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疫苗

长生疫苗

长生生物党建存在的教训,或许,它比假冒伪劣疫苗本身,更值得深思,更有普遍汲取的意义!至2016年底。全国有185.5万个非公有制企业已建立党组织,占非公有制企业总数的67.9%。在私企抓党建,面临的“长生生物党委”,绝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那么,在民企抓党建,如何避免重蹈“长生生物党委”的覆辙,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专题文章

  • 滴滴、长生、租房蛋壳们,怎么净想着裸奔?

    滴滴、长生、租房蛋壳们,怎么净想着裸奔?

    资本家的能量如此大,那么,他们豢养的斯文败类趸出来的“理论”当然也就能影响政府公权部门的施政了,也就能以老师的口气教训政府该怎么做了。他们说:政府的职能应该是“守夜人”,所以,政府公权部门的只能就应该无限缩减。那么政府对违法违规甚至于是犯罪行为的所谓“市场行为”就绝对不能干预!干预了那就是行政“不正义”!你这个政府部门是坏蛋!而资本家们念兹在兹的政府应该扮演的“守夜人”角色,可不是对任何人都要这样,是有区别的!

  • 滴滴拒绝履行处罚?是什么让其如此肆无忌惮?

    滴滴拒绝履行处罚?是什么让其如此肆无忌惮?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提到“垄断”则必然是国企的问题,《反垄断法》几乎成了只是为国企量身定制的法律,私企则是竞争高效的代名词,但纵观一段时间以来引爆舆论的热点问题,从疫苗的造假再到现在房租的暴涨,如今到滴滴的命案,资本凭借其垄断地位,从谋财到害命,肆无忌惮。

  • “滴滴”的无良和五岳散人等网络“大V”的无耻

    “滴滴”的无良和五岳散人等网络“大V”的无耻

    资本的代言人一小撮公知常常奢谈什么人性,而在假疫苗事件和顺风车血案中,资本的人性已经泯灭。当然,顺风车血案与假疫苗事件有程度上的差别,但是在人的生命与资本的利益之间的权衡上,资本在逐利性驱使下的无良是一致的。本来这件事几乎与警察关系很小,却由于公知大V的搅混水,硬生生把两件事扯一块。我相信,一小撮公知包括张洲和五岳散人之流未必与警察群体和具体的警察个人有什么恩怨,但是警察作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石是一小撮人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不可逾越的障碍,因此,仇恨警察和煽动仇恨警察情绪是他们的一种本能,只要社会上发生涉及警察甚至是与警察关系不大的事件,他们往往总是利用来往煽动仇恨警察情绪那方面引导舆论。

  • 《未来简史》把这个问题完全搞错了!

    《未来简史》把这个问题完全搞错了!

    直到前段时间,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演引起全国热议,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引起全国人民的高度重视和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人们才发现,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虽然创造了世界奇迹,但在生物科技发展方面,当然还有医疗卫生制度方面还需向古巴学习,而不能只听信《未来简史》这类书籍的一面之词,以免造成误判。

  • 为什么对私营企业的监管往往流于形式?

    为什么对私营企业的监管往往流于形式?

    长期以来,只要不立刻酿成波及范围巨大、影响恶劣的恶性事件,为了保住税收,地方政府就往往会有意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帮助相关企业遮掩其不法行为。而地方的监管部门因为其财政支持往往来自地方财政,人事任免往往由地方政府任命,在这种现状下,地方的监管部门就很难对于当地重要企业的不法行为进行惩处。

  • “长春生物疫苗事件”给民企党建敲响警钟

    “长春生物疫苗事件”给民企党建敲响警钟

    长生生物党建存在的教训,或许,它比假冒伪劣疫苗本身,更值得深思,更有普遍汲取的意义!至2016年底。全国有185.5万个非公有制企业已建立党组织,占非公有制企业总数的67.9%。在私企抓党建,面临的“长生生物党委”,绝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那么,在民企抓党建,如何避免重蹈“长生生物党委”的覆辙,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 程恩富、杨培祥:关于假疫苗事件的三点重要启示

    程恩富、杨培祥:关于假疫苗事件的三点重要启示

    混合所有制的发展方向是壮大公有资本而不是通过“混改”把公有资本控股变为私人资本控股。长春长生由公有资本控股的企业变为私人资本控股的企业之后,走上了疫苗造假之路。究其原因,根本原因在于私人控股的企业追逐的是私人利益,罔顾国家法律和人民健康,把公有企业彻底变成为私人牟利的工具。除了医药领域,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食品、养老、教育等领域,如果听之任之公有资本让出控股地位,任凭私有化浪潮在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旗帜下大行其道,类似于长春长生这样的假疫苗事件还会层出不穷。

  • “三鹿奶粉”和新西兰“恒天然”毒奶粉

    “三鹿奶粉”和新西兰“恒天然”毒奶粉

    三鹿奶粉事件引起国产奶粉的全线崩溃以后,新西兰奶粉占领了中国奶粉市场的90%,然后向中国推销毒奶粉。事实证明,美国和日本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非常严重的毒疫苗事件,2017年,中检院在对赛诺菲-巴斯德公司生产供应的36批五联苗进行批签发检验中,发现有8批(约计71.5万人份)疫苗的破伤风效力不符合规定,不合格比例达22.2%,存在较高质量风险。那么,包括一些西方国家和我们国内的一小撮人利用我国在某些企业私有化的特定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无限夸大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假如完全听他们的,结果又会怎么样?我想,很多人心中应该已经有了正确的答案。

  • 鹿野:巴金的《小狗包弟》与狂犬病的泛滥

    鹿野:巴金的《小狗包弟》与狂犬病的泛滥

    要控制狂犬病的泛滥,除了保证疫苗的质量之外,更重要的治本之策是建立正确的舆论导向。即一方面要尽快把《小狗包弟》为代表的伤痕文学移出语文课本,另一方面要明确把人民群众的健康权利放在第一位,改变少数群体“养狗无人敢管”的现象。

  • 外资大举进军中国疫苗市场会在哪里抢滩登陆?

    外资大举进军中国疫苗市场会在哪里抢滩登陆?

    当年,为葛兰素史克在中国开疆拓土穿针引线的公共事务部总监正是某些腐败干部的亲属!国外垄断资本打开中国的手段之一就是收买、勾结国内的若干腐败干部(包括其腐化堕落的后代),形成实际上的买办,从鸦片战争以来就是如此。因此,好的历史是人民写的,不论某些人及其家族在台面上如何善于伪装长袖善舞,老百姓眼睛是雪亮的。再精致的画皮贴在脸上,迟早也会被撕下来露出画皮下面的丑陋嘴脸。历史一再证明,甘于被国外无良资本收买豢养,充当带路党敲门人出卖民族利益与国民生命健康安全的走狗买办们,注定只能被长久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警惕外资医药巨头进军中国市场的惊天棋局

    警惕外资医药巨头进军中国市场的惊天棋局

    在公知王福重等人借长生疫苗事件放烟幕弹制造舆论乱局好从中牟利的背后,不止是国内一些私人医药资本在虎视眈眈,更有境外医药巨头站在国门内外徘徊逡巡、磨刀霍霍。如果说,王福重等公知势力关于疫苗问题的观点之所以值得高度重视,决不是因为其轻薄可笑的言论本身,而在于其言论背后若隐若现的国外垄断医药巨头的动向。

  • 刨根“长生毒疫苗”——MBO闯下的塌天大祸

    刨根“长生毒疫苗”——MBO闯下的塌天大祸

    2003年3月财政部叫停MBO,就是因为正义舆论对MBO造成海量的国有资产流失的强力反弹,但是,高俊芳对长生生物的MBO在2004年4月才进入实质性的步骤,这就是对抗正中央!就是顶风作案!这里头有多少见不得人的黑幕和恶心东西?是不是背后有一把很大很大的黑雨伞在“罩着”?这个不动用公检法不可能了!不用刑律绳规不可能了!听说,从去年开始,咱国又“混改”了,恕我愚钝,看不懂关于“混改”的官方解释,我只想搞明白,在这个过程里,国有资产是不是得到了空前的增值?国企职工的工钱是不是倍增式的增加?对企业的税收是不是也成倍增加?

  • “疫苗女王”她也配?他们才是真正的疫苗之王

    “疫苗女王”她也配?他们才是真正的疫苗之王

    被媒体称为“疫苗女王”的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高俊芳借着国企改制的浪潮把原属国家的长春长生据为己有,在经营中又把资本家唯利是图的丑恶嘴脸暴露得干干净净。而却有这么一群人,在那个条件艰苦的年代,他们怀着一颗对祖国、对人民的赤子之心,研制出了一大批疫苗,为我国的疫苗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他们,才是真正的“疫苗之王。”

  • 云南白药是如何从盈利国企变私企的

    云南白药是如何从盈利国企变私企的

    2011年以来我一直强调“涉及国家安全、公共服务的领域就要谨慎推行市场化,而应以国家运营为主导,比如航天军工、粮食、铁路、水务、盐业、医药疫苗、教育等等,不能简单粗暴一刀切市场化,最起码不要把现有国企私有化成私企,资本谋求利益最大化的本性会给国家、人民带来不可逆的伤害。”然而,事与愿违,我陆续看到水务、盐业、疫苗等等市场化改革所带来的诸多事故,私有化借着混改试点的名义大行其道。孙中山作为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利益的革命家尚且主张“节制资本”,“使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为何当今共产党的天下却要将“操纵国民之生计”拱手相送私有资本呢?

  • 日本疫苗问题更大——混入艾滋病病毒

    日本疫苗问题更大——混入艾滋病病毒

    国内的月亮不圆不代表国外就会圆多少,爸爸妈妈们还是要去抓问题的关键而不是进口了出国了就没事了。人性是不会因为移民或者进口而改变的。如果想出国打疫苗看病,不怕花钱去得起私立医院还是美国最好。个人的经验是,如果你有钱花得起钱,美国的私立医院的水平绝对世界一流。可如果出国或者进口打的还是这些劣迹斑斑的外国品牌比如赴日,那还不如支持下没有发生问题的几个国产疫苗。

  • 从粮食安全到疫苗之殇:民生保底行业应拒绝金融化

    从粮食安全到疫苗之殇:民生保底行业应拒绝金融化

    美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戴维·施韦卡特曾说:“资本主义之所以支配世界,不是因为它是我们这些卑微的人类所能建构的最理想制度,而是因为它维护着巨大的私人利益,并同时被这些巨大的利益所维护”。西方所主推的所谓经济运行的“普世规则”,不能适用于所有国家、所有行业,也不是对所有国家都有利,实质上是它们攫取垄断利润的遮羞布,引诱我们上当的画饼。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清醒和自信。保障民生、远离金融、拒绝诱惑,或许是民生基础行业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

  • 疫苗事件告诉人们,私有化并不能消除垄断

    疫苗事件告诉人们,私有化并不能消除垄断

    疫苗事件告诉人们,私有化并不能消除垄断,而在那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国有企业之间也有竞争,因此也不存在他们所说的国企的垄断。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反对的不是垄断,因为他们还反对制定《反垄断法》,他们是出于政治目的反对国企,从张维迎大谈特谈垄断的好处就是明证。他们需要的是彻底否定公有制和取消国有企业,如果能够达到这个目的,那么他们认为越垄断就越“对社会有利”。

  • 王炎:是谁在消灭“国有”?

    王炎:是谁在消灭“国有”?

    国企改革,绝不是借“改革”之名把国有企业变成“私有为主导、公有做配角”,更不是用乱卖、贱卖、甚至白送,把“国有”消灭掉。消灭掉国企,还谈什么国有经济?消灭掉国有经济,还谈什么公有制为主体?消灭掉公有制为主体,还谈什么社会主义?

  • 问题疫苗与“假党组织” —论疫苗事件的党建意义

    问题疫苗与“假党组织” —论疫苗事件的党建意义

    假疫苗侵害的是下一代儿童的身体。而这种“假党组织”却侵害着我们中国共产党肌体。它把千百万先烈用血肉铸就的理想信念置换成金钱观念;它将使千百万共产党员用生命浇筑起来的道义高地轰然倒塌。

  • 不能全盘市场化--从武汉生物疫苗问题看国企改革

    不能全盘市场化--从武汉生物疫苗问题看国企改革

    “以人民健康为中心”,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为医改难题刻下的定盘星。习近平总书记还针对医疗改革强调:“要毫不动摇把公益性写在医疗卫生事业的旗帜上,不能走全盘市场化、商业化的路子。”这说明,保持医疗事业的公益性,是医疗改革的重中之重,是公立医院和国有药企的根和本。

  • 她才是解救中国亿万乙肝群众的大救星

    她才是解救中国亿万乙肝群众的大救星

    疫苗虽然研制出来了,但必须通过敏感性和安全性试验,才能真正推广应用。通常先要进行动物实验,但当时的中国没有条件进行这样的实验。将近两个月时间,陶其敏都在思考这个难题的解决方案。思考的结果让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自己身上试!就这样中国的第一支乙肝疫苗在第一个研制它的人身上试验成功。时至今日,对陶其敏的这一举动仍有人持不同看法,很多人认为这是为科学献身的精神,也有人认为这样做是不科学的,不应拿人体直接做试验。对此,陶其敏只是淡然一笑:“其实当时我并没有很伟大的想法,只是想尽快得到结果,以推动疫苗应用。毕竟,迟一日研发成功,就多一些病人。当然最坏的结果是自己会感染乙肝病毒,但不打这一针也可能会感染呀!”

  • 鹿野:某些媒体的屁股是一个大问题

    鹿野:某些媒体的屁股是一个大问题

    近年来对于媒体行业整顿主要停留在舆论引导层面,并没有进行多少组织人事的处理。那些亲西方的公知以及和他们观点类似的某些主流媒体管理者大都仍然占据着原来的位子,话语权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这当然不可能在根本上解决媒体舆论的导向问题。因此,要根本改变中国的某些主流媒体屁股坐在西方反共反华势力一边这种极不正常的现象,必须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大胆的进行人事调整。过去常说一句话“不换思想就换人”,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换了这些有问题的人才能改变媒体平台上的思想导向。

  • 三岁女孩的治国绝招—也说产生“问题疫苗”的原因

    三岁女孩的治国绝招—也说产生“问题疫苗”的原因

    三聚氰胺毒牛奶、地沟油、骗钱害命的假药、假医院、逼死女学生的网上骗子、逼女学生卖淫的校园贷、“五假”的部级高官……这一个个丑闻、一个个热点还没降温,今天又突然发现,在疫苗连续出现问题连续不断治理的近几年中,竟然在有关部门的眼皮子底下有几十万名儿童的体内被注射了“问题疫苗”。一个有五千年文明、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竟然不断地在世界面前出丑、闹笑话。问题出在哪里?问题正是出在我们忘记了这一个几千年前的小牧童和今天三岁的小女孩都知道的治国绝招。

  • 疫苗:生于理想,死于市场

    疫苗:生于理想,死于市场

    铺开疫苗研发推广的历史就会发现,如果没有医疗市场化,如果医疗药品没有和金钱挂钩,眼下关于疫苗的蝇营狗苟就不会有滋生的土壤。

  • 在疫苗问题上,靠监管最多治标,加上国营化才治本

    在疫苗问题上,靠监管最多治标,加上国营化才治本

    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脑子里不要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束缚,要看实际,在不同领域,哪种手段实用就用哪种,即使反对,也一定要出自“因为这个手段在实际中的这个领域的效果不好”,而不是出自“因为这个手段是计划/市场,所以不能用”。我们还是要进一步深化改革、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同时,大力加强监管和一类疫苗国营化不是互相冲突的,而是可以互相协作,相辅相成的。一个治标,一个治本,方可保疫苗事业顺利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