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新闻自由”与“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本质区别

美国的新闻自由代表的是资产阶级的利益。在坚持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大原则下,他们是强调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但若是违背了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新闻自由就不管用了,此时强调的则是新闻不自由。与此相对,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我们也应该明确我们的新闻自由与新闻不自由的边际。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www.cwzg.cn)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目录

西方“新闻自由”与“新闻不自由”的边际

新闻自由并没有严格的一成不变的标准,应用辩证的眼光看待新闻自由

“社会主义新闻自由”与“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本质区别

不能假借资产阶级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毒害中国青年

“社会主义新闻自由”与“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本质区别

习总书记一句“党媒姓党”,很快就在我们的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有“优秀共产党员”任志强跳出来,直接将党性和人民性相割裂——“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也有南方某党委主办的大报“移花接木”,在《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宣传阵地必须姓党》的头条新闻下面安置某人“魂归大海”的大图新闻,不知道是他们认为习总讲的“党媒姓党”、“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包括私人媒体在内的新闻舆论“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的原则应该魂归大海,还是他们信奉的西方“新闻自由”理念已经魂归大海,或者是其他什么含义!

众所周知,我们国内许多人非常推崇西方的“新闻自由”理念。但是美国人民对此似乎并不是很买账。2011年10月,美国《华盛顿邮报》与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联合所做的民调显示,高达7成美国受访者厌恶华尔街金融机构,68%对当今美国政府没有好感,53%不喜欢主流媒体。华尔街、政府、媒体成为了美国民众厌恶的“三大恶人”。

为什么美国主流媒体会被被美国公众称为“三大恶人”之一呢?美国主流媒体总是宣称新闻自由,我们国内的美国派也对此无比推崇,但是为何这样的理念结出的果实如此不招人待见呢?

为此我们很有必要探讨一下他们所推崇的西方新闻自由到底是怎么回事?世界上是否存在如他们所愿的绝对的新闻自由?资本主义的新闻自由到底是怎么回事?社会主义国家的新闻自由又是怎么回事?

 

西方“新闻自由”与“新闻不自由”的边际

 

我们先来看新闻自由在外交领域的表现。美国

号称新闻自由,很多媒体号称独立、客观、公正。但是在意识形态、国际外交、战争等重大问题上,美国主流媒体几乎总是与政府保持一致,可以说是很不独立、客观、公正,很不自由。两次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利比亚战争、反恐战争、叙利亚危机期间,美国媒体都是站在政府的立场,指责他国侵犯人权,编造各种谎言,煽风点火,为美国的侵略战争摇旗呐喊。有资料显示,美国独立230多年,发动过240次战争。所有这些侵略扩张行为,大都获得了美国主流媒体的舆论支持,都被媒体说得冠冕堂皇,充满正义。

而在拉萨314事件、新疆暴力事件、2008年中国举办奥运会的火炬传递期间,我们中国人更是直接领教了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媒体颠倒黑白移花接木、编造谎言的能力。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后的西方和中国媒体表现可以算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在恐怖袭击之后,我们国家的各大主流媒体都对巴黎人民表达了同情和祝福,但是在恐袭之后第2天,英国最大通讯社路透社就发了篇报道,认为中国媒体利用巴黎恐袭煽动国内煽动反维族情绪,文章认为新疆并不存在有组织的伊斯兰激进组织,“新疆暴力事件是来自于中国政府对信仰和文化的控制所造成的普遍愤怒”。

再来看内政。在内政问题上,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媒体时不时也会发出一些批评之声,但是从根本上讲,主流媒体的价值观却是符合资本主义主流价值观的。主流媒体绝不会与资本主义体制对立,他们其实都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捍卫者。

今天的美国,6家跨国公司就控制了超过90%的美国媒体。这六个巨头分别是:康卡斯特(Comcast)、迪士尼(Walt Disney)、新闻集团(NewsCorporation)、时代华纳(Time Warner)、维亚康姆(Viacom)和CBS集团。我们耳熟能详的CNN、福克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美国广播公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等都不过是这些超级巨头的一个分公司而已。请大家想一想,垄断资本控制的这些媒体会去颠覆资本主义制度吗?

掌管世界上最庞大的媒体集团之一的默多克就曾经说过:“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社会模式可与讲英语的国家发展起来的模式相媲美。……(这种模式)由普选、有限政府、法治、私有财产、自由市场等要素组成。”默多克的话已经无需再做什么解读了。

占领华尔街运动期间美国主流媒体的表现,更是西方新闻自由与不自由的有力诠释。占领华尔街运动期间,美国各大媒体对于占领运动出奇的沉默,在占领运动发生一个月之时,媒体还异常的低调。为什么?因为美国主流媒体认为这“没有新闻价值”。当占领运动席卷全国,再不能对此沉默的时候,媒体就开始弯曲占领运动。

“社会主义新闻自由”与“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本质区别

“社会主义新闻自由”与“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本质区别

“社会主义新闻自由”与“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本质区别

占领运动宣称,“我们代表社会的99%,我们不再忍受那1%的贪婪与腐败”,“要工作,不要战争”、“现在就革命”、“重塑美国”。他们要改变美国不合理的政治经济制度。但是媒体却宣称,“占领华尔街”是“小打小闹的街头话题”,“缺乏明确的政治诉求”。许多电视主持人对占领运动冷嘲热讽,讽刺示威者是乌合之众,讽刺示威者好吃懒做。

700多名示威者在纽约布鲁克林大桥被以“涉嫌阻碍交通”被捕,第二天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却都没有报道。这样的事情要是发生在其它国家,早已被美国媒体描述成暴政了,早就要求推翻政府了,而在美国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

美国媒体热衷于国外的抗议行为,但是却对国内民众的诉求出奇的沉默。很显然美国媒体不是民意代表,不是独立、客观、公正的代表。美国的新闻自由其实并不是我们许多人所理解的新闻自由,美国的新闻没有那么自由。美国的新闻自由并不代表美国人民的利益,而是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

 

新闻自由并没有严格的一成不变的标准,应用辩证的眼光看待新闻自由

 

为了说明新闻自由与新闻不自由在不同时代背景下的变迁,我们再来看美国历史上的一个例子。

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国内实行麦卡锡恐怖主义,严厉迫害共产党人、社会主义者、工会分子,严管媒体和舆论。杜鲁门政府从1947年12月开始所谓“忠诚调查”。调查对象扩大到荒唐可笑的地步。在帕萨迪纳,一个3岁的小姑娘为商店当广告模特,她的母亲接到通知书,小姑娘必须签署忠诚宣誓书后才能领取报酬。在“忠诚调查”期间,总共有2000多万美国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审查。大量书籍、唱片、电影也被禁,就连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弗洛伊德的著作、马克·吐温的的著作都被列为禁书。而到了八十年代之后,美国却对共产党等放松管制、逐步允许其办一些小的报纸和媒体,似乎也有了一些新闻自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上世纪五十年代,整个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民族解放运动和左翼浪潮让美国统治阶层感受到了极大威胁,好像一把枪抵在他们的背后,因此他们才加强管制和迫害国内共产党人,严管舆论和新闻。而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世界范围的社会主义运动、民族解放运动和左翼浪潮已经进入低谷,此时美国统治阶层也就放松管制,逐步允许其存在,允许其办一些小报纸发言,似乎他们也有了一些新闻自由,但是资本所控制的主流媒体和大报上却绝不会大力宣传他们。这样做既在表面上维护了美国“新闻自由”的假象,欺骗了许多公众,同时也不会对资产阶级产生什么大的损害,可谓是一举两得。

但是,若是未来的某个时候,全球社会主义运动、各个民族和国家反对新帝国主义的运动兴起,美国国内人民反对华尔街等统治集团运动高涨,也不排除美国会进一步收紧当前的新闻自由,禁止共产党等进步人士的新闻自由。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从大的历史眼光来看,新闻自由与新闻不自由其实并没有非常严格的、一成不变的标准。它的标准会随时代和社会背景而变而有所调整。战争时期与和平时期、危机时期与繁荣时期很可能不是一个标准。战争时期、危机时期一般会严格一些,否则统治阶级很可能会被赶下台。这个标准的变迁与否,归根结底就是一点,如何更好的保障统治阶级的根利益。

 

“社会主义新闻自由”与“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本质区别

 

美国的新闻自由代表的是资产阶级的利益。在坚持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大原则下,他们是强调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但若是违背了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若是某个真实的新闻和舆论的影响太大了,足以影响资本主义体制的稳定,比如占领华尔街运动,新闻自由就不管用了,此时强调的则是新闻不自由。

与此相对,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我们也应该明确我们的新闻自由与新闻不自由的边际。在坚持社会主义、坚持人民利益至高无上的大原则下,我们应该强调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但是若是某些事情、某些人、某些群体的言论和行为太过头了,威胁到社会主义的体制和国家安全,此时我们就应该对其进行限制。

近年来,在我们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知识界、教育界、媒体界等领域都是西方思潮泛滥,许多人都是以西方为美,人生观、世界观等领域全面西化,主张资本主义那一套。他们在我们国家拥有极大影响力,导致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的诸多危机和苦难。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管控一下舆论和媒体是非常必要的。而这也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要求。宪法第22条指出:

“国家发展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文学艺术事业、新闻广播电视事业、出版发行事业、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和其他文化事业,开展群众性的文化活动”

如果媒体和媒体人违背了这一根本宗旨,“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他们的新闻自由自然就不应该存在。

 

不能假借资产阶级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毒害中国青年

 

今天的中国青年已经陷入西方资本主义腐朽文化的汪洋大海之中。我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娱乐方式已经与西方青年非常类似。为此我们有必要深入了解美国是如何借用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名义毒害美国青年的。如此一来我们就能更深入的认识今天的中国青年和中国社会。

笔者在拙作《错的不是我们 是世界》中讲述了美国政府登峰造极的宣传手段——如何蓄意毒害并制造垮掉的一代,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哲学、艺术、媒体、娱乐、法律等方方面面入手,引诱青年吸毒、性乱、堕落,推动毒品合法化,消灭掉了美国青年的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消灭掉了美国青年的反抗精神。

“社会主义新闻自由”与“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本质区别

《错的不是我们 是世界》,南海出版公司2015年出版

1996年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通讯规范法》,其中两项条款旨在保护未成年人免受互联网有害内容的侵害。条款规定,向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传送“淫秽下流”信息是犯罪。美国公民自由协会向费城联邦法院提出起诉,认为其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第二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宣布这一法规违宪。大法官在法庭陈词中说:

“我们相信,《通信规范法》缺乏《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规定的“限制性言论”所必须具有的精确性。为了防止未成年人接近可能有害的言论,《通信规范法》实际上压制了大量成年人所享有的接受和发送言论的宪法权利。”

“而在评估成年人的言论自由时,我们已经十分清楚的决定,下流但不淫秽的性表达是受《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的。”

那么大法官所说的下流但不淫秽的性表达是什么意思呢?在美国,色情电影是合法的,可以公开放映,只不过有一个电影分级制度,对影片中的裸体程度、性爱场面、毒品使用场面、暴力程度、语言、主题等进行分级。18岁以上成年人可以观看色情电影。而针对色情网站,也只会在打开网站的时候弹出一个对话框,指出该网站有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的内容。

既然有了这样的宪法和法律保护,我们对于下面的新闻就不该惊讶。美国的一所大学,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情,老师和性用品商店的员工,在课堂上用器械使得一位女性达到性高潮。一些学生和家长在台下观摩了整个过程。在新闻报道中,我们看到这样的赞美评论——整个课堂富有自由探索精神。学校的评论则是“支持教职员工推动知识的精进”。

“社会主义新闻自由”与“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本质区别

这在中国人看来是非常荒谬的事情,但却得到美国宪法保护!为什么?

统治阶级并不总是用强制的方法来压迫剥削被统治阶级。长期的暴政,必然导致最激烈的反抗,必然撼动统治阶级的地位。所以统治阶级必须创设出一整套代表自己利益的价值观、文化、道德、法律、秩序,采用各种宣传方式,使得被统治阶级接受这一整套价值观、文化、道德、法律、秩序。只要被统治阶级接受了,他们在身体上和精神上就成为永久的奴隶。

相信“神圣不可侵犯的、原教旨主义‘自由观’”。人有绝对的权利自由支配他的身体和精神,或者自由的追求真善美,或者自由的堕落,外人不应该干预他。这在西方和今天的中国是一个非常流行的理论!

但是问题的关键却是,在垄断资本占据统治地位的社会架构下,社会媒体都会一致的宣扬感官享乐,甚而鼓吹吸毒,故意塑造一个让孩子、青年堕落的环境,使得他们失去对人性和世界的客观认识,大众因此便坐稳了奴隶。他们宣称不能让其他人和机构干预孩子、青年的思想和行为,但是他们自己却天天在做着这样的事情。

为此我们应该认真的问一问:

我们应该以资本主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名义保卫这种毒害青年的自由呢,还是禁止这种毒害青年的自由。在我们的网站和媒体上存在着那么多毒害青年、违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信息,他们的规模已然是国家公器,我们是以资本主义的极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名义任其存在、任其发展呢,还是以“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名义去禁止、限制这种毒害人民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

作者简介:80后青年作家,著有《错的不是我们 是世界》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603/26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