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美国之音的那点鸡零狗碎

政府支持,群众上阵,群起而攻之,穷追猛打!打这样的战争,政治挂帅,走群众路线,上纲上线!因为“美国之音们”发动舆论战的后盾就是政府,就是意识形态,就是政客们的策划,你不以意识形态为先导,不以政治方向为指引迎头痛击,反而放开门禁任由敌人的腐蚀剂自由出入民众的大脑,怎么能行?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长河红阳:美国之音的那点鸡零狗碎

这个话题的由来是两则新闻:《因替中国“宣传”,政府喉舌“美国之音”被美疾控中心封杀了》《“美国之音”被批评替中国“宣传”,台长辞职》。

美国之音的台长丢了饭碗,这在美国之音的历史上并不是头一次,在2002年8月29日,它的台长罗伯特·赖利就自动辞职了。他在这个位置上干了也就10个月。他辞职的原因是,他严格遵照小布什政府的指令,禁止播放本·拉登和塔利班领导人的讲话。但是,美国之音内的一大群编辑、记者却偏要和他做对,坚决要播放对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的采访记录。几经对垒后,编辑、记者获胜,部分编发了对奥马尔的访谈讲话。这在小布什政府看来,是对政府的藐视,作为一家国家供养电视台来讲,不可容忍,赖利是失职的。尽管他竭诚尽忠,但是也必须辞职。(李金宝 王少磊 《从“美国之音"台长更迭看美国新闻“舆论的一律》)

为什么小布什政府这么在意美国之音播放“恐怖组织”领导人的访谈讲话?以笔者的所知,9·11是个“苦肉计”,美国打着为5000多冤魂出兵报仇另有打算,岂能让背锅的本·拉登和塔利班在美国国家广播电台上给自己洗冤?被人看出端倪?可是这番打算乃是密室阴谋不可示人,美国之音的编辑、记者们哪里知道。他们只是想着塑造自己新闻权威传媒的形象,怎么可能知道美国政府有这么黑?夹在中间的台长只能卷铺盖走人。

这一次川普大总管敲打美国之音到底为什么,未必就是他在推特上的胡言乱语,一切还需要时间、多些材料才好说话。这次美国之音被恶狠狠地敲打,估计它是不服不甘的,作为历届美国政府倾力、精心打造的,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造谣机器,它近80年来为诸位东家(美国历届政府)诋毁、抹黑它的“敌人”尽心竭力“口吐芬芳”,没功劳有苦劳,没苦劳有疲劳,没疲劳也差不多有肺痨,现而今却遭到祖国大管家这样的打压,想必它心情的低落、委屈,不次于守节的烈妇不见宠于公婆吧?

这个美国之音1942年2月24日在纽约开播。它一开始是归罗斯福成立的战争情报局(OWI)管理的。美国之音和这个战争情报局在二战时候就是负责对敌宣传,针对敌国以及敌国占领区进行攻心战,所以,最先的对外广播的语种是德语。而后增加了法语、意大利语和英语广播。对中国战区的沦陷地区,美国之音也用普通话、上海话、广东话、闽南话进行广播。到二战结束时,它每天用34种语种,播出时数累计119小时。1947年2月17日,对苏联的俄语广播正式开播,对中国增加了潮州话、客家话和藏语节目。1945年战争结束后,战争情报局被撤销,它管理的美国之音也划归美国国务院管理。

这时的美国,虽然没了作战的对手,但是它的高层中还有人要把二战时各种“信息和交流活动(对外宣传)”以法律形式永久化。于是在当年(1945年)10月,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布鲁姆向国务院提交了《布鲁姆法案》并获得通过。不过,美国素来有孤立主义传统,以及不少美国人还真相信所谓言论自由,所以对维持战时大力度的对外宣传感到不满,迫于这些因素,美国政府也就暂时收缩了对外宣传的力度。但是,1947年夏,参议员亚历山大·史密斯和众议员卡尔·蒙特在赴欧洲考察时,发现欧洲国家对美国存在严重的偏见和误解,于是两人联名向国会提交《史密斯-蒙特法案》,主张美国应该对西欧国家“开展有效的对外宣传,组织强大、有效的信息和教育交流活动”。1948年1月,美国通过《《史密斯-蒙特法案》。法案通过后,美国之音这个心理战武器藉此又派上了用场,对欧洲发动亲美宣传,同时与苏联针锋相对打起了宣传战、心理战。(姜韬《美国之音与《史密斯-蒙特法案》发展历程中的思想交锋》)

1953年8月,美国新闻署成立,美国之音归该署领导,台长由总统直接任命,在宣传上受国务院“对外政策指导”,副台长、各部组的第一把手由外交官担任,总部迁至华盛顿。广播重点针对苏联,东欧国家和中国。从2011年的材料看,美国之音现在以44(又一说53种)种语言,每周向世界各地播放l300多个小时的广播和电视节目。它有1140多名正式员工以及众多合同工,在美国及世界一些地区有22个记者站,派有30多名记者。同时,美国之音还在世界各地聘用几百名特约记者。在美国之音的各部门中,其外语播音部门最大,共有40多个分部,而中文部是外语部门中最大的一个。中文部总部设在华盛顿,在北京设有分部,在香港设有中文部普通话组及粤语组。中文部有全职员工76名,合同临时员工4O人。全职员工中,大部分是记者,一般的合同员工主要做翻译类工作,其网络组共有10名网页负责人及编辑,约有1O名调查员。美国之音中文每天广播普通话节目12小时,粤语节目2小时。l994年9月,以卫星频道和广播同步播出的华语电视节目开播。

(以上,综合自百度“美国之音”、姜韬《美国之音与<史密斯-蒙特法案>发展历程中的思想交锋》、关世杰 温基晎《美国之音的前世今生》)

从美国之音的高层人事任用上,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家媒体,倒像是美国国务院的新闻司之类的衙门。这个衙门有政治立场是必然的,有价值取向是一定的,对新闻事件报道肯定是有选择的,这些特点处处在打《美国之音章程》的脸。《美国之音章程》如下:

【通过无线电广播与全世界人民建立直接沟通渠道,对美国的长远利益是必要的。为了取得成效,作为美国新闻署所属的美国之音必须赢得听众的注意与尊敬。美国之音的广播应遵循以下三条指导原则:第一,美国之音应该始终作为权威的、听众信任的信息来源。美国之音的新闻必须准确、客观,并力求全面;第二,美国之音代表整个美国社会。而不代表美国社会中某一个阶层。因此美国之音在介绍美国制度和思想时,应该做到内容广泛。报道全面;第三,美国之音应清楚地、有效地阐明美国政策。同时也报道对这些政策所发表的认真负责的意见和评论。(关世杰 温基晎《美国之音的前世今生》)

“章程”的任务是要把美国打造成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大爷”,这样才会对美国的长久利益有好处。但是如“章程”里划线部分的原则,美国之音处处用打脸行动践行,也不时被左右抽耳光。典型者如匈牙利事件。

匈牙利事件后,美国之音的勾当被美国国内外猛烈抨击:它不该煽动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发动叛乱。这一下,真让美国之音百口莫辩,尤其是面对艾森豪威尔对它的指责——颠覆共产党政权不就是您这路老板们让我们这么干的吗?但是,大管家的嘴大声音响度高:

【“多年以来我一直强调如果美国之音卷入到宣传领域将会严重损害它的有用性,……它应该被人们视作是一个信息的准确发布者”,“匈牙利事件的调查结果显示收听英国广播公司(BritishBroadcastingCorporation,简称BBC)广播的人比收听美国之音的人多,‘英国广播公司向我们提供了更多的世界新闻…”】

我是让你们广播新闻的,谁让你们撺掇匈牙利人造反的?“艾克”大总管有些气急败坏了,其实他也不是反对美国之音煽动社会主义国家的内战,他恼火的是被苏联抓了把柄——本来他还想把赫鲁晓夫拉进“三和”的陷坑里瓦解苏联的对美斗志呢。他急了眼,临时抓了一个背锅的。搂草打兔子,背锅的还有国务卿约翰·杜勒斯(JohnFosterDulles),他受到的申饬是:

【因为你的一个职责就是向美国新闻署提供政策指导,我希望你就此问题进行思考并提出一些符合你身份的意见建议。(赵继珂 邓峰《论匈牙利事件冲击下的美国之音改革》)

老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接到任务后,杜勒斯着急忙慌地和国务院相关官员对美国之音的历史及其报道进行回顾和研究,最终表示:

【美国之音接受总统的建议将会使它赢得更多的听众并提升其可信性。(同上)

这是财主踢了(自家)狗再赔不是的戏码,当时的社会主义阵营不好惹!尽管谁都看得出它没羞没臊,但是,这在美国、美国之音的高层们看来并不算什么,因为它的台长杰弗里·科恩1997年明确指出,美国之音六大任务之首就是对抗共产党和集权国家

就是与中国为敌,只要目的达到,一丝不挂裸奔算什么。

9·11,小布什用5000多个美国冤魂做了个苦肉计的局,借着反恐,军队开进阿富汗,想要图谋我们的新疆——西气东输的起点、中亚能源入华的中转枢纽;把美军基地建在中国境内——在新疆设立后勤中心,从法罕走廊向驻阿富汗美军提供补给;威慑俄罗斯。为了麻痹我们的警觉,障眼法也用上了——美国之音的宣传也受政府指令做了些改变。但是,这样的“改变”可不是敌对立场弱化,或者发生转变,而是变换新的手法——“替代”策略:

【从目前西方对华广播的趋势看,对中国新闻的报道策略基本上都属于“替代”策略,西方国际电台希望以此树立其在中国事务报道上的权威性,从而使中国受众不相信中国媒体。如在中国社会热点事件报道方面,由于中国国内媒体已予以报道,西方国际电台则侧重其身在海外的优势,利用东西方的文化和价值观差异,用西方的观点予以报道解读,为中国受众提供崭新的视角;有些在中国视为过激的言论,在西方国际电台的广播和网站中都能得到刊登,体现其“民主”,以此博得中国受众好感。在有关中国的敏感事件上,西方国际电台利用中国媒体的不报、缓报、少报的特征,对敏感事件大做文章。笔者曾在2006年1月——3月对我国部分长期收听美国之音和BBC的中国听众进行问卷调查,在调查中发现,西方国际电台在新闻报道上的“替代”策略是符合受访听众心理的。在新闻内容平均分中,中国媒体弱化的新闻报道和中国官方认为敏感而不报道的新闻得分为4.48分,并列第一,全球重大新闻以4.43分排第三,获得与中国报道角度不一致的新闻为4分(5为特别想了解,4比较想了解,3想了解,2不太想了解,1不想了解)。最近,针对BBC中文网的新闻报道时常引用中国媒体报道的行为,有网友向BBC中文部反映,他们关注BBC,是想获得不同于中国立场的新闻。(张超《新媒体时代西方对华广播的新变化》)

美国之音为代表的西方媒体对华宣传的策略早不是以前赤裸裸的颠覆宣传了,而是以不着痕迹的,培养中国人对本国媒体不信任为目的的软性颠覆。不少长期收听西方这些反华媒体的人,可能一开始只是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就如《编辑部的故事》里讽刺的一路人:

【我这人吧,就一毛病,谁说的邪乎我就信谁。】

但是猎奇者注定是没有鉴别能力的蠢人,这些蠢人发展为恨国党的概率极高,美国之音们的“邪乎”新闻,蛊惑力太大了!美国之音们把我们新闻报道中的“敏感事件”不报、缓报、少报当做我们新闻工作中的“罩门”,以此下刀;我们该怎样反制,这要大智慧、深功夫!

美国之音的变化不只是在播放策略、内容和过去不同,在手段上的变化更大:

【(2011年)2月16日,“美国之音”的上级机构美国广播理事会向国会提交其2012财年预算。如果国会批准,自今年10月1日开始,其普通话和粤语广播及电视节目将撤销,仅保留中文网站,中文部也将大幅裁员。……“美国之音”遭此冷遇,立即引发各方猜测。广播理事会战略与预算委员会主席恩德斯·温布什站出来辩护称,“美国之音”并非要停止对华广播,而是将任务转移给其他电台。同时将“美国之音”的宣传任务转向网络,以增强传播效果。(人民日报海外版2011-02-22 14:15《“美国之音”停止中文广播意味什么》)

这个脑筋动的好,其实在世纪初,无线电收音机在中国城市居民中就基本上没人用了,也只是在建筑工地的民工工棚里能见到。美国在这方面应该不会比中国更落后,所以在2011年裁撤中文广播、电视也是技术推动的结果。

其实就是美国之音的中文部也不得不承认,没有多少中国人听广播了;从预算角度看,奥巴马政府在面临财政赤字创历史新高的压力下,对业已“过时”的“美国之音”开刀合情合理(同上)。美国之音的网站建立得很早,互联网刚刚起步时(1994年)就有了,而且还是世界上第一个国际广播网站(庄捷《美国之音网站的特点分析》)。这样引领潮流的事情,在美国也是闹出了些骚动:

【共和党众议员、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委员达纳·罗拉巴克接受《华盛顿时报》采访时表示,该计划是美国向中国低头的又一个警钟,意味着美国面对中国的进一步退缩。俄勒冈州华裔民主党议员吴振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坚决反对”任何消减美国之音中文节目的计划,对预算案能否在国会通过表示怀疑。(关世杰 温基晎《美国之音的前世今生》)

同时还有个民意调查,反对取消美国之音中文广播的占90%,同意的只占7%。(同上)

可见,无论是美国政坛高层,还是民间草民,一脑袋的冷战思维依旧,还是把中国当成了你死我活的敌人,而美国之音对华广播的喋喋不休简直就是美国在与中国这个敌人奋战的标志。没了对华中文广播,美国还有与敌人/中国奋战的行动吗?美国,国将不国了!看,美国人始终把中国当敌人!

看看美国之音网站的简介,是怎样包装自己的:

【美国之音网站是美国国家宣传机构,主要提供新闻时事、英语教学、专题栏目、流行音乐等内容。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新闻广播机构之一,它的英语节目如“一部活的教科书”,帮助全球各地的英语学习者掌握现代英语的发展动向,培养准确连贯的英语语感,学习地道的英语语言。(http://www.guanfang123.com/website/voanews.html)

看看,大部分的介绍是说:这是一家教育传媒,教你咋滴说好英语呢!人畜无害呦!但是,这么一家教育传媒,曾几何时在美国收听是犯法的!犯什么美国王法?也就是上文提到的《史密斯-蒙特法案》。然而,这个法案并能没有条款规定美国人不能收听美国之音,它只是规定:

【政府资助的媒体不得垄断媒体市场。(姜韬《美国之音与《史密斯-蒙特法案》发展历程中的思想交锋》)

但事实上,美国人确实不能在国内收听美国之音。这样的事实给了大部分美国人一个误解:那个“法案”就规定,美国人不能再美国收听美国之音,这是“事实上的禁令”。1970年代初,由于一个偶然的事件,“事实上的禁令”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相关的法律在1972年的《外交关系授权法案》中。当时出台禁令的主要因为美国新闻署在美国国内放映电影《捷克斯洛伐克1968》。参议员富布赖特认为美国新闻署涉嫌对内进行宣传。《外交关系授权法案》规定:

【禁止面向海外听众的关于美国、美国政策和它的人民的信息面向国内传播。如果要面向国内传播,必须经过国会的特别授权。(同上)

这个《史密斯-蒙特法案》在1985年又进过修订,更对美国之音这样的国家传媒收紧了禁令绳索,据修订者参议员爱德华·佐林斯基在美国国会发言时说:

【用于美国新闻署的资金不应被用来影响美国的舆论,美国新闻署制作的节目不应面向国内传送。美国纳税入肯定不需要,也不希望自己的钱被用来支持政府向自己灌输宣传。(同上)

美国要出台、加固这么一个禁令,体现着传媒资本家们的利益:

【美国政府是否应该拥有自己的国际广播电台以及如何确保那些私营广播电台的生存能力,因为这些电台的所有者担心会面对来自政府的不公平竞争。政界人士关于国际广播的讨论不仅反对引入新的竞争者,而且强烈主张将已有的政府广播设备和节目私有化。北达科他州众议院迈克尔·莱姆基认为,政府插手广播业会导致政府与私人不必要的竞争。与其设立一个国际广播机构与那些在短波国际电台领域领先的私营企业竞争,不如将财政的钱用于支持它们开辟新的战场。】

别和传媒资本家争利。除此而外,还有一个不能明说的原因,美国之音的广播里,“营养太过于丰富”,不仅仅有真假难辨的“新闻”,更有颠覆他国政权的操作教程,最典型的就是1980年代美国之音的对华广播中的造谣(新闻),以及最要紧的,教导不逞之徒如何发动暴乱。这样的内容传回美国,难道要教育“持异见者”发起暴动对付美国政府?

只凭这一点,美国之音断断乎不能让美国人收听!

不过无论怎样的禁令,在新技术运用于传媒业的今天名存实亡。《史密斯-蒙特法案》也面临着要不要修改,紧跟时代的选择。最终这个法案的“现代化”版本出笼——《史密斯——蒙特现代化法案》,美国之音制作的“产品”可以在美国国内传播,美国之音网站也不禁止美国人访问。当然,现在的美国之音也收起当初赤裸裸鼓动它国内乱的嘴脸,不仔细甄别它所谓的新闻,还真象个“人畜无害”。

在共和国初立时,美国在一部分中国人心里是个至美至善的天堂。美国被逐出中国之后也没忘了对这群人继续施加影响。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就是通过美国之音的对华广播。当时中国,有短波无线电收音机的人,几乎全在城市,在城市里的这部分人也不会多,可是,这群人是个极不安份的传播群体,就愿意把美国之音收来的谣言到处散布。美国国务卿时不时直接指示美国之音编造“新闻”,喂食这些中国的“小喇叭”,再由他们传播谣言混淆视听制造混乱。1950年1月,得知中苏两国即将签订重要条约,艾奇逊曾以绝密电报指示美国驻法国大使布鲁斯,要他散布流言,宣称即使发表的公报表面上是平等的,但根据苏联所提出的诸多要求,毛泽东、周恩来等不得不以秘密条款的形式,答应苏联的不平等要求。此消息经《纽约时报》驻巴黎记者传出见报,即可通过“美国之音”的华语广播散布到中国民众中间去。(《新中国成立初期清除美国文化影响的经过》)

新中国当时并没有有效的技术手段干扰美国之音的对华广播,所以,经由中国这些“小喇叭”扩散出、并造成恶劣影响的谣言不知凡几:

【“以往国民党出卖祖国给美国,现在共产党又出卖祖国给苏联,做苏联的附庸国。”“说什么平等条约,还有秘密协定没有登载出来。”苏联借给中国“三亿美元算得了什么?过去美国借给国民党的就有六十亿”。(同上)

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之音广播更吸引了大批的城市居民收听:

【据新华社各地通讯员报告称:天津、上海、武汉、无锡、杭州、西安、长沙、太原等地到处都有很多人在收听“美国之音”,特别重视“美国之音的”消息。包括一些大学的教授,几乎每天均细听“美国之音”。(同上)

美国之音真真假假的报道,民众对近在咫尺的战争的紧张,以及唯恐天下不乱者的借机造乱,恐慌气氛在很多大中城市开始蔓延。在抗美援朝出兵之后,百姓对中国报纸报道的真实性,以及政府诚实度都有了质疑。新华社记者就报道称:

【“一般商人都认为‘美国之音’消息灵通可靠,如汉城、平壤失守消息,‘美国之音’早已发表,而我报迟迟未登出。”为此,一些人公开批评中国的报纸报喜不报忧。远至内陆成都的一些中学生,竞也不信报上的说法,在学校里广为散布来自“美国之音”的消息。(同上)

对新中国来讲,这是一场极具威胁的心理战、攻心战。一些民主党派人士认识敏锐,在志愿军入朝不久,就公开建议中央,”设法禁止收听”“美国之音”。与美国之音的较量已经不能再等了。中共中央下决心要与美国之音较量一番,武器是依靠群众,发动群众,还是以人民战争的方式堵绝美国之音投毒的途径,围剿那些居心叵测的美国之音的死忠拥趸:

【11月20日,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为首,各地主要大报都大张旗鼓地刊登了有关“各界人民纷纷主张取缔收听‘美国之音’”,以“杜绝匪特谣言”的消息,强调“这显然是我国人民仇视美帝,以实际行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具体表现”。清华大学外文系教授盛澄华撰文批评“美国之音”是“比原子弹更恶毒的武器”。与此同时,由北京市各中高等学校的学生带头,各地学生纷纷走上街头,向市民宣传抗美援朝的必要和意义,宣讲收听“美国之音”的坏处。随着抗美援朝运动宣传力度的加强,特别是志愿军在朝鲜初期作战取得了重大胜利,民众中间因新中国建立曾经激发起来的民族主义热情再度高涨,从而使社会上“亲美”、“崇美”、“恐美”的思想受到遏制,收听“美国之音”的人迅速减少了。(同上)

这是我们对美舆论战、心理战的一笔宝贵财富!政府支持,群众上阵,群起而攻之,穷追猛打!打这样的战争,政治挂帅,走群众路线,上纲上线!因为“美国之音们”发动舆论战的后盾就是政府,就是意识形态,就是政客们的策划,你不以意识形态为先导,不以政治方向为指引迎头痛击,反而放开门禁任由敌人的腐蚀剂自由出入民众的大脑,怎么能行?现而今的中国网络政治生态极端恶劣,就是因为没有了意识形态这个路标指引,网路上的一些民众成了一群没头苍蝇被居心叵测者们的释放的腥膻引入了忘本的粪坑里。区区几个网络传媒就当起了意识形态评判的霸主,培植了一批国贼在公然鼓吹卖国,打压爱国声音,所做勾当比美国之音更可恨!最近对某网络传媒“霸王”的敲打效果如何,还要观察,但愿这样的敲打,要成为家常便饭,要成为每天早晨的洗脸刷牙!中国该有什么样的网络政治生态,中国的爱国者说了算!

在美国,还有比美国之音更极端的反华传媒,但是,最近遭到“屠杀”:

长河红阳:美国之音的那点鸡零狗碎

不意之喜哦!然而,这样的喜气有那么三五秒钟就算了,新换上来的“管理员”一样是反华的“模范”,我们戒备之、警惕之!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之音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6/58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