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联解体认识共产主义运动内在规律

为何共产党人在拿枪的敌人面前是胜利者,在不拿枪的敌人面前打了败仗?这应从国际共运的内在规律上来分析认识。

从苏联解体的教训说开去——系列谈

【编者按】作者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前苏联自赫鲁晓夫上台到戈尔巴乔夫执政的38年,是怎样一步一步葬送苏共的。在这个过程中,苏共的领导层为什么会制定错误的路线、方针、政策,并且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普通群众为什么会上当受骗,并且长期受蒙蔽,无法进行决定性的抗争;青年人为什么最容易被“和平演变”,并且心甘情愿地成为错误路线的追随者;共产主义运动为什么是共产党领导闹革命的最好形式,并且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存在的最好载体,等等。本系列文章共分四篇连载,此为第四篇。

共产主义运动的内在规律

——苏联解体反思之四

共产主义是理论,更是实践。是千百万人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并付诸行动才使社会主义变成了现实。是革命运动的滚滚洪流,大浪淘沙,锻炼了人,改造了人,革命意志愈挫愈坚,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才有了埋葬旧世界,迎来新世界的翻天覆地的变化。革命党是群众的向导,没有因为革命党领错了路而革命不失败的。共产党与共产主义运动是须臾不可分离的,离开共产主义是运动的观点去总结苏联垮台的教训无疑是舍本求末了。

一部国际共运史,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斗争史,就是马克思主义者为实现共产主义的奋斗史,就是共产党发动领导群众的革命运动史。从一八四八年《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的150多年,参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人数是一个常变量,在不断地分裂、分化、聚散中增加减少,曲折中前进、波浪式发展。先是马克思逝世后,伯恩施坦的修正主义造成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分裂,后又有了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对工人运动的出卖。在尖锐复杂的斗争中诞生了列宁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同孟什维克、考茨基、托洛茨基、布哈林进行了坚决地斗争,使共产主义运动沿着正确方向前进,走出低谷,走向高潮,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斯大林继承列宁的遗志,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实现了国家工业化,日益强大的苏联成为国际共运的榜样和旗帜,十几个国家的共产党先后夺取政权,形成了战后的“两大阵营”。我们的斗争需要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也在与“左”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中不断向前发展。共产党内部的矛盾运动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内在动力。

苏共夺得政权后到1953年斯大林逝世的这一段时间内,苏联的示范和主导作用,推动国际共运一浪高过一浪。第二次世界大战对国际共运是严峻的考验,列宁格勒被包围900天没有一个工厂停工,没有一个学校停课,燃料奇缺但没砍一棵树,这是什么精神?苏共能把国家治理到这个样子,希特勒焉能不败?!真刀实枪打不败苏共,军备竞赛拖垮了苏共,岂不是耸人听闻?“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之前,是决不会出现的”。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所容纳的生产力空间是在复辟资本主义的过程中逐渐丧失的,而不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已发挥完毕。帝国主义大力发展高精尖的武器,用国防科技带动民用科技,“冷战”、“反恐”也罢,“人权”“西化”也罢,说到底是用阶级斗争的手段搞垮社会主义。敌人高举着屠刀,我们却搞什么忍耐,马放南山南、枪入库中库,不去发展现代化的武器装备,坚硬的核桃就成了软柿子,岂不是坐以待毙?江泽民在我驻南使馆被炸后说,没有毛主席、周总理留下的两弹一星核潜艇,我们早站不住了,其深刻的道理正是如此。

为何共产党人在拿枪的敌人面前是胜利者,在不拿枪的敌人面前打了败仗?这应从国际共运的内在规律上来分析认识。

共产主义是运动,是绝大数人参加的为绝大数人谋利益的运动,这个运动是在矛盾斗争中发展的,包括内部的和外部的,从根本上说是内部的矛盾斗争决定着共产主义运动的方向和不断发展。马克思主义者把幸福理解为“斗争”,把共产党的哲学定位“斗争哲学”,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社会上的各种矛盾斗争必然反映到党内来,革命队伍内部就产生不同的思想认识,分为左中右,斗争的结果产生一条正确路线、两条错误路线,既以左派为主的马克思主义路线,以极左派和右派为主的“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因为这种斗争是以共产主义运动为载体的,所以斗来斗去最终总是正确路线战胜错误路线,团结战胜分裂,犯了路线错误的同志绝大多数都得以改正,只有机会主义路线的头子和少数顽固分子成了革命的叛徒。正是共产主义运动中的这种斗争实质决定了革命不断走向胜利。

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如果离开了共产主义运动去讲巩固政权,抹杀、歪曲了社会上客观存在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党内斗争的正确原则被抛弃了,思想是非、路线是非被混淆了,批评不是为了工作,成了整人,斗争成了争权夺利的工具,大量的革命者丢掉了理想信念,走向堕落叛卖,这种斗争的实质是官僚主义者阶级为了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特权而对普通党员欺骗愚弄,因此这种斗争最终必然掏空了革命、葬送了革命。

赫鲁晓夫上台后,离开了共产主义运动,背离了客观实际,搞“全民的国家”、“全民的党”,为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抛弃正确积极的党内思想斗争,抛弃了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极大地打击和削弱革命力量。如果说赫鲁晓夫由于斯大林刚刚去世不久,再加上中国共产党的反对,有时表面上还不得不侈谈一点共产主义运动的话,那么到了戈尔巴乔夫时,就赤裸裸地打出了“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的大旗,用“公开性”替代了共产主义的舆论宣传,用指导思想的多元化代替马克思主义,直接分化瓦解了共产党,使革命力量丧失殆尽,在敌人的进攻面前彻底败下阵来。

人是环境的产物,环境可以改造人;环境是人劳动的对象,人可以改造环境。何况社会环境是由人与人之间不断变化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关系构成的。社会主义是人人需要改造的社会,地主资本家需要改造,工人农民需要改造,党员干部更需要改造。共产主义运动,为人改造环境提供了平台,同时又为环境改造人提供了有利条件。人要生存,离不开衣食住行,生产方式决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决定思想意识,“革命是由生活引起的”,说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是吃饭的哲学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因为经济环境是最重要的。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而代表先进阶级的正确思想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变成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巨大物质力量;同时,又必须看到,及时行乐的生活方式、剥削阶级极端利己主义思想一旦传播开来,就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走向复辟、倒退的巨大能量。经济领域腐败了,政治领域、思想领域必然腐败,酒绿灯红、吃喝玩乐的场所越多,滋生享乐主义的土壤就越厚。一旦到了商品交换的原则控制了整个社会生活,不办事时不知道多么腐败,知道了多么腐败,又为了办成事希望办事者是个腐败分子而成为社会心理时,社会主义生存的环境就严重恶化了。

用提高觉悟调动积极性去发展生产力才能创造最好的经济环境,大环境越好,好人越多;好人越多,大环境越好。共产主义运动是教育人、改造人、提高人的大课堂。然而,共产主义作为理想、作为目标,谁都可以说好;作为运动,要为实现共产主义去奋斗、去牺牲,谈何容易!共产主义运动能在落后的国家蓬勃发展,是“逼”出来的。吃饱了饭不造反,饿肚子的人一听到马克思主义眼睛就发亮,一讲科学社会主义就出火花、出激情,十二三岁,十五六岁参加革命成了“红小鬼”。理论指导了运动,运动凝聚了群众。革命就象充足了气的“皮球”,打压越重,蹦的越高。但当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成了统治阶级后,被颠倒的是非颠倒过来了,革命胜利使一些人骄傲自满和贪图享乐迅速滋长,人懒、谗、占、贪的劣根性膨胀了,身脱离了劳动,心就脱离了群众,成了“白领”、成了富翁、成了官僚。这时,共产主义作为口号可以,作为运动则不受欢迎。因为,共产主义运动是防止剥削与被剥削、压迫与被压迫的轮回,使贪欲之心不敢生、贪欲之手不敢伸的根本性措施。这些挂着共产党的招牌,说的是人民公仆,实则比地主资本家还厉害的新生资产阶级,能不害怕共产主义运动?苏联解体后,绝大多数的富翁是苏共掌权时的当权者或者是他们的子女。闹革命时推翻剥削阶级,革命成功了自己又去当剥削阶级,颠倒过来的是非又颠倒了回去,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怎么能去搞共产主义运动?

有私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承认私心对革命的破坏作用,自己不想克服私心,又不想在群众的监督下限制和克服私心,那么,同传统的所有制观念决裂、同传统观念决裂就成了一句空话,防止和惩治腐败也只能治标不治本。因此说,夺取政权时是一打纲领不如一个行动,夺取政权后是十打纲领不如一个行动。只有共产主义运动才能长久保持激情燃烧的岁月。马克思主义者是过程与目标的统一论者,只讲过程,运动就是一切是极其荒谬的;但只讲目标,不管过程,就会为了一副马掌,失掉了一个国家。离开了共产主义大目标,现在的努力就迷失了方向;靠土豆烧牛肉、黄油加面包来蛊惑人心时,大目标会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盯着大目标,抓好全过程,目标才有可能实现。全过程的最好载体是共产主义运动。只有共产主义运动能把现在的努力和将来的大目标最直接、最有效的统一起来,把社会主义一步一步推向前进,使革命继续下去。苏联从赫鲁晓夫算起的38年,可以说那一届领导班子都很努力,但由于背离了共产主义运动只要结果不管过程,最终南辕北辙: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常识。人的生命在于运动,人类社会的发展也在于运动。制度的更替、国家的变迁都是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结果。在处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过程中,统治阶级认识运动的规律、把握运动的规律才能使国家长治久安。

资本主义国家实行两党制,通过4年或5年的一次大选,两党互相攻击,不管它给人民的民主有多少,不管它的民主多么虚伪,但不能说它不是对社会运动规律的一种遵循和利用。三权鼎立、互相制肘实际上维护的是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形式上却是维护的社会公道。“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反战游行,你可以上街;对总统不满,你可以站在白宫前大骂。资本主义制度正是经过资本主义的民主运动使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得以转移和变通,使其统治的合法性在国民的心理上得以维继。

社会主义国家是一党执政,应按巴黎公社的原则,让人民享有最广泛的民主,实行普选制,随时可以罢免“公仆”。社会主义民主是社会主义国家存在的基础,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基础。代表人民不是自封的,代表人民需要人民给予权力。相信群众、相信党两条根本的原理都离不开民主。民主是党相信群众的体现,有了民主,人民才相信党、才让你当代表;没有民主,搞官僚专制,违背了人民的意志,人民就唾弃了你。权力失去了最广泛、最严格的监督就会腐败,何况再加上帝国主义以收买为手段的“和平演变”的策略。

民主是稳定和法制的基础,稳定离开了民主,就一切不能压倒;法制离开了民主,专政就成了治老百姓。维护公平的四大支柱警察、教师、医生、法官被权、钱左右,社会就失去平衡,道德就守不住底线,法律就成了随意可以拱破的鱼网。领导干部的亲属、子女、身边人,为官的平步青云、经商的财源滚滚,吏治最大的腐败奸佞当道、任人唯亲、任人唯钱就遏止不住了。官场上礼义廉耻四维不张,当官的少廉寡耻,越腐越升,越贪越说了算。问题的严重性就不在于有多少贪官污吏,而在于贪官污吏越抓越多,腐败越来越重,政界无好人,清官说了不算,忧国忧民的成了奸臣,为国为民的成了罪臣,祸国殃民的成了功臣。苏共最后三任领导人都想治腐败,选择了反酗酒为突破口,但都收效甚微。特别是安德罗波夫,当克格勃头子十几年间对党内腐败了如指掌,当政后下决心从反酗酒入手反腐败,结果是无果而终。为什么?因为不敢依靠群众,不敢运用民主机制。有政府状态下,民主就是人权的一种尺度,从某种意义上说民主越多、越广泛,人权就保障的越好,对执政党的监督就越有效。

没有社会主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存在、没有共产党的存在,这是真理,违背不得。民主的核心是人民当家作主,闹革命时以民主、自由号召群众,革命成功后再以群众的素质低为由把民主说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去限制、缩小民主,是自相矛盾、站不住脚的。然而发扬民主又不是自然而然能做到的,它需要有一种形式和载体,没有载体,民主只能说在嘴上、写在纸上。画饼充饥饥更饥。“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党执政,不搞三权鼎立,不搞大选,那么,共产主义运动就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最好载体。共产主义是运动,天下大事让人民都知道,是对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最大尊重;运动是民主的形式,动员、组织、凝聚了群众;运动是民主的载体,可以传道、授业、解惑,促进了群众的自我解放、自我教育,在大风大浪中培养出千百万革命事业接班人,领导干部的子女成为革命的传人,有效防止干部子弟成为灾害。

不怕法律约束,就怕群众监督。制定、执行法律的人要管自己,是关云长刮骨疗毒,做到甚难。制度是带根本性的,好的制度可以改造坏人,但再好的制度、法律要靠人执行,人变质了,制度再好也没有用。克服私心,人人需要改造;约束权力,人人需要监督。民主只有最大化,监督才能最有效。如果,民主少一点、自由化放一点、私有化快一点,反腐败成了官场尔虞讹诈的一部分,被抓住的腐败分子不服,旁观者不服,甚至会为腐败者评功摆好、喊冤叫屈。限制、缩小了民主,就会象封建社会一样“小官怕大官、大官怕皇帝、皇帝怕百姓、百姓盼包公”。当官的红道黑道都有人,为民的进道出道都拿钱。治吏不治民,国安,无为而治,国家兴;治民不治吏,国乱,有为不治,国家亡。司法腐败了,官吏受益,人民受害。人民盼运动,贪官污吏怕运动,根治腐败靠群众。因为运动聚集了群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丑行都逃不过群众的眼睛。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从来都是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历史是人民创造的,群众运动力量很大,个人是微不足道的。”真金不怕炼,真理不怕辩。真正的共产党是不怕工人上街、学生游行的。从平时的和风细雨到运动时的急风暴雨,有时难免伤害一些好人,也会出一些冤假错案,但总体上讲教育功能、防范功能是主要的,是通过“猛击一掌”,使批评和自我批评打扫思想灰尘取得最佳效果来防止好人变坏。是坚持正确、修正错误,对每一个人来说是允许犯错误允许改正错误。倒了的还可以站起来,下去的还可以再上来,整错了的可以平反昭雪。没有真正的民主,法制就起不到应有的效应。不教而诛,把大批的干部一茬又一茬地送进监狱、送上断头台,就不断地动摇着共产党的统治。共产党主动领导共产主义运动,掌握的是率领人民及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资产阶级进行阶级斗争的主动权,民主是载舟之水。搞运动难免伤害好人,但教育了绝大多数人,防止了好人变坏;不搞运动伤害不了好人,但教育了少数人,好人变质,坏人滚雪球。让人民起来革自己的命同时进行自我革命,一时难受,终生受用;少数人难受,多数人高兴。当官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百姓才能扬眉吐气、民心稳定。主动的民主搞不垮共产党,只能使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更加坚定,社会主义制度更加稳固。让人讲话,大广播发达,天不会塌下来,抹不黑共产党;自下而上的揭露阴暗面,光明面才会越来越多,剔除了腐败分子,保持了党的清白,稳定的基础才会牢固。不让人讲话,小广播发达,政治谣言满天飞,靠压、哄、捂维持稳定,矛盾和不满会越积越多,不断积累问题就不断抹黑了共产党。党的最高领导人明知走向垮台,却当“灭火队”长、“维持会”长,“吃靠药”、“等一会儿再说”,等来的是“被动式”民主、是覆舟之水,是“火山”总爆发。

以维护人权来否定共产主义运动是敌人的伎俩,革命党人千万不能上当受骗。当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背离了共产主义运动,去搞精英政治、论资排辈、稳定干部时,就必然造成任人唯亲、任人唯钱、脱离群众;当把精英封闭起来,搞英雄史观,把民主当恩赐,用专制代替了民主集中制,共产党起家的法宝、看家的法宝——群众运动丢给敌人时,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就从人们的心理上彻底消失了。没有广泛的真正的民主,就没有每个人的自由发展,“真理面前人人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成了空话、套话,社会主义人权就成了资产阶级抨击的对象,整个社会就会由是非分明到是非含混,再到是非不分、是非颠倒。有权的信口雌黄、指鹿为马,普通百姓有怨无处诉、有苦无处申,扭曲的社会,扭曲了心灵。官场的黑暗和社会心理的黑暗互相作用,使社会的阴暗面越来越大,人民享受到的自由越来越少,两极分化越来越重,社会犯罪率、自杀率、精神病率、事故率越来越高,安全感、归属感失落了,社会主义的天空逐渐发生变化,由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到天高云淡——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晴见少云——多云转阴——黑云压城城欲摧。天黑的象鏊子底,共产党又不能主动领导群众自下而上地揭露自己的阴暗面,正直善良的人们在天天盼晴天中越来越失去了希望,最终失望变成了绝望,那么,敌人“和平演变”攻心为上的战略策略就收到了最佳效果:社会主义既然是专制,既然是如此的暗无天日,就不如资本主义的私有制、两党执政、三权鼎立、大选好了。假社会主义、假共产党的外壳顷刻之间被撕的粉碎。叶利钦敢于站在坦克上振臂一呼,正是看准了能得到广泛响应这一点。这也从反面告诉我们,共产党丢弃了共产主义运动,群众就抛弃了共产党。这就是唯物史观得出的结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