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杀人”案

“辱母杀人”案

财新媒体和公知们鼓吹高利贷,先将高利贷塑造成“大德大善”、“皆大欢喜”、“有利穷人”之举,进一步要求中国国家暴力机器维护高利贷的超额剥削。实际上,鼓吹高利贷,放纵金融吞噬中国产业,毁灭中国实体经济,阻碍中国产业升级,消灭中国民众储蓄,颠覆中国社会主义政权,维持一个依附于帝国主义的金融寡头集团的统治,对某些媒体公知而言,才是长治久安之策。不过,这不是广大民众长治久安之策。

专题文章

  • 从“于欢故意伤害案”看法治理念异化的社会危害

    从“于欢故意伤害案”看法治理念异化的社会危害

    “法治理念异化”并非单指同西方法律的接轨,而是特指法治的精神实质和价值追求的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倾向,它既包含旧中国法制复辟,也包含现代资本主义法制入侵,其最终目标是彻底背弃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取消共产党对司法的领导,从法制上搞乱中国,为“颜色革命”创造条件。

  • 谁迫不及待地借“辱母杀人案”制造动乱

    谁迫不及待地借“辱母杀人案”制造动乱

    “公知”法律党大肆炒作“辱母杀人案”的核心用意——借“辱母”大肆煽情——借煽情围剿高利贷——借围剿高利贷逼国家放弃金融防线、在“允许民营企业通过正常渠道借贷”的名义下指令国有金融机构从宽向私人企业低利放贷——给国有银行制造出大量坏账——借此推动“国有银行私有化”——引发国家金融危机——由金融危机引发经济危机——由经济危机引发政治动乱。

  • 山东辱母杀人案背后的法律问题

    山东辱母杀人案背后的法律问题

    司法主管范围的交叉,是现代社会的必然,不能通过司法部门消极的自我限制来使现有的司法分工出现职能缺失,而应通过细化程序来实现各司法机关分工配合、相互制约,保证依法正确行使职权,服务社会。最高检准备向派出所派出检察室,以监督公安机关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这样看,是时候由取消三个禁令,并制定一部细化各司法机关分工配合、相互制约关系的细则了。

  • 必须直面全民性的疯狂“高利贷”

    必须直面全民性的疯狂“高利贷”

    如何处理好已形成的全民性高利贷,处理好高利贷资金链断裂引发的社会动荡,无疑是政府一大难题;而为挽救和防止高利贷引发地区性金融危机扩大,各级政府将面临严峻考验;如何反思高利贷如此疯狂蔓延的原因,如何在全国规范金融秩序,再不能让高利贷恣意而为,这更需长治久安的运筹。

  • 聊城,请不要把针对于欢事件的调查止于基层民警

    聊城,请不要把针对于欢事件的调查止于基层民警

    南方系,引爆这个案子,只想把舆论引向法院改判和警察被查为止,自动收住脚步。一涉及到高利贷和非法集资问题的深层次问题,就戛然而止。有人就注意到南方系的同伴在26号就开始主动降温对这个事件的关注度,因为有人开始关注案件背后的高利贷问题。南方系就是当初为高利贷合法化说话的人,他们怕这个案子挖深了,伤到他们自己和他们背后的人。

  • 辱母杀人案:公知们为何替高利贷黑社会疯狂洗地

    辱母杀人案:公知们为何替高利贷黑社会疯狂洗地

    财新媒体和公知们鼓吹高利贷,先将高利贷塑造成“大德大善”、“皆大欢喜”、“有利穷人”之举,进一步要求中国国家暴力机器维护高利贷的超额剥削。实际上,鼓吹高利贷,放纵金融吞噬中国产业,毁灭中国实体经济,阻碍中国产业升级,消灭中国民众储蓄,颠覆中国社会主义政权,维持一个依附于帝国主义的金融寡头集团的统治,对某些媒体公知而言,才是长治久安之策。不过,这不是广大民众长治久安之策。

  • 法治了就没有高利贷和黑社会了?醒醒,别做梦了

    法治了就没有高利贷和黑社会了?醒醒,别做梦了

    人类历史从来不缺法治和市场经济,但是从来也没有哪个法治和市场经济能够完全消灭黄赌毒、高利贷和黑社会,恰恰相反,正是法治和市场经济才为这些东西提供了生存空间。春江水暖鸭先知,鱼不需要人类去教怎么游泳,这些东西会自生自发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为自己寻找合适的生存空间,而且很快就能学会用法治来保护自己。唯一能够彻底消除这些东西的,叫革命,而且是社会主义革命,不叫法治。法治从来都不只是保护好人,当然也保护没有违法的坏人,而最知道怎么做才不违法的,永远都是坏人,而不是老实本分过日子的小老百姓。因为坏人比好人跟法律打交道的机会要多得多,所以他们学习法律的动力也要大得多。

  • 聊城辱母杀人案后,该反思金融自由化了

    聊城辱母杀人案后,该反思金融自由化了

    在金融自由化、市场化的背景下,追逐利润的金融机构和个体,在激烈竞争中为了自身的生存、战胜对手,取得超越平均水平的利润,而主动或被动地重组其资产负债表,千方百计地进行监管套利、期限套利、跨境套利,在这个过程中,融资特别是投机性融资(海曼.明斯基所定义的)得以扩张,投机性融资和庞氏融资在全部融资中的比重也相应提高。作为个体,金融机构保存了自身,扩充了资本,但作为整体的经济,其金融风险却不断积聚,资产的安全边际也变得很低,融资体系和融资结构更为脆弱,最终逻辑链条必然断裂,以新一轮金融危机收场。

  • 搭于欢案的车,浅谈中国民间资本借贷的黑暗及根源

    搭于欢案的车,浅谈中国民间资本借贷的黑暗及根源

    资本,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 于欢案与警察执法权威的丧失:一位基层民警的视角

    于欢案与警察执法权威的丧失:一位基层民警的视角

    基层的民警们突然发现,在滥用职权和执法不作为之间,居然仅剩下一个位置,可悲的是那个位置不是依法执法,而是因公牺牲。

  • 物权>人权>主权—— 一道奇怪的不等式

    物权>人权>主权—— 一道奇怪的不等式

    前些年,公知拼命鼓吹要赦免资本的原罪,怕的就是那些来路不正的财产总有一天受到清算,而现在这么一个所谓的“物权”高于“人权”的歪理邪说一出来,那么他们的财产的“物权”无论来路正还是不正,都不但高于别人的“人权”,甚至还间接高于国家的“主权”了,当然他们这一小撮人想让此变成像美国那样的资本家的“物权”高于国家的“主权”的现实还不那么容易。但是最起码他们可以忽悠没有文化的普通百姓,为他们所代表的一小撮人的为非作歹寻找理论依据。

  • 从于欢案谈舆论斗争——党媒要把握舆论斗争主导权

    从于欢案谈舆论斗争——党媒要把握舆论斗争主导权

    在无国界之分的国际互联网舆论场上,网络话语权一直是西强我弱,差距不小。守好互联网、占领主阵地,打赢网上舆论斗争,不仅需要全民皆兵、理性上网,更需要一支结构合理、配备精良、整体亮相的主力军在网上冲锋陷阵。

  • 辱母杀人案背后:有些专家为高利贷事业呕心沥血

    辱母杀人案背后:有些专家为高利贷事业呕心沥血

    一些经济学家为了中国的高利贷事业的健康发展呕心沥血,茅于轼老先生就不顾年事已高,一边亲身给农民发放高息小额贷款(美其名曰“为穷人办事”),一边为高利贷鼓与呼,说“高利贷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 "辱母杀人案":让我来做个简单的全景式扫描!

    良知媒体应该调查的,不应局限于于欢、苏银霞,以及吴学占、杜志浩,甚至是调查当地的政治生态都不够。浅层次讨论没用,不挖出根源,不改变现实,这种事只会越来越多。事实上这种事已经在中国现实社会中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了。有责任感的媒体应该沿着这条线深挖:高利贷-民间借贷-地下钱庄-影子银行-金融乱象-社会乱象-利益集团-社会生态-治国理政。挖到哪儿算哪儿。

  • 辱母杀人案背后的问题:政府应负债为市场提供资金

    辱母杀人案背后的问题:政府应负债为市场提供资金

    长期以来,我国央行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就是说,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西方货币,交给西方,从而更进一步加重了国内企业的资金紧张了。我国国内企业与企业,企业与劳动者间的债务问题,一直很严重,因债务纠纷问题而带来的致死致残,常有报道。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措施,就是中央政府应大幅度提高净债务,为市场提供净资金。

  • "刺死辱母者"一案:情与理、法与德并行不悖!

    法治社会,法的地位毋庸置疑,但法律是由人制定的,是法律为人服务,而非人是法的奴隶,法律是死的,是冷冰冰的,但制定法律的人是活的,是有温度的,所以,情与理、法与德应该是并行不悖的。

  • “逼死”于欢者——“辱母杀人案”幕后黑手追踪

    “逼死”于欢者——“辱母杀人案”幕后黑手追踪

    冠县吴学占“高利贷-黑社会”团伙以投资公司的面目出现,长期游走在法律边缘,在“高利贷利国利民”的呼声中,在不受政府公权力、司法机关“有效监管”、甚至受到相关“保护”的大环境下,不断发展、壮大、侵害剥夺实体经济,侵害公民合法权益,显然是亲美媒体、自由派公知路线的一个结果。

  • 法律可以碾压道德,但不可僭越正义

    法律可以碾压道德,但不可僭越正义

    山东辱母杀人案中,法律僭越正义表现为,根据案发时的环境,法律已经不能保护于欢母子,已经不能要求于欢采取合法的措施自卫,但法律仍然要求他守法,把自己当成上帝。其实,这时于欢已经处在社会契约论中的自然状态,他已经向社会讨回他所让渡的所有权利,成为一个纯自然的人,而不是社会的人。换言之,他已经成为一个动物,而不是理性的人,而法律必须容忍。

  • “辱母杀人案”的要害是公知们鼓吹的高利贷

    “辱母杀人案”的要害是公知们鼓吹的高利贷

    南方报系和各路“公知”对高利贷导致犯罪只字不提,专拿“辱母”大做文章,好像最不可容忍的仅仅是“辱母”。这貌似谴责犯罪,实际是包庇犯罪——拼命强调辱母“不可容忍”,那岂不等于说“辱父”、“辱子”之类就“可以容忍”?岂不等于说用黑社会逼债不算什么罪,之所以有罪仅仅是因为逼债手段太蠢做过了头闹出了“辱母”,否则就不会有事?——难道最不可容忍的仅仅是犯罪手段而不是犯罪根源——高利贷导致的黑社会逼债?

  • “山东命案”——祸源哪里找?

    “山东命案”——祸源哪里找?

    在争论山东“杀辱母者案”时,大家都在讲“法律原则”,很少有人把焦点集中到整个公知群导向主体思维回归旧社会的可怕之处,很少有人敢于要求追究放任高利贷合法化的始作俑者。

  • 于欢

    于欢"不能正确处理冲突"?别忘他在目睹母亲受辱

    作为儿子,目睹母亲被伤害和侮辱,作为丈夫,妻子可能会受到伤害和侮辱,于欢的反应无论是否合法,都是有正当性的。但法院却没有考虑这几个细节,甚至没有考虑到苏银霞与于欢之间的母子关系,这当然很“法治”,但却不近人情,而这是他们在当时的处境下所做出的反应的根本原因。

  • 微博用户“聊城中院张文峰”到底是真是假?

    微博用户“聊城中院张文峰”到底是真是假?

    冒牌“聊城中院张文峰”,这个冒牌就是借助“辱母案”舆情事件,通过假冒审判官方法来激化民众与审判长、法院的矛盾升级,并迅速引导这一升级的矛盾朝着中共和国家体制方向移动,目的就是通过假冒者的“雷语”来实现民众与国家体制的对抗,为日后的“颜色革命”实施播下广袤的种子。

  • 聊城辱母杀人案——法律本就是笨拙的工具

    聊城辱母杀人案——法律本就是笨拙的工具

    许多人既默认国家是最大的迫害者,又要求国家权力扩张有效打击民间恶棍,这本身就是矛盾的。

  • 清华教授旷新年:于欢是为资本“普法”

    清华教授旷新年:于欢是为资本“普法”

    即使到了现在,人们仍然认识不到“刺死辱母者”这一事件巨大而深刻的“普法教育”的意义:什么是“资本”主义。金钱和资本可以怎样肆意地践踏和凌辱人的尊严。人面对金钱是怎样卑微、渺小和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