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建立在南北战争“大和解”之上的美国传统价值观,随着被“大和解”忽视的社会底层对“多元包容”的迫切追求与抗争,已然随着那些具有种族主义及至殖民主义象征性的人物塑像的倒掉,而危如累卵、摇摇欲坠。进一步而言,美国尤其特朗普政府及其本人,若不正视全球一体化下的“多元包容”,并采取行之有效的解决措施,那么,曾被精心塑造的美国传统价值观必将倒掉。

【本文为作者朱新开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近日,电影《乱世佳人》被好莱坞华纳旗下的HBO MAX下架。众所周知,其改编自长篇小说《飘》,故事背景是1861年~1865年美国南北战争,其中北方的领导者是总统林肯,南方的标志性人物是邦联军总司令罗伯特·爱德华·李(Robert Edward Lee),即几乎已成专用词的general Lee,中文翻译为李将军。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目前的美国,在因警察暴力执法而引发的骚乱中,被视为“白人至上主义”象征的李将军成为众矢之的,只说曾在南北战争时期作为南方首都的里士满,李将军塑像的高大底座上已被涂鸦占满。

那么,若从历史文化及其衍生的价值观角度而言,这意味着什么呢?

一、白人至上主义的象征

其实,李将军塑像并非只在里士满才有,也并非只在此次骚乱中受到冲击。

只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半年后,即2017年8月12日,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的解放公园,出现一群新纳粹、三K党和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举着带有种族主义色彩及印有纳粹标志的旗帜,以集会形式抗议市政厅计划拆除公园内的李将军塑像。

几乎同时,支持拆除塑像的人士来到公园,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后被警方驱散,在撤离的途中,一辆汽车突然冲撞人群,导致1人死亡、19人受伤。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对此,特朗普一开始采取左右逢源的态度,公开宣称双方均有责任,进而引发美国两党和社会各界的批评,他只得于9月14日签署了谴责白人至上主义的决议。

就在同一天,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政厅作出决定,拆除树立在该市联邦将军公园的李将军雕像,为了防止白人至上主义者的阻挠,还派出持自动步枪的警察维护秩序。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值得一提的是,1963年11月22日,时任总统约翰·肯尼迪遇刺身亡便是在达拉斯市,外界至今对其死因仍有多种猜测,其中之一便是死于刺客背后的种族主义者之手。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就在肯尼迪遇刺的2个多月前,即1963年8月28日,马丁·路德·金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演讲。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此前尤其此后,美国国内反对种族主义的行动一直就没有停止过,而警察针对黑人的暴力执法事件也没有断过,三K党、白人至上主义、新纳粹等则会趁机沉渣泛起,有时甚为嚣张……这一切,似乎已然成为美国人生活的一部分。

那么,美国近期发生的社会骚乱有什么特殊性?

二、反对的已非仅是种族主义

先回到里士满,几乎在李将军塑像被涂鸦的同时,另一座相对容易推倒的塑像被反对者推倒了,其原型是李将军的顶头上司、南方邦联总统杰斐逊•戴维斯。此外,黑人党团的一些议员提出,移除国会大厦内11座南方邦联军政人物雕像,以及更改与之相关的军事设施名称、禁止使用南方邦联旗帜等议案。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同是在里士满,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的塑像也被推倒,乃至扔进湖水中;在波士顿,哥伦布的塑像则被“斩首”。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显而易见,原本反对种族主义的行动,延伸到了反对殖民主义,并且迅速蔓延到其他国家。

树立在英国伦敦市的丘吉尔(1940年~1945年、1951年~1955年两度出任英国首相)雕像,被示威者认为是种族主义者的象征而涂鸦;

树立在澳大利亚州珀斯市的詹姆斯·斯特林(英国皇家海军上将,1828年~1839年任西澳大利亚州的首任州长)塑像,被反对者认为是欧洲殖民者的象征而泼漆。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不仅如此,其他类似的“图腾”也受到冲击,乃至那些带有种族歧视寓意的专用词汇、艺术表现形式,比如地名、乐队名称、影视情节、演员的种族多样性等受到波及,于此不再一一列举。

进一步而言,美国此次原本基于反对种族主义的风潮,不仅从空间上蔓延到世界更大范围,还从时间上追溯到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殖民时代,并通过具有历史文化象征意义的塑像、文学、影视等,深度插入意识形态领域,直接受到冲击的便是美国传统价值观。

请注意,此处的“美国传统价值观”,并非仅指必须倒掉的殖民主义、种族主义等。

三、支离破碎的“美国梦”

在讲“美国传统价值观”之前,有必要先看一下与之有着紧密关联的“美国梦”。

众所周知,被美国主流社会刻意强调的历史节点,大致为: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1620年,五月花号及公约;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1789年,美国宪法;1861年,南北战争及废奴等。

对此,美国主流文化领域一直在极力提炼包装为:平等、自由、民主,以及信仰、法治、权利,还有勇气、勤奋、成功。若进一步归纳起来,便是曾一度令全世界瞩目的——美国梦。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可是,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的殖民时代,包括在五月花号帆船上订立的公约,显然没有考虑到原住民的“梦”;此后,直接受到《五月花号公约》影响的美国独立及宪法,显然没有考虑到原住民及黑奴的“梦”。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至于南北战争时期,虽然宣布废除了奴隶制,但那是基于战争形势所迫,包括北方军需要黑人兵源等。事实上,至今的美国主流社会,仍在针对黑人及少数族裔竖起无形的隔离墙,甚至以法治的名义予以强化。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毋庸置疑,当“梦”被禁锢,乃至被挤压得支离破碎,那必然会导致反弹乃至反抗,即“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应该就是当今美国的真实写照。

接下来,就该讲“美国传统价值观”了。

四、被刻意塑造的“南北大和解”

事实上,美国目前的社会构架并非建立于独立之时,因为当年是绝对的白人至上社会,黑奴、原住民等甚至不能被称为最底层,而是完全被排斥在外的“非人类”。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直至南北战争后,获得自由的黑奴才得以参与到社会活动中,虽然仍会受到限制乃至压制。同时,曾经敌对的南北双方也需要进行接轨,包括社会构架、思想理念、价值观等,当然战败的南方是被动方。

进一步而言,当时的美国需要尽快抚平创伤、恢复秩序,最基本的手段便是营造社会大和解的氛围,由此,李将军被挑选出来。

只说南北战争后期,南方军败局已定,作为总司令的李将军拒绝发动全民游击战,选择亲自向西点军校的小学弟、北方军总司令格兰特(Ulysses Simpson Grant)投降。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格兰特并未做出羞辱对方的举动,甚至在谈判中主动做出让步,包括允许南方军官带走私人武器、马匹和行李,以及为南方军提供口粮等。

这个故事后来被刻意塑造为“南北大和解”,进而延伸为“多元包容”,并成为这个联邦制移民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之一,或可称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基石。

不过,这个故事有一个“大漏洞”,因为至少李将军的“大和解”是站在白人立场之上。尤其在战后,南方部分州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基于“大和解”,并通过竞选方式重掌行政权力,三K党则随之尘嚣甚上,以暴力乃至私刑维持种族隔离政策。在格兰特就任总统后,曾为此针对重点地区实施军管,逮捕数千名白人至上主义者,但事实证明未获实质性成效。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这就要说到《飘》了,其出版于南北战争结束七十一年后的1936年,英文名为《gone with the wind》,作者是生于美国南方的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第二年即1937年,《飘》获得普利策文学奖。

1939年12月,同名电影在美国首映,第二年即1940年2月,便捧得8个奥斯卡小金人(另有提名未获奖);6月,该影片在中国上海上映,起初译为《随风而去》,后改为更具市场效应的《乱世佳人》;同月,傅东华开始着手翻译原著,为了与电影的中文名有区别,而译为意会的《飘》。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为何要纠缠于英文名与中文名?只因与本文的主题有着直接关系。

五、

当年,将《gone with the wind》翻译为《随风而去》属于直译,也有译为“随风而逝”、“随风飘逝”、“随风飘去”等。

不过,“gone with the wind”原是英国诗人思斯特·道生的诗句,被《飘》的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引用,并通过书中女主郝思嘉(斯嘉丽)之口讲出,大意为战争像飓风一般卷走了她的整个世界,她家的农场也“随风而去”。

也就是说,“wind”被作者引喻为“南北战争”,并且已非泛指的“风”,而是“飓风”。由此而言,不论译为“随风而去”,还是“飘”等,均未能充分体现出作者的原意。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1979年9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决定再版《飘》,并于12月开始出售上册,但招致反对声音,有媒体于1980年1月29日刊登署名文章《飘到哪里去》,其中写道:

【“总觉得这部小说把那些实行种族歧视的奴隶主当作英雄来描写。”】

1980年6月13日,邓小平在会见美国费城坦普尔大学(Temple University)代表团时,说:

【“你们有一本小说叫《飘》,是写南北战争的。小说写得不错,中国现在对这本书有争论,有人说这本书的观点是支持南方庄园主的。我们翻译出版了这本书。出版了也没有关系嘛,大家看一看,评论一下。”】

综上所述,《飘》确实带有一定倾向性,即站在南方白人的角度诠释南北战争,想必美国人不会不清楚。可是,为何仍然受到广泛喜爱乃至追捧?

首先,《飘》讲述的一个战争灾难爱情故事,只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乱世佳人》,比之爱情片《罗马假日》、灾难爱情片《泰坦尼克号》,要更具史诗般的冲击力与吸引力,不仅摘得8个奥斯卡金像奖,在美国电影协会于1998年评选的“20世纪最伟大100部电影”中,《乱世佳人》排名第四。至于作为原著的《飘》,则获得1937年普利策文学奖。也就是说,仅从文学文艺角度而言,其无疑具备当之无愧的经典原素。

其次,《飘》的政治倾向性受到南方白人的认可,同时,女主郝思嘉对金钱的追求则淡化了上述倾向性,也就受到北方白人的认可。尤其是,美国刚于1929年~1933年经历了大萧条,郝思嘉在结尾所说的话,正迎合了当时美国主流社会的心声与愿景,即:

【“等明天回到塔拉庄园再考虑这一切吧,到那时候我就能够忍受了,明天我会想办法让他重新回到我身边,毕竟每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为何于此要强调“南方白人”、“北方白人”?只因这才是最为关键的——

第三,《飘》出版于1936年,《我有一个梦想》演讲于1963年,后者是美国黑人争取“多元包容”的关键性节点,乃至采取了一些较为极端的抗争手段,而前者仍处于以南北白人为主的“大和解”阶段,这让《飘》得以畅行无阻,但是,南北白人之间,以及白人与黑人、原住民、少数族裔等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白人至上主义也被容留下来。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进一步而言,“大和解”并未真正实现,“多元包容”则需强行争取,两者在南北战争结束后的一百年间,显然没有形成良性过渡,乃至存在明显的断代与断层,因此,《乱世佳人》被下架也就是必然的事情。

相比而言,李将军塑像则遭到更大冲击,并延伸至其他具有象征意义的人物塑像,乃至迅速蔓延到美国以外,除了上文提及的哥伦布、杰斐逊•戴维斯、丘吉尔、詹姆斯•斯特林,还有法国的国家象征玛丽安雕像,以及树立在英国莱切斯特的印度圣雄甘地塑像等,后者被抗议人士认为是“种族主义者”。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只说美国的李将军,前文有述被美国主流阶层塑造为“大和解”的象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已顺理成章地成为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图腾,反之,则成为反对种族主义者的矛头所指。

综上所述,建立在南北战争“大和解”之上的美国传统价值观,随着被“大和解”忽视的社会底层对“多元包容”的迫切追求与抗争,已然随着那些具有种族主义及至殖民主义象征性的人物塑像的倒掉,而危如累卵、摇摇欲坠。

朱新开:从《飘》到Lee,看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倒掉

进一步而言,美国尤其特朗普政府及其本人,若不正视全球一体化下的“多元包容”,并采取行之有效的解决措施,那么,曾被精心塑造的美国传统价值观必将倒掉。

【朱新开,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6/58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