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美芸:从遗传学看转基因——警惕“简化论”科学

循环经济是自然界自己的经济。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循环,并通过再循环来减少浪费和损耗。技术上这被称为循环性热力学,指物质和能量的转换,也被作经济学成为其他名称。

【编者按】我们向所有读者,特别向中国所有学科在校大学生,强烈推荐对英籍华人学者何美芸博士的这篇访谈录。她是生物学、生物化学、遗传学、生态农业、量子物理、宇宙学、水科学、能源科学等多学科当代领先最杰出的英籍华人科学家。这篇访谈录内容极其丰富,很难概括其全部内容。摘引何梅芸博士以下一段话,有助于了解我们特别向所有学科在校大学生强烈推荐这篇访谈录的原因:

“常规西方科学否认自然是一个相互连接的整体。因此它只能试图零碎地理解自然,像一个巨大的机器般那样将它整体拆成各个零件。自相矛盾的是,当机械简化论的科学碰壁的时候,量子物理就跳出来确定无疑地告诉我们自然是不能够被拆解简化的。认知者与认知对象无可简化地缠绕在一起,从基本的粒子到人类到星球到星系,我们全都不可分割地彼此交错。量子物理甚至告诉我们,自然不能被当成可拆卸的、巨大的发条机器那样来理解。相反,自然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生命体,它的各个部分和整体相互缠绕不可分割,只能将其视作生命体来理解。西方科学在量子革命中救赎了自己,但大多数从业者还不知道,西方社会在总体上也不知道。”

她是生物学和化学专业的荣誉毕业生,专攻遗传学;她是量子物理和宇宙学的专家;她是研究转基因作物健康影响及水的量子特性的先驱;她是有机农业、本土食物和能源系统的倡导者;她是多本书籍和科学论文的作者;最后不能忘记,她也是一名艺术家。何美芸以她的博才,自由而风趣的精神,以及对解开生命和宇宙奥秘的追求而让人折服。她除了是声望显著的科学家,还是英国ISIS(社会科学研究所)的共同创立者之一。社会科学研究所致力于恢复科学为公众服务,使其成为大众文化的一部分。

何美芸(1941年出生于香港)从年轻时开始,就沉浸于探索宇宙的奥秘。尽管受制于僵化的传统学校教育体制,她对科学家的辉煌职业生涯的追求却没有动摇,也从未背叛自己正直的品性。美芸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挑战不同领域里的诸多科学教条,如基因工程,进化理论,生命体物理,医药等等。她对于转基因的忧心忡忡,而对发展自给自足食物系统给予无限支持。她投入到农业生态学领域中,并颇有建树。

她参与创立的研究所ISIS同时为大众和立法者提供易获取且可靠的科学信息,并且宣传社会及生态责任感,旨在恢复科学和艺术的真与美。在ISIS,他们相信科学应该服务于公共利益。用何博士的话来说,“一旦我们完全接受西方科学界里量子革命的暗示,相信科学是自然界可靠的(本土的)知识,可以让我们能够与自然可持续地相处,那么科学服务于公众利益就是理所当然的,它对我们来说将如同第二自然。

 

何美芸:从遗传学看转基因——警惕“简化论”科学

 

图中画作由何美云博士亲自所作

Monica: 鉴于科学是对宇宙不同方面的一项公正研究,为什么在评估转基因作物植入的后果、顺势疗法或可持续农业系统的效果、或液体水的晶体性质时(仅列举出几个目前存在的争议),科学家之间会存在如此巨大的分歧?

美芸:这是一个很深入的问题,访谈从这开始是很好的。与全世界的本土文化一样,我认为我们深刻地嵌入自然是理所当然的,这是我们维持生计和灵感的源泉。对于我们来说,科学是关于自然的可靠知识,它探究自然的真相并让我们与她和谐共处。真实的知识需要一种全身心融入自然的激情,一种卷入身体与灵魂,思想与精神的自然之爱。要真正理解自然,一名科学家需要拥有浪漫诗人的敏感以及艺术家对于完整性和连贯性的感觉。

相反,现代主义西方科学,是在将认知存在与自然分离的基础上作预测的,认为科学只能从外部通过理性头脑的“客观知识”获得,而与感觉或激情无关。在这一毫无生气的现代主义视角下,知识轻易地就被偏见和私利所利用和塑造。同时,它也无法处理生命体的科学,比如水顺势疗法和可持续农业,因为它将一切视为可拆分的机器。

Monica:为什么说常规科学是遵循简化论的和机械论的?这一范式如何影响科学理解宇宙、生命和食物生产的方式?

美芸:常规西方科学否认自然是一个相互连接的整体。因此它只能试图零碎地理解自然,像一个巨大的机器般那样将它整体拆成各个零件。自相矛盾的是,当机械简化论的科学碰壁的时候,量子物理就跳出来确定无疑地告诉我们自然是不能够被拆解简化的。认知者与认知对象无可简化地缠绕在一起,从基本的粒子到人类到星球到星系,我们全都不可分割地彼此交错。量子物理甚至告诉我们,自然不能被当成可拆卸的、巨大的发条机器那样来理解。相反,自然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生命体,它的各个部分和整体相互缠绕不可分割,只能将其视作生命体来理解。西方科学在量子革命中救赎了自己,但大多数从业者还不知道,西方社会在总体上也不知道。很多年前我写了一篇名为“迈向本土化的西方科学”的文章,试图说清量子物理对科学和社会的意义。

Monica: “科学服务于公共利益”是一个可实现的目标吗?我们如何能够达到它?

美芸:一旦我们完全接受西方科学里量子革命的暗示,相信科学是自然界可靠的(本土的)知识,能够使我们与自然可持续相处,那么科学服务于公众利益就是理所当然的,它对我们来说将如同第二自然。对于公共利益,我指的不仅是道德的、有用的和生态的,也指给人灵感的。

Monica:ISIS在将科学带近社会中扮演什么角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使命?

美芸:ISIS的角色是将科学带进社会,使其成为大众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实践层面上,我们为大众及政策制定者提供批判性的、易获得的和可靠的科学信息,我们推广社会及生态责任,我们尤其致力于恢复科学的真与美,如同艺术一样。我们机构内有好几个艺术家,包括我在内。

Monica:作为一位遗传学家,你能告诉我们食用转基因食物对人体健康造成的后果吗?

美芸:二十年前当我第一次对转基因提出警告时,在转基因生物已经出现了很多无法控制、未料及的影响:畸形的植物和动物,无法解释的毒素和过敏原。这凸显了机械简化论的想法与有机的现实之间的不匹配。机械简化论预设基因决定性状是一个线性的因果关系,因此可以每次改变单个基因而不影响其他一切。而事实上, “流态基因组”中存在着循环因果关系,基因的功能互相关连,并受到环境的影响。这些复杂的前馈与反馈回路可以标记并改变基因自身。我在当时就说这种不匹配是转基因最大的危险(见《基因工程:梦想还是梦魇,ISIS出版》),20年后的今天这种危险仍在持续,目前有巨量充分证据证明转基因的危害。

生物科技产业外的独立科学家不论何时何地在实验室开展喂养试验,都发现他们的动物有肝脏和肾脏问题、发育障碍、出生缺陷、过量死亡、不育、肿瘤及癌症,这证实了农民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及他们在自己家人及牲口身上目睹的事情。医生已连续数年记录转基因作物农田附近居民的疾病(见《现在就禁止转基因作物》,ISIS报告)。在美国,那里仍然没有标识转基因产品,政府数据都显示公共健康显著恶化,随着转基因作物种植及草甘膦除草剂使用的剧增,数十种疾病呈上升趋势。(见《美国政府数据显示,公共健康显著恶化与转基因作物及草甘膦使用的增长并行》,SiS65)。转基因饲料和食物的危害原因是多样的:首先来自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使用的草甘膦除草剂;草甘膦刚刚在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的评估中被认定为一种可能的致癌物(《草甘膦“对人类可能的致癌物”最新世界卫生组织评估》,SiS66),并有包括内分泌干扰在内的许多其他毒性。危害可能来自直接植入的转基因,或间接地通过因植入转基因而生成的新蛋白质和核酸。此外,人为合成插入的转基因DNA不稳定,可以在转基因作物的基因组中跳跃到它处而制造更多危害。最重要的是,转基因DNA可以跨越所有生命体种类的基因组与转基因作物发生作用,例如包括人类在内的食用转基因作物的动物。转基因DNA跨物种传播叫做水平基因转移。这是传播抗生素抗药性(大多数转基因DNA含有)并制造新型病毒和细菌的主要路径,前者使感染无法治愈,后者导致各种疾病。植入基因组的转基因DNA也可以唤醒休眠病毒,并激活致癌基因。

人们可能会发现一个悖论,人类基因工程师在实验室里创造的转基因生物的所有实际过程,生命体在日常生活中本来就在进行,这种自然发生的基因改造对生存至关重要。区别在于,生命体自身发生的自然基因改造是经过准确的精心安排,并依赖于外部环境的精细的协调。生命体可以与它所在的环境进行整体协调。相反,人工的基因改造是粗糙而不准确的,没有考虑到环境,并制造了很多附带的破坏。这就是为什么人工基因改造几乎永远不可能安全(见《为什么转基因生物永远不可能安全》,SiS 59)。新一代“合成生物学家”许诺未来的人工基因改造将进行准确的基因组编辑,但是目前的效果仍旧事与愿违。

Monica:有机农业是应对气候变化的途径之一吗?这个生态系统能更好地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吗?

美芸:有机生态农业中的小规模农业是解决气候变化下的粮食安全的关键。我们已经完整记录在08年的报告中(《粮食的未来:现在就要有机可持续农业与无化石燃料》,ISIS报告)。一次次研究,包括国际农业知识与科技促进发展评估(IAASTD)最彻底的评估(http://www.unep.org/dewa/assessments/ecosystems/iaastd/tabid/105853/default.aspx),都已证明这样做能够提高生产率,节约能源和减少碳排放,能产出更有营养的食物和增加农民的收入,最重要的是,提高了应对极端天气,如飓风、洪水的能力以及增强了抗干旱的耐受能力和适应能力。

Monica:停止食肉、增加牲畜量,能否成为解决农业所引起的气候变化方案的一部分?这与牧草-食草动物共生系统和牧草吸收过量二氧化碳排放的能力有什么关系?

美芸:不,我们没必要禁止吃肉,但需要在日常饮食中大幅减少吃肉。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停止工业化养殖场中用粮食集中喂养牛。有机而整洁永续的牧草,广泛划片轮牧,并通过牧草的深根固碳,这些都是极其可持续的举措。我们不能破坏自然草地,把这些自然草地变成农田种植大豆和玉米来集中喂养牛。我们也不能砍伐森林来种植大豆。是的,牧草和食草动物几千年来共生存在就是答案。可持续农林间作以及依赖于当地生物多样性和生产力最大化的其他生态农业实践也是答案。这是有益于土地生态、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的方式。

Monica:在自然界中,循环经济的意义是什么?能否告诉我们生命体和可持续农场的相似性?如果生物有机体通过使用循环经济是可持续的,那么我们人类活动和科技是否也是可持续的呢?

美芸:循环经济是自然界自己的经济。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循环,并通过再循环来减少浪费和损耗。技术上这被称为循环性热力学,指物质和能量的转换,也被作经济学成为其他名称。它研究自然是如何不断重现和更新自己,研究个体生物体如何通过转换材料和能源来时时不断实现自己的再生和重建,进而在生命周期中繁殖下一代。循环经济是可持续性的实质。这是“绿色经济”本来应该有的样子,而不是我们现在的线性最大化浪费和损耗的经济。许多企业已经根据循环经济原理对企业和工厂资源设计循环再利用,以减少浪费和环境污染。有机生态农业以同样的方式整合进自然的循环经济中,通过最大化内部输入和共生,将废物回收加工成食物和能源资源。可持续的生态农场都是根据循环经济来运行的。最简单的形式是,农民种植农作物,以草和农作物废弃物喂养牛,牛提供农作物的肥料。你可以扩大农业规模,并增添羊。放牛之后放羊,然后再放鸡,以此获得丰富的昆虫肥料。你可以在鱼塘里养鱼,喂它们草和废弃的农作物,再用养鱼水来浇灌和给农作物施肥。农民发明了各种各样的循环经济农场,一个常见的例子便是把鸭子和鱼放入稻田中,来给稻田除草施肥。我已经在《粮食的未来:现在就要有机可持续农业与无化石燃料》中详细介绍,并完整介绍了一个粮食和能源自给自足的梦想农场,农场包含了可再生能源和厌氧消化系统,使回收的废物转化成营养和沼气能源,并防止环境污染。在《彩虹和虫子——生物物理学》中,我写到了循环热力学更多技术方面的内容。

Monica:宇宙量子相干的假设适用于实际的农业吗?(例如天体和植物生长之间的关系,或者昆虫/瘟疫和植物之间,或者其他东西)?

美芸:是的,包括我在内的一些量子物理学家认为宇宙量子相关联,就像生物量子相关联。这基本意味着整个宇宙是通过一系列空间和时间相互关联着的,从很快到极慢、从亚微观到星系际。大概从10000年前农业开始,农民便根据节气和一些基于天体间精确结合的复杂日历来播种和收获。在生物动力农业上的一些实验已经证明在确切的时间播种会起到很大作用。但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很多本土的知识经验已经丢失,是时候科学家们与农民一起学习工作,保存和巩固本土知识。

Monica:进一步谈及量子相干性,农民的意图/想法(她的心态、她的信仰等)以及她照料的动植物的健康和营养特性之间是否有联系呢?

美芸:农民的意愿完全有可能影响她所照料的动植物。动植物是非常敏感的并会积极回应善意。已经有大量的证据表明,我们的精神状态将影响基因的表达,如果快乐的动植物不因此改变它们基因的表达,这反倒让人令人惊讶。

Monica:你目前在做什么?你未来的研究计划哪些是与农业有关的?

美芸:呀,我的人生计划正是关于生活、宇宙和一切的意义!我刚刚和两个理论物理学家发表了一篇关于宇宙学的文章,这是我的最爱。它花费了我好长时间。这篇文章非常数学化(至少有一半的数学我不是真正理解)。这篇文章叫《在黄金分割中时空是否分形且量子相干?》(https://www.academia.edu/10953909/Is_spacetime_fractal_and_quantum_coherent_in_the_golden_mean)

我不是一个有时间就在自己的小花园中种植蔬菜和草药的农学家。我只是一个受到科学启发的科学家,乐于用各种方法让科学服务于人们和我们的星球。所以我把学习了解我所参观过的每一个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农业当做我的事业。

Monica:最后,你能和我们的读者分享一些关于科学和社会方面的好消息吗?

美芸:恩,好消息就是科学在取得胜利,而且在每一个领域如此。从我1994年开始第一次尝试以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为了科学站了起来。当时我们中只有少数人对转基因生物的危险发出警告。我也很快发现,这种情况不仅仅出现在转基因生物中。在每个领域中,从手机、药品到化石燃料,都有一些既得利益者通过扭曲和操纵科学来满足他们的目的,推销他们的产品。这就是彼得·桑德斯和我为什么联合创立ISIS社会科学研究所的原因,我们要恢复科学为了公众利益。关于转基因作物,美国农民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大的生产者,在2015年创纪录数目的美国农民开始回归非转基因作物,因为消费者意识到了健康危害,并且非转基因作物更加有利可图,因为非转基因作物能够使他们获得更高的利润,并且不需要对转基因种子支付技术费用。此外,转基因特性对付除草剂抗性超级杂草和抗Bt昆虫中失败(见http://naturalsociety.com/record-us-farmers-switching-non-gmo-crops-2015/)。世界其他国家现在应该坚决反对转基因作物。

最好的消息便是化石燃料开始终结,可再生能源已不可阻挡,百分百可再生能源已经被提上气候变化议程(见《石油时代终结?》,SiS 66)。这将与可持续发展农业一起协同发展。科学终将和我们人类一起迈向可持续、公平的未来。政客和政府人员应该觉醒,并跟随人类的脚步。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