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谈谈北京疫情源头调查中两个奇怪的发现

不管是武汉和北京这两次疫情如出一辙的状况,还是在北京疫情源头调查当中的奇怪发现,都使得人为投放造成疫情的嫌疑越来越大。不管武汉和北京这两次莫名其妙的疫情爆发是不是人为投放的,我们都必须得做好防范人为投放病毒的准备。否则的话,如果总是频繁莫名其妙地爆发大规模疫情,那么无论对于中国的经济还是社会心理恐怕都是很难承受的。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谈谈北京疫情源头调查中两个奇怪的发现

近日来,北京疫情爆发震动了全国,仅8天就新增确诊183例。专家也在疫情的中心新发地等地进行了一些追溯源头的调查,结果却有了两个非常奇怪的发现。

第1个令人感到奇怪的发现是,在新发地等地环境当中发现的病毒样本非常庞大,如果是自然流行的话,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才能积累这么庞大的病毒量。因此,中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推测,要么是病毒像余则成一样学会了潜伏,长期不传染,再到一定时间内突然传染。要么是北京在四月底五月初就已经有了大量病人,只不过一个多月后才发现:

【全国政协今天(6月16日)来沪就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机制开展专题调研,会上,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指出,最新研究发现新冠病毒眼下掌握了一项新技能,就是学会了潜伏,特别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下隐藏自己,需引起警惕。
高福首先打了一个比喻,他认为这个病毒学会了电视剧《潜伏》里的余则成,就是到了一个地方,会在一些阴暗潮湿、污染的环境里潜伏下来,这是大家没有想到的。
高福说:“(新冠病毒)会在一些阴暗潮湿、比较污染,不好的环境潜伏下来,这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潜伏下来以后,在一定时间内再突然暴露给好多人,北京这次很可能不是6月初, 5月底才出现的病人,很可能要提前推一个月,这里面已经有好多无症状感染或者轻型病人,才使得能在环境里能有那么多的病毒,这是我们现在的推测,还需要进一步验证,但是确实从防控的角度(要做出)提醒)。”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新冠病毒或可在阴暗潮湿环境内"潜伏”
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20-06-17/doc-iircuyvi8954324.shtml

但是,这两种推测都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要是病毒可以像余则成一样在环境当中潜伏很长时间,那么为什么不继续潜伏下去,而突然在同一时间大规模暴露传染呢?要是说北京一个月之前就已经有了大量病人,那么其他地区都是只有个别病例就迅速被发现,北京的防控只会比其他地区更严格,怎么却一直发现不了,直到积累到一个相当庞大的数量才发现呢?

第2个更令人感到奇怪的发现是,病毒属于欧洲类型(欧洲类型严格地说也包括美国。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就曾指出,“欧洲的不代表来自欧洲国家,欧洲的概念是广泛的,包括要跟美国病毒毒株进行分析”),但是跟欧洲当下流行的病毒又有一定差别,它比现在欧洲流行的病毒要老。病毒病所所长助理张勇对此也做出了两种推测,也就是病毒要么潜伏在进口的冷冻食品当中没有变异,要么潜伏在农产品市场的环境当中变异缓慢,所以才导致病毒毒株很古老:

【确定病毒流行时间的早晚,目前主要采取的是基因组流行病学的方法。“首先对病毒的全基因组进行测序,测序后运用生物信息学的分析方法,把不同的病毒放在一起,看哪个病毒突变的更多,变化更多的一般是进化更新后的病毒,突变少的更接近原始的病毒,它流行的时间也就更早,年龄也就更老。当然,这都是些通俗的说法。此外还有一些具体的算法是通过数学模型来推算。”刘军介绍说。
“从基因组流行病学的初步研究结果看,这个病毒是从欧洲来的,但是它跟欧洲当下流行的病毒又有一定差别,它比现在欧洲流行的病毒要老。”至于病毒究竟是怎么进来的?张勇分析说:“这其中涉及到好几种可能性。比如病毒潜伏在了进口的冷冻食品当中,在从境外到境内的整个存储、运输的期间,病毒由于被冷冻没有发生进化,所以它不会发生变异;也有可能病毒是在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等阴暗潮湿的环境里潜伏下来,没有被消毒、灭菌,在一定时间内突然暴露感染人,导致进化速度变慢,最终我们看到的就是这些毒株更接近于欧洲老病毒。”
三进新发地,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发现了什么?_头条_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http://www.ccdi.gov.cn/toutiao/202006/t20200618_220376.html

但是,这两种推测同样有很多令人疑惑的地方。最突出的一点是,新发地进口的众多受污染的农产品总不会是同一时间同一批次,进口完了以后又长期保存,再放到同一时间一起出售的吧?否则不管是潜伏在环境中还是潜伏在冷冻食品中,只要农产品是分批次陆陆续续进口,又陆陆续续出售的,那么病毒就大概率是有老有新,有的已变异有的尚未变异,怎么会都是古老型病毒呢?

不过,假如病毒是某些网友猜测的那样属于人为投放的话,那么北京疫情源头调查中这两个奇怪的发现就非常好解释了:

如果要是人为投放,那么绝不可能只投放一丁点病毒在环境当中,否则很有可能因为消毒杀菌等意外因素造成投放失败。只有在极短的时间内投放数量相当庞大的病毒,才能确保疫情一下子聚集性爆发,难以控制。而上述新发地市场的环境当中存在非常庞大的病毒样本,和北京的严密监控下也长期没有发现病人,一开始发现就是大规模聚集性感染等情况,是与此高度吻合的。

同样,如果要是人为投放,那么绝不可能是把正在流行的最新鲜的病毒投放进来。因为从采集研究病毒样本,到突破中国设置的层层防线把病毒带进来,再到最后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既能大量投放病毒而又能不被人关注,是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的。因此人为投放的病毒必然是古老的版本,要比在外国现在流行的病毒缺了一段进化时期。这和现在在疫情调查当中发现的“病毒属于欧洲类型,但是跟欧洲当下流行的病毒又有一定差别,它比现在欧洲流行的病毒要老”等情况,同样是高度吻合的。

事实上,笔者在以前的文章当中分析武汉疫情源头就曾经多次指出过以武汉为中心的中国新冠疫情明显不同于自然情况下传染病发展的一般规律:

【就传染病发展的一般规律来说,病原体的发展演变是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的。要先从“只能感染动物不能感染人”变异到“可以感染人但不能人传人”,然后再变异到“有限人传人”,最后才能变异成“快速持续人传人”。要是从“只能感染动物不能感染人”在极短的时间内一下子变异成“快速持续人传人”,那就不是病毒而是神仙了。
因此,绝大多数的新型传染病都是在“不能人传人”或者“有限人传人”的阶段就发现了,如果要是在“快速持续人传人”阶段才发现,那也往往不会是集中于一个地区而是多点开花。像这次爆发阶段才发现,而且集中于武汉一个地区大爆发的情况,在自然条件下发生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而这次北京疫情爆发的情况和武汉如出一辙,再加上上述两个奇怪的发现,无疑进一步加重了人为投放的嫌疑。

在这里笔者还想顺便说一下,由于公知的常年炒作,几乎一提“人为投放”、“生物战”等等,就会被骂“阴谋论”,这其实严重束缚了我们看待问题的视角。

严格意义上来说,在调查任何事件时,都应该先设想人为的可能性,而绝不能把所有的人为可能都斥之为“阴谋论”。比如说,一个人莫名其妙的死了,公安机关的调查的时候就绝对不应该根本不考虑他杀的可能,直接定性为自杀或意外,把他杀都说成是“阴谋论”。否则的话,是很难查清案情真相的。

因此,我们在看待这一类问题时,本来就应该先从人为的可能去调查,排除人为的可能之后再考虑自然因素或意外。事实上,很多说不清楚的事件本来就是人为的可能性最大,方向找对了,调查起来就会很顺利。

像笔者在以前的文章当中谈到过,在抗美援朝时期,很多人莫名其妙的患上了传染病,中国马上就怀疑是美国的生物战,结果组成专家组调查之后果然如此。后来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之后,驻联合国的一名外交官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中国方面第一时间就怀疑是投毒,美国方面却说“年轻人猝死很正常”,“可以排除他杀可能”,中国坚决反对并且表示如果不行就回国验尸,最后美国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投毒造成的死亡。诸如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相反,如果调查的方向找错了,不仅很难查清结果,而且很容易再次出现严重的损失。比如在武汉刚爆发疫情时,中国专家不仅不怀疑人为投放,甚至根本不怀疑境外输入,而是直接认为是中国本土野生动物造成的,结果不仅在舆论上很被动,而且也没能阻止北京重蹈覆辙。直到这一次北京再度出现和武汉初期一样的情况之后,中疾控中心首席专家吴尊友才不得不承认,当初把矛头指向了野生动物很可能是搞错了:

【联合调查组又对市场很多地方进行环境采样,采样的结果和病例结果放在一起分析,污染比较严重的地方还是水产和牛羊肉大厅。去年年底,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第一个爆发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当时怀疑市场卖野生动物,矛头指向了野生动物,因为那个市场野生动物和海鲜在一起。北京的调查结果联系到武汉的结果,为我们揭开谜底提供了方向。初步分析,卖海鲜温度低、湿度大,有可能适合病毒存活。至于为什么这里会成为传播中心,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吴尊友:卖水产的感染人数相对较多 发病时间早_腾讯新闻
https://new.qq.com/omn/20200618/20200618A0HHZ800.html

这当然不是说,这次北京的疫情和上次的武汉疫情,就一定是人为投放造成的,因为毕竟现在还没有特别确凿的证据。笔者只是希望,在调查疫情源头当中,不要简单地否认甚至完全不考虑人为投放的可能性。

而且正如上面所分析的,不管是武汉和北京这两次疫情如出一辙的状况,还是在北京疫情源头调查当中的奇怪发现,都使得人为投放造成疫情的嫌疑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还根本不考虑人为投放的可能恐怕就更不合适了。

有人可能担心,考虑人为投放的可能是否会让美国等西方国家不高兴或者加强对中国攻击,其实个人认为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因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一贯特点就是欺软怕硬。像伊朗在疫情爆发之初就说是美国人为投放的生物武器,俄罗斯也不断强调要关注美国生物实验室,但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却很少指责这两个国家对疫情负有责任,反而始终把攻击的重点放在开始时并没有考虑疫情可能来自境外的中国身上。

更何况,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管武汉和北京这两次莫名其妙的疫情爆发是不是人为投放的,我们都必须得做好防范人为投放病毒的准备。否则的话,如果总是频繁莫名其妙地爆发大规模疫情,那么无论对于中国的经济还是社会心理恐怕都是很难承受的。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北京疫情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6/58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