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周:由一起离奇案例透视当今社会问题

几十年来,隐藏在光明社会的背面的阴暗世界黄赌毒现象泛滥,即便国家年复一年地投入巨额财政支出,不断扩充警察、司法打击维稳队伍,但这块丑恶的“牛皮癣”依然像割韭菜般割而复生,不能斩草除根。明里暗里以市场、金钱为纽带的“黄赌毒”毒瘤,为董某之流提供了游走于道德、法律之间,甚至直接犯罪的温床,它是破坏社会和谐稳定,增加国家治理成本,加重人民负担,动摇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信的祸根,它无时无刻不在拷问我们长期以来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成果。

【本文为作者彭水周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彭水周:由一起离奇案例透视当今社会问题

这是一个富于悲剧色彩的真实故事,它也许只是当今缤纷多彩现实世界每天上演的类似真实故事中的一个,像串连生活的故事的大海,因偶然的机会被舆论的风掀起一朵浪花,随即重又消失于浩瀚的大海中。网上传播的这里要讲到的这个故事,于文章段落中穿插有截取某地方电视台追踪报道此事件时的画面,或许文章本身就是电视节目的解说词。——在这里强调这一点,是要说明这个悲惨、神奇故事的真实性。

2016年2月初,17岁的上海女孩小梦(化名)在医院生下了一个女儿。直到这时,她的父母才知道生性老实的女儿竟然怀孕一事。一时吓懵了的小梦父母诘问女儿孩子父亲是谁,小梦开始时只是哭,不愿多说,但在家人再三逼迫下,她才说自己曾和班级里的一个男同学发生过关系。小梦母亲王阿姨赶紧跑到学校找到小梦供出的男生,但经过亲子鉴定,结果却是这个男生并非孩子亲生父亲。找寻孩子生父在这里断了线。无奈之下,小梦母亲王阿姨只得将这个意外来到人间的外孙女豆豆(化名)带在身边抚养。

一晃几年过去了,这期间,小豆豆一直误以为王阿姨是妈妈,而亲生妈妈小梦是姐姐。

小梦身世很苦,她年幼时父母就分开了,她一直跟着父亲生活。不久,嗜赌的父亲输掉了家人唯一的住房,小梦就随父亲、奶奶一起搬到大伯家。小梦从怀孕到生产,父亲始终未觉察出她身体异常。而母亲也只是在女儿生产前的最后几天才有所察觉。而早已养成孤独内向,凡事隐忍的小梦在漫长的孕期,未向任何人透露和求助过。

小豆豆渐渐长大,关于孩子抚养费的现实迫切问题日益凸显。问题重又回到初始,就是要找到豆豆的亲生父亲。2016年4月,家人带着小梦来到徐汇公安分局,小梦禁锢的心房被打开,她尘封已久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惊悚的过往披露出来。

还是在念初中时,刚满14岁的小梦在网上聊天时,认识了1971年生的张某(案发时张某已经40多岁了)。张某以同学的名义约见小梦,并诱迫小梦和他发生了肉体关系。 此后,小梦提出结束这种不正当关系,张某便露出了其本来面目,非但以曝光他们的性爱视频、照片来威胁她,而且恶毒的威逼她卖淫。软弱的小梦在暴力面前无力反抗。

隐藏的罪恶泛出水面,张某被绳之以法。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检方还通过张某供状,指控张某另性侵了多名未满14周岁的幼女。经法院审理,张某最后因介绍卖淫罪、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然而,为小豆豆寻找亲生父亲之路并未至此结束。通过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张某也不是豆豆亲生父亲。寻找豆豆生父竟成了似乎望不到尽头的绝望之路。

光阴似箭,转眼豆豆已上幼儿园了。而此时小梦的家庭经济状况是,父亲老李以低保为生,母亲王阿姨为了照顾豆豆,已辞去工作多年,而小梦这个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未婚生子的妈妈,几乎每天超负荷工作12小时以上,也仅仅为家庭挣得每月约3000元的生活费,抚养豆豆异常艰难。

在生活重压陷入绝望中,小梦一家再次诉诸法律,向法院起诉,请求找到豆豆的生父,让他承担起赡养义务。

苍天不负苦心人,在执法机关的努力下,豆豆的亲生父亲董某终于被警方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这位董姓男子1968年生,现是一家公司的股东,找到他时,他已年过半百,自己的孩子都已经26岁了。当年他经张某介绍,在和小梦进行性交易时致使小梦怀孕。

在法庭上,董某表示,因公司经营不善,自己生活也不宽裕,并辩称小梦生下孩子也并未经过自己同意,因此自己只能承担孩子每月800元的抚养费。后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董某分两次支付豆豆30万元抚养费的协议。协议签订后,董某表示,此事从此一刀两断,和小梦一家再无任何瓜葛。

对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一波三折的真实故事的解读,可能会使我们对当今社会有一个立体认识。它揭示出社会和谐稳定的表象之下,存在的一些被我们在渐行麻木钝化的神经作用下忽视的问题。

一是离婚风潮造成的社会隐患。小梦的家庭,是一个相对较为贫困的处于社会底层的家庭,小梦父母的离异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不能排除经济状况这一诱因。离婚现象已成为当今社会普遍现象已是不争的事实,这一恶劣社会现象的滥觞不得不说推行拜金主义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其根本祸根,它客观破坏了社会和谐,尤其对当事者子女的生活、精神产生极大创伤,往往造成孩子性格扭曲、变异。残缺的家庭,不良的社会现象,加之罩有阴影的畸形心理,共同塑造排斥家庭、排斥亲人朋友、排斥社会的冷漠、孤独封闭心态,这对孩子未来人生是危险的。如果这种现象成为一种潮流,大而言之,不利于社会稳定,有害于国家长远健康发展。

二是以“麻将”和“扑克”为媒介的赌博给社会带来危害。小梦打父母分开后,跟着父亲生活,但这位父亲是一个超级赌棍,他输掉了自己和家人唯一的住房,不得不带着女儿和年迈的母亲寄居兄弟家里。

这里涉及当今社会的一个痼疾——赌博。每年单是见诸媒体的有关赌博的案例,就占据社会新闻不小比重,至于尚未披露的由赌博引发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究竟有多少,不得而知。指望像小梦父亲老李这样的赌徒过多地关心家庭生活及孩子的身心健康,无异于痴人说梦。小梦从怀孕到临盆,父亲始终未有察觉本在非常情的情理之中。

家庭的分崩离析,父亲的自甘堕落,生活的变故与苦难也许早已筑起一道冰冷、坚硬的铁墙,从内心到外表将小梦和父母亲人隔离开来。习惯于孤独、隐忍的小梦于孕期未向包括自己的母亲在内的任何人求助,除了自卑、恐惧的因素外,自然也包括来自父母家庭的系列原因。

我们还可以回溯时光,推论小梦父母离婚的原因,一定也包括小梦父亲嗜赌这一因子。赌博成为破坏社会和谐稳定的公害,已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国家从法制层面严禁赌博,在实际具体执法层面也给予看得见的打击,但如同许多规范人们社会行为、在各行业各领域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和谐稳定的其它法规一样,书面与现实始终存在“两张皮”问题。

关于赌博与娱乐的界限界定,2005年5月发布的《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有这样的表述:“以营利为目的,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属于“聚众赌博”,它的要害之处是仅设定了犯“聚众赌博”罪的以攫取抽头金额作衡量标准的基本杠杠,而没有对社会赌博作出明确的是非定义和法律上的禁止条款,以及相应具体的处罚条款。江苏省早在2010年发布《关于赌博违法案件的量罚指导意见》,规定血亲和姻亲之间不以营利为目的、带有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活动,不算赌博;聚众赌博“起罚点”是人均赌资100元;带娱乐性质的熟人间打麻将、玩扑克等带“小彩”,起罚点是个人赌资达200元。广东东莞及全国其它一些地区也有类似规定。这些由地方政府根据国家相关法规出台的意见、规定,有意无意的在“赌博犯罪”和“消闲娱乐”间开辟了一条暧昧模糊的灰色地带,使执法者与被执法者游移其间,实则纵容了以“麻将”“扑克”为媒介的娱乐质变,滑向社会性赌博犯罪的陷阱,客观制造了社会混乱。

三是网络诈骗和社会化犯罪问题。网络已成为现代人们,尤其是青少年必不可少的娱乐、社交工具,这里不提学习,因为对青少年形成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力的是市场经济编织的主打娱乐、社交的甜蜜的网络陷阱。

小梦还在念初中时,便通过网络认识了张某。心存歹念的“网络老骗子”很轻易地便骗取了小梦的信任,他在适当的时机约见小梦,诱奸了这个未成年女孩。而这只是他引她走向人生黑暗深渊的罪恶的第一步。当小梦对其阴谋有所觉察,提出分手时,张某便彻底撕下了面具,露出狰狞恶毒的流氓面目,以曝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在同小梦作爱时拍下的视频、照片相威胁,在控制小梦作为自己发泄兽欲的性奴的同时,实施灭绝人性良知的第二步计划,胁迫小梦卖淫。小梦在来自家庭、社会、尤其是张某编织的巨网中越陷越深,看不到光明、希望。

尽管张某最后因介绍卖淫罪、强奸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受到了应有惩罚。但他给予我们的是穿透表象的更深层次的思考。

这里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没有小梦怀孕产子引发的案情持续倒溯追踪,那么背负罪恶的张某也许至今仍逍遥法外。我们基此再将思考的触须往更深处探寻,像诸如小梦这样的非命案、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较某些命案性质还恶劣的社会案件,因种种原因,究竟有多少还深埋在受害当事人的心底,未昭示于阳光之下?

多年来,网络犯罪事件层出不穷,涉及领域、行业可谓包罗万象,令人眼花缭乱,技术性穿透网管层层壁垒,心理诱导性犯罪击穿人性底线。它在警醒我们要将网络安全教育、防范提升至事关国家兴亡的战略层面加以重视,同时,警醒我们要加强学校师生和社会大众的去市场化、去西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社会主义政治思想道德教育,筑牢虚拟网络、现实社会交互作用的双重屏障,增强人们尤其是广大青少年辨伪鉴真的能力。要出台严刑峻法铁拳打击网络犯罪,尤其是毒害、摧残青少年身心的一切犯罪行为。

改开以来,我国在涉及强奸妇女刑法方面,由严刑峻法走向人性化的刚柔并济,且于强奸大范畴内显微镜式细分诱奸、通奸、强奸及具体过程行为等具象细目,并根据犯罪情形依此对应量刑,乍看起来面面俱到,充满关爱生命的无微不至的人性化,但从宏观视角审视,这些细枝末节却增添了断案的复杂性,往往是“罾笱之知多,而鱼乱于水”,在具体案情面前,令断案者无所适从。在量刑方面,失之过轻,如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涉及奸淫不满14周岁幼女的,则采用有极大弹性的宽泛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最高可判处死刑”来界定量刑,缺乏明确具体指定性。刑法的从宽从轻不能形成令犯罪者付出足以使其“掐灭邪念”的威慑力,反而助长了社会犯罪分子侵犯妇女的恶念。如近日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强奸幼女案判决结果,引起社会质疑舆论轩然大波。

另外,从张某以及后来找寻到的豆豆生父董某身上,我们看到了私有化形成的碎片化复杂社会环境中,人性的扭曲、蜕变。张某的已丧失人性的冷血、凶残,在他们这一见不得阳光的灰暗社会群体里,可能是极正常的司空见惯,但在生活在阳光下人们的眼里,却是多么的令人毛骨悚然。在张某的眼里,小梦自始至终就是他逞兽欲、谋钱财的猎物,在诱奸刚满14周岁、不谙世事的小梦后,竟毫无爱怜之心,用冰冷的铁掌将她打下卖淫的断崖。张某的现实行为表明,他早已用专门利己的不掺杂感情成份的以金钱利益为唯一追求目标的绝对理性的冰墙,将自己同置身的社会、同周围人们隔绝开来,所有于外表呈现出来的温情言行都不过是为达到目的手段。

窥斑见豹,通过张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我们置身的当今繁杂聒噪的社会,联想到社会上层出不穷发生过的一些冷血事件。如2011年10月,广东省佛山市的2岁的小悦悦碾压事件,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却都视而不见,漠然离去;近日,江苏常州市小学五年级学生缪可馨因“师道尊严”在校坠楼身亡,当事老师及校方率先自我洗白,众学生家长纷纷点赞老师吃“人血馒头”……这些撕裂中华民族传统道义的冷酷现象,凝聚成一连串巨大的问号,我们这个社会是怎么了?我们还是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史的炎黄子孙吗?我们的血管里是否还流淌着传统道德的血液?我们内心奔涌的虚亢的下意识锄强扶弱侠义观是否与现实的外在言行相一致?这些对社会和公民个体灵魂的自我拷问,关乎今天中华民族整体素质和国运兴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公民个体表现就是民族素质的意象表征。

四是市场经济社会对生命个体尤其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缺乏主动、真诚的人文关怀。对于非涉及人命和危及国家社会安全的普通意义的案例,基本上是“民不告,官不究”,人与人之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依小梦家境,属于社会底层群体中的一分子,父亲老李以低保为生,母亲王阿姨因照料豆豆,失去了工作,而过早担当起家庭经济“顶梁柱”重任的小梦,尽管几乎每天超负荷打工12小时以上,每月也仅挣得3000元左右工资。如果不是他们迫于小豆豆的教育、生活等现实问题,连续多年锲而不舍找司法机关追寻豆豆生父,讨还公道,那么这起案例是否最终同社会上其它许多类似案例一样半途而废,将不得而知。在初始记述这个真实故事的笔者的笔下,我们只看到小梦家人反复主动找司法机关,未见司法机关人员主动作为,同时还发现,在整个事件中,除了小梦家人外,未见来自社会人们的道义关怀。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情节。豆豆生父董某是一家公司的股东,相比小梦家庭,算是优裕的社会中上层家庭。就是这个出乎自己意料当了豆豆父亲的“父亲”,在法庭上,称因公司经营绩效欠佳,自己生活也很拮据,并诡辩小梦生下豆豆也并未经过自己同意(这样的以金钱为纽带的临时嫖宿性交易行为导致女方怀孕产子结果,怎么样经过董某的同意?),经过艰难的讨价还价和法院居中调解,达成董某分两次支付豆豆30万元抚养费的最后处理结果。董某签罢调解协议,断然表示,此事从此一刀两断,和小梦一家再无任何瓜葛。

从董某对待自己犯下的罪孽、对待亲生女儿豆豆言行上,我们不难窥探其背后更广阔的社会视域。几十年来,隐藏在光明社会的背面的阴暗世界黄赌毒现象泛滥,即便国家年复一年地投入巨额财政支出,不断扩充警察、司法打击维稳队伍,但这块丑恶的“牛皮癣”依然像割韭菜般割而复生,不能斩草除根。明里暗里以市场、金钱为纽带的“黄赌毒”毒瘤,为董某之流提供了游走于道德、法律之间,甚至直接犯罪的温床,它是破坏社会和谐稳定,增加国家治理成本,加重人民负担,动摇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信的祸根,它无时无刻不在拷问我们长期以来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成果。

此外,我们也看到董某对待小梦,尤其是对待亲生女儿豆豆的建立在冰冷理智上的冷血。俗话说,血浓于水,尽管小豆豆是一枚不应结出的苦果,但董某厌嫌的“甩包袱”的斩钉截铁,能割断小豆豆此生血管里永远流淌着他的血液的亲情脐带吗?

上面的文字,形成了构成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具有广阔社会背景的真实故事链条,在这根链条上,串连着善良无知的小梦和她的本不该来到人间的孩子豆豆,嗜赌成性败光家产而今藉低保生存的小梦的父亲,支离破碎的家庭,逼良为娼的张某,社会隐性犯罪分子董某,偏废学生身心健康教育的学校,“民不告,官不究”的司法机构……  而这些链条上相互串连的点,又都与改开大背景紧密相关,成为小梦及其孩子小豆豆厄运的起因。小梦因生下小豆豆及其被动涉案过程,注定了其人生凄惨;而作为降临人间的无辜生命小豆豆——一块在世俗的视野里象征耻辱的标记,其命运更加悲惨。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法律 社会 案件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6/58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