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经济研究》

期刊文章

  • 丁堡骏: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完整版)

    丁堡骏: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完整版)

    本文分别研究了《资本论》俄国化和《资本论》中国化。关于《资本论》俄国化,我们分析了马克思对于《资本论》俄国化的亲自指导、分析了列宁根据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俄国具体的社会历史条件,开创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建立社会主义的苏维埃政权,分析了列宁新经济政策的战略退步、分析了斯大林以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理论勇气和理论气魄领导苏联人民在俄国建成社会主义。关于《资本论》中国化,我们分析了毛泽东同志领导中国人民走列宁所开创的十月革命的道路,缔造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分析了邓小平同志在面对苏东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失败危机,提出用新经济政策的办法实行战略退步、分析了习近平同志提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分析表明,这是一条反对教条主义和机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的正确道路,不在于将《资本论》中反映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生发展和必然灭亡的理论,不加分析地随便套用于半农奴制、半封建的旧俄国,也不能将其不加分析地套用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首先最重要的是要运用《资本论》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具体分析俄国和中国的具体的社会历史条件和环境,得出结论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其次,在《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确定俄国和中国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道路以后,那么很自然的结论就是,《资本论》中资本主义发生发展的理论不能俄国化和中国化。《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大有作为的是《资本论》中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俄国化和中国化。和这个经济基础建设相适应的,要加强上层建筑党的建设、军队建设和国家治理体系的建设,以适应和促进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建设需要。《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取得巨大成就,就在于坚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资本论》俄国化出现曲折和失败,也在于没有很好地坚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因此,面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历史机遇,我们必须要继续坚持《资本论》中国化,坚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

  • 丁堡骏: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下)

    丁堡骏: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下)

    习近平同志首先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两大理论成果,追本溯源要归功于“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其次,在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中,习近平同志特殊强调《资本论》经受了时间和实践的检验,始终闪耀着真理的光芒。最后,习近平同志强调加强《资本论》教学和研究的意义。在这里习近平同志将“深化、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任务和《资本论》学以致用、发挥理论的现实指导作用联系起来,足以说明习近平同志对马克思《资本论》的指导作用的高度重视。由此我们可以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进一步丰富和发展”,其理论源头仍然是马克思的不朽著作《资本论》,最根本的路径是《资本论》中国化!

  • 丁堡骏: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中)

    丁堡骏: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中)

    新经济政策并非一个常态化的稳定的成熟的历史时期,斯大林终止新经济政策,实行工业国有化、农业集体化,是忠实于列宁的社会主义建设思想的。当下受资产阶级狭隘观念所束缚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经常对斯大林说三道四。关于斯大林评价问题,许多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者”至今仍然是坐井观天。更为不幸的是,我们有的人明明是坐井观天,可是自己却顽固地不承认自己是坐井观天!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站在小资产阶级立场上,怎么能够理解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

  • 这些问题上,《21世纪资本论》远不如《资本论》

    这些问题上,《21世纪资本论》远不如《资本论》

    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从诞生到现在整整150周年。150年来,它一直以其强大的逻辑震撼力与理论说服力令世人折服。它不仅被全世界劳动者誉为“工人阶级的圣经”,而且也越来越得到中外学术界和国家政要的普遍关注与青睐,至今仍然充满生机与活力,是世界人民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强大思想武器。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先生近年出版的《21世纪资本论》一书,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轰动,被誉为“21世纪新版的资本论”,“可与马克思的《资本论》媲美”。其实,这只不过是一种溢美之辞。相对于马克思的《资本论》,皮凯蒂先生的书只不过是高山下的一抔黄土;而《资本论》是亘古以来的一座思想高峰,一部具有醒世价值的历史圣典。

  • 丁堡骏: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上)

    丁堡骏: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上)

    目前,许多反马克思主义的人都以苏联、中国等国家的生产力水平仍然低于欧美资本主义国家为借口否定这些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可能性。在一些学者看来,苏联东欧国家,也包括中国是在不具备社会主义革命条件的情况下共产党蛮干的结果。因此,这样建立起来的社会,不可能是社会主义社会。这种社会,或者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而夭折,或者是尽快改弦更张,走变相的资本主义道路。对照马克思对《资本论》俄国化特别是“跨越卡夫丁峡谷”的理论探索,足可见这种反马克思主义观点的荒谬。

  •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与发展的方法论逻辑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与发展的方法论逻辑

    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逻辑。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逻辑,就是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方法论,而不是仅仅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某个结论或某个观点。这就要求把握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内核与逻辑,通过对不同历史观的比较,确认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理论境界,在深刻认识唯物辩证法的内涵的基础上,深刻理解“矛盾分析”的科学性所在。为实现这一过程,就需要从认识论的困境出发,批判指责辩证法是“变戏法”的流行观点。

  • 余斌:西方经济学话语体系的阶级性与欺骗性

    余斌:西方经济学话语体系的阶级性与欺骗性

    作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西方经济学,其首要任务就是为资本家剥削工人提供辩护,这自然要在其话语体系中体现出来,按生产要素分配、生产函数、企业家才能、劳动力资源、为纳税人服务等话语都是这样的例子。

期刊简介

《当代经济研究》创刊于1990年,由启功先生题写刊名,是由吉林财经大学主办(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委托)、吉林省教育厅主管、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经济类专业学术期刊。
《当代经济研究》作为中国《资本论》研究会的会刊,始终秉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先进的文化发展方向为指引,弘扬现代科学精神,坚持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服务的办刊宗旨,着重刊发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经典著作研究以及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当代中国经济社会领域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的高水平优秀作品。
目前开设的栏目有《资本论》研究与运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外国经济思想研究与借鉴、争鸣与探索、改革开放论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