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经济危机下青年抗议浪潮的思考

在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后,出现了一个以游行示威、学潮甚至是骚乱为主要形式的海外青年抗议浪潮,这些抗议的多数斗争目标仍停留在反对具体政策和体制的范围。但它的大规模出现无疑昭示着,资本主义的统治遭遇重大的合法性危机,而日益恶化的生态危机也在不断加剧这一危机,人类历史又来到了一个转折时期。

目前,全球15—24 岁的年轻人数量占人口总数的1/6以上,即12亿左右。他们的经济地位普遍较低且无保障,更容易成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受害者,因而他们的反抗也更为普遍和激烈。在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后,出现了一个以游行示威、学潮甚至是骚乱为主要形式的海外青年抗议浪潮,这些抗议的多数斗争目标仍停留在反对具体政策和体制的范围。但它的大规模出现无疑昭示着,资本主义的统治遭遇重大的合法性危机,而日益恶化的生态危机也在不断加剧这一危机,人类历史又来到了一个转折时期。

关于经济危机下青年抗议浪潮的思考

一、海外青年抗议浪潮的规模和特点

本文中的海外青年抗议指以青年为主体、不是由工会或政党组织的社会抗议活动。

首先,此次海外青年抗议浪潮的高涨,表现为短时间内(从2005年至今)在多国大规模爆发并迅速遍及全国,具有全国甚至国际影响。参加者从数万到数百万人,其中欧洲的学生运动涉及的国家最多,规模也很大,并且相互响应。

其次,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如法国、英国、西班牙和希腊等连续爆发大规模青年抗议活动,成为海外青年抗议浪潮的热点地区。以警察枪杀无辜青年为导火索,2005年的法国、2008年的希腊和2011年的英国,接连爆发近几十年来规模最大的骚乱。为抗议政府在教育或其他社会领域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法国(2006年、2010年)、希腊(2006年6月至2013年)、意大利(2008年)、奥地利(2009年)、智利(2006年、2011年至2013年)、加拿大(2012年)、西班牙(2011)和美国(2011年)等,均爆发了所在国30多年来最大的学生罢课和示威抗议活动。

纵观海外青年抗议,不难发现,骚乱的导火索通常与警察的滥杀或执法不当有关,而学潮的起因往往与教育或劳工领域的新自由主义改革相关,这二者的背后都存在深刻的社会矛盾。

冷战结束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步入低潮,资本主义全球化进入“新自由主义”时期。这一时代背景下的青年抗议浪潮,主要有以下两大特点。

其一,北方青年抗议浪潮的斗争矛头直指金融资本。一方面,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日益金融化,此次危机最初就爆发在金融领域,并迅速蔓延至整个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但这些危机的始作俑者非但没有受到惩罚,还得到政府毫无道理的救助。另一方面,体现金融资本利益的新自由主义已经推行多年,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大学生这一曾经有着光明前途的“天之骄子”,现在也面临毕业即失业,或即使幸运地找到工作也难以偿还学生贷款的困境。因此,北方青年抗议运动中虽然有要求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社会主义、追求社会公平的口号,但得到广泛响应的号召仍然集中在对金融资本的控诉上。同时,青年们已经清醒意识到,体现金融资本利益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是要使整个社会商品化,而这样的市场经济必然导致两极分化,如果不对这一进程加以抵抗和阻止,青年们就毫无未来可言。这也许就是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给此次青年抗议浪潮烙下的最深印记。

其二,信息技术在南北青年抗议浪潮中的作用突出。WEB1.0时代使互联网用户不再只是被动地接收信息,而是可以通过“脸谱”等网站成为网络内容的提供者、发布者和传播者。2011年先后发生的“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运动及其后的很多抗议活动,都离不开网络对信息和号召的发布,各种有关“维基”或“推特”革命的说法不胫而走。虽然这种说法有待商榷,但是不可否认,信息技术在号召青年抗议的信息发布和传播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二、海外青年抗议浪潮高涨的原因及其趋势

(一)危机使资本主义固有的基本矛盾充分展现,社会两极分化日益加深,是海外青年抗议活动发生的根本原因。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青年的生存困境,与这些国家工人经济地位的日益下降密切相关。二战后,资本主义经历过一个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工人的经济地位每况愈下。首先,劳动者收入并没有随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上升,反而下降。以美国为例,1979-2007年间美国每小时产值上升了1.91%,但实际平均时薪下降了0.04%。其次,发达国家的贫困率上升。以美国为例,到2012年11月美国有约4970万人处于贫困线以下,占总人口的16.1%。发达国家尚且如此,第三世界国家的情况就更为恶劣,仅在孟加拉国,失业人口就已经超过三千万。工人经济地位的日益下降,意味着作为劳动后备军的青年们的发展日益艰难。

危机来临后,“经济衰退和羸弱复苏致使大批工薪阶层人士及其家庭的积蓄蒸发。经通货膨胀率调整后,美国家庭收入中值去年环比下降2.3%至4.9445万美元,比2000年减少7%。”与此同时,各项针对劳动人民的紧缩政策不断推出,与之对照的是,危机成为垄断资产阶级趁火打劫的最好时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几年,为了救市(即救大资本),大量资金被注入经济——其中美联储投入了数万亿美元,欧盟也超过一万亿美元;危机爆发之后的2011—2012年间,美国最富的前400人的净资产增长了13%,达到1.7万亿美元,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当年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仅为1.7%,他们的净资产占美国真实国内生产总值13.56万亿美元的1/8,阶级分化的鸿沟进一步扩大。

(二)政府的反危机的紧缩措施,直接或间接地严重损害了青年的生存与发展,这是导致海外青年抗议活动高涨的直接原因。

紧缩措施简单说来就是减少政府支出、增加百姓支出,如降低公务员薪水,减少公共设施的投资、降低福利水准或增加税率等。对于年轻人来说,减少对教育的拨款就要增加学费,延长退休年龄意味着增加养老金的缴费年限,减少公共投资和职工收入下降都意味着需求降低,年轻人更难找到工作。

与失业率密切相关的青年贫困率也上升了。现在许多养不活自己的年轻人,不得不与父母同住,被迫“啃老”。2008 年,欧盟18—34岁的年轻人中,46% 与父母同住。这一比率在崇尚独立的西方国家显然是非常高的。

在这样的环境中,青年承担着越来越大的经济和社会压力。因之,在多国都出现了政府每每推出紧缩措施都遭到青年的激烈抗议的景象,如法国青年对政府《首次雇佣合同》和养老金改革的强烈反对,因为青年已经从自身经历中,切实感受到资本对劳动人民的剥削和压迫直接危害了他们的利益和未来。

(三)青年抗议预示人类历史转折期的到来

从这几年的经验来看,青年抗议浪潮推迟了资产阶级对社会权益的侵蚀,无论是在希腊、意大利还是西班牙,学生斗争的高涨都使工会面临群众要求发动总罢工以支持学生斗争的压力,从而在各国掀起了学生斗争与工人斗争相互支援的局面。

但也应该看到,作为阶级斗争一部分的青年抗议运动虽然声势浩大,但自发性强,且多数斗争目标仍停留在抗议具体政策和体制的范围。另外,资本主义国家对共产党的防范和限制,使马克思主义政党普遍比较弱小,难以引领抗议浪潮的发展方向。目前看来,由于世界范围内仍未出现革命高潮,青年抗议的力量无处融入到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斗争中去,近期难有大的作为。但它的大规模出现无疑昭示着,资本主义的统治遭遇重大的合法性危机,而日益恶化的生态危机也在不断加剧这一危机,人类历史又来到了一个转折时期。

三、青年抗议运动呈现的几个问题

(一)如何看待网络在青年抗议中所起的作用

有人认为,“维基革命”或“推特革命”的出现,使“旧的政治组织不再重要,传统左翼的组织动员机制已没有影响力,青年们不需要领导者,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既无时间也无意识等待接受任何政党的指引。”但事实上,现在每天都有许多呼吁举行抗议行动的网页或信息出现在网络上,但能够组织成为现实抗议行为的则少之又少,而能够形成大规模抗议行动的更是凤毛麟角。

在当代社会,信息的传播在组织社会运动方面固然十分重要,但缺少物质准备,如参与人员、组织机构和舆论营造,光是有网上的呐喊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此外,网络看起来是“虚拟的”,实则是有其物质基础的。服务器、光纤电缆等这些网络的必备实体,是政府的管控对象。因而,既然信息技术可以被青年用为召集示威、发布组织信息的工具,那么政府也可以通过监控网络和手机的信息平台,掌握青年动态,甚至在必要时采取非常手段切断这种信息途径。

尽管信息技术的运用已经成为当下海外青年抗议活动区别于之前社会运动的一个新特点,但所谓的“旧的政治组织已经无关紧要”的断言和“维基革命”的说法,其实是掩盖西方国家正在加紧利用网络进行线上“软实力”、线下“硬实力”控制的烟幕弹。简言之,信息技术决不可能取代物质手段和现实斗争,但弱者必须善用网络,以取得最广泛的支持和同情,并使其转变为现实的物质力量。

(二)各方政治势力对青年的争夺

某些阶级、种族或群体受到歧视和压迫,是资本对雇佣劳动的剥削和压迫在社会生活领域的自然延伸。这种歧视和压迫也是阶级矛盾的一种表现,但它带给被歧视者和被压迫者的认知,不可能是直接将矛头对准资本主义制度,而通常是将不满和愤怒发泄给整个社会和不相干的人们。而统治阶级也善于利用此种情绪转移阶级矛盾的焦点,例如将社会问题归咎于移民政策、福利政策等因素,这使鼓吹种族主义、民族沙文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极右翼势力尤其是新法西斯主义政党近年来有崛起之势,而某些恐怖主义势力也利用这种情绪寻找青年为之效忠。这两种势力都鼓吹以极端手段解决问题,营造社会不满情绪,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巨大。

此外,强烈的不满导致的自发抗议,最具突发性和破坏性。最初是对黑人青年被警察滥杀的抗议,之后演变为英国2011年的大规模骚乱,被视为“对社会现象不满而引发的综合性‘泄愤’行为”。可见,抗议行为如果得不到正确的指导和组织,极可能发展成单纯的“泄愤”——骚乱。

目前,北方青年抗议活动还更多地局限于指责新自由主义政策和金融寡头的统治,提出诸如“不要左翼、不要右翼,要前途,要工作”“免费教育”等口号。这表明青年抗议活动,从整体上还不能从制度层面来审视斗争的对象和性质。这就造成了当前海外青年抗议的最大缺陷:把斗争的矛头指向矛盾的结果而不是原因,缺乏彻底的理论以指导彻底的运动,获得的力量支持也必将越来越少,在取得当局一定的妥协后便偃旗息鼓。这样,海外青年抗议活动的结果,往往要么被资产阶级选举政治所利用,如美国总统选举利用对“占领运动”的相关争论,要么被反动势力利用——进行政权更迭,如“阿拉伯之春”后的突尼斯、埃及,要么就是无法突破社会僵局,国家陷入动荡,有法西斯主义趁机崛起的危险,如希腊目前的形势。

总之,“面对着规律的、没完没了的危机的资本主义制度,只能通过将越来越多的工人抛入匮乏和贫困来延续生存,年轻人面临的惨淡前景不过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失败带来的最显著表现。”只有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才有可能给全体年轻人带来生存的尊严和个人的发展。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