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守民:从美国历史上的道义黑债看白宫政客的“厚黑学”

历数美国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不难看出,白宫政客们总是在害人害己的怪圈中恶性循环。2020年,全球遭遇了百年未有的大疫情。起初,疫情在太平洋西岸肆虐时,美国一些政客或指手画脚,或落井下石。当疫情降临到美国本土时,白宫政客们害怕因自己的“不作为”和“不能为”承担历史责任,于是就转移万夫所指的视线,玩起了甩锅大法,习惯于说谎和欺骗的麦卡锡们又开始在舞台上活跃起来。

只要研究一下美国史,就会发现白宫一些政客的“厚黑学”学科得分非常高。答卷的分数是从美国历史的道义黑债中得出来的,也是美国人民或世界人民给评判的。

美国国旗图案的演变不是设计者的艺术创意,它反映的是美国的领土扩张史,背后还有印第安人、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的血泪史

美国现在的国旗是蓝底上50颗白色五角星,13条红白相间的条纹,而1818年的国旗是由13颗五角星和13道条纹组成。

美国国旗图案的演变不是设计者的艺术创意,它反映的是美国的领土扩张史,背后还有印第安人、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的血泪史。

西进运动打破了自古以来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印第安人的平静生活,政客们对黄金的贪婪迫使迁移法出台,密西西比东部部落的10万人以及佐治亚的1.6万人随着步兵和战车的推进被迁移到俄克拉荷马地区,在这一条被史学家称之为“孔雀泪”的死亡路程上,沉默着数不清的冤屈坟茔。

李守民:从美国历史上的道义黑债看白宫政客的“厚黑学”

类似这样的“迁移”在美国各地都相继发生,随后发生的多次对印第安的战争以及隔离政策,致使印第安人口锐减。至今没有一届白宫政客出面对印第安人的屠杀表示忏悔,反而与外界争论的焦点转移到是“小屠杀”还是“大屠杀”上,这样的思维逻辑不能不让人大跌眼镜。

黑奴制度是美国政府无法掩饰的耻辱。黑奴贸易和黑奴制度常常被归咎于美国南方,然而1991年在曼哈顿修建一栋大楼时,挖出了2万多具遗骨。经200多专业人士历时12年的研究考证之后,认为这是黑奴和非洲移民的墓地。

研究者认为,墓地中的黑奴多数是被累死的,也有的死于疾病,当然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在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的状态下,几百个痛苦难耐的母亲和孩子一起结束了生命。当这一真相告白于天下之后,引起了有良知者的无比愤怒。

人们终于明白,被粗暴对待的黑人血管流出的都是利益获得者的财富,很多富丽堂皇的大厦是黑人的白骨撑起来的。在废奴主义的声浪中林肯总统签署了《解放宣言》,宣布400万奴隶获得解放,不幸的是两年之后林肯总统被暗杀。不曾想,103年之后的1968年4月,高喊“我有一个梦想”的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自然而然,人们从中闻到了白宫政客的血腥之味。

在美国这样一个种族大熔炉里,白人依然是美国的标签,他们也自视为“一等公民”。不要说社会地位,就是连输血都是有区别的。

二战时期,后方的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人为了支援前线,积极献血,救死扶伤,不曾想到的是他们的血浆和白人的血浆是分开储存的,白人的血浆只能输给白人伤员,白人是贵族血统,血浆是不能混用的。这一规定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因白人士兵在惨烈的战争中伤亡过多,白人血浆不够使用时才打破。

亚洲人在美国同样受到严重歧视。曾经为修建美国太平洋铁路作出突出贡献的华人和为美国工业农业科技进步展示智慧的华人,在美国受到的歧视和侮辱更是无以复加。

有目共睹的是,被美国宪法允许的正义抗议运动,却一次次遭到残酷镇压

南北战争(1861年—1865年)以后,美国用了不到30年时间在经济上超越了英国,以傲视欧洲群雄的姿态踏上了世界霸主的宝座。这时呈现在白宫面前的不都是鲜花和掌声,社会转型期间的各种复杂矛盾凸显,诱发了深层次的危机,继而发展到社会对抗。

广大民众和有良知的人士发起的“黑幕揭发运动”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罢工浪潮,从退伍老兵到学生,从矿工到航空调度员,连续不断地走上街头和广场聚会抗议,其主题一次次切换。有目共睹的是,这样被美国宪法允许的正义抗议运动,却一次次遭到残酷镇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资本家大发横财,而普通民众生活窘迫。1919年1月纽约码头工人举行罢工,揭开了战后初期民众反抗政府的序幕;2月西雅图发生总罢工,七八月间芝加哥、费城等地铁路工人罢工;9月份36.5万钢铁工人罢工斗争席卷了宾夕法尼亚和印第安纳等10个州50个城市,参加游行示威的人数达400万之多。面对这样的形势,白宫政客们采取了镇压、瓦解和威胁等办法,大批工人遭到被捕和杀害。

1932年3月,美国参加一战的老兵因退役金得不到及时合理补偿,发起了“退役金大进军”行动,6月已有2万人到达华盛顿并有8000人来到了国会大厦前聚集,表达他们的合理诉求。

在谈判无果的情况下,形势一度失控。胡佛总统不知所措,其指令模棱两可。时任陆军参谋长的麦克阿瑟,面对一同漂洋过海浴血奋战的战友,没有半点怜悯和同情,反而穿上将军礼服,把手一扬,吼道:“我要打断这些人的脊梁骨”。

接着,麦克阿瑟指挥他的部队开过来,坦克冒着黑烟从首都的大街上隆隆驶过,骑兵的马蹄声、催泪弹的爆炸声和人群的呼喊声交织在一起,华盛顿上空浓烟滚滚,完全一副大劫难的画面。这里是美国首都,此情此景只有在美国才会发生,参加这次镇压行动的还有当时名不见经传的艾森豪威尔和巴顿。

在西方,有人把政治一词称之为“冒烟的枪”。臭名昭著的麦卡锡则认为,政治就是一伙人搞垮另一伙人。

20世纪30年代,美国的经济危机动摇了许多人的价值观与信仰,对进步思想有了更多的热衷者,一些知识分子积极寻找新的反法西斯力量,使罗斯福总统的顾问和一些“新政”人士对全球出现的新思想和新理念给予了更多的理解,但保守和反对的意识蔓延在一些议员中。

于是,美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演了一幕丑剧。1940年美国出台的《斯密斯法》规定,任何用语言和文字颠覆美国政府的行为都要受到惩罚,每个14岁以上的外国人都必须书面表达其政治观点。

白宫政客们利用不同时机一步步把欧洲和亚洲拖进了战争风暴的中心

华盛顿发表过著名的《告别演说》,告诫美国人始终坚持中立主义政策,把多发生商务关系避免发生政治关系作为处理国家事务的重要原则,反对美国把命运与欧洲任何一部分的命运纠缠在一起,希望美国表现出尊崇正义和仁爱民族的姿态,给人类做一崇高而稀有的模范。这个演说影响了美国几代人的思想,成为美国对外政策的圣经。

在美国逐渐强大之后,白宫政客们把自己国父的告诫忘得一干二净,华盛顿除了成为一幅画像挂在墙上受到尊崇外,再也没有影响白宫政客的思想力量。美国逐步把拉美事务当成自己的家事来考虑筹划,实施了一次又一次渗透和颠覆行动。在一次次得手的喜悦中,白宫政客们欲望迅速膨胀,继而利用不同时机一步步把欧洲和亚洲拖进了战争风暴的中心。

一战和二战,先参战各国人民苦难沉重,而后参战的美国的利益集团大发战争横财,赚得盆满钵满。美国正是在这个时期逐渐取代了英国的经济中心地位。

在美国对外的历次战争中,除了使用常规武器外,美军还采用卑鄙下作的手段,违反国际公法使用违禁武器。

1950年代朝鲜半岛的绞杀战期间,美军进行了细菌战,造成了疾病横行。1952年联合国组织英国、法国、巴西和瑞典等多国组成的国际科学委员会,经过周密调查,证实了美军在朝鲜使用违禁武器的事实。

从1955年到1975年,越南在战火中度过了20年,而美国6任总统指挥过对越战争。美军为了打击越共部队,喷洒以橙剂为主的多种化学落叶剂来破坏其赖以隐蔽的丛林。2006年的一份报道称,几百万越南人受到化学污染的危害,在越南南部一些地区的污染物含量超过了安全标准的10倍。至今,美国还不承认橙剂的危害,更谈不上有忏悔的意思。

美军在战争中使用违禁武器不仅给别国造成重大伤害,同时也给美军带来了危害。从海湾战争中返回美国的许多士兵出现肌肉疼痛、记忆丧失、呼吸困难和性功能减退等症状,有的士兵家中婴儿有严重的智力缺陷或病症。

专家通过研究,把这一病症称之为“海湾战争综合症”,尽管各国对此研究结论不一致,但美军在战争中发射了大量贫铀弹产生的辐射是其重要因素。

历数美国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不难看出,白宫政客们总是在害人害己的怪圈中恶性循环。2020年,全球遭遇了百年未有的大疫情。起初,疫情在太平洋西岸肆虐时,美国一些政客或指手画脚,或落井下石。

当疫情降临到美国本土时,白宫政客们害怕因自己的“不作为”和“不能为”承担历史责任,于是就转移万夫所指的视线,玩起了甩锅大法,习惯于说谎和欺骗的麦卡锡们又开始在舞台上活跃起来。

【作者为历史文化学者,代表作《另一半美国史》;本文原载“北京日报理论周刊”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起底|李守民:从美国历史上的道义黑债看白宫政客的“厚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