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乱

香港暴乱

香港现在面临的局面确实很严峻,但其实同样是一个机遇。如果要是能够处理得当的话,完全可以解决香港长期以来存在的一些根深蒂固的问题,促进香港更好的发展,甚至也可以为大陆的发展提供一些有益的经验。我们应该相信中央有能力把这次“危机”变成“转机”,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解决香港问题不能走上层路线,而是要走群众路线。媒体和教育是最重要的战线,决不能放弃。

专题文章

  • 宪之:廿年一觉明珠梦,赢得黑衣暴乱名

    宪之:廿年一觉明珠梦,赢得黑衣暴乱名

    在站起来的中国人民面前,霸权殖民主义者的阴谋是不能得逞的,最终也不过是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人想通过乱港之火引燃内地颜色革命的愿望不光是痴心妄想,而且会事与愿违,香港业已成了中国人民恢复“自信”教育的最好课堂,五个月的教训,将买办公知几十年的宠美迷洋洗脑功德,一扫而光。

  • 李光满:平暴之后,香港如何“拔乱反正”?

    李光满:平暴之后,香港如何“拔乱反正”?

    对这场暴乱,我们还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反思:一是如何完整准确有效实施“一国两制”?二是香港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三是香港的未来出路到底在哪里?四是香港青年的出路到底在哪里?以香港这次暴乱为鉴,可以使中国的发展少走弯路,使我们对中国的制度更加自信。香港之乱,留下了许多教训和启示,相信在经过此次暴乱之后,香港会走得更稳健,中国会走得更坚定。

  • 余云辉:尽快制定香港《主权法》并设香港主权法院

    余云辉:尽快制定香港《主权法》并设香港主权法院

    香港动乱的制度根源在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没有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香港回归之后,“一国”的主权没有得到法律制度的保障,“两制”中的资本主义制度变种为“殖民地资本主义”,“港人治港”实为“洋人治港”。香港作为“法权主导型社会”,稳定香港的关键点是法制建设。《香港基本法》的立法侧重点在于“两制”而不在于“一国”。全国人大应该尽快制定并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使香港特别行政区主权法》(简称《主权法》),作为《香港基本法》的前置性法律,进一步明确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法律约定,并迅速完善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执法手段,使得“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从而为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奠定坚实的制度基础。

  • 鹿野:中央频频发声,香港问题逼近临界点

    鹿野:中央频频发声,香港问题逼近临界点

    虽然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止蒙面规例》违宪的判决是否会撤回尚不得而知,但是至少这个判决本身就表明香港高等法院已经把自己公开摆在了和中央的对立面。而如果香港高等法院最后退缩,很可能就会成为暴徒一方兵败如山倒的开始;反之要是香港高等法院冥顽不化,也只会坚定中央采取必要措施的决心。不管出现哪一种情况,都标志着香港问题最后解决的时刻快要到了。

  • 今天关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长……

    今天关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长……

    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判决的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我们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很多文化人、精英、贵族,都自诩有节操、有信仰、自诩不向“强权”低头,其实,只是这个“强权”有着革命性颠覆性,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不惯着他们而已,而且他们糟老头子坏得很,在这种力量弱小的时候,他们百般辱骂、污蔑,恨不能妖魔化成吃人的魔王,等到这种力量成熟了、强大了,他们又忙不迭地跑来“投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摇身一变,就成了同一阵营的了,并且还会借助舆论造势,把自己吹成卧薪尝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忠臣良将,抢夺话语权。

  • 钱昌明:还能容忍这样“无法无天”吗?

    钱昌明:还能容忍这样“无法无天”吗?

    更为荒谬的是:面对“乱”了近半年的香港,特首为稳定局势,遏制“蒙面人”犯罪,出台了一个《禁止蒙面规例》,居然被同为特区政权的司法机构所否定!(按:香港高院“裁定”的“违宪”之说,纯属胡诌、也无效,已被全国人大、国务院港澳办表态所否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 “反蒙面法”被判无效!香港法院是西方的遥控飞机

    “反蒙面法”被判无效!香港法院是西方的遥控飞机

    在这次“修例风波”中,埋在香港法院系统的“雷”爆了!在西方势力的干预和指挥下,这些洋法官始终“身在其中”,却又“置身事外”。他们毫无原则的袒护轻判甚至直接释放暴徒,公然为暴力行为张目。不但严重打击了香港警队的信心及战斗力,同时也让那些制造国家分裂和社会动荡的群体更加有恃无恐。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重要的任务,也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的共同责任,但香港法院却始终“置身事外”。

  • 乱港“军师”的阴冷狠

    乱港“军师”的阴冷狠

    正是通过“心理辅导”来攻心和洗脑,推动引导持续发动暴乱,越来越多的青年蒙蔽了心智,疯狂地去做正常人绝对干不出来的恶行,令香港街头的暴乱至今禁而不绝。社会被这些人“骑劫”,而这些乱港“军师”,把自己领导和服务的机构,变成暴徒们进行文宣、教育和动员的大本营。

  • 胡新民:香港今日暴乱之缘由:傅高义如是说

    胡新民:香港今日暴乱之缘由:傅高义如是说

    傅高义写道:“(邓小平说,)香港一直以来的制度就既不同于英国也不同于美国,不适合完全采用西方的制度搞三权分立。他然后具体说明了港人可以期待的个人自由:1997年以后仍会允许香港人骂共产党,但是假如把言论变成行动,打着民主的旗号跟大陆对抗,北京就不得不进行干预。不过只有在发生严重骚乱时才会动用军队。”

  • 吴知山:历史耻辱柱上的汉奸群像

    吴知山:历史耻辱柱上的汉奸群像

    香港媒体指出,身为中国人却丝毫不以自己的卖国言论为耻,身为香港居民又丝毫不以牺牲香港前途为愧,这种人已经无法用正常的道德原则去评价。在黎智英的出生地广东顺德,黎氏家族更是将他斥为“逆子”,从族谱中除名。相比于黎智英,李柱铭对自己的汉奸身份要“坦诚”的多。他曾自称“敢于当殖民主义的走狗”,在被记者指责为汉奸时,居然厚颜无耻地表示:“你说我做汉奸,我天天做汉奸。”

  •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发生了什么?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发生了什么?

    在西方长期的运营下,对他们来说,“民主”、“自由”变成了一个不容置疑的教义,他们是教义下面蒙着面转圈跳大神的教徒,所有不按照教义来的人,都是异端。他们是高贵的教徒,任何事物只要跟异教徒沾上一点关系,都是肮脏的,异教徒是该死的,对付异教徒,无论用上什么手段都行。而内地作为没按照这个“教义”走的,哪怕明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他们眼里也是邪恶的。

  • 港警平暴、紫石英号、抗美援朝、对华封锁及其他

    港警平暴、紫石英号、抗美援朝、对华封锁及其他

    香港警察对曱甴采取断然措施,是一小步,也是一大步。如同当年的解放战争,打击对方的代理人,只是第一步。代理人被重创,后台老板必然会蹦出来。后面的冲突将会更加激烈,直到后台老板精疲力尽,承认现实。这个过程必然极其复杂漫长,国人必须有相应的思想准备。

  • 千钧棒:威虎山小路、美丽的风景线与死磕派盛宴

    千钧棒:威虎山小路、美丽的风景线与死磕派盛宴

    一个公然宣扬称共产党由于没有登记,所以不合法,并且公开宣称要通过司法改革的“威虎山小路”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的著名公知贺某方,在佩洛西称赞香港的动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以后,不但高调出席了“死磕派盛宴”,居然成为了某地一个法律论坛的首席贵宾,某市的一些领导还出席了活动,这一点值得广大网民高度关注。

  • 香港警方突然换了打法,暴徒开始“哀嚎遍野”!

    香港警方突然换了打法,暴徒开始“哀嚎遍野”!

    警方的克制被他们视为软弱,他们一步步升级自己手中的武器,越来越疯狂地发泄。他们中大多数是年轻人,行动敏捷,但思维上却仍停留在巨婴阶段。他们口口声声喊着被港府所逼,因为港府没有回应他们所谓的“五大诉求”。而德国之声的主持人在采访一名“学生代表”时忍不住说,港府事实上回应了,它只是没有答应你们的诉求而已。

  • 建议出台允许在香港就读的内地大学生转学办法

    建议出台允许在香港就读的内地大学生转学办法

    在研究制定专门办法措施中,要充分考虑到2019年度通过参加了高考而进入香港的大学就读这部分学生的实际情况,他们在香港的大学就读尚不满一个学期。因为入学时间较短,他们本来就还没有适应香港学校的新环境、新生活,遇到现在的特殊情况,学生本人和家长选择退学应当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 人民日报:美国人揭露香港风波与美反华势力的关系

    人民日报:美国人揭露香港风波与美反华势力的关系

    让我们真实地定性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不是一项“民主运动”,这是一场由美国政府训练和资助的暴力分裂运动。其组织者利用香港年轻人的困境,让寡头们中饱私囊并破坏中国的稳定。总而言之,这些香港暴力活动的领导者,是隶属于由美国政府领导并给予亿万资助的、致力于政权更迭活动的国际组织成员,是冷战议程的一部分。

  • 师伟:九龙塘上好八连

    师伟:九龙塘上好八连

    我认为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九龙塘上好八连上街打扫卫生当然是信号,但后续行动还是要随机应变。现在香港市民已经开始觉醒,出现了一些打击废青的行为,但总体远远不够。在这种情况下贸然介入并非最好的时机。

  • 李光满:为什么说香港止暴制乱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李光满:为什么说香港止暴制乱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从“最重要任务”到“最紧迫任务”,绝不仅仅是字面的变化,而是已做好了果断处置香港暴乱事件的安排,表明随着香港暴力事件升级,暴徒们继续行凶作恶,将随时准备对暴力犯罪分子采取雷霆手段。上不久中央就解决香港问题提出了五方面的原则意见,实施这五项原则的前提是在香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现在中央已经将香港的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作为最重要、最紧迫任务提出来,我们还犹豫什么,还要等什么呢?

  • 乱港NGO:披“非政府”之名,行“反政府”之实

    乱港NGO:披“非政府”之名,行“反政府”之实

    国际特赦组织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北爱尔兰独立运动者遭镇压、南非种族隔离、波多黎各独立运动等事件上长期刻意消音,却对某些国家的事件有出乎寻常的热情。为《NGO与颜色革命》一书中文版写序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认为,这些NGO的目的都有制造别国内乱的动因,为欧美制造武力或非武力干预的借口,最后在当地扶植一个亲西方政权、或是退一步至少让其陷入动荡与无法发展,减少西方的竞争者数量。

  • 乱港分子以暴行诠释了自由派的所谓“兼容并包”

    乱港分子以暴行诠释了自由派的所谓“兼容并包”

    香港的动乱和暴乱像一本活的教科书,告诉国人,必须加强人民民主专政,在人民内部实施民主,对企图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人和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人实行专政。如果听信自由派的忽悠,对那一小撮人“兼容并包”,放任他们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内陆发生的乱局绝对甚于香港的千百倍。如果让他们夺取政权,那么叶利钦控制下的俄罗斯就是前车之鉴。

  • 中共在省港大罢工中发动群众的斗争艺术回顾

    中共在省港大罢工中发动群众的斗争艺术回顾

    大罢工的过程就是和右派工会斗争的过程。左派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全国总工会省港罢工委员会所属的各产业工会。右派是反革命分子控制下的广东总工会所属的一些工会,这些工会的会员绝大多数都是被欺骗而参加的。在粉碎右派工会和头目消极罢工的阻碍以后,左派主张封锁、瘫痪香港经济,右派煽动工会会员回香港复工,并组织武装走私偷运粮食和其他食品到香港,曾被工人纠察队打死两名武装押运匪徒。右派则武装强迫工人加入右派工会,在广州市酒楼茶室工会开会期间,竟枪杀两名不从工人。各工会联合在广州市抬棺游行,大会揭露右派工会勾结帝国主义土匪军阀破坏罢工运动、杀害工人罪行,孤立了右派工会。

  • 平定香港,亟需发挥人民军队的重要作用

    平定香港,亟需发挥人民军队的重要作用

    今天,历史再次赋予人民军队极其光荣而伟大的使命,那就是,在香港特区,发扬、发挥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走向香港社会、贴近香港人民、服务香港百姓,以此成为打开香港乱局症结的一把金钥匙。

  • 警察谢绝市民帮助,香港政府为什么不能发动群众

    警察谢绝市民帮助,香港政府为什么不能发动群众

    幸亏我们的制度经受住了考验,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的恶毒攻击和无耻打压教育了越来越多的群众,最近几年中国的社会形势大大好转,反腐倡廉、扶贫攻坚、媒体宣传等工作也获得巨大成功。而当初放弃党组织和群众,依靠资本家,今天香港问题的集中爆发,是给全国人民树立了一个最好的反面教材,比什么政治课都管用,都深刻。而从长远看,香港的暴徒越猖獗,对香港人民的教育作用就越大。在这种有利的大环境转变之中,香港政府应该和反动势力争夺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一起和破坏香港的恶势力做斗争,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 一个香港警察帮助内地学生撤离香港时的心声

    一个香港警察帮助内地学生撤离香港时的心声

    在此危急之时,香港警察出面了,他们帮助这些内地的学生撤离校园。但是,撤离的过程非常惊险,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简单,真有点像当初中国大使馆帮助处在战乱时的利比亚中国侨民离开时一样。在中国的土地上,中国人从一个特区离开回家竟然像惊险的“撤侨”,特区警察帮助同胞撤离竟然要扮演“大使官官员”的角色,这是多么的悲哀,这是多么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