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桂锋:主义之争与中国经济新常态的构建

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的“转方式”,本质上就是转变新自由主义或凯恩斯主义这些严重误导中国经济改革,正将中国经济导向资本主义的落后经济发展方式。

目录

一、百年世界经济发展史印证了凯恩斯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破产

二、马克思主义视野下的世界经济发展历史逻辑与必然趋势

三、顺应世界经济发展的社会主义大势,在伟大斗争中构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

 

主义之争与中国经济新常态的构建

——基于百年世界经济演化逻辑与趋势

 

【内容提要:十月革命以来,百年世界经济发展沿着两种制度的两条线辩证展开。一条是资本主义国家这条线,1929年资本主义经济大危机以来的近百年间,无论从凯恩斯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这些主流经济理论本身还是从实践上考察,资本主义都已从根本上失去了内生经济发展能力,是二战的危机转嫁,福利制度和社会主义的溢出效应,以及对第三世界的经济掠夺挽救了资本主义,推动了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延缓了资本主义的衰落。另一条是社会主义国家这条线,以苏联和中国为代表的主要社会主义国家,发展过程中都有一个从根本上坚持或边缘化(否定)马克思主义,从而取得辉煌成就或严重损失(苏联是亡党亡国)阶段。两条线作为一对矛盾辩证展开,主导着第三世界国家这一过渡地带的经济发展,交织成百年世界经济发展理论和实践逻辑,决定着未来世界经济发展走势和各国的选择。百年世界经济发展史充分说明,资本主义早已失去了发展生产力的能力,是社会主义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并挽救了资本主义。当前,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由非常态向新常态转变的阵痛期,只有紧密联系百年世界经济辩证发展逻辑和走势,审视中国经济改革的主义之争,才能看清为何转变、向何处转变、怎样转变。如果任由新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这些过时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误导中国经济改革,将会把中国经济彻底导向资本主义的邪路和绝路,而在伟大斗争中重塑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实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与十八大以来的中国具体实际的成功结合,构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则中国经济前途一片光明,且世界格局随之根本改变。】

戚桂锋:主义之争与中国经济新常态的构建

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释:“所谓常态,就是正常状态。新常态,就是经过一段不正常状态后重新恢复正常状态。”当前,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由非常态向新常态转变的阵痛期,只有紧密联系百年世界经济辩证发展逻辑和走势,审视中国经济改革的主义之争,才能看清为何转变、向何处转变、怎样转变,从而在理论和实践上科学构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

 

一、百年世界经济发展史印证了凯恩斯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破产

 

马克思说:“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自1825年第一场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以来,资本主义一厢情愿发展生产力的自由主义冲动就被每十年一次的经济危机一次次泼上冷水。经过百年的矛盾斗争和积累,不仅催生了社会主义苏联,而且因为危机转嫁受阻,爆发了1929-1933年的资本主义经济大危机,宣告了经济自由主义的失败,苏联借机利用资本主义有益成果实现了快速工业化和崛起,拉开了两种制度条件下百年经济演化的大幕。

适应1929年资本主义大危机时期美国垄断资本主义的需要,作为美国一国垄断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凯恩斯主义应运而生,它在经济理论和实践上推动私企国有化和国家投资化,其本质是克服自由主义的弊端,更好地发挥国家这个理想总资本家的作用,透支国家支出和个人消费,向国内劳工和其它国家转嫁危机,解救危机中的资产阶级。其理论政策效果从美国资产阶级由起初不理解的辱骂拒斥到真正理解后的热情拥抱可见一斑。因而无论在理论还是在实践上,根本不可能拯救资本主义于危机之中,只能掩盖和造成更大的危机,致使美国直到1939年也没能走出危机的阴霾,最终还是靠二战成功转嫁了危机,成就了霸业。对此,就连凯恩斯本人也承认“从长远看我们都死了”,而西方媒体却对全世界撒下了凯恩斯主义解救了危机的弥天大谎,为此后长达一个世纪的欺骗留下了伏笔。

在苏联和中国社会主义的压力下,持续到上世纪70年代的凯恩斯主义福利国家政策使整个西方国家长期陷入滞涨(经济危机的表现形式之一)。2008年“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一来,被虚假包装的凯恩斯主义再度粉墨登场,奥巴马政府迅速采取了凯恩斯主义私企国有化救助政策,借危机造成的恐慌之机对劳工阶级再次掠夺,帮助华尔街资本家集团脱困,收益资本化,损失社会化,因而加剧了贫富分化,加剧了内需不足,加剧了生产过剩,加剧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这就是为什么7年过去了,凯恩斯主义失灵,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依然在深化蔓延的根本原因所在。与此同时,受新自由主义与国际金融危机叠加的双重影响,我国经济内需不足和生产过剩凸显,类似凯恩斯主义的政策乘虚而入,对中国经济产生的严重负面影响不可小觑。按照如上逻辑分析,凯恩斯主义不但不能解决而且会加剧我国内需不足和生产相对过剩,而且为西方输送了利益,为新自由主义彻底私有化国企提供了借口,错失了利用危机之机转方式调结构的宝贵机会,这已被危机以来的实践所验证,在世界范围内宣告了凯恩斯主义的破产。

上世纪80年代初,适应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低潮期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的需要,新自由主义应运而生,它在经济理论和实践上推动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与政治和文化上的去科学社会主义化、去共产党化、去马克思主义化相互配合,形成完整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在整个资本主义体系力量和社会主义内部颠覆势力的联合推动下掘开了全世界的经济鸿沟。一方面,新自由主义在西方推行的几十年,成倍拉大了西方国家的贫富差距,加重了对劳工的剥削,造就了“百年一遇”的国际金融经济危机;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在内外颠覆势力的配合下,新自由主义引入社会主义和第三世界国家,首先颠覆了苏联,抢夺了28万亿美元财富,从而中止了从上世纪70年代起陷入的50-60年的康拉季耶夫经济衰退周期的美国经济衰退,渡过了所谓的“黄金十年”(1991-2000)。继之,严重误导了中国经济改革,导致我国经济结构,特别是所有制结构发生了违背宪法原则,向着私有制发展的重大演变,一方面,造成了我国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和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的严重弱化和异化,导致了近十多年来我国基尼系数均超过0.4国际警戒线的贫富差距和严重的财富外流,成为当下中国一切问题和矛盾的总根源;另一方面,以中国和第三世界国家的付出和牺牲,养活了西方,挽救了进入新世纪以来重新接上康拉季耶夫衰退周期的美国,即便如此,仍然没能阻止2008年“百年一遇”金经济危机的发生,宣告了新自由主义的彻底破产。

 

二、马克思主义视野下的世界经济发展历史逻辑与必然趋势

 

一个世纪以来,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就是在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这两种类似美国两党——貌似竞争实则都为垄断资本家集团服务的理论和实践中交替打转,在“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面前束手无策,美国重返亚洲等等迹象表明,穷途末路的当代资本主义正在重走发动战争转嫁危机的历史老路。由此可见,美国从上世纪30年代陷入经济大萧条以来的近百年间,前50年一靠二战,转嫁了危机,成就了美国霸权;二靠社会主义压力下被迫建起的福利制度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社会矛盾;三靠从苏、中社会主义国家推动世界发展中获益,帮助美国度过了难关。后一个时期根本上是靠和平演变,扳倒苏联抢夺了28亿美元财富,以及对包括中国在内的第三世界国家的严重经济掠夺为生,这充分说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实践上早已破产了。再来看看世界的另一半,重回资本主义怀抱的俄罗斯至今仍在泥潭中挣扎;中国资本主义因素增长因造成了严重的贫富差距而触顶和正在反弹;其它第三世界国家在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几十年的双重轮番掠夺下,已经深陷经济泥潭难以自拔,宣告了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在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彻底破产。一言以蔽之,处于衰落期的今日美国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除了无以复加的投机、腐朽、掠夺和战争威胁外,已完全失去了经济发展能力和危机自救能力,随着工业资本的外逃,靠工业取胜的资本主义已经丧失了工业发展能力,再工业化成为奥巴马政府急于解决但又注定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宣告了资本主义的彻底破产和最后总危机最后阶段的加速到来。展望未来五十年上下,不是世界终结于资本主义,而是主流资本主义将被科学社会主义复兴彻底终结,这才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世界大势。

另一方面,《共产党宣言》发表167年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原则的科学性得到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正反两方面理论和实践的充分验证,社会主义国家遵照她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就取得巨大成功和辉煌成就,无论苏联还是中国;反之,弱化甚至抛弃马克思主义原则则蒙受重大损失甚至招致亡党亡国,苏联大国悲剧就是血的教训和鲜活例证。由此可见,中国经济的前途仍在如何认识和对待这三种主义,如果任由西方忽悠,任由同属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和新凯恩斯主义误导中国经济改革,中国经济一定会在下行中彻底走向邪路、绝路,而按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原则和坚持了这些原理、原则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深化改革,构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则中国经济在经过一段痛苦的整后必将迎来无比光明灿烂的前景。

 

三、顺应世界经济发展的社会主义大势,在伟大斗争中构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

 

以世界经济百年发展史的历史逻辑关照中国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就会发现,百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大体分为1912-1949,1949-1978,1978-2012三个阶段。1912-1949年间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成为西方列强发动战争,转嫁1929—33年资本主义大危机的主要对象之一;1949-1978年间,整体上新中国迎来了世界历史上工业化最快的历史时期,建立了完整的工农业体系,取得了辉煌经济成就,奠定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实基础;1978-2012年间,一方面,中国经济在前有基础上释放了发展活力,取得了巨大成就;另一方面,随着马克思主义的式微,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的误导影响加剧,负面作用日益凸显,造成了严重的贫富差距和财富外流,以内需严重不足,生产相对过剩为特征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现象相当程度上出现在了社会主义中国。展望未来,以党的十八大为标志,中国经济正在进入2012-2049新阶段,按照世界和中国经济发展的百年历史逻辑,遵循否定之否定规律,这一阶段的根本逻辑指向必然是在伟大斗争中重塑马克思主义的经济改革指导地位,实现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与十八大以来中国具体实际的成功结合,构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

具体而言,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的“转方式”,本质上就是转变新自由主义或凯恩斯主义这些严重误导中国经济改革,正将中国经济导向资本主义的落后经济发展方式,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先进经济发展方式。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的调结构,根本上就是按照关于基本经济制度的宪法要求,坚持依宪治国,依宪执政、依宪改革、依宪纠错,勇于和善于用马克思主义分析我国经济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及其原因,以调整所有制结构、夯实以国有经济为主导、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为抓手和切入点,巩固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加强对非公经济的教育和引导,以此带动分配结构——消费结构——生产结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区域结构的根本性调整,在扩大再生产条件下,实现两大部类的动态平衡发展。

时下当务之急,一是在伟大斗争中,以通篇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原则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为武器打碎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的思想理论枷锁,清除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的影响,重塑马克思主义的经济改革指导地位,实现新的经济思想解放。二是以西方摧毁苏联和俄罗斯经济的休克疗法改革为鉴,从本次股灾中深刻汲取教训,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把脉金融创新正确方向,加强金融监管,提升金融管理和服务能力,在有选择地正确运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同时,更加重视重塑和发挥好国有银行实现资本集中和资本积聚的主导性、基础性作用,使金融创新发展服务于完善国有银行体系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而不是相反,分化、弱化、私有化、西化国有银行体系和实体经济。三是深刻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经验教训,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创建、关停、并转、优化、升级、教育、引导多措并举;经济手段、行政手段、专政手段协同发力;常规手段、非常规手段交替运用,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国企改革的重要讲话精神要求,做大做强做优国有经济,实现国有经济的凤凰涅槃,挺起中国经济的脊梁;大力发展多层次、多样式的集体经济,强健中国经济的筋骨;教育、引导、规范非公经济,造就健康的民族经济,丰满中国经济的血肉。以此构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新常态,则中国经济经过一定时间的痛苦调整后,必将迎来健康可持续大发展的光明未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就一定能够实现!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国经济 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