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列宁在《十月革命四周年》纪念文章中还指出:“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一事业。至于哪一个国家的无产者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期间把这一事业进行到底,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让我们沿着十月革命所开辟的道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专题文章

  • 刘奇葆:苏联没坚持下来,背离十月革命是根本原因

    刘奇葆:苏联没坚持下来,背离十月革命是根本原因

    十月革命划时代的历史功绩,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曾经取得的重大成就,并不因苏联解体而被抹杀。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没有能够坚持下来,原因固然有很多,包括保守僵化等,但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背离十月革命开辟的社会主义道路则是根本原因。

  • 毛泽东对十月革命的认知及其历史启示

    毛泽东对十月革命的认知及其历史启示

    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影响既深刻又长远。毛泽东认为,十月革命不仅促使他本人“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而且还为中国人民“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更为世界上一切被压迫民族和国家“开辟了世界历史的新时代”。十月革命的道路成为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他山之石。中国共产党人正是从十月革命开辟道路的得失成败和经验教训之中找到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的正确轨道。今天,我们如何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沿着正确的方向一路前行,仍然可以从毛泽东对于十月革命的认知之中受到诸多有益的启示。

  • 十月革命百年,更知中国道路珍贵

    十月革命百年,更知中国道路珍贵

    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道路实践,在透视“苏联模式”的弊端中萌芽,在破除僵化教条中成长,在改革和创新的实践中完善。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回顾十月革命以来社会主义建设的曲折坎坷,更应知道中国道路的珍贵和来之不易,也更应为此自豪和自信。

  • 美国的特朗普时代与帝国主义的回光返照

    美国的特朗普时代与帝国主义的回光返照

    美国2016年大选整个过程及特朗普上台以来的一系列动作,都非常明显地体现了美国金融资本对社会与政治的严密控制。二战后,资本主义及整个世界局势的发展变化,并没有超越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基本框架。特朗普的上台,标志着冷战结束后不断右翼化的美国政治,已经进入一个极端状态,罗斯福新政所开创的政党体系和政治周期已开始终结。只有透过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美国大选中的重要特点(如部分白人工人对特朗普的支持)、特朗普政权的内政外交政策的本质、当今时代和平与发展问题的来龙去脉才能够得到透彻的解析。

  • 发展马克思主义必须以坚持为前提:与赵家祥商榷

    发展马克思主义必须以坚持为前提:与赵家祥商榷

    赵文对二十世纪以来的社会主义成就不屑一顾,闭口不谈。言下之意,十月革命搞早了,中国革命也搞早了,都是早产儿。资本主义还有发展生产力的空间,所以改革就应该退回到资本主义去。但是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实践充分证明了十月革命的合理性。

  • 十月革命胜利初期列宁苏维埃政权建设的思想及启示

    十月革命胜利初期列宁苏维埃政权建设的思想及启示

    十月革命胜利之后,为了捍卫新型的无产阶级政权,列宁做了大量探索,提出了很多重要思想,在当代仍然具有不可磨灭的价值。列宁强调,苏维埃政权建设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走适合俄国国情的发展道路。苏维埃政权能够提供最好的条件让广大人民群众不断参与国家政治生活,不断实现自身的政治权利。苏维埃政权建设必须以无产阶级政党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为根本前提,党的建设与政权建设紧密相连,须臾不可分。苏维埃政权建设应当采取多种多样的自下而上的监督形式和方法,实现广大人民群众的监督权利。这一时期列宁苏维埃政权建设思想对我们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 张文木:战后世界政治格局的三次变动与历史

    张文木:战后世界政治格局的三次变动与历史

    2017年正值十月革命[1]100周年。100年来,当代帝国主义已从列宁时期的金融资本和工业资本相溶合的托拉斯帝国主义蜕化为完全的金融帝国主义,其间的革命和斗争也表现出新的特点。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即将到来的时候,总结这一时期,尤其是总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政治形势变化及其特点、世界无产阶级及社会主义国家反帝反霸的斗争经验,对于推进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必要的。

  • 大卫·科茨:如何看待社会主义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大卫·科茨:如何看待社会主义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苏联的社会主义是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建立起来的,证明了社会主义的优势,但也有着严重的缺点。苏联解体使社会主义遇到巨大挫折,围绕这一事件展开的研究颇具争议。苏联解体不等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失败,它是由于解体前的内部党政精英和高级干部转向支持资本主义并脱离群众才导致的结果。苏联的体制不能保证人民参与其中,从而导致苏联垮台,这是它给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提供的教训。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意味着新自由主义的失败,当下经济的困境给右翼民族主义的抬头提供了条件,并使左翼获得一定的支持。新自由主义对民众而言不是好事,右翼民族主义则更糟。人们应当对社会主义的未来充满信心。

  • 十月革命后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发展与左派现状

    十月革命后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发展与左派现状

    应该看到,在拉美,除古巴外,左翼至今仍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萨尔瓦多、乌拉圭、智利等国执政。在委内瑞拉,马杜罗目前还是国家总统。即使在阿根廷,左翼仍有相当大的实力,正义党在众、参两院中仍占有优势,且在全国不少省和城市掌权。在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等一些不是左翼执政的国家,左翼力量也不可小觑。由于拉美巨大的贫富差异和尖锐的社会矛盾依然存在,拉美左翼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和坚实的社会基础,因此拉美政治版图不会出现整体右倾的状况。

  • 周新城:为什么要纪念十月革命

    周新城:为什么要纪念十月革命

    2017年是十月革命爆发100周年,纪念十月革命意义重大。现今谈论十月革命道路的普遍意义,需要理清三方面问题:一是实事求是地评价十月革命道路的第一个结晶——苏联社会主义模式;二是实事求是地分析苏联向资本主义演变的原因;三是实事求是地判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十月革命道路的关系。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中取得了伟大成就。“走俄国人的路”,就是走十月革命道路,中国共产党人把自己的事业看作是十月革命的继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十月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 周新城:必须重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历史虚无主义

    周新城:必须重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历史虚无主义

    我们必须重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否定了十月革命道路,否定了苏联社会主义模式中的基本制度、基本经验,也就刨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子。听任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在我国泛滥,势必葬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旗帜鲜明地批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是我国理论界一项重要任务。

  • 吴恩远:再论十月革命开辟的人类历史新纪元

    吴恩远:再论十月革命开辟的人类历史新纪元

    十月革命后苏维埃俄国在没有任何可资借鉴经验的情况下艰难探索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道路.其无论成功或失败的范式都为落后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提供了有益的经验和教训,为人类文明进程积累了一笔宝贵财富。

  • 赵可铭报告:坚持十月革命的基本原则

    赵可铭报告:坚持十月革命的基本原则

    十月革命给予中国之影响,是通过中国的内因而起作用的。中国共产党把马列主义和苏俄革命的经验,与中国的具体国情相结合,以极其伟大的历史担当,不断地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将马克思列宁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深植入中国大地上,深植于亿万中国人民的血脉。

  • 吕新雨:国际共运视野下的“土改”问题

    吕新雨:国际共运视野下的“土改”问题

    整个新民主主义理论都是建立在如何使得中国从农民占主导的国家与社会走向社会主义的基础之上,这是中国社会主义的条件,也是基础。农民问题在毛泽东思想中的重要位置,既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的创造,也是十月革命和列宁主义在中国的结果,舍其一端,都会丧失历史的内涵。

  • 吴恩远:普京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吴恩远:普京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在普京总统纪念俄国革命100 周年的命令中,以及同期他关于评价苏联历史的讲话里,常常体现出一种二元对立的思想。当然这是基于他自身的历史观和价值观,同时,也隐含了他力图消弭俄罗斯社会曾经分裂的因素,实现社会和谐的良苦用心。

  • 十月革命评价问题,普京试图调和“白”与“红”

    十月革命评价问题,普京试图调和“白”与“红”

    目前俄罗斯国内对十月革命仍然是评价不一,形成了几种不同的观点。大致可从右翼主义者、以俄罗斯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代表的左翼学者、俄罗斯政府这三个方面来解读目前俄罗斯所存在的十月革命观。有将其视为灾难的否定性评价,有始终坚信其伟大意义的肯定性评价,有试图调和左与右的矛盾性评价。实际上,任何一个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有其根源,我们只有结合当时具体的历史事实和具体历史形势下的人心向背才会对十月革命有着正确认知,才会有理有据地驳斥种种右翼主义者的错误观点。在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我们要认真总结十月革命的经验,深刻认识十月革命的重大意义,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沿着十月革命开辟的道路继续高歌猛进。

  • 于无声处听惊雷——论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影响

    于无声处听惊雷——论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影响

    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影响是深刻而深远的。它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使中国人民找到了科学的理论武器,从而实现了由旧式的民主革命向新式的民主革命的转变,并初步明确了以社会主义作为中国革命发展的方向。李大钊在这时提出的对社会主义的看法,对我们今天仍有启迪意义。

  • 全党应该高度重视《共产党宣言》的学习和研究

    全党应该高度重视《共产党宣言》的学习和研究

    十月革命的爆发诞生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十月革命又影响了中国,毛泽东正是读《宣言》开始了把《宣言》的基本思想应用于中国革命实践,终于于1949年夺取政权建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而且形成十几个国家组成的社会主义阵营。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宣言》就没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蓬勃发展。《宣言》改变了整个世界。

  • “列宁又回来领导我们了”

    “列宁又回来领导我们了”

    这次莫雷诺获胜毕竟是拉美左翼一再受挫的情况下急需的一场胜利。因此,其对拉美其他国家左翼的鼓舞也不容低估。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和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均在第一时间发表贺电,宣称这是“21世纪社会主义的胜利”。不少拉美左翼民众更是兴高采烈地表示:“在这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列宁又回来领导我们了。”

  • 十月革命的真理永放光芒-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十月革命的真理永放光芒-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十月革命道路就是实现科学社主义基本原理的道路,它的本质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只要承认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是科学的、正确的,就必然认为十月革命道路是正确的,必须遵循十月革命道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否定十月革命道路,实质上就是否定科学社会主义。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十月革命是永远值得纪念的。

  • 100年后的今天,俄罗斯如何看1917年革命

    100年后的今天,俄罗斯如何看1917年革命

    1917年3月12日,沙皇制度垮台;同年11月7日,十月革命胜利,苏维埃政权建立。两场革命为苏联时代奠定了基础,是俄罗斯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在西方媒体看来,100年后的俄罗斯人似乎不知道该如何看待1917年的革命岁月,在如何纪念的问题上有些“纠结”。与此同时,一些纪念活动“小心翼翼”,尽量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