效。“亲子鉴定”失之过宽,是最为关键性的错误和漏洞。

三项法规的漏洞导致原本十分严谨的法律法规失去“虎牙”,在客观上令个人和非医疗机构代孕确实属灰色地带,进而事实上催生了一批地下非法代孕机构,形成了国内、跨国的灰色产业链。从媒体报道来看,有的国家也只承认代孕在特定条件下合法,“常见的是非商业代孕或要求准父母有医疗原因”7。目前,芬兰、意大利8等国,已将代孕列为非法。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7.《纵观全球,哪些国家允许合法代孕?》 2019年8月29日 10:18,搜狐网,https://www.sohu.com/a/337216742_100279407

8.《纵观全球,哪些国家允许合法代孕?》 2019年8月29日 10:18,搜狐网,https://www.sohu.com/a/337216742_100279407

三、两次打击非法代孕的国家行动与非法代孕现象

1.国家部委层面两次专项打击行动

第一次专项打击行动,时间为2015年4月-12月底。2015年4月8日,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中宣部、网信办、武警部民政部等12个部门成立了全国打击代孕专项行动领导小组,联合印发《关于印发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

2015年4月10日,在国家卫生计生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中,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宋树立表示,国家坚决打击代孕现象,将会建立长效机制打击代孕,分集中整治、专项督察、总结巩固三个阶段。

为此,4月30日,广东省卫生计生委等4部门联合印发《广东省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专项整治行动方案》。广东省多部门齐抓共管,打击代孕,召开省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会议、举办打击“代孕”专项工作培训班,对广州、深圳等重点地区及相关辅助生殖医疗机构开展明察暗访。对非法采精、采卵、鉴定、代孕都有明确指引,但如何为非法,没有明确的具体措施。公立医院也难以辨别何为“合法”,何为“非法”。主管机构省卫计委的工作是:计划-暗访-明察-通报-督导。协办单位省通信管理局:删除QQ信息-清理微信公号、网站,公安执法:系统内部印文-提供意见-督促查处。9

9.“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制定专项整治计划,由委领导带队组成暗访组,不定期赴广州、深圳等重点地区及相关辅助生殖医疗机构开展明察暗访,通过先暗访、再明察、后通报的方式,加强对基层各地专项行动落实情况的督导检查。省各成员单位密切配合,协调查处违法违规案件。省通信管理局协调省内相关企业删除4个涉嫌代孕的QQ空间信息,清理1个涉嫌代孕的微信公众账号,清理10个涉嫌代孕网站。省公安厅在系统内印发关于加强代孕、买卖卵子等违法案件查处意见,督促各级公安机关切实把专项行动抓紧、抓好。”

——《打击代孕专项简报(第2期)》,2015年7月15日,国家卫健委,http://www.nhc.gov.cn/zhjcj/s3586/201507/79624284d50c47d690ec1645017df485.shtml

2015年6月26日,全国打击代孕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北京、上海、湖北、广东等4省(市)的相关同志应邀参加会议。会议指出,目前打击代孕专项行动中存在三个方面问题:①部分省份负责同志不够重视;②部门间的协调沟通不够;③打击代孕在法律适用上缺少上位法支持。10笔者认为,广东作为同性恋问题的大本营,不排除有内外压力,难以作为,也不排除体制内的认同者。

10. 《打击代孕专项简报(第4期)》,2015年7月15日,国家卫健委,http://www.nhc.gov.cn/zhjcj/s3586/201507/e8fd9d1e1c1a404cb74b4eb82dda5649.shtml

对比国家卫计委发布的7期打击代孕专项简报,北京市对涉嫌违法网站及开设机构的基本信息、取得相关证照资质情况进行核查取证,“将11家涉案网站信息移送公安、工商等相关部门”,执法机构立即出动执行,各部门通连合作。两相比较,广东的严打,远远不及北京,也远逊于上海、四川等省市,严打实为软打——“挠痒痒”。

第二次专项打击行动,时间为2017年6月15日至10月底。此次行动缘起于2016年10月11日,《南方都市报》曝光17岁少女一次性卖卵21颗,可赚取1.5万元,因非法过度取卵,身体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险些丧命。两名涉案黑中介因构成非法行医罪11,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一年,并处罚金。此案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17年2月8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召开新闻发布会上,香港记者问及是否会开放代孕,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明确表示:“我国原卫生部曾以部令的形式,颁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下一步,我们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违法违规行为,保障群众获得安全、规范、有效的辅助生殖技术服务。”12由于该事件持续发酵,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政策文件,国家卫生计生委决定会同有关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查处违法违规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新一轮专项行动。

11.立法层面缺失相关明令禁止条文、处罚力度小,代孕中介的非法暴利行为与其所付出的代价严重不相称,致使地下黑中介铤而走险,非法代孕现象层出不穷。

12. 《2017年2月8日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布会文字实录》,2017年2月8日,国家卫健委,http://www.nhc.gov.cn/xcs/s3574/201702/7318145d24a94146aecff81a2fc5acdf.shtml

2017年6月,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2部门联合制定了《关于建立查处违法违规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长效工作机制的通知》,明确指出,2017年6-10月底专项打击非法采供精、非法采供卵,非法性别鉴定以及“代孕”等违法违规行为,建立健全联合打击长效工作机制。

广东省广州市是少女代孕事件的发生地,2017年7月-10月底,广东省卫计委联合省综治办、网信办等11部门联合制定了《广东省查处违法违规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专项行动工作方案》,再行严打非法采供精、非法采供卵、非法性别鉴定以及“代孕”等活动。13

13.笔者查阅国家卫计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广东省卫计委、广州市卫健委等部门网站,并未获取到第二次专项打击代孕的相关简报或者成果信息。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2019年9月6日,妇幼健康司发布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印发辅助生殖技术随机抽查办法的通知,重点针对买卖配子、合子、胚胎的行为以及放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适应症,滥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行为等。

2.广州彩虹宝贝代孕机构两次逃脱国家专项打击代孕行动

2020年4月,广州彩虹宝贝依旧活跃在网上,为男同群体提供生殖服务。直至有博主对此事进行发文,有大V转发,产生了媒体与舆论影响。2020年4月28日,微博方面才删除广州彩虹宝贝相关微博帐号。

微博主“浪里赤条小粗林”发现广州彩虹宝贝实为广州彩虹宝贝医疗管理咨询公司,注册地在广州,于是向广州公安报警。2020年4月30日,广东新闻报道广州彩虹宝贝公司大门紧闭。至今没有后续报道该机构和相关负责人是否受到处罚。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广东作中国华南地区的代孕主要省份,也是打击非法代孕的重点地区,然而,专门为男同群体提供生殖服务的非法代孕机构——广州彩虹宝贝,竟然两度“逃过”国家专项行动,是该机构“神通广大、瞒天过海”,还是另有原因?

微博主“sven_shi”于2020年4月30日发文称,广东在2017年的专项行动中严厉打击非法代孕中介,只剩下专门为男同群体服务的中介14。目前此事尚无法完全证实。

14.在少女卖卵事件始,“随后广东就开始在17年开展了专项行动,把大多数代孕机构全部整顿清除了,只剩下大家最近看到的几家所谓的同性代孕机构。这些机构原先其实不是什么同性服务机构,而是专宰同性恋,给同性群体报天价的代孕机构。”----微博主sven_shi,2020-04-30 15:30,来自腾讯微博,https://m.weibo.cn/2382064902/4499432710449028

LGBT15近二十年来开始在大陆地区活跃,目前早已形成圈子活动,在线上线下有特定的社交圈子,很少在私下(线下)大张旗鼓地公布自己是LGBT群体,然而在推广同性恋活动和争取政治诉求时则十分积极且团结。2019年末,《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征求意见,同性恋群体在争取立法允许同性婚姻的同时,要求立法保障同性子女权益。16

15.LGBT分别指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

16.微博主“导演张文爽”发布微博,号召博友们一起为同性婚姻合法化争取立法保护,其中夹带私货,要求保障同性群体的子女权益。该文转评赞将近30万。http://weibointl.api.weibo.com/share/145813819.html?weibo_id=4439349262992099

首先,在LGBT中,男同性恋者是代孕需求最迫切的群体,由于其群体活动“圈子化”,信息传播和获取的渠道比较特定和隐秘,部分成功通过“代孕”获取孩子的男同性恋者会将代孕中介以“口口相传”的方式散发在男同性恋群体中。要打击为男同服务的代孕活动,需要深入男同性恋群体,获取信息,“顺藤摸瓜”。这为打击男同代孕活动增加了难度。

其次,非法代孕产业链条较为完整,所包括的委托方、代孕中介、代孕妈妈、卖卵者,以及实施代孕技术的医务人员或诊所(非法行医)、代孕的药品器械提供者、媒介发布宣传者等。此外,代孕中介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广告联系地址、洽谈地点、孕母安置处、手术室等地方均不在一处。实施代孕技术的医务人员或来自三甲医院具有资质的生殖大夫(非法行医),手术室则是代孕机构按照正规医院进行配置。17

17.《暗访代孕:我是靠身体赚钱 失败会被笑话》,2017年2月21日,观察者网,https://www.guancha.cn/society/2017_02_21_395270.shtml

最后,丰厚的利益与付出的代价严重不相称。专门为男同性恋服务的代孕中介(广州彩虹宝贝)要价要比普通代孕中介高,设置不同价格的套餐,最低需要65万,进行胚胎筛选则需要85万起。另外,客户可以选择更加昂贵的“异父同母”方案。18 2016年代孕中介一次性取走17岁少女21颗卵子,致使女孩差点丧命,两名涉案黑中介以非法行医罪仅仅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一年,并处罚金。此外,《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仅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产生效力,且相关处罚与实施代孕所获得的利润严重不符。19

18.“近日,一则‘广州彩虹宝贝涉嫌商业代孕’的消息引起关注。机构广告单上,‘零风险’、‘合法’、‘包成功’等词语多次出现。这家机构同时表示,在孩子出生后可协助客户合法落户。他们会根据顾客的需求设置不同价格的套餐,65万起步,85万可进行胚胎筛选,晓针对“彩虹宝贝”涉嫌违法一事,广州公安回应称,相关部门正在跟进处理(广东公共DV现场)。”2020年5月1日 12:46:47,看看新闻Knews https://video.sina.com.cn/p/news/2020-05-01/detail-iircuyvi0844644.d.html

19.请参照《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和第二十二条。

四、我们的问题:有无体制内的“保护伞”等

此次,被删除账号的广州彩虹是否会换个“马甲”,继续“瞒天过海”,再战江湖,继续为男同群体提供生殖服务?为何专为男同提供“代孕”服务的地下组织又屡禁不止,是法律法规的漏洞,还是相关部门的执行力不够,抑或是背后有体制内认同同性恋的“保护伞”呢?我们认为,后者的可能性大。广州彩虹宝贝经营了10年,其专营男同代孕服务5年,专营时间正处于第一次打击代孕的国家专项行动期间,壮大时间又经历了第二次打击代孕的国家专项行动,均立于不败之地,如此公开,遗世独立,必有体制内的呵护,否则难以解释。

按照国家相关法律和规定,2001年就已明确出台“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广州彩虹宝贝声称的“已为超过400个同志家庭”生出的那些孩子背后,是由哪些医院负责生殖技术保障和服务的,这有待深查;那些提供代孕的女性来自各地甚至国外,广东有关部门应将违法的地下中介一并清扫;对于整个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肯定有银行帐户上的巨额资金往来,现时的支付手段越来越多,品类更复杂,支付更便捷,违法经营者还将与地下钱庄进出资金,银行机构有无参与联动整治?资金往来是整个产业链的血管和动脉,金融机构的专业介入,怎么可以付之阙如?对于经营、组织代孕机构与人士,特别是为同性恋者经营和组织代孕,在没有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大前提下,是以民事罪,还是刑事罪论处?代孕的供需双方,是不是也属于犯罪?凡此在现有法律和法规框架下,完全可以操作的部分,以法律有漏洞为名,实为不作为的事实,当做何种行政处置?

这些既是我们提出的问题,也是我们的困惑。

非法男同代孕背后的社会隐患与建议

五、我们的基本立场与对策建议

为有效打击为男同代孕的非法机构以及代孕产业链,我们须凝聚社会共识,明确亮剑----我们的思想之剑。

1.坚决支持全国人大立法,将任何形式的代孕列为非法,严厉禁止。坚决支持各级政府和有关机构执行严禁任何形式的代孕,无论所谓志愿或商业形式。任何在代孕上的法律法规的松动,都可能给予灰色地带的空隙,并越挤越大。该行业的超高暴利,是导致扩大空隙的最直接动因。

2.反对同性恋,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任何政治诉求与立法诉求。多年来,李银河等人一直试图以程序合法化为由,寻找30名全国人大代表20——即体制内最高决策机构的合法代理人,为同性恋合法化和同性恋立法联署签名,使个人提案变为正式的议案,就是要把极小众群体的问题,以人权之名大众化,再进一步炒作成社会议题和政治议题,并推动进入立法程序。

20.“李银河:一个多月前,我在报纸上看到10位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征求提案,而我两年前就写过有关同性婚姻法案的建议,因此就想到让他们转交给全国“两会”。我先是找到一位人大代表,但他告诉我全国人大的议案需要30个代表的签名。我找不到那么多人签名,只好把它转交给全国政协委员万钢。但前两天万钢通过媒体说他没收到这个提案,还说即使收到了,也不会提交,因为他认为自己“一不懂法,二不懂爱”,提交不合适。”《同性恋婚姻提案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2006年3月9日,《广州日报》专访李银河,新浪新闻转载,http://news.sina.com.cn/c/2006-03-09/09418399110s.shtml

“中国多家同性恋权益组织也适时发起多起活动,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而知名学者李银河近日再次提出同性婚姻提案,公开征集愿递交该提案的人大代表。”《中国同志群体“备战”两会 李银河再吁同性婚姻》,2013年2月26日,荷兰在线,https://helanonline.cn/archive/article/3940

“两会前,社会学者李银河发博,希望全国政协委员濮存昕代交提案。呼吁保护同性恋者合法权益。中国同性恋群体的现状与未来如何?他们的权益如何保障?”《对话李银河:同性恋权益在何方》,2013年3月7日,《广州日报》微访谈李银河,http://talk.weibo.com/ft/201303048682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知名学者李银河拟再次提交关于同性婚姻的提案,并已委托一位人大代表提交两会。”《2015两会李银河再提同性婚姻提案 称百利而无一害》,2015年3月2日,荷兰在线,https://helanonline.cn/archive/article/11966

3.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立法机构必须以中国人民的长远利益、优秀传统文化和公序良俗为依规,抵制来自西方势力支持和推动的同性恋立法行为。作为镜鉴,1969年美国“石墙运动”拉开了同性恋运动,2015年美国全境同性婚姻合法,历时近半个世纪。2020年4月美国加州商业代孕合法,美国从同性婚姻全境合法到商业代孕合法只需要5年;2019年5月台湾地区同性婚姻合法,2020年5月台湾有偿代孕合法“一读”通过。这与美国从州到联邦众参两院议员政治竞选需要、台湾现任伪省长蔡英文的同性恋密切相关。

4.坚决反对官方媒体等支持、宣传、报道、传播、制作、印刷相关的内容产品。一切官方媒体,包括纸媒和网媒,应当严守新闻传播与国家法律相向而行的基本原则,任何对同性恋的支持或所谓“中性”的报道,均应坚决禁止。

5.坚决反对资本控制的媒体、网络媒体支持、宣传、报道、传播、制作、印刷、贩卖、编制游戏软件等与同性恋相关联的内容。如双男主耽美剧、粉男作品、腐男腐女及各类形式助长同性恋文化等。它旨在形成更为广泛的亚文化现象,为同性恋文化打下深厚的社会基础,从而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国家的文化价值观,毒害青少年的三观与立场。从“立”的角度,做强做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红色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为基底的主流文化,以此引领和培育积极健康向上的社会文化风尚,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6.坚决反对以同性生殖为目标的代孕活动。它不仅挑战了中国传统的社会伦理,也冲击着中国社会主义的人道观,破坏着中国《婚姻法》所确认和奠定的男女一夫一妻合法婚姻基础上的生育权,是将女性的生育器官服务于小众个人的私欲和索求。

7.坚决要求以刑事罪论处广州彩虹宝贝服务组织的主要成员与相关责任人,以警示后来者。他们出于商业利益人为制造的400多位同性家庭的彩虹幼儿,未来将导致国家面临非常棘手的一系列问题:这些幼儿是否有同性恋基因,是否会被培养成“二代”同性恋者,进而人为扩大同性恋群体。这将引发连锁反应式的社会治理难题。

8.坚决要求国家堵住户口办理程序的漏洞,收紧“亲子鉴定”和《出生医学证明》法规条款。施之过宽的户口办理,将导致未来基础教育、社会医疗、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社会救助等财政支付的伦理困境和庞大的不合理开支,增加全社会奉公守法的国民为少数违法者买单的社会成本,甚至是制造社会违和的政治成本。

9.坚决要求将非法实施一切形式的代孕行为的组织,以及其供需求双方、提供资金交易渠道者,悉数入罪。对发起、组织、实施、需求方、资金渠道提供者,可入刑事罪,并提高刑期,加重罚金起点,不设上限。因该行业的暴利性质及人身、心理侵害、跨国犯罪与追赃追讨等,难度极重,提高量刑,有坚实的法理依据。

10.从国家安全的角度,特别是军事安全考虑,反对同性恋与同性恋亚文化现象的泛滥,是国家军事安全的重要环节之一,须臾不可掉以轻心。

11.对将同性恋作为“同志”的称呼,应在所有公私营媒体和网媒上禁止。同志是中国社会政治与伦理公认的、指向明确的、表明政治理念志同道合的常用词。将“同志”渐变为专指性倾向相同相应之少数群体,这对这一社会常用词的窄化,是刻意去意识形态化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

余论

同性问题引发多重的法律、伦理、社会、政治、财政等方面的问题,已经从小众之好炒作为大众事件,从个人问题发展到强求社会多数认同,从个人伦理变为社会伦理,从社会伦理发展为社会问题,从而又进一步从社会问题上升到社会议题,再推进为政治议题与立法议题。

过去二十年来,同性恋的发展路径,已经十分清晰,一旦撕开口子,特别是从司法实践上得到突破,还将继续引伸出更为实际的教育、医疗、住房、五险一金等涉及国家财政的大问题,甚至涉及到社会主义制度的合法性问题。这一切的背后,境内外组织的资金支持与推动,若隐若现,值得全中国人民高度警惕。

最后,希望来自知识界的人大、政协两会代表们,站在国家公义公利的立场上,而不是少数人和小众的立场上,切莫像台湾、香港的泛民主派议员和法官,以少数同性恋者的人权绑架人民大众的长远利益。只有为国家民族的整体利益,放眼全局,全中国人民的共同体才有美好的未来。

参考资料:

《卫计委终于表态:代孕非法 严厉打击》摘录:

2015年4月起至12月底,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2个部门曾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然而同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删除了“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等规定。这曾一度被视为国家对禁止代孕的“松绑”。

对此,国家卫生计生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在当时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表示,虽然最终获通过的修正案中并未写入禁止代孕的条文,国家卫计委今后仍将按照国务院关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精子库行政许可方面的规定,以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严禁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共有17个国家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一些国家则将商业代孕和非商业代孕区分对待,禁止前者却允许后者。非商业代孕是指没有通过第三方支付或金钱交易的代孕行为。通常情况下,代孕妇女和契约夫妻是亲戚或好友。代孕妇女不与契约夫妻签署法律合同,并且不接受怀孕开支以外的报酬。许多禁止商业代孕的国家允许这种非商业代孕,如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等。至2015年,美国有7个州允许非商业代孕而禁止商业代孕,7个州同时允许商业代孕和非商业代孕,此外大多数州还没有相关立法管理代孕以及其产生的法律纠纷。据非官方统计,美国每年有大约1500例代孕。

关键就在一个“卖”字,卖淫、代孕、卖血、卖器官,不都是一回事吗?都是卖身体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

第二十一条

违反本办法规定,未经批准擅自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非医疗机构,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处罚;对有上述违法行为的医疗机构,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八十条的规定处罚。

第二十二条

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违反本办法,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买卖配子、合子、胚胎的;

(二)实施代孕技术的;

(三)使用不具有《人类精子库批准证书》机构提供的精子的;

(四)擅自进行性别选择的;

(五)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档案不健全的;

(六)经指定技术评估机构检查技术质量不合格的;

(七)其他违反本办法规定的行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5/57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