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梦蕴含的价值观及其危机

今天的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国家。它富裕、先进,同时也存在着丑恶、腐败的一面,这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所决定的。它面临着许多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它在进步,但也不是没有倒退的可能。它只能在问题和希望的交织之中前进。昨天,美国人把一个个美国梦变成了今天的现实,这是他们历史的光荣。明天,还会产生一个个新的美国梦,去构筑美国的未来吗?

 

美国梦蕴含的价值观及其危机

 

美国梦寄托着一代代美国人的追求和向往,但是,美国梦并不总是美好的。它可能是一场噩梦,一场白日梦,可能在真的把某个梦想付诸实现的时候却走了样,不是原来设想的那么回事。美国梦成就了一代代的伟人,他们推动了美国的进步,但他们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甚至眼睁睁地看着某个问题就是解决不了。有些问题是慢慢积累起来的,变成了越来越严重的慢性病,有些问题是新产生的,使美国不光繁荣富裕,也有了腐败丑恶的一面。这些问题可以说是美国梦的错,要么追求的方法不对头,要么梦境幻灭一场空。

首先美国人难以接受对物质主义的任何限制,因为占支配地位的物质主义梦想就是把人的自由和成功与人们凭运气、能力和勤奋所能获得的金钱和荣誉等同起来。无论收入多少,美国人都愿意随意地购买物质商品。那些曾经被视为奢侈品的东西,如个人电脑、电话答录机、微波炉、电动车库门开启机等,现在已经被多数美国人看作是“必需品”了。已被广泛应用的信用卡助长了消费,当然广告业的规模和范围也是众所周知的。美国人经常被批评过于“物质主义”,过于在意拥有财产。然而对于美国人来说,对物质主义的爱好是自然和正常的。他们受到的教育是,勤奋工作并因此获得更多物质奖励的做法是正确的,这可以确保他们自己及其家庭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与其他地方的人一样,他们所做的正是其所学到的。如果有人说不该让比尔·盖茨获取或拥有近千亿美金,那我们就会认为说这种话的人不像美国人。然而,一个文明社会不但必须尊重生态规律,而且应尊重美国传统的公平竞争和平等互利的道德思想。当前,过度的贪婪和混乱使美国走向了物质主义的极端,并出现了史无前例的、道德所不能容忍的贫富差距。

美国梦崇拜财富,有钱就有成就,有地位,就能享受生活的一切,这本来不算什么坏事,但物极必反,美国人都去追逐金钱,认为金钱万能,没钱是没本事,是无能的表现。美国人毫不讳言对金钱的迷恋。他们兴致勃勃地问别人,并彼此告知他们的某件物品花了多少钱以及他们挣多少钱。久而久之,直到今天美国社会贫富不均的现象仍很严重,全国有三四千万穷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穷人找不到工作,经常失业,要靠政府救济维持最低水平的生活。穷人往往住在狭小、阴暗、卫生条件很差的公寓楼里,穷人和穷人住在一起,他们的居住区破败、混乱,和富人的居住区有天壤之别。最困苦的大概要算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了。据估计,美国的流浪汉有300万左右,光纽约市就有5万多人。到了寒冬,他们甚至可能冻死街头。

美国梦信奉个人主义,相信人人都有价值,应该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换句话说,个人主义就是“我的一切都由我负责,旁人如何不用我操心”。这本也有积极、合理的一面,使得美国人自尊自信自强,享有较多的个人自由。但美国又是个竞争激烈的社会,社会的基础是竞争而不是合作。结果,在竞争中,个人主义往往恶性膨胀,人人都在为自己,时刻都要算计和提防别人,弱肉强食,尔虞我诈,只要自己发财,不管别人死活。人和人之间难以真诚相待,互相爱护关心。人和社会之间存在隔膜,人和人相互疏远,孤独已成为一种社会病,精神颓废者也大有人在。个人主义本身内含了走向极端化的诱因,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和完善,个人主义逐渐演变为自由放任和自私自利,从而使20世纪的美国社会在相当程度上成为:“一场由恐惧和嫉妒、造谣和中伤、羡慕和野心、贪婪和色情交织成的噩梦;为了谋取私利和达到自私的目的,几乎可以采取任何手段。在这个社会里,情调低俗,理想晦暗,道德败坏。……典型的美国人生活在焦虑不安和贪得无厌的煎熬之中”。这些年来,美国的精神病患者越来越多,有近1/4的成年人患有程度不一的心理疾病。为了摆脱工作紧张、竞争激烈的心理压力,有的人酗酒、吸毒,甚至做出各种怪诞不经、不合情理的事情。

价值观的盛行导致人们只会去关注结果和“兑现价值”,而忽视了人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我们不禁要问,我们所消费的就真是我们生活所必需的吗?这种“正常”的消费、渴望、欲求、兴趣是正当的吗?是值得的吗?是所谓的真正的人生价值所在吗?杜威对消费主义主导下的无度的消费与享乐进行了批判,他说:“资本主义式的新经济秩序也带着它本身的社会的罪恶。因为,功利主义重视享受的获得和占有,与现代人对于财富和财富所能得到的享受的无度的欲望结合起来,便涂了一种不祥的色彩”。

杜威告诉美国人不应该把消费、渴望、欲求、兴趣等本身当作一种价值存在,这些享受具有偶然性,而必须“用智慧行动的后果的享受来界说价值”。杜威说:“如果没有思想参与其中,享受就不是价值而是有问题的好,即需要进行研究、需要做出判断的好;只有当这种享受以一种改变了的形式从智慧活动中重新产生的时候,它们才成为价值。”而追究消费主义盛行出现的根源在于人们缺乏价值判断的智慧,正如杜威所说的价值哲学的逻辑起点和核心就是价值判断,而不是价值,我们不能把直接的消费和享乐当作最终的人生价值追求,而必须经过理性的反省与实验,确定最后所追寻和创造的价值。

美国梦崇尚自我的放任自流。一些人由于美国梦的破灭,对社会越来越不满了。他们对传统的价值标准发生了怀疑,对社会制度、领导集团和自己的前途丧失了信心。他们不能积极地去改造社会,只好通过言行举止消极地发泄自己的不满。20世纪60年代出现的嬉皮士就是这样。嬉皮士们鄙视传统,主张“干你自己的事,逃离社会去幻游”,他们留长头发,蓄大胡子,穿奇装异服,胸前还可能挂一串和尚用的念珠。他们到处游荡,男女杂居,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更有一些人没有精神支柱,无聊空虚,寻求刺激,干脆就把吸毒、赌博作为自己的嗜好。据统计,美国1984年就有2300万人长期吸食可卡因,至于吸大麻的人那就更多了,而且各行各业中都有人沾染吸毒的恶习。职工吸毒,医生、律师和大公司的经理也吸毒,连政府的高级官员、警察和军人都不能幸免。赌博在美国盛行,赌场遍布各地。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和雷诺都是赫赫有名的赌城,嗜赌的人用大把的钱换取一时的冒险和刺激,暂时忘却了人世间的空虚和烦恼。

美国梦的破灭直接或间接推高了美国的犯罪率。20世纪的绝大多数年代里,美国一直是世界上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同时也是全球犯罪率最高的国家,尤其是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的犯罪率曾一度达到日本和西欧各国的近十倍。有一份统计材料显示,美国全国平均每2秒钟就有一起严重犯罪案件发生,其中谋杀每23分钟一起,强奸每6分钟一起,抢劫每58秒一起,严重人身伤害每48秒一起,汽车盗窃案每28秒一起,溜门撬锁每8秒钟一起,其他扒窃案每4秒钟一起。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晚上不敢单独外出。青少年犯罪和城市的街头犯罪活动更加突出。城市里贫困、毒品、种族歧视及失业等问题凑在一起,加上黑社会组织如黑手党兴风作浪,社会治安不好,犯罪活动猖獗是可以想见的。纽约因为犯罪问题严重,社会秩序混乱,就有人把它称作“烂到心的大苹果”。然而,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的近十年,美国的犯罪率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持续下降,原因是美国在警务工作方式和社区矫正这两方面进行了大胆革新,这对抑制犯罪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尽管美国的犯罪率已经普遍呈下降趋势,但事实上仍然有很多美国民众感觉自己生活在一个暴力的国家中。有许多因素会导致犯罪,包括轻易地得到武器、酒精和药物的滥用、黑社会、毒品走私、贫穷、种族歧视以及对暴力行为文化的接受等。

美国梦并不总是疯狂文化的表现。在美国过去的大部分历史中,美国梦中纯物质和纯个体主义成分与道德和社群主义成分处于平衡状态,从而防止了它向极端疯狂力量的转化。而且,美国梦为所有美国人规定了一套共同的目标。再次强调美国梦的历史性是必要的,其目的是为了加强社会文明,肃清疯狂病毒。

不受约束的物质主义对人们构成了新的威胁,人们的道德视野需要进步创新。这种道德视野应该有一种生态道德观,因为那个不受约束的物质主义梦想与地球生态格格不入,成为一种破坏大自然的疯狂形式。全球变暖,即对石化燃料不加控制地使用造成地球灾难性地升温,造成了最可怕的后果。如果美国人不能学会在环境的允许范围内生存,那么他所犯下的罪行会殃及后代,因为后人将为此承受一切后果。

由于美国梦过分强调物质主义,致使很多美国人忽略了美国梦所崇尚的民主、平等和宽容等另一方面的价值诉求。美国的价值观来源于其宗教和政治基础,包括对社群表现出的清教徒式的热情以及对人民民主表现出美国革命时期的理想化的行动。这些价值观有助于形成另一种梦想,即崇尚神话般的家庭、社群和国民责任。在美国的大部分历史中,物质主义的梦想一直盛行,但那个推崇社群价值的梦想却告诫人们,成功的实现不能不择手段。美国把它的乡镇社区理想化了,“小镇和社区(城市的延伸部分)培养了‘对人的兴趣以及人们彼此娱乐和教育的无限能力’”。小镇社区仍然是美国神话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克林顿总统不无自豪地公开自己出生于阿肯色霍普镇的家庭背景,小布什总统也是满怀眷恋地回忆他在得克萨斯州一小镇上的童年生活。据小布什回忆,他的家乡小镇民风朴实,每家每户都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主要是因为大家都相信自己的朋友和邻居的道德品质,不会做出有违道德规范的行为。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就是在那样质朴的小镇上和小伙伴们一起开心地度过了他的幸福童年。

在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美国人团结起来,创造出一种集体生活方式来战胜经济风暴。罗斯福总统以政府名义号召美国人在经济困难时期要互相关心,因而再次激活了美国人对道德性社群的梦想。30年后,也就是在20世纪60年代,年轻的一代投入到社会活动和社区实验中去,寻找一种符合道德规范而颇具魅力的办法去取代他们50年代流行的物质主义的梦想。60年代,这个理想的破灭导致了在以后几十年内道德梦想地位的普遍降低。为了清除疯狂病毒,21世纪的美国人必须再次寻找和重新塑造道德梦想的原型,从而缓解现今个人对物质主义的狂热追求并且复兴文明社会。

今天的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国家。它富裕、先进,同时也存在着丑恶、腐败的一面,这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所决定的。它面临着许多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它在进步,但也不是没有倒退的可能。它只能在问题和希望的交织之中前进。昨天,美国人把一个个美国梦变成了今天的现实,这是他们历史的光荣。明天,还会产生一个个新的美国梦,去构筑美国的未来吗?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价值观 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