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搅乱中国,派“上帝”当先锋

对华援助协会,英文:China Aid Association,简称CAA。2002年,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米德兰市成立。该机构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法案》在中国的“准民间执行机构”自居,与传统宗教组织的主要区别在于:其组织的根本目标不是传教,而是专注于经过特殊界定的“宗教自由”。

对华援助协会,英文:China Aid Association,简称CAA。2002年,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米德兰市成立。

1、性质

该机构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法案》在中国的“准民间执行机构”自居,与传统宗教组织的主要区别在于:其组织的根本目标不是传教,而是专注于经过特殊界定的“宗教自由”。

该机构会刊《中国法律与宗教观察》发刊词称:对华援助协会系非盈利基督教机构,旨在探索、讲述、捍卫涉及中国宗教自由问题的真理,并专注于非官方教会的命运。

2、活动

(1)策划、推动并直接参与中国国内的“宗教事件”,并以这些所谓的“宗教事件”为素材推动美国和其他国际机构对中国施压。在国内绝大多数与宗教相关的群体事件中,都可看到该机构活跃的身影。

(2)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系统炮制和宣扬“中国宗教迫害论”。该机构密切配合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法案》的实施,每年向美国国会和国务院提交所谓的“中国宗教迫害年度报告”。

(3)阻碍中国宗教组织正常开展的对外交流活动。该机构对海外宗教机构和相关人士与中国合法宗教组织开展的友好交往活动大肆批评,认为这些交往活动会“向全世界的信仰者发出误导和令人气馁的信号”,从而忽略了“不受政府控制的宗教”。

(4)支持国内地下教会的成立与运作,培训、培养宗教维权人士。3月上旬,还在香港举办了一期培训班。

(5)支持、帮助国内异议人士。盲人陈某整个事件背后,都有该协会的影子。

3、框架

(1)主办了系列对华网站。其中的“中国宗教自由观察网”罗列了三个方面的主要使命:第一,促进推动所有中国人的宗教自由;第二,将有关践踏中国公民宗教自由的消息和报道传递及时发表;第三,推动中国成为信仰上没有栅栏的天空。

(2)操控“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2007年,在该机构直接操控下,拼凑出“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每年提供给该联合会负责人张明选约60万元人民币的固定经费,专职配合对华援助协会在国内搜集宗教迫害案例,进行宗教维权。2008年11月,该非法组织被民政部依法取缔。

(3)国内若干地下教会、家庭教会。

[page]

4、负责人

傅希秋,男,46岁,山东聊城大学毕业,曾在中央党校教过英语。1997年,政治避难名义到美国,后入读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手头掌握的协会运作资金,据说每年达140万美元。

傅希秋与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的真相

现在介绍和唐崇荣国际布道团息息相关的北美归正团契的一位成员(发起人)、唐牧的同工、陈佐人的密友傅希秋牧师。这些人都是现今华人基督教会的领袖。

笔者曾经两次带领傅氏在北京的「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培训课程,和学员及该机构的背景有很深的接触。一言以蔽之:令人震惊至难以令人置信的地步。整个情况是复杂的,绝对不输给间谍影片,最后被涉及(利用)的便是北美的「国际归正福音团契」的名字。这里仅将有关华人的部分略述如下:

傅希秋是不进(不准进?)大陆的人 (黑名单?),但和美国政府关系极暧昧;从2005年开始,傅氏以惊人的巨额经费在大陆圈养了一批无业游民,而且在持续大量招兵买马中(口号:「放心、出事有我!」),惟一的目的就是在中国制造事端,然后向全世界发布「中国压制」的消息(是真被压制?或是恶人先告状?)、包括在联合国大会提出讨论。这种阵仗,若说和美国政府无关,是自欺欺人的。在自编、自导、自演的中间,则看到傅氏「对内部」和「对外界」的精美层层包装安排,手法精密、叹为观止,傅氏不愧曾经是中央党校的老师(高手)。

㈠、对内:对内部(无业游民)的管理手法如下:

所有无业游民都必须自称是「基督徒」。学习「基督徒神学」的简单二分法:「人死后身体是软的就是得救的、身体是硬的就是不得救的」。这是一个完全不需要圣经的「基督教」,假「基督教信仰」之名义来「管束、精神集中」这批无业游民。傅氏本身为精神领袖。重要的是他们要听话 + 和中国政府对抗。

€33;、对外:对(无业游民)的外部招牌宣传如下:

(为了 增加他们的「基督教成分」,傅氏特别将之量身定做:)

(i)、将该团体的名称定为「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假「家庭教会」之名)。

(ii)、 将该无业游民群的负责人张民选私意高举为牧师(假「牧师」之名)。

㈢、精确地组织分工为:

美国政府是出钱的老板、傅氏是顺服(美国人)的工具,遥控中国的肇事群,然后披上「人权」的外衣,傅希秋在美国德州的「对华援助协会(China Aid Association,简称CAA)」于焉产生(据陈佐人告诉笔者,傅氏在德州的『对华援助协会』会址是美国FBI的「保护范围」)。该协会高举四大口号:「归正教会、人权、牧师、家庭教会」和中国政府对抗,这四个「虚假头衔」和西方思想完全接轨,可谓无坚不摧,再加上对全球发布消息(包括联合国)以打击中国,而傅希秋以「人权斗士」之姿,全球到处参加人权会议,周旋于美国务院和欧盟人权办公室之间。

对于基督徒的聚会被任何时代的任何政府所管制,是本刊绝对不赞成的。但若是像傅希秋这种做法:「为了斗争而斗争!没有斗争就设法挑起斗争!」,则是令人遗憾的!

当吉林浩特(外蒙)有一家被抓的教会,是笔者曾去授课之处,乃韩国人带领的中国异端教会(负责人汪大福,化名「汪大卫」)。而傅希秋在该教会被抓时,却发布了「改革宗教会被迫害」的假消息,笔者曾去函傅希秋,希望他停止「轻易滥用改革宗教会名义」之行径。傅希秋的言论基础在于:傅氏本身是「国际归正福音团契」的发起人之一,而该异端教会是傅氏「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的「保护教会(地盘?)」,结论便是:这批无赖、异端全都成了「间接联结国际归正福音团契的基督徒教会」。笔者相信,除了陈佐人之外,国际归正福音团契其他成员从来不知道傅氏在大陆的任何作为,但无可避免的,国际归正福音团契一直在为傅氏的所有行为背书。很有可能傅希秋在对美国老板的报告中也提到了自己是「国际归正福音团契」发起人,以加重自己在美国人眼中的筹码。

[page]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正式运作六个月之后,「国际归正福音团契」成立,傅希秋加入,时辰的巧合、耐人寻味。三年前陈佐人告诉笔者:「傅希秋这条路是可以走的。」所以陈佐人邀请傅希秋来欧洲授课、陈氏并且成为北美归正团契和傅希秋之间的脐带,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

总之,就事论事只有一句话:当傅希秋在「国际归正福音团契」以「发起人」签字的那一刻,「对华援助协会(CAA)」立刻进入「改革宗信仰」的(平行)系统。一堆傻瓜跟着签字(包括笔者在内)。

直到今天,「国际归正福音团契」从来也没有举行过任何联合公开的活动(是否因为「阶段性支持傅希秋的任务」已完成?);反之,「对华援助协会」的「归正信仰包装」越来越精美了,傅希秋的「事业」蒸蒸日上,事情也越来越明显了。

真相是:「对华援助协会(CAA)」其实就是「(有美国政府牌照的)轮@@子功」(警匪一家)。但是美国只能在人力、财力、国际地位上支持「对华援助协会」,至于该「对华援助协会」在华人基督徒心目中的位置,美国政府便爱莫能助了。而「国际归正福音团契」很「巧合」地「填补」了这个空缺。事到如今,这个有牌的轮子功已成为「国际归正福音团契」的末期癌细胞!该团契之身败名裂指日可期。(反正已经被用尽了。)

八月7日(奥运前夕)傅希秋对全球发表公告;谓其所带领的「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已经预备好「恭迎布希总统」的「文告」。拥洋自重、谄媚之情、溢于言表、逾越分寸、令人反胃。洋洋得意地认为自己是美国人而高过中国人,却不知自己已经先付出了自尊和自己的灵魂的代价;二次大战的「十万华工」是为了国家而牺牲自己,现在则是「自愿为奴」、而且「有大喜乐」,夫复何言。

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些团体如东方闪电、三班仆人等,宁可被定为异端,也不屑做这种付上自己灵魂代价的行径。没有人会对这些垃圾事物有兴趣,但是抱美国人大腿、制造悲情、朔造对立、卖国求荣,成为另一种极端,便是很可悲的事了。对于傅氏的手法,人类词汇中无以名之,在兽类词汇中或可寻得。

根据傅氏踌躇满志的自白,他在美国老板的背后、也在华人基督徒的背后,另外也在做生意,在北京与大陆生意人合伙开设大型商场,而傅氏与陈佐人私交之密,也给人很大的想象空间。傅氏一面顺服美国老板,建立自己,另外顺势崛起,另开小灶,志得意满。手法与外邦人无异,这就是「国际归正福音团契的发起人」的见证?徒然引人笑柄而已。

在国际归正福音团契筹组期间,多人不赞成傅希秋加入,但陈佐人全力护航傅希秋加入国际归正福音团契,其间原因(至今)就很清楚了。傅希秋后来一连串之行为,包括了践踏圣经、利用归正之名、遂行个人之政治前途之肮脏行径。一环接着一环的结果,国际归正福音团契已被用尽,成为陈佐人(面对团契)和傅希秋(执行处理中国事务)掌控的表里不一团契;反正团契内部的信仰路线纷杂、油是油、水是水、各行其是、改革宗的「质感」荡然无存、浑水才好摸鱼!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