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列宁在《十月革命四周年》纪念文章中还指出:“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一事业。至于哪一个国家的无产者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期间把这一事业进行到底,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让我们沿着十月革命所开辟的道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专题文章

  • 十月革命与列宁的遗产

    十月革命与列宁的遗产

    在十月革命一百年到来之际,有必要强调的是:今人决不能简单地将苏联作为列宁与十月革命的主要遗产,并据此认为苏联的解体意味着十月革命遗产的破产。列宁来过这个世界,他在大地上留下了许多思想子嗣,而苏联只不过他留下的遗产中的一部分。在苏联崩溃之后,还有其他的子嗣存活于世,将列宁的思考和探索持续下去。

  • 所谓列宁的“德国奸细”问题与十月革命的发动

    所谓列宁的“德国奸细”问题与十月革命的发动

    当时俄国人都十分清楚,对克伦斯基和温和派社会党人的民主幻想已彻底破灭,国家濒临经济浩劫和解体,需要强有力的政权。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工人和士兵断然地拒绝支持科尔尼洛夫的军事专政,因为他除了强权、镇压,以及继续进行帝国主义战争外,不会带来任何好处。相反,列宁所建议的无产阶级专政,在很多人看来,是解决人民生活基本问题的唯一手段。这就是布尔什维克党胜利的原因。

  • 俄国十月革命是“反《资本论》的革命”吗?

    俄国十月革命是“反《资本论》的革命”吗?

    《资本论》在揭示资本运行规律的基础上阐明了社会主义诞生的条件: 资本积累生成社会主义诞生的物质条件,与资本积累相适应的劳动者的贫困积累生成社会主义诞生的主体条件; 资本积累与贫困积累达到顶点,资本主义的外壳就要炸毁,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但是,对剩余价值的追逐必然会使资本突破地域限制,进行全球扩张,由此产生了资本积累与贫困积累在空间上的分离——资本积累主要集中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贫困积累则主要集中在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和地区。于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动者并未因为成为受到“死亡的威胁”的无产者而变成革命的主体,而同时支撑起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持续的“资本积累”的落后国家和地区的劳动者的“贫困积累”达到极点,由此导致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和地区的劳动者通过革命率先建立起社会主义政权。因此,俄国十月革命并非如葛兰西所说是“反《资本论》的革命”,而是《资本论》思想在现实历史进程中的逻辑展开。

  • 百年之际再说苏维埃

    百年之际再说苏维埃

    1991年,苏联解体。苏联解体的原因复杂,但归根结底是由于政权没有保持人民民主的本质,出现了官僚化、特权化等问题。同时,政治制度结构中存在的问题也限制了苏维埃的作用。但是,不能由此否定苏维埃的历史意义。

  • 李慎明:十月革命愈远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李慎明:十月革命愈远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列宁在《十月革命四周年》纪念文章中还指出:“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一事业。至于哪一个国家的无产者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期间把这一事业进行到底,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让我们沿着十月革命所开辟的道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 大众传媒、冷战史与“列宁德奸案”的前世今生

    大众传媒、冷战史与“列宁德奸案”的前世今生

    今天,中国意识形态的主战场正发生在历史与大众传媒的交合地带,并催生出一种可称为“翻案史学”的媒体现象,它特别集中在国际共运史和中国革命史的范围内。列宁德奸案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 “不忘初心:从十月革命到中共十九大”研讨会综述

    “不忘初心:从十月革命到中共十九大”研讨会综述

    “十月革命”的最大意义或者说最本质特征是工农翻身,几千年来被剝削被压迫的劳动群众成了国家的主人。中共建党的初心就是追求中国工农阶级、劳动人民的翻身解放。今天讲不忘初心,就是要坚持马列主义,坚持为人民服务,坚持为共产主义奋斗,永不叛党。如今我们经常讲以问题为导向,同时也要讲以目标为导向,我们的目标最终就是实现共产主义。

  • 十月革命百年,全世界劳动人民都应感谢它

    十月革命百年,全世界劳动人民都应感谢它

    在如何评价十月革命的问题上,西方舆论机构产生了很大影响,并造成了失衡。然而历史会比西方舆论站得更高,也将更公正、权威。迄今对十月革命的负评里主观性价值判断比较多,对它的好评里则客观性事实判断更多些。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主观的东西会不断磨损,甚至像雾霾一样被一阵风吹走,最后留下来的往往都是事实的干货。

  • 列宁在俄国十月革命前的探索

    列宁在俄国十月革命前的探索

    本文旨在描述 1914 年之后沉闷的年代并探讨将成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革命家之一的列宁在这些年里做了些什么。这些年几乎剥夺了他所有直接进行政治干预的可能性,在几乎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为怎么办的问题找到了什么样的答案? 他在波兰奥匈帝国占领区得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消息。他流亡到中立的瑞士,在那里度过了两年零八个月,然后搭乘火车途经德意志帝国到达瑞典,从瑞典又携带着著名的 《四月提纲》———他的俄国社会主义革命口号途经芬兰回到彼得格勒。1914 年 8 月底来到瑞士之后,列宁仍然与世隔绝,依赖于信件往来,与俄国几乎中断了联系。战争条件下的组织工作极其困难,或者说完全没有可能。在这个无可奈何的时代应该怎么办?

  •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100年的坚持和发展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100年的坚持和发展

    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具有重大影响,但中国革命并不是十月革命的翻版。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长期实践中,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了两次历史性飞跃。

  • 十月革命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十月革命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中国人民不仅会永远记住十月革命,而且也会永远记住,正是十月革命给中国带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今天在社会主义建设进程中,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同样也要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结合起来。不断产生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永远都不能丢弃这个伟大的理论。

  • 十月革命百年启示

    十月革命百年启示

    认真回顾总结一百年来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程和经验教训,深入研究其对我们今天的启示,对推动中国的发展和强大,很有意义。启示之一:坚持老祖宗不能丢又要讲新话,关系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启示之二:建设社会主义是一个长期艰难的过程,必须做好不屈不挠、长期奋斗的思想准备;启示之三:始终如一地坚持共产党的初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启示之四:正确处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关系,是共产党人必须认真研究和掌握的大学问;启示之五:中华民族要永远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关键是持续发展自己。

  • 毛主席:我们始终强调要按照十月革命的道路办事

    毛主席:我们始终强调要按照十月革命的道路办事

    今年11月7日是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日,我们特刊发邓力群同志这篇文章作为纪念!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今天,我们更应牢记毛主席的教导:“我们始终强调要按照十月革命的道路办事!”

  • 遵循科学社会主义原则走好中国道路--纪念十月革命

    遵循科学社会主义原则走好中国道路--纪念十月革命

    革命和建设的正反经验证明,结合中国国情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原则是我们党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保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要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应当更自觉地遵循十月革命的科学社会主义原则。中国共产党人必须自觉维护好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坚持唯物史观的指导思想,创造性地把科学社会主义原则转化为革命的具体实践;高度重视巩固工农联盟,依靠工农联盟。

  • 张志坤:假如没有俄国十月革命

    张志坤:假如没有俄国十月革命

    站在中国的角度看,有了十月革命,中国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好,都从中受益匪浅,这一革命给中国历史注入了强劲的新动力,对中国有巨大的积极意义。至于中国国民党人在内战中丢掉大陆,怨恨所及,不仅殃及苏联,也殃及了十月革命,对此笔者只能说,这完全是自己本事不济,却把责任归咎于别处,怨天尤人,其实毫无道理。

  • 俄共“真理报”采访希腊共产党总书记

    俄共“真理报”采访希腊共产党总书记

    伟大的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和意义是不可磨灭的。它证实,在资本主义出现经济和政治危机的条件下,在帝国主义战争的条件下,只有通过推翻资本主义权力和所有制的道路才有可能拯救工人阶级和其他大众阶层。希腊左翼联盟政党所表达的危险形式的“机会主义”和“统治左翼”,使其各种“左翼”版本完全破产。希腊左翼联盟政党现已完全转变为执行工业家、船主所有政策的典型资产阶级政党。银行家们,欧盟和北约,他们总体上反对希腊人民和所有其他民族。

  • 十月革命与俄罗斯现实主义文学

    十月革命与俄罗斯现实主义文学

    针对苏联解体后掀起的关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反思热潮,既要肯定现实主义的生命力源于它对不断发展变化的现实的强烈关注和对其他文学艺术流派的不断借鉴与吸收;也不能如一些西方学者或者俄罗斯侨民文学研究家那样,完全否定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否认十月革命对于俄罗斯现实主义文学的划时代意义,而应该给历史一个客观而公正的评说。

  • 冬宫沉思:告别列宁意味着什么?

    冬宫沉思:告别列宁意味着什么?

    去参加“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缅怀与希望之旅”,没想到居然遇到一场“十月革命100周年”为主题的展览,结果竟是一场以控诉十月革命和列宁的“罪恶”为主题的展览。看俄罗斯失去了社会主义,也失去了世界大国地位。污名化了列宁、斯大林,俄罗斯展示给世界的只有沙皇。难道“沙皇的统治”能够替代“社会主义”被推荐给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吗?

  • 学习研究毛泽东思想,为实现新的历史任务而斗争

    学习研究毛泽东思想,为实现新的历史任务而斗争

    我们今天要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必须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学习毛主席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和领导方法。具体来说,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指导,必须把握中华民族和世界进步潮流,必须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此,我们要增强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自觉性,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增强党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

  • 十月革命: 一种文化视角的回溯与思考

    十月革命: 一种文化视角的回溯与思考

    俄罗斯“共产党人网站”当下对十月革命的评价是:“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至少是19世纪中期以来在俄罗斯社会积累的社会内在矛盾的结果,是由这些矛盾产生的革命进程迟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结果,十月革命在俄国的胜利保证了在全球实验建设社会主义的可能性,十月革命具有全球化的性质,而在事实上完全改变了20世纪的人类历史,并且在世界政治版图上导致社会主义阵营的形成。”

  • 张全景:沿着十月革命开辟的道路奋勇前进

    张全景:沿着十月革命开辟的道路奋勇前进

    党要保持先进性,首先必须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为指导,革命的理论是行动的指南,没有革命的理论便没有革命的运动;必须坚持党组织应由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组成,有严密的组织和严格的组织生活,根据党内思想状况,开展积极的、健康的思想斗争,弘扬正气,批评各种错误思想,如果没有积极健康的党内斗争,党的生命也就完结了;必须坚持党是无产阶级的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党是领导一切的。

  •  青年毛泽东对俄国十月革命道路的认同与选择

    青年毛泽东对俄国十月革命道路的认同与选择

    青年毛泽东对俄国十月革命道路的认同和选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1917年冬初步得知俄国革命的消息。1918年初到北京,受李大钊等人的影响,对俄国十月革命持赞同态度;返回湖南后注意介绍俄国革命并高度评价其意义,还想去俄国留学。1919年冬第二次到北京期间,阅读了不少有关俄国革命和革命后俄国情况的书籍,更产生组织游俄队的愿望。1920年夏,在上海同陈独秀谈论有关俄国革命及相关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回湖南后在同陈独秀等人的密切交往中开始筹建俄式共产主义小组;还创办文化书社、传播俄罗斯新文化,加强对俄罗斯的研究。而从1920年夏至1921年初在与赴法国勤工俭学的蔡和森通信讨论、受他力主“准备做俄国的十月革命”建议的影响后,坚定不移地选择走俄国革命道路。1921年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后,毛泽东“走俄国人的路”的政治选择基本完成。

  • 人民日报:走进新时代 世界社会主义从低潮而重兴

    人民日报:走进新时代 世界社会主义从低潮而重兴

    由国家而民族,给世界东方带来巨变的,是一面标志人类理想的大旗。从空想的“乌托邦”“太阳城”,到“共产主义的幽灵”震撼世界,再到十月革命的炮响、苏共苏联的瓦解,世界社会主义500年,几多辉煌,也几多曲折。今天,社会主义事业在中国的发展,让《资本论》重新畅销,让“历史终结论”黯然破产,甚至让学者感叹“西方必须向中国学习社会主义”。中华大地百年沧桑,也正是世界社会主义事业从低潮而重兴的历程。

  • 十月革命与中华民族复兴

    十月革命与中华民族复兴

    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也创造了中华民族复兴的重要条件,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同时,100年来,社会主义运动也出现了多次曲折多次陷入低潮,留下沉痛的教训。特别是近年来关于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种种争论,关系到要不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问题,关系到要不要把列宁开创的社会主义事业继承下去的问题,关系到要不要把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问题,关系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能否实现的问题。对此,我们应有清醒的认识。

  • 仇视咒骂十月革命者,终被证明只是历史的小丑

    仇视咒骂十月革命者,终被证明只是历史的小丑

    李大钊对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与研究不是书斋式的,而是在实践中寻求救国真理,寻求中国革命的新道路。因此,他在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同时,注意引导先进青年学习马克思主义,确立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1920年,在李大钊指导下,北京大学社会主义研究会和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相继成立,吸引了校内外—批先进分子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并引导他们走向工农中去,与工人运动相结合,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做了重要的思想上和干部上的准备。建党时期50多位早期党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直接或间接地受到李大钊的影响而走上马克思主义指引的革命道路的。如青年毛泽东两次来到北京,都得到了李大钊的帮助而确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并从此再也没有动摇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