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有人说‘美国再次伟大’,可美国什么时候伟大过?”葬礼结束后,弗洛伊德的灵柩被运到距离教堂24公里外的墓地,长眠于自己的母亲身边。正如布鲁克·威廉姆斯说的那样:“美国是时候做出改变了,即使是从抗议开始,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弗洛伊德的葬礼,既是结束,也是开始。惊天动地的革命,正在自由女神的脚下酝酿。美国,即将从灯塔神话中跌落,碎满一地!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五十七年前,有位勇敢的黑人牧师庄重地站在林肯纪念堂的雕像前,面对着二十五万民众,做了这样一番演讲:

【“我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在乔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讲到此处,在场的人们无不潸然泪下……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在演讲的末尾,他激情地高呼:

【“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啦!”】

黑人们后来是不是真的自由了,他不会知道。因为五年后,他就被人枪杀在旅馆的阳台上。

这位牧师的名字,叫做马丁·路德·金。

一直到了今天,我们依然可以引用他半个世纪前的讲话,来描述现黑人在美国的真实处境:

【“然而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黑人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一百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萎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

其实,奴隶主一直也有一个梦想!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们借了很多奴隶的白骨来铺路。

【01】生而有罪

公元1492年,西班牙王室资助了一个叫做哥伦布的意大利人,让他组建船队,去寻找传说中遍地黄金的东方古国。

患有重度人格分裂症的哥伦布,没能去到东方,却意外地发现了美洲大陆。

在欧洲人来到这片广阔的土地之前,美洲原住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两万年。相传他们的祖先从东亚出发,经由西伯利亚跨过白令海峡来到美洲。由于哥伦布误以为自己到了印度,所以把他们称为印度人(西班牙语:indios)。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汉语为了免去与印度人混淆的麻烦,按照发音把这个单词翻译成了「印第安人」。

西班牙人占领了最多的美洲土地,包括富含银矿的南美洲、中美洲以及北美洲的一部分。葡萄牙人占据了巴西,法国人与荷兰人则占据了加勒比海的大小岛屿。

英国人来迟了,只能去往别人挑剩下的、相对荒僻的北美洲。

1584年,英国的雷利爵士占领了罗阿诺克岛,宣称这里是英国殖民地,命名为「弗吉尼亚」。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后来又有个叫史密斯的商人获得了英王授权,于1606年成立了弗吉尼亚公司,开始在西属佛罗里达以北建立殖民地。

1620年9月6日,一条名叫「五月花号」的货船,载着36名清教徒及其家属、破产者和船员等共102人,悄然驶离英国普利茅斯港,前往遥远荒芜的新大陆。

五月花号在惊涛骇浪中冒死越过了大西洋,最终于1620年11月11日到达了北美大陆。

由于海上风浪险恶,导致货船航线偏离,他们到达的不是弗吉尼亚,而是鳕鱼角对面的普罗温斯顿港湾。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上岸前,船上的41名成年男子共同签署了一份公约——《五月花号公约》。它的签约方式及内容代表着「人民可以由自己的意志来决定自治管理的方式,不再由人民以上的强权来决定管理」。这份合约,确定了美国立国的基本原则。不过在今天看来,这份公约充满了讽刺意味。

他们在普罗温斯顿修整5周后,再次启程向陆地出发,最终找到了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然而新生活并未如期展开,等待他们的,是严峻的生存考验。

时值隆冬季节,这里荒无人烟,缺衣少食。距离上岸还不到三个月,就有一半的人冻饿而死。

濒死关头,他们得到了土著印第安人的热心救助。北美大陆的这些古老部落非常慷慨地送给可怜的「新人类」许多生活必需品。还教会他们捕鱼、狩猎、种植玉米和饲养火鸡。

一年之后,新移民为了庆祝丰收,和印第安人共度了一个盛大节日。餐桌上摆满了鳕鱼、玉米、南瓜和火鸡。

为了感谢印第安人的帮助,1941年,美国国会正式将每年11月第4个星期四定为「感恩节」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可是现在残存的印第安原住民,却对此表示愤怒与无奈。他们称感恩节为「国家民族清洗日」,常以默哀的形式度过。如果你对一个印第安人说「感恩节快乐」,可能会被活活打死。

与世隔绝了至少一万年的美洲原住民,没有和天花之类的病毒做过斗争,体内没有免疫力。所以当那些携带着天花、麻疹、霍乱、疟疾……之类烈性传染病毒的欧洲人一出现在美洲,立刻就导致了美洲原住民的大批量死亡。

在清教徒登陆之前,已经有无数欧洲人的渔船在海岸附近捕捞鳕鱼。如同在其他地方一样,清教徒登陆地区的原住民部落刚刚因天花的传染而灭绝。

清教徒在周边原住民的帮助下修建了教堂,建立了「普利茅斯殖民地」。还与一个名叫马萨索伊特的印第安人部落首领结成同盟。

那些还在大洋彼岸的清教徒,把「普利茅斯殖民地」当成了上帝赐予他们的「应许之地」。于是越来越多的清教徒、以及很多在英国混不下去的人,争先恐后地漂过大西洋,涌向了普利茅斯殖民地。

1628年,另一拨清教徒在普利茅斯殖民地的附近,开辟了一个更新更大的殖民地——「马萨诸塞湾殖民地」。这两处殖民地遥相呼应,形成了犄角之势,疆域不断扩大。

不久之后,「纽黑文殖民地」与「新罕布夏殖民地」也相继成立,并与原先的两个殖民地连成一片,基本占据了从大西洋到康涅狄格河之间的区域。由此,英国在北美的殖民地开始逐渐壮大起来,形成了气候。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这几个殖民地被人们统称为「新英格兰」

与此同时,弗吉尼亚公司的种植园规模也在不断地扩大。

随着殖民地疆域的不断拓展,新移民与原住民之间的生存资源争夺战,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清教徒对帮助过他们的恩人越来越傲慢。他们视印第安人为「野蛮的低等民族」,认为印第安人是「需要被清除的障碍,而不是有可能被转化成为清教徒的人」。

印第安人并不容易驯服,看看与他们同宗的蒙古人的性子,你就会明白。新移民的强盗行径,激起了原住民强烈的反抗。但是尚处于原始部落形态的印第安人,技术实在是太落后。拿着棍棒与火枪对抗,注定了他们被屠杀的命运。

清教徒使用武力逼迫印第安人签下无数霸王合约,侵占了大量的土地。

遇到打不过的部落就去讲和,把天花病人使用过的衣物、毛毯当做礼物送给印第安人,使用病毒武器拔掉了一个又一个钉子户。

为了鼓励新移民积极屠杀原住民,1703年,新英格兰的清教徒在立法会议上决定:每剥一张印第安人的头盖皮、或每俘获一个红人都给赏金40镑;1720年,每张头盖皮的赏金提高到100镑。

1744年马萨诸塞湾的一个部落被宣布为叛匪以后,规定了这样的赏格:每剥一个12岁以上男子的头盖皮得新币一百镑;……每剥一个妇女或儿童的头盖皮得五十镑……!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长期不间断的大屠杀,使印第安人对殖民者恨之入骨。独立战争期间,原住民毫不犹豫地站到大英帝国一边,与殖民者进行殊死对抗,进一步加剧了双方之间的仇恨。

在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帮助下,奴隶主成功地脱离了自己的母国。1787年,奴隶主们成立了联邦制的「美利坚合众国」。

美国独立以后,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和虐待更是变本加厉。

首任美国总统华盛顿,曾在1779年攻打易洛魁部落时,指示约翰.塞列文少将说:

【“在所有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毁前,不要听取任何和平的建议。”】

1783年,时任大陆军总司令的华盛顿,还这样指导士兵如何从印第安人身上剥皮:

“从臀部往下剥,这样可以制作出高的或可以并腿而长的长筒靴来。”】

为了获得更多的土地,美国人掀起了长达一个世纪的西进运动,致使更多的印第安人惨死于美军的屠刀之下。

1830年5月,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通过了《印第安人迁移法》,把印第安人全部都赶进了保留地。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印第安人「眼泪之路」西迁路线

在19世纪晚期,一位名叫哈姆林·加兰的美国作家在谈到印第安人当时的状况时写道:

【“这个大陆原来的主人,已被白种人像圈牲口一样拘禁起来了。”】

被迫迁移的路上,印第安人吃尽了苦头,被屠杀或虐待致死者不计其数。

美国作家爱默生说:

【“自从大地开创以来,从未听说过在和平时期,一个民族对待自己的同盟者和受监护人时,竟然如此背信弃义,如此蔑视正义,并对乞求怜悯的悲鸣如此置若罔闻。”】

印第安人的西迁之路,是一条名副其实的「血泪之路」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作家格列哥利·米治诺著有《印第安战争百科全书:1850-1890年西部的战斗与摩擦》一书。他在书中统计了672次大大小小的战斗,并在《被遗忘的战斗》中记述了另外的三百次冲突。

仅以1864年臭名昭著的「沙溪大屠杀」为例。

11月29日上午,约翰·奇文顿上校带领全副武装并备有骑兵和迫击炮的700名北方民兵,突袭了在沙溪游牧定居地的一个主要由妇女和小孩组成的印第安人营地。

营地首领一发现奔来的军队,立即升起一面白旗,并高呼他的部落绝对不会抵抗。

但是美国白人士兵们毫不在意,他们用枪炮对准印第安人的所有帐篷发起了猛烈轰击。接着又进入帐篷展开屠杀。他们不仅用枪抵着婴儿和儿童的头部实施行近距离射击,还对年轻妇女实施强奸,对死者进行剥皮和分尸,用砍刀或匕首割下男人的耳朵、鼻子、睾丸以及女人的乳房和下体。

陆军中尉詹姆斯·康纳拒绝服从奇文顿上校的命令,他在后来的证词中这样描述:

【“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印第安男人、女人或孩子没有被剥皮,在许多情况下,他们的尸体在被剥皮以后,还被以最可怕的方式肢解;男人、女人和孩子的私处都被切除了……我听一个参与屠杀的美国士兵说,他切掉了一个女人的私处并将它穿在棍子上到处展示……我还听很多美国士兵说他们都干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将女性的私处切下来,然后将它们拉开套在鞍弓上,并在骑马行军时戴在帽子上炫耀。”】

根据1492年哥伦布第一次来到美洲的估测,美洲原住民总数大约有二千万到五千万之间。事实上,哥伦布的估测并不准确,有资料显示,当时美洲的原住民至少有八千万至一亿。

现代学术界则认为:仅仅北美洲原住民就至少超过一千万。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如今美国有300多个印第安人保留地,总面积大约为22万平方公里。作为原先美洲的主人,现在只有一百多万人口,不到美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一。

这些血腥而又残忍的历史,毫无意外地被奴隶主们刻意隐瞒了,绝大多数普通美国人并不了解,在他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美国,生而有罪!

【02】我有一个梦想

提到美国的奴隶制度,大家第一时间就会想到黑奴。事实上,奴隶主一开始使用的是白人契约奴,简称白奴。

白人契约奴的来源有四种:

一是负债无力偿还的人;二是为了一张横渡大西洋的船票,不得已卖身为奴的贫苦移民;三是受殖民政府拐骗的移民。包括大量的英格兰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法兰西人、德意志人、荷兰人、犹太人和瑞典人;四是英国的罪犯,这是白人契约奴最大的来源。这些人里确实有罪犯,但更多的是犯了一点小过错的穷人、以及被故意陷害的无辜者。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殖民地虽然由白人统治,但也只是少数奴隶主的权利。清教徒把持的议会历来歧视穷人,财产达不到法定数额,你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议会规定:拥有50英亩以上土地的男人才有选举权,拥有土地500英亩以上的方有资格参选议员。

白奴约占全部移民人口的一半,包括妇女和儿童。即使是自由的穷人,在北美也朝不保夕。身为契约奴的白人,处境可想而知。就算能成为奴隶船上四分之三的幸存者,也难逃过彼岸高达80%的死亡率。

在南方,白奴曾是早期种植园的支柱,直到18世纪,他们才逐渐被越来越多的黑奴取代。白人奴隶和黑人奴隶一样,在奴隶主的种植园里挥洒着血汗。如今有些祖上为奴但却自视高人一等的美国白人,并不知道他们的祖先,也曾经历着和黑人一样悲惨的命运。

一些种植园主对待白奴甚至比对待黑奴更加凶残,因为他们觉得黑奴永远是自己的财产,而白人契约奴则总有一天会离开自己,必须在契约期间压榨干净。

不少白奴在契约期满前就已被折磨致死。

虽然白人契约奴有契约期限,但根据美国早期的法律,未能如期清偿债务的债务人会被逮捕和监禁。一些契约期满但债务缠身的穷苦白人,仍然不得不到债主家服劳役,成为事实上的永久契约奴。

17世纪中叶,殖民地制定了奴隶法典,赋予了奴隶主对奴隶的完全权力,使他们可以「不受任何惩罚地杀死奴隶……」。在法律的支持下,奴隶主更加肆无忌惮,奴隶的境遇堪比炼狱。

基于白奴数量太少且反抗激烈,殖民者转而逼迫原住民充当奴隶。然而因为疾病和战争导致原住民人口数量急剧下降,加之印第安人野性难驯,实在不是做奴隶的好材料。于是殖民者瞄上了更加温驯的非洲裔黑奴。

到18世纪,黑人奴隶已经全面取代白人奴隶与原住民奴隶。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黑人奴隶通常都是被奴隶贩子强行掳掠到奴隶船上的。

他们被铁链锁在低矮的船舱,无法直起身体来活动。黑暗逼仄的船舱里没有排气孔和下水道,到处都是排泄物、呕吐物、血液以及同伴腐烂的尸体。而他们要在这令人窒息的船舱里呆上数周甚至几个月。

但是能够活着下船的奴隶,却并未见得比死在海上的奴隶更加幸运。

噩梦如影随形,直到他们死去。奴隶们终身无休止地劳作,无休止到什么程度呢?

历史学家迈克尔·布雷基的团队,曾对发现的400具黑奴的尸骨进行研究,发现绝大多数奴隶都是过劳死。他们当中许多人的肌肉和韧带劳损严重,严重到与骨骼分离,这意味着他们在有生之年,每时每刻都活在剧烈的疼痛中。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这400具奴隶的尸骨中,40%是不满15岁的儿童,他们大多死于营养不良。

为了防止他们逃跑和偷袭奴隶主,奴隶终身都带着沉重的镣铐。鞭打和虐待是家常便饭,酷刑与处决随处可见。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女奴们常常被强奸,生下的孩子即使有奴隶主的骨血,也依然永世为奴。为了获得更多廉价的奴隶,奴隶主会发起奴隶与奴隶之间的强奸行为。

有的奴隶主干脆办起了黑奴养殖场,他们编造了一个谎言,说只要一个黑奴女人生够十个孩子就可以获得自由。一些黑奴女人为了获取永远不会到来的自由,不断地主动与不同的黑奴男人发生关系。当时有个女黑奴死前居然生了四十多个孩子!

在怀孕期间,女奴依然会被强奸,依然要完成繁重的劳作;分娩之后,依然要立即下地干活。

更糟糕的是,因为奴隶是商品,黑奴之间自愿的婚姻是不被法律承认的,许多奴隶都会被迫与家人分离。

儿童更是常常被奴隶主从父母手中夺走,卖到另一个陌生而又危险的地方。等这些奴隶儿童长大了之后,又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小孩,被夺走、卖掉。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与家人分离的恐惧和创伤,在一代又一代的奴隶之间循环上演。今天的美国黑人也许不知道自己的曾祖父是谁,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往上几代的亲人们,每天都活在被殴打、被强奸、被迫与家人分离甚至被杀死的恐惧中。

德格鲁伊教授认为,由于黑奴长期处于死亡边缘,所以适应性地进化出来一些负面的行为模式与精神状态,比如今天美国黑人群体所表现出来的不安、焦虑、缺乏专注力、高度的警觉甚至暴力倾向等等。

他们中的一些人会挣扎、反抗、逃跑,但又能逃到哪里去呢?一旦被抓住,他们要面对的是更加恶毒的惩罚。

据统计,自16世纪开始的「黑三角贸易」中,约有1200~2000万非洲黑人被贩卖到美洲做奴隶,其中约有200万人死在了路上。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而北美洲最古老的城市圣多明各岛,仅在十八世纪上半期就输入黑奴280万人。到了1976年,这280万只剩下65000人。

殷殷鲜血,累累白骨,谁能知道在波涛汹涌的大西洋海底深渊、以及北美广袤的土地之下,埋葬了多少黑人奴隶的骨骸。

即使到了21世纪的今天,黑人们仍然萎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备受欺压。

马丁·路德·金不会知道,他拥有的那个梦想,依然还只是一个梦想。

而奴隶主们的梦想,却早已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03】平等的谎言

美国独立后,南方和北方沿着两条不同的道路发展。

在北方,各州纷纷仿效英国开始了工业革命。至1860年,北方工业生产总值已经稳居世界第四位,达到18.8亿美元。

而在南方,实行的依然是压榨黑人奴隶的种植园经济。南方的奴隶主们还力图在西部甚至全国扩展种植园经济,这样的意图,严重地阻碍了北方工商业的发展。于是南北之间的斗争,围绕着西部的土地资源激烈地展开了。

1854年7月,北方组建了共和党。

共和党要求在西部地区发展资本主义工商业,并且公然反对奴隶制。

南方的种植园经济模式是建立在奴隶制度之上的,没有奴隶,所有的奴隶主都得吃土。于是南方的奴隶主们坚决抵制共和党。

然而,抵制最终换来的,却是共和党的首次执政——1860年,共和党的林肯当选美国总统。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美国第16任总统 亚伯拉罕·林肯

林肯的当选,对南方种植园主的利益构成严重威胁。为了重新夺回他们长期控制的国家领导权,他们发动了叛乱。

南方先后有11个州退出联邦,宣布成立「美利坚联盟国」,并制订了新的宪法,选举新总统。

1861年4月12日,南方同盟军炮轰联邦军据点萨姆特要塞。4月15日,林肯下令征召志愿军为维护联邦统一而战,南北战争爆发。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废除奴隶制的林肯似乎是一个充满爱心和正义感的人。其实他也是一个披着民主外衣的屠夫,手上沾满了印第安人的鲜血。

他一开始只想恢复南北的统一,担心触动奴隶制度会把一些边境奴隶州推向南方叛乱者一方。所以在反对奴隶制这个事情上,表现得甚至比其他共和党人还要温和,更不用提废除奴隶制了。

他曾经这样说过:

【“如果我能拯救联邦而不解放一个奴隶,我愿意这样做;如果这是为了拯救联邦需要解放所有的奴隶,我也愿意这样做。”】

然而随着北军在战场上接连失利,眼看败局将至,林肯逐渐意识到解放奴隶和武装黑人的必要性。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1862年9月22日,林肯发表预备性的解放宣言。宣布:假如在1863年1月1日以前南方叛乱者不放下武器,叛乱诸州的奴隶将从那一天起获得自由。消息传到南方后,成千上万的奴隶逃往北方。

1863年1月1日,林肯颁布《解放宣言》正式宣布解放黑奴,并且实行武装黑人的政策,允许黑人参加北方军队。于是,无数逃出种植园的黑人又报名参加了北方军队。由此北军实力大增,南军的战斗力则被迅速瓦解,战争形势瞬间逆转。

1863年7月1日,南北双方在葛底斯堡展开决战,7月3日南军被击败。林肯在这里发表了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提出了「民有、民治、民享」的口号。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1865年4月9日,南北战争结束,美国恢复统一。

【“八十七年前,我们的先辈们在这个大陆上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共和国,她受孕于自由的理念,并献身于一切人生来平等的理想。”】

这是林肯「葛底斯堡演说」开场说的第一句话。

南北战争之后的黑人虽然被解放了,但是他们并没有获得平等对待。在白人眼中,黑人仍然是「贱奴」。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仅在1882-1968年之间,就有4743人(这绝不是全部)被记录处以私刑,其中73%是黑人。之所以能够知道这个数据,是因为当时美国社会十分流行这种以私刑照片为内容的明信片。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从照片中可以看出,白人对于当众绞死或者烧死黑人这种事,是多么地喜闻乐见。

千千万万原住民、白奴和黑奴的森森白骨,终于一点点垒筑起了白人奴隶主们的美国梦。

在美国南达科他州黑山地区的国父山上,供奉着华盛顿、杰斐逊、罗斯福、林肯4人的巨型石像。这4位被神化的开国先驱、人权斗士,果真如他们所标榜的那样尊重人权吗?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1775年4月,美国独立战争打响两天之后。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城镇登出一则广告,悬赏捉拿10个逃亡奴隶。其中两个是黑人奴隶,另外8个是白人奴隶。包括来自苏格兰的中年制砖匠威廉·韦伯斯特、和20岁的木工托马斯·皮尔斯。

而悬赏追捕他们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美国首任总统 乔治·华盛顿

华盛顿在独立战争期间担任大陆军总司令,长达7年拒绝领取任何薪水,依然能够维持家人高品质的生活,就因为他也是一个大奴隶主。

华盛顿是民主自由的象征,但他并没有把自由平等的原则,落实到自家的白奴和黑奴身上。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美国第3任总统 托马斯·杰斐逊

出身富足的托马斯·杰斐逊,十四岁就继承了五千英亩土地及数十名黑奴。这个奴隶主在起草《独立宣言》宣称「人人生而平等」的同时,还主张美国人必须「追求灭绝印第安人或者将他们驱赶到我们不去的地方」

亚伯拉罕·林肯,铸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死刑。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1862年,林肯总统下令绞死了38个苏语部落的印第安人。这些被绞死的人没有一个经过法庭辩论程序,每十分钟判一个,比希特勒更利索。

对于美国人采取种族灭绝手段抢走了印第安人的土地这个事实,西奥多·罗斯福是这样看的:

【“这是不可避免而且最终有利的,我不想走得太远去说只有死掉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但是我相信10个好印第安人有9个是死了的,而且我也不愿意去仔细查询第10个死亡的案情。”】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美国第26任总统 西奥多·罗斯福

这些国父们真实的冷漠、虚伪与残忍,被奴隶主们利用强权支撑的谎言,彻底掩盖在自由平等的华丽外衣之下。

1886年,法国人将完工的自由女神像赠送给了美国。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矗立在纽约自由岛的自由女神像,成为自由美国的象征、文明世界的灯塔。

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寻梦者,满怀憧憬来到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用自己的生命,继续为这座灯塔,绘出了迷幻而又不可置疑的光环,对不明就里的人们,形成了致命的吸引力。

那些背井离乡追寻所谓自由的人们,对自己遭受的奴役绝口不提,反而帮着奴隶主继续编织灯塔「自由、民主、平等、强大而又不可战胜」的谎言,以此来收获别人艳羡的目光,自欺欺人地暗自平衡着内心的失落与伤痛。

【04】觉醒即崩溃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1957年8月,马丁·路德·金建立了南方基督教领袖会,采取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方式与奴隶主当局抗争,开启了轰轰烈烈的黑人民权运动。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马丁·路德·金

1963年8月28日 ,马丁·路德·金组织了二十五万名抗议者,参与「华盛顿工作与自由游行」,为黑人争取自由权和工作机会。在林肯纪念堂的台阶上,马丁·路德·金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

1966年,黑人青年修伊·牛顿和鲍勃·西尔在加利福尼亚的奥克兰,联手创建了黑豹党。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鲍勃·西尔(左) 修伊·牛顿(右)

黑豹党成员出现时,常常统一制服,头戴贝雷帽,个个带枪。遇到黑人被白人警察揪住了,就举起枪来与警察对峙。

1967年5月,加州议会规定公开携带上膛武器为非法行为。5月2日,西尔亲自率领大批全副武装的成员,公然持枪闯入州议会大厦。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黑豹党一战成名。很多黑人慕名而来,希望加入黑豹党。

口才了得的作家埃尔德里奇·克利弗加入以后,成了黑豹党的发言人。他公开宣称:“美国面临的选择是‘黑人的彻底自由,要不就是美国的彻底毁灭’。”

为了扩大影响范围,他还淡化了黑豹党黑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联合被压迫群众走阶级斗争路线。于是底层的其他族裔也纷纷加入黑豹党。

迅速壮大的反抗组织,毫无意外地遭到奴隶主当局的残酷绞杀。1967年10月28日,牛顿被当局以射杀警察的罪名投进了监狱。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1968年4月4日傍晚,马丁·路德·金准备去参加一个集会。

在参加集会前,他在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市洛兰停车场的旅馆306号房吃了简单的晚饭。晚餐吃毕,他稍事休息,然后走出房间站到了阳台上。

就在此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一颗子弹,击中了马丁·路德·金。他倒了下去,鲜血从体内汩汩涌出。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虽然最终抓到了凶手,然而马丁·路德·金的死因至今依然成谜。

马丁·路德·金的死亡,引发美国多地爆发了骚乱。黑豹党成员的行为也变得愈发激进。

1968年4月7日,黑豹党核心成员赫顿、克利弗等人试图伏击奥克兰警察,结果赫顿被打死、克利弗受枪伤,其他7人被逮捕。

这次行动给当权者制造了对付黑豹党的充分理由,黑豹党正式成为奴隶主当局的首要打击目标。

就在黑豹党最危难的时候,勇士弗雷德·汉普顿扛起了大旗。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弗雷德·汉普顿

他进一步淡化黑豹党的黑人属性,开始和其他政治组织联合,比如白人劳工、拉丁裔、亚裔、穆斯林甚至女性平权主义者。

黑豹党彻底表明,他们是向奴隶主阶级宣战,而不仅仅只为了黑人利益。由此,黑豹党获得了更大范围的民意支持。

介尼玛就是革命啊,黑豹党的手几乎已经摸到了奴隶主的命门之上,当局岂能坐视不理。

在联邦调查局的策划下,1969年12月4日,芝加哥警方突袭了弗雷德·汉普顿的住所,直接把他乱枪打死在床上。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在流亡海外的西尔以及各界平权人士不懈的努力下,1970年,修伊·牛顿获释。

出狱后的修伊·牛顿意志消沉,宣布放弃武力斗争,党内随即四分五裂。黑豹党就此堕落,沦为令人厌憎的街头暴力团伙。

1982年,黑豹党宣告解散。那些在斗争中付出的鲜血,就这么白白流淌了。

修伊·牛顿最终因帮派之间的毒品纠纷横尸街头,死于1989年。

如果你说种族歧视就是美国社会动荡的根源,就连奴隶主也会点头附和,并且会诚恳地付诸行动,让大家看到一些改变从而平息怨气,心平气和地继续接受奴役。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至于敢站出来说话的你,最终必定难逃那颗暗中射出的子弹,比如马丁·路德·金。

如果你说美国社会根本的矛盾是奴隶主与奴隶之间的阶级矛盾,要想获得真正的人权,奴隶们必须跨越种族,团结起来彻底终结奴隶主阶级的统治。

那么,你会被FBI乱枪打死在床上,比如弗雷德·汉普顿。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马丁·路德·金的民权运动,以及黑豹党的暴力反抗,最终促成了《平权方案》的通过,为黑人在法律上争取到了平等的人权。甚至在舆论地位上,黑人占有了比白人更多的话语权。

但是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与压迫,从来没有在美国社会消失过。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美国现任总统 唐纳德·特朗普

2020年开春,一场史无前例的疫情席卷全球。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因为美国当局的不作为,美国成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重灾区。至5月下旬,美国境内累计确诊约170万例,死亡10万例。

疫情肆虐,致使4700万美国劳动人口失业。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2020年5月25日,是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这一天,原本是美国法定的阵亡将士纪念日。

这天晚上,一名白人警察用膝盖跪压在一名非裔男子的脖子上,足足持续了8分46秒。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非裔男子最终窒息而死,终年46岁。

这名非裔男子名叫弗洛伊德,他只不过是千千万万个失业的普通黑人之一。为了养活6岁的女儿,他每天都要努力工作。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他在酒吧做保安,酒吧老板滕斯特罗姆对他印象非常好,“他是个很有礼貌的人。”

为了多挣点钱,弗洛伊德还兼职做卡车司机。

偶尔,他会去El Nuevo Rodeo俱乐部组织的演唱会上担任保安 。

在去年的流行音乐之夜,弗洛伊德又来到现场工作。但他可能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个来赚外快的保安——德里克·肖文。

警察德里克·肖文,虽然是奴隶主豢养的白人杀手,但本质上,和当年的白奴并无区别。他娶了一个来自老挝的亚裔女子为妻。

他的收入也只够勉强糊口,为了生计,和多数警察一样,常常利用下班时间到夜总会兼职保安,赚点外快贴补家用。

妻子凯利·肖文说:“他在脱下警服后,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新冠疫情冲击了滕斯特罗姆的酒馆,弗洛伊德加入了失业大军。滕斯特罗姆说:“他每天都在为生计发愁。”

5月25日下午,弗洛伊德驾车来到“Cup Foods”超市购买了一些商品。

但超市店员随后拨打了911:“有人来商店使用假钞,我们追出去,他们归还了买的东西。但他们似乎醉得很厉害,一直呆在车里没有离开。”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四名出警的警员至少有两名是少数族裔

接到报警后,德里克·肖文一行四人前往处理。最终,德里克·肖文跪杀了弗洛伊德。

然后,成功地引发了全国的暴乱。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6月4日,弗洛伊德的首场追悼会在事发的明尼阿波利斯市举行。市长雅各布·弗雷单膝跪在弗洛伊德的灵柩前,一手轻抚棺材,一手掩嘴痛哭。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6月6日,事件仍在发酵。美国纽约、芝加哥、费城、旧金山、华盛顿等多个主要城市的民众继续举行抗议活动。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市长Bowser当天也走到抗议者中间。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6月8日,美国国会众议长佩洛西和多位国会民主党人,在国会山单膝跪地8分46秒向弗洛伊德致哀。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自从全国爆发动乱以来,单膝下跪已经成为流行全美的新时尚。从联邦政府高官,到普通的警察保安,一言不合就会出现单膝下跪的感人场景。

民主党正在以高超而又精湛的煽情演技,吞噬着特朗普持续下滑的支持率。

处于眼下的光景,党派之争,也会成为摧垮灯塔的加速器。

受疫情扩散的冲击,会有越来越多的失业人口走上街头。他们不光使用假钞,还会偷窃、抢劫、绑架……只要能够有口饭吃,做什么也在所不惜。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美国,已经完美地陷入了这样一个死循环:

疫情控制不力→失业率升高→上街找活路找食物→爆发冲突→引发暴乱→镇压→人群密集导致疫情扩散→失业率再升高→再暴乱→再镇压……周而复始→压力累积到极限→爆炸……GAME OVER!!!

血债血偿——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新冠疫情刺破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奴隶正在觉醒。大西洋海底的累累白骨、几百年积蓄的血海深仇,终有一刻,会变成摧毁灯塔的炸药!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6月9日12时(美国东部时间),弗洛伊德的葬礼在休斯敦一间教堂举行,大约有500名人士参加。场外也聚集了数千民众,为他作最后送别。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葬礼上,他的外甥女布鲁克·威廉姆斯哽咽着发出了直抵灵魂的质问: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有人说‘美国再次伟大’,可美国什么时候伟大过?”

葬礼结束后,弗洛伊德的灵柩被运到距离教堂24公里外的墓地,长眠于自己的母亲身边。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正如布鲁克·威廉姆斯说的那样:“美国是时候做出改变了,即使是从抗议开始,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

弗洛伊德的葬礼,既是结束,也是开始。惊天动地的革命,正在自由女神的脚下酝酿。

美国,即将从灯塔神话中跌落,碎满一地!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一个坏土豆”,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