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 | 美国黑人的“尸检报告”和72年中国外交官遇害事件很像

不管实际尸检的结果是什么,美国方面对于遇害黑人死因的结论都只能是“主要是健康原因,而不是警察的蓄意谋杀”。否则,调查人员就会被指“支持黑人骚乱,反对警方”,弄不好还会背上“奉俄罗斯和中国之名蓄意搞乱美国”的“间谍罪”(这几天CNN为代表的美国主流媒体已经开始做这种宣传了),在这种情况之下,调查人员难道就不想多活两年吗?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 | 美国黑人的“尸检报告”和72年中国外交官遇害事件很像

近日来,美国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因为被警察在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故意卡喉咙长达7分钟死亡,而引发了席卷全美的抗议活动。但是5月30号的尸检报告宣称,其死因是心脏病和吸毒,警察的行为只不过是一个诱因而已:

【5月25日,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家熟食店使用20美元假钞结账,店员随后报警。弗洛伊德被拘捕时,因被警察用膝盖卡住喉咙死亡,此案轰动全美,但最近的尸检报告出炉,却称真正的死因是心脏病和体内潜在毒物。
据《每日邮报》5月30日报道,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尸检报告称,他死于“心脏病和体内潜在的毒物”,而不是警察的绞杀窒息或勒死,对此,因为乔治·弗洛伊德的家人不相信,要求再次进行单独的尸检。
根据现在的尸检报告,现年46岁的弗洛伊德(Floyd)是因心脏病和体内“潜在的毒物”而死,而警察对他的限制,只是一个诱因,加剧了他的疾病发作。
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尸检报告:死于心脏病
http://www.52qixiang.com/info/49475.html】

对于这一所谓“尸检结论”,中国公知集体高潮,宣称“反转了”,“事实表明美国警方没多大责任,黑人们纯属无理取闹”云云。

可是,这一调查结论真的真实可信吗?黑人的家属不认可该结果是真的像某些中国公知那样认为的,是“无理取闹”吗?我们可以看一下历史上发生的类似案例,就明白美国方面的所谓“调查结果”究竟有多少可信度了。

笔者在以前的文章中谈到过,1972年2月6日时,曾经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中国驻联合国外交官遇害事件。而回顾那次事件我们就会发现,当时美国方面的调查也和这次黑人遇害事件是大同小异的。

当年,新中国驻联合国年仅27岁的外交官王锡昌猝死之后,美国医生第一时间表态“年轻人猝死的情况屡见不鲜,可能死于某种突发疾病”,美国警方则否定了他杀可能:

【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代表团包住罗斯福旅馆整整一层房间,防止外人进入住区;昼夜值班;对主要领导采取保卫措施;责成美国警方,要其对代表团安全负责,等等,但没有想到事情还是发生了。
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我们许多同志聚集在走廊里观看小王为我们放的两部有关美国开发西部的资料片。小王精心地操作着电影放映机,不时调整角度,以使大家观看得更加清楚。放完电影已近晚上12点,大家回到各自房间休息。第2天一早,我按照常例,召集代表团部分同志学习英语,有关同志电话通知小王,铃响了一会儿也不见回音,于是干脆敲门,但敲了半天,也不见开门。同志们起先还以为年轻人睡熟了,不易叫醒。尽管如此,大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因此,设法取来了旅馆女佣所使的万能角匙,那知一打开门,就近一看一摸,小王身体下半部分因盖着毛毯尚有余温,但上部已经冷却僵硬。团领导当即请来了大夫,经诊断,他已于清晨约三四点钟时死去。原因何在?昨天晚上还活蹦乱跳的小王为什么突然死去?我们要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医生再三说明,年轻人猝死的情况屡见不鲜,可能死于某种突发疾病。但我们始终不信。我们不信同机而来的小王会永远地离开我们。我们要求答案。
这件事惊动了周总理。周总理指示一定要查清原因,并指示代表团领导要同美方交涉,指出目前正值中美打开大门改善关系之际,发生这种事情,美方负有查清这一事件义不容辞责任。周总理还指示代表团,死者的尸体不能火化,务必等查清后再作处理。我们报案后,纽约警察局很快派侦探进行调查。他们查遍了每个房间,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接着是取指纹,取水样,忙得不亦乐乎。可查了半天,他们提不出任何结论,他杀也被否定。
《钓鱼台档案》编写组编,钓鱼台档案  第4卷,红旗出版社,1998.06,第3279页】

后来在中国方面拒绝火化尸体,并要把一些证物让国内人员勘验之后,美国方面才不得不承认王锡昌不是正常死亡而是被毒死的,但是一直到今天,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美国也始终没有查明凶手,这种态度本身就已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原来是有人在小王为大家烧的饮用水里,投放了纯尼古丁。小王烧的开水壶距黄华大使、陈楚大使的住房仅几步之遥。情况很明显,投毒者要暗害的不是小王,而是代表团的领导人。是小王首先饮用了此水而被毒死。他杀已经明确,究竟是谁在开水壶里放下纯尼古丁?又是谁指使凶手投毒?团领导奉周总理之命就这两个关键问题不断催促美方破案,但美方一直没有明确答复。
李同成主编,中国外交官手记  上,鹭江出版社,,第453页】

而美国方面对于中国外交官遇害事件这种睁眼说瞎话似的“调查”也并不是罕见的个案,而是一种普遍的常态。

比如说,肯尼迪政府时期,一位农业部的高官马歇尔去调查涉嫌时任副总统约翰逊卷入的腐败案件,结果身中5枪死在沟里,却被认定为“自杀”。后来几年以后,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同意开棺验尸进行尸体解剖,结果发现马歇尔中枪以前就已经吸入了足以令人窒息的二氧化碳,并且在头部受到过足以令人昏迷或死亡的重击。显然,一个死人是不可能再向自己连开5枪来“自杀”的。在这种情况下,警方才不得不将这一案件认定为谋杀。当多年之后,疑凶表示是当时的副总统约翰逊下令杀死马歇尔的时候,约翰逊已经死了好几年:

【政府农业官员亨利・马歇尔不惧危险来德州调查那些不轨行为,结果死于枪击。他的尸体是在沟里找到的,他中了五枪,却被说成是自杀因为没有对尸体作解剖,整个事情也就很容易被遮掩过去了。
但是人们并没有完全忘记那件事,几年后事情又在华盛顿浮出水面。有命令要开棺解剖尸体,结果发现马歇尔头部受到过打击,在挨枪击前吸入了过量二氧化碳。于是判定他真正的死因是谋杀并开始了调查。……林登・约翰逊死后几年,大陪审团又开始调查亨利・马歇尔的死因。因为他们需要比利・索尔・埃斯蒂斯提供材料,于是就同意他免遭起诉。他提供的材料的确是爆炸性的。他说,林登・约翰逊下令杀死马歇尔来掩盖他与比利・索尔・埃斯蒂斯的关系。
(美)马休·史密斯著 王嘉褆译,肯尼迪家族:阴谋背后的真相,上海远东出版社,2006年07月第1版,第124页】

再比如说,美国记者加里·韦伯揭露了中央情报局在80年代大量向黑人和拉美裔社区贩毒的事实后,先是被主流媒体所封杀,然后又被宣告“自杀”,可是脑袋上却中的是两枪,因此了解相关情况的美国人普遍认为,基本可以确定其是因为揭露了中情局贩毒的事实而被杀害的,但是直到现在美国方面也没有改变调查结论:

【2004年,人们寻找加里·韦伯时,找到的却是他的尸体,死因是自杀。我将此事称为一场深刻的拷问良心的悲剧,拷问的是故意毁掉他声誉的那些人。也可以这样说,这实际上是一场谋杀:加里·韦伯的脑袋上被一只古老的左轮手枪打了两枪——我的意思是,他被一支.38口径的枪顶在脑门上打中后,还得亲手再扳一次枪栓。
中情局参与毒品买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人们甚至还知道背后的原因。因为他们有钱去经营毒品,还因为他们不必向国会汇报他们究竟在干什么。所有这一切都有“大人物”为其摆平。难道这一切不值得人们做大规模调查和庭审,将一大批人送进监狱吗?
(美)杰西·温杜拉著,美国阴谋,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01,第152页】

那么,美国方面为什么要在调查当中睁眼说瞎话呢?其实答案也很简单,美国是一个高度讲“政治正确”的国家,所有的研究成果与调查结论都不能违背美国的资本主义体制与反共价值观这一“政治正确”。为此会发生很多令中国人不可思议的现象。

比如说,这次新冠疫情一开始美国疾控中心和绝大多数专家就旗帜鲜明地表示,“戴口罩没有用”,“不建议普通人戴口罩”云云,一直到疫情极为严重了,才有一部分人出来呼吁戴口罩。

难道美国疾控中心和医学专家的水平真的低到不知道戴口罩有没有用,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搞清楚的程度吗?显然不是,否则他们也不会在反对普通人戴口罩的同时不反对医护人员戴口罩了。只不过因为中国采取了要求戴口罩等措施控制了疫情,他们如果要是也要求戴口罩,那就等于承认了中国的防疫经验。而模仿中国的防疫经验,在美国的“政治正确”下就约等于是“中国代理人”或“共谍”的行为,所以就只好睁眼说瞎话,说“戴口罩没有用”了。这就好像前几天美国北达科他州州长道格·伯古姆承认的,戴不戴口罩在美国是一个“政治和意识形态问题”。

既然连“戴不戴口罩”这种根本就没有什么政治色彩的事情上都必须讲政治,那么在涉及到死因调查这种确实有政治因素的事件上,美国方面当然就更只有唯一一种选择了。

例如,在中国外交官遇害事件上,美国医生和警方难道真的不知道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突然死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杀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如果实事求是的承认这一点,那么就要背上“倾向共产主义者”的罪名。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除了睁眼说瞎话声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猝死很正常”,“可以排除他杀可能”,又有什么选择呢?甚至最后不得不承认他杀之后,不是也照样到今天还没找到凶手吗?

同样的道理,当年那个揭露中情局贩毒的美国记者遇害事件当中,美国法医也不可能不知道一个人在脑袋被打爆之后,就无法再亲手扣动扳机了。可是如果要是承认是他杀的话,中央情报局显然是第一嫌疑人,法医也会被视为和这个记者一样对“中央情报局不满”,那么弄不好下一个就是自己了。于是,不也就只剩下睁眼说瞎话,宣称其在脑袋被打爆之后又开了第二枪也是“自杀”的选择了吗?

因此,不管实际尸检的结果是什么,美国方面对于遇害黑人死因的结论都只能是“主要是健康原因,而不是警察的蓄意谋杀”。否则,调查人员就会被指“支持黑人骚乱,反对警方”,弄不好还会背上“奉俄罗斯和中国之名蓄意搞乱美国”的“间谍罪”(这几天CNN为代表的美国主流媒体已经开始做这种宣传了),在这种情况之下,调查人员难道就不想多活两年吗?

当然,笔者也并不是说这个调查报告就一定是假的,只是说从历史和现实中中国外交官遇害等大量案例来看,一切都要讲“政治正确”的美国,其结论一般在调查之前就已经按照相关政治要求确定了,毫无可信度可言。因此,遇害黑人家属不相信调查结果是理所当然的,绝不是什么“无理取闹”。

个人认为,对于遇害黑人死因的调查,应该成立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国际联合调查组,除了调查这一事件,也应该调查过去揭露中情局贩毒的记者等人遇害以及这次疫情当中“纽约蓝蓝”和多名华裔科学家遇害的真相。另外,像当年中国外交官等一些已经确认是他杀的案件,也应该追查凶手……总之,只有摆脱美国与西方的“政治正确”的操控,才能得出公正的调查结论,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6/57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