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爱玥:致那些抹黑申纪兰的人: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新中国的“男女同工同酬”自然不是申纪兰一人的功劳,但我们必须认可申纪兰对这一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决定的重要推动作用。真是在申纪兰们的推动下,男女平等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成为了现实,我们理应感恩新中国,感恩申纪兰。对此,申纪兰曾说:“那时我发动妇女参加生产,男女同工同酬,我们太行是第一家。劳动中有了权利,自己在家里就有了地位,我们妇女在实现男女平等方面才能真正解放。”“在过去,妇女不但管不了国家大事,连自己的事都管不了。我能当上人大代表,这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情!”

林爱玥:致那些抹黑申纪兰的人: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带着荣耀,或许,还带着些许“争议”,6月28日凌晨,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第一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走了。

荣耀是当之无愧的

从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开始,申纪兰是唯一一位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被称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活化石”。申纪兰15岁参加抗日工作,纺花织布,支援抗日前线;为新中国妇女争取“男女同工同酬”,促使其列入《劳动法》;作为人大代表,申纪兰独立提出和参与的提案有:引黄入晋、太旧高速、山西老工业基地改造、长治到北京列车、飞机场建设、赤壁电站、集中供热工程、青苗公路、长平高速……

以上诸多事情,任何普通人做到一件都足够吹一辈子的了。更不要说,当年申纪兰在担任省妇联主任之后,还向组织提出了“六不”约定——不转户口、不定级别、不领工资、不要住房、不调动工作关系、不脱离农村。当了10年厅级干部后,申纪兰仍每月只领取50元的补贴,没给自己和子女办过任何私事。

争议是莫须有的

申纪兰最大的“争议”就是所谓的“从未投反对票”。2006年全国两会期间,有人问申纪兰:“这些年在表决我国重大问题上,您有没有投过反对票,或者弃权票?”她坦言:“没有。”2010年开两会,她再次称“从未投反对票”,至此,申纪兰成了某些人刻意炒作的专业“举手(赞成)”的“缺心眼”式的人物。

林爱玥:致那些抹黑申纪兰的人: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需要说明的是,2010年前后,那可以说是中国网络最为黑暗的时期,在公知一系列负面炒作下,申纪兰被“标签化”了,以至于一提到申纪兰,很多人第一反应不是“男女同工同酬”,而是“从未投反对票”。

林爱玥:致那些抹黑申纪兰的人: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其实,对于“从未投反对票”一事,申纪兰早在2011年就有过专门回应:“当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我文化低,说不清楚。但这么多年,内心拥护的事,我就投票,不拥护的事,(我)就不投票”从申纪兰的回应不难看出,她当时的回答明显被歪曲了,甚至有可能是落入别人精心设置的话题陷阱了。不客气的说,当初“这些年在表决我国重大问题上,您有没有投过反对票,或者弃权票”提问是有误导嫌疑的,或有可能申纪兰当初的回应被断章取义了。

公知是有断章取义的“光荣传统”的。举个例子,2014年,某律师宣称有检察官称“法庭不是讲法律的地方”,而检察官原意则是法庭不是讲法律课的地方,言外之意,显然是说某律师的水平太差,连基本的法律概念常识都不清楚。检察官的原话是:“对这类证据有什么要求,法律写得很清楚。我不想在这里讲法律,来宣传什么法律是怎么写的。我们主要是查明事实,核实证据,专门把法律在这里一条一条学习的话,没这个时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申纪兰当年回答问题的语境以及上下文已不可考,不过,如果结合具体语境和上下文,我们有理由相信答案应该更接近于申纪兰在2011年的回应:“这么多年,内心拥护的事,我就投票,不拥护的事,(我)就不投票。”

可在日复一日的抹黑下,已经没有多少人会去分辨其中的区别了。为了抹黑申纪兰、攻击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一些人对申纪兰的态度可谓咬牙切齿,就连申纪兰重病消息传出后都不放过。

林爱玥:致那些抹黑申纪兰的人: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注:以上微博号均已灰飞烟灭了!甚至就连申纪兰逝世后,有些人照样大放厥词,大家不妨仔细想一想:这些人到底是些什么货色,他们对申纪兰如此刻骨的仇恨从何而来?

林爱玥:致那些抹黑申纪兰的人: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除了标签化申纪兰,某些人还处心积虑杜撰申纪兰的“经济问题”。2012年,申纪兰被指曾参与创办一个房地产公司和一个注册资金达5000万元的贸易公司,并出任贸易公司董事长,还持有公司股份。申纪兰对此回应称曾办过公司,钱是由村集体出的,后来转让了,她未从中赚取钱。她强调自己是个“清清白白、认认真真办事的老婆子”。据网上公开资料,申纪兰多次拒绝特殊待遇,不要房不要车。80多岁高龄后,还坚持自己种些口粮田,吃的粮食都是自己种的。

这才是真实的申纪兰,也只有这样的申纪兰才当得起“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活化石”的美誉。那些抹黑申纪兰的人,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申纪兰曾说:“我文化不高不办坏事,素质不高不办违纪的事。60年,我没领过大队一分钱补助。当干部不能有私心,有私心,就不是好干部,就不能当干部。”可申纪兰这样的好人、好干部,被某些人别有用心的塑造成只会“举手”的“笑料”,而那些一身戾气挖空心思写文章攻击中国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刻意抹黑中国抗疫努力和成绩的人,却被某些人刻意塑造成“良心”“鲁迅”“杜甫”……这些人要干什么,还不一目了然吗?

警惕啊,善良的人们!

说点题外话。新中国的“男女同工同酬”自然不是申纪兰一人的功劳,但我们必须认可申纪兰对这一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决定的重要推动作用。真是在申纪兰们的推动下,男女平等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成为了现实,我们理应感恩新中国,感恩申纪兰。对此,申纪兰曾说:“那时我发动妇女参加生产,男女同工同酬,我们太行是第一家。劳动中有了权利,自己在家里就有了地位,我们妇女在实现男女平等方面才能真正解放。”“在过去,妇女不但管不了国家大事,连自己的事都管不了。我能当上人大代表,这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情!”

那些跟风黑申纪兰的女人,你们不感到脸红吗?

【林爱玥,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林爱玥”,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抹黑 申纪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