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抗疫斗争的政治意义十分重大

可以认为,这场斗争仅仅走过了它的第一阶段,中国人民也仅仅取得了初始阶段的胜利,距离全面、更高层面的胜利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和差距,还需“宜将剩勇追穷寇”。这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和条件,因为在此前阶段的斗争中,中国人民的政治觉悟、敌情意识,是非观念,都出现了崭新的、积极的变化,这些都是平常并不容易发生、也并不容易实现的事情,可现在都发生、都实现了,这对于赢得今后的斗争十分有利。

【本文为作者张志坤向察网的投稿】

张志坤:抗疫斗争的政治意义十分重大

中国正在进行的抗疫斗争,如今越来越像是一场政治斗争了。

本来,抗击病毒完全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古往今来,人类社会遭瘟遭疫的事情多去了,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年初以来中国所进行的这场抗疫斗争却不同,中国人民不但要同病毒斗,更要同海外抹黑中国的敌对势力作斗争,还要同国内唱衰中国的那些消极舆论风潮做斗争。现在的情形已经非常明显,中国目前所赢得的抗疫胜利,只不过是潜层和表面上的胜利,更艰巨的挑战和危机是疫情背后的政治斗争。因为即便中国战胜疫情,但如果战胜不了美国霸权所主导的抹黑中国的攻势,结果将相当糟糕,可能就要有“新八国联军”直扑而来,中国就有再遭“庚子赔款”的危险;如果中国不能战胜国内的各种唱衰哭叫,而让那些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所谓“不同声音”、“批评意见”占了上风,则全体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精神就要遭遇打击重创,就可能要大面积地变得灰心丧气,从而留下严重的疫情后遗症,在新冠病毒之外弥漫一种派生的政治病毒。

现在,抗击新冠病毒、抗击霸权抹黑、抗击政治病毒这样三种斗争可谓正齐头并进,而后两种斗争的比重与分量甚至已经超过了第一种斗争,这就赋予中国抗疫斗争以十分重大的政治意义。

窃以为,这是一场十分特殊的政治斗争,这场政治斗争的影响十分重大、十分深刻,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有破有立

抗疫斗争是一场全民广泛参与的伟大社会实践,其广度与深度不亚于一场社会革命。正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改革开放几十年来,建立在丰富社会生活的基础上,中国社会也发育生长了茂盛的理论之树,一望无际遮天蔽日理论丛林竞相生长、各呈其姿,每篇丛林都极力寻找各类实证以证实自己的真理性价值。浩大的抗疫实践对此做了一次全面的检验。经过检验,有些理论得到加强,并再次予以树立确立,比如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精神,比如公有制的积极性与不可替代性质等,而有些理论则被证明破绽百出、牵强附会,比如市场万能论,私有万灵论等,更有些理论则腐烂发臭,濒临破产危机,比如一些相当流行的国际关系理论等。

二是有真有假

在当今中国,一直都有那么一部分人,他们骨子里相当反感中国现行的思想逻辑、价值体系、制度选择与历史道路,但这份真心思却需要掩盖隐藏起来,所以这些人平常大部分时间都带上一副假面具,或者人云亦云地高唱赞歌,或者非常巧妙地只做不说,而在表面上则同执政者一团和气,彼此之间要么兄友弟恭,要么相敬如宾,有人人甚至还能做到“避世金马门”,煌煌然坦坦然跻身体制之内也。

但是,疫情大潮冲击之下,中国社会犹如退潮之后的海滩,鱼鳖虾蟹秩序大乱、本相毕露,都得赶紧各自寻找自己的队列,忙乱之中都不免在失去伪装的情况下,来一番不得已、不自觉、不经意或者忍无可忍的亮相。这样一来,谁真的拥护共产党,谁反对共产党,谁左右逢源见风使舵,就大面积、相当广泛地现出了原形。人们普遍感到,当今中国政治上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疫情危机之下就如同照相或放电影一般,来了一次非常难得的真相大暴露。

三是有好有坏

现在的中国究竟是好是坏,这也是一个长期以来都争论不休的大问题,此次中国的抗疫斗争也对此做出了回答。更重的是,从辩证的角度看,汹涌而至的疫情虽然打乱了中国社会的步伐与节奏,但同时也起到了激浊扬清的显著作用。仅从国际关系的角度而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中国的敌人;美国把哪些中国人当朋友,把哪些中国人当敌人;哪些中国人把霸权当朋友,哪些中国人把霸权当敌人,就此都可一目了然、一清二楚了。在相当程度上解决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长期以来严重困扰中国的大问题,敌、我、友的阵线与阵垒从未像今天这样分明清晰,这应该算是一件很难得的好事。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说到所谓的“舆论撕裂”。很多人都关注此事,有人还为此忧心忡忡。窃以为,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围绕疫情所产生的舆论斗争,表面上好像是撕裂,实则是一场大范围空前深刻的思想动员,对广大中国人民正反两个方面的教育作用不可低估。

所以,从上述意义看待这场中国人民的抗疫斗争,可以认为,这场斗争仅仅走过了它的第一阶段,中国人民也仅仅取得了初始阶段的胜利,距离全面、更高层面的胜利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和差距,还需“宜将剩勇追穷寇”。这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和条件,因为在此前阶段的斗争中,中国人民的政治觉悟、敌情意识,是非观念,都出现了崭新的、积极的变化,这些都是平常并不容易发生、也并不容易实现的事情,可现在都发生、都实现了,这对于赢得今后的斗争十分有利。更远一点说,这些可喜的变化,对于中国今后的社会与政治生态,对于中国今后的社会历史走向,也都具有不可估量的积极意义。

坦率地说,中国社会历来惯性极大,转型也相当艰难,现在又到了新的重大战略转折的历史关头。实现这样的转型,所需的政治、经济等条件很多很大,令人欣慰的是,现历史已经开始它的自我储备了,上述这样的变化就是很好的一部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6/57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