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疫情面前,美国捉襟见肘,无力回天

美国当今的社会,面对这种复杂的局面,早已是千疮百孔。再怎么拆东墙补西墙也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因为拆了东墙也补不过西墙,所以美国的做法是索性只拆东墙,也不补西墙。美国拆了东墙之后,想要补的只是资本主义这座摇摇欲坠的大厦里的某块地基基石。至于补了得补不了,再另当别论。但要补的只能是补这一块,其他的拆和补都已经顾不过来了。

胡懋仁:疫情面前,美国捉襟见肘,无力回天

美国一些州疫情已经开始在前一段时间,稍微平静之后,有再次反弹之势。但是,这些有疫情反弹所在地的州政府,还有联邦政府,已经表示将不再采取防范疫情的严格措施,只要一门心思恢复经济。这就是说,即使疫情再度爆发,也挡不住美国这些州的政府和联邦政府要恢复经济的决心。对于疫情本身,只有听之任之了。

这让人看到美国有一种豁出去的姿态。再有更多的人发病,或者有再多的人因病而亡,美国一定要把恢复经济放在全部工作的第一位。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人们其实都很清楚。但是,为什么知道了有很严重的后果,却仍然要坚持这样做,这是很令人深思的。

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疫情可能会有更大范围的蔓延,可能会有更多的确诊病例,也可能会有更多的死亡病例。那么,美国不担心出现这样的局面吗?可能在疫情爆发的早期,或许美国联邦政府或者某些州政府中的有些官员会有这样的担心,但当时美国联邦政府的某些高级官员们似乎一开始就不在乎这种事情的出现。他们至多担心,如果疫情蔓延得太快太多,舆论界与媒体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压力,而至于有多少人确诊,有多少人死亡,似乎从来就不是他们担心的问题。

在疫情爆发的早期,这类官员就总是在强调一定不能损害经济。如果不是有些州政府的坚持,联邦政府根本就不可能打算采取更多的防疫措施。后来,疫情刚有一些稳定的苗头,联邦政府的官员们就迫不及待地要求立刻开始恢复经济的工作。当然,联邦政府的这种考虑,也实在是迫于更多和更大的压力。

这不,疫情反弹的迹象刚刚出现,美国股市就立刻大跌。美国联邦政府非常担心股市情况的恶化,所以这反而更加剧了他们维护股市的紧迫。而要维护股市,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要保障美国经济能在短期内得到尽快的恢复。这是符合美国大资本利益的。这是美国利益的大头,谁都不敢忽视。这甚至也直接关系到特朗普到底能否顺利连任的问题。所以美国联邦政府是一定要这样做的。

美国最初在疫情爆发之后,一些低收入的美国人就立刻感觉到生存受到了威胁。这种低收入家庭的生存状态是家无隔夜粮。他们拿的是日工资,一旦经济停顿,他们就立刻失业,因而立刻就没有收入,因而立刻就面临挨饿的威胁。虽然美国政府会发放食品券以及1200美元的救助款来缓解他们面临的威胁,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所以美国联邦政府急于恢复经济,也是担心,如果这种低收入人群因失业而带来他们生存上的问题,也同样会给美国带来巨大的社会动荡因素,这在联邦政府那里也是难以承受的。

同样,比低收入家庭情况略好一点的群体,也希望尽早恢复经济。他们面临的生活压力也非常大。现在谁也不知道疫情会在什么时候能够消退,谁也没有把握知道自己的经济实力还能扛多久。所以尽早恢复经济活动,对于他们也是有利的。

可是,谁来关注疫情中可能被确诊的患者,谁来关注这些患者中可能因此而失去生命的人们?这在美国今天的社会中,似乎成了最不受人关注的群体。在美国社会为弗洛伊德的不幸死亡而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的时候,却很少有人为疫情患者们发出更多的呼声。已经有统计数据表明,在疫情患者中,穷人患病的比例高于富人,患者中穷人死亡的比例也高于富人。这就是说,无论是患病的人,还是因病死亡的人,穷人的比例都要高于富人。所以在美国政府看来,既然患病的人中,多数是穷人,在死亡的患者中,多数也是穷人。所以,这些人就不可能成为美国政府关注和救助的对象。如果他们有足够的幸运,他们就能扛过疫情,上帝会保佑他们恢复健康。如果他们中有的人没有那么幸运,那么,上帝会迎接他们进入天堂。

这恐怕就是美国政府的算计。美国的穷人们,当然不希望让自己生存于这样的处境之中。可是美国当今的社会,谁会为他们说话?谁会为他们发声?谁会为他们呐喊?指望美国的媒体吗?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而在美国,没有媒体的发声,任何社会群体的需求、愿望甚至濒死前的呻吟,都没有人能够听得到。

今天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就是公开表明,要彻底抛弃这样一些人。而在美国媒体的舆论环境中,普通大众也不太会关注这样的一个群体。他们是被遗忘的一群,或者是被人们希望遗忘的一群。西方的宗教,也不在乎这些人的生命。反正在他们的观念中,人死了之后,就是去天堂见上帝了。在富人们看来,死亡后去见上帝,这对穷人来说,似乎应该是一种值得庆幸的事情。如果这样的宗教真的有这样的观念,既然那么多宗教信徒也真的相信这样的观念,可是为什么那些有钱的信徒们不打算率先到上帝那里去聚会呢?

以上情况表明,美国当今的社会,面对这种复杂的局面,早已是千疮百孔。再怎么拆东墙补西墙也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因为拆了东墙也补不过西墙,所以美国的做法是索性只拆东墙,也不补西墙。美国拆了东墙之后,想要补的只是资本主义这座摇摇欲坠的大厦里的某块地基基石。至于补了得补不了,再另当别论。但要补的只能是补这一块,其他的拆和补都已经顾不过来了。

这块地基的基石或许在一段时间以后,能够勉强看上去坚固一些了。但这不太可能解决根本的问题。这座腐朽不堪的大厦已经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了。用四个字的话说,就是无力回天。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