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宣恭致何干强:再也不能重演十年前的官僚主义闹剧

您和许兴亚教授呈教育部部长信件非常好,很及时,具有启动的重要意义,但这只是解决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的一小步。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是关系到教育部的根本立场问题,再也不能重演十年前“查无此事”、草草过场的官僚主义闹剧了。希望有更多的有识之士支持你们的呼吁,并取得实际的效果。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www.cwzg.cn)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吴宣恭致何干强:再也不能重演十年前的官僚主义闹剧

 

【摘要】您和许兴亚教授呈教育部部长信件非常好,很及时,具有启动的重要意义,但这只是解决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的一小步。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是关系到教育部的根本立场问题,再也不能重演十年前“查无此事”、草草过场的官僚主义闹剧了。希望有更多的有识之士支持你们的呼吁,并取得实际的效果。

 

 

吴宣恭教授函:

 

何干强老师:

谢谢赐函。对你们挺身而出,捍卫马克思主义的精神表示敬意!

我完全赞同您和许兴亚教授呈教育部部长信件的全部内容。这是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加强马克思主义学习的号召,特别是2016.5.17重要讲话的实际行动建议。非常好,很及时。教育部应认真研究你们的上书,立即组织专案调查,采取果断措施,并向中央报告。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是关系到教育部的根本立场问题,再也不能重演十年前“查无此事”、草草过场的官僚主义闹剧了。

不过我觉得,这只是解决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的一小步(虽然具有启动的重要意义)。我在5月26日敬复刘国光老师的信里就提到经济理论教育领导权的问题,指出,“我国高校愈来愈多的财经院系的领导改由非马克思主义者甚至反马克思主义者担任。他们当中有些人,凭着自己的权力,按照自己的立场和喜恶,删除必要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课程,强制学生修习大量西方经济学课程……。‘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领导权旁落问题不解决,再好的教材、再优秀的马克思主义教师进不了课堂(甚至后继无人)。……这是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的最重要原因。”此外,我还提到媒体和政府部门助长边缘化马克思主义的一些错误偏向。只有联系我国实际,搞好马克思主义理论自身建设,同时解决外部的各种障碍,马克思主义才能发扬光大,深入人心,真正成为激发广大群众社会主义热情的巨大思想动力。马克思主义者和全体劳动人民要为此共同努力。

当前阶段,资本主义经济在我国迅猛增长,资本主义经济规律作用日益加强,大有超过社会主义经济及其规律之势。在意识形态方面,旧社会沉渣泛起,在思想理论领域,“西化”(实际为西方资产阶级化)波涛汹涌。这是影响我国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重大因素。

改革开放后中国共产党历次代表大会报告都重申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将之视为立国之本。四项基本原则是密切联系的统一体,经济基础尤为关键。资本主义经济力量和资产阶级思想互相配合,共同夹击,将严重危及人民民主专政和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全体人民和领导当局不能不高度重视。

希望有更多的有识之士支持你们的呼吁,并取得实际的效果。

致敬礼!

吴宣恭 2016年5月29日

 

 

附:

 

致教育部公开信:高校经济学严重西化 习总517讲话精神何时落实?

作者:何干強 许兴亚    来源:察网

 

【摘要:经济学”西化”或资产阶级化,这是前苏联亡党亡国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如今中国大部分高校的经济专业课程安排中,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远超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实在令人担忧。习总书记曾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他特别批判了哲学社会科学界的”西化”(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化)倾向,希望此情况得到重视。】

 

吴宣恭致何干强:再也不能重演十年前的官僚主义闹剧

高校经济学教育贯彻落实习总书记5.17重要讲话精神刻不容缓

——致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同志:建议普通高校经济类学科尤其是财经类高等院校的专业基础课,今年暑假之后立即恢复最低限度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經济学教学课时

 

尊敬的袁贵仁部长:

您好!我们作为中国高校的一群经济学教授,在学习习总书记2016.5.17重要讲话之后,心潮澎湃,一致认为,应当给您写这封公开的建议信:

1. 目前,一个关乎经济学高等教育全局的具体问题,就是在绝大部分普通高校的经济类学科的专业中,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以下简称”西经”)的课时已显著超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社会主义部分,简称“马经”)的课时。在专业基础课中,西经每周6课时,马经每周只有2到3课时,有的高校经济学类专业专业基础课已不开马经专业课程。习总书记在5.17重要讲话中指出,”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高校经济类学科的专业基础课,正是这样的领域。

2.这个具体问题,10多年來不少著名经济学者(如刘国光教授)和许多老师已向有关管理部门和所在学校反映过多次,都未能解决。当前,理应在贯彻落实总书记5.17重要讲话精神过程中,果断解决。习总书记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他特别批判了哲学社会科学界的”西化”(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化)倾向,指出“ 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就要贻误大事!不了解、不熟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和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全国经济学高等教育,如果再不恢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最低课时量,尽快走出“西化”误区,真的要“贻误大事”了!

3. 在经济类的专业基础课中,马经课时与西经课时,最少应当1比1(或每周课时6:6),这应是不能突破的底线!但现在已被严重突破。这就导致高校经济学教育严重偏离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大量经济类的博、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生,都严重缺乏马经基本原理和方法论常识;他们升任领导干部后,只会使用西经的总体上不科学的思维方法。更严重的是,他们中已有不少人被渗透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西经原理所”洗脑“,误认为在经济关系中,人都是所谓”自利经济人”;不懂得维护宪法,巩固和增強生产资料公有制主体地位,增強国有经济主导力量的极端重要性;甚至站到广大劳动人民的对立面,提出有害的经济主张。社会主义大学怎能允许培养这类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掘墓人?

4. 从经济学基础课设置的科学性来看,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地位和比重,这不仅是我国经济学教育的社会主义性质决定的,同时也是繁荣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乃至整个经济学门类教育的迫切需要。政治经济学虽然最初是作为一门资产阶级学科诞生的,但是自从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世界上就出现了互相对立的工人阶级经济学和资产阶级经济学两大经济学阵营。它们在立场、观点和方法上,都是迥然不同甚至根本对立的。西经思想体系属于唯心史观,原理和方法具有表面性、片面性、欺骗性,以及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阶级本质;马经思想体系是唯物史观,其原理和方法指导人们认识客观经济规律,推动经济的社会形态向前科学发展,是指导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科学思想指导。怎么能让西经课程的课时压倒马经课程的课时呢?

5. 即使只从经济学知识教育的全面性要求来看,也至少应使马经和西经的教学课时相等。 国际上的经济学高等教育,有的资本主义国家也规定经济学类的专业基础课要开设马经课程。例如,日本高校经济学类本科课程设置,就同时开设“经济学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二“(西方新古典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在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发展方向的中国,怎能放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课程被隨意缩减到低于西经,甚至被取消?

6. 10多年來,相当多高校在经济类专业基础课中,马经课时只占西经课时的1/3或1/2; 大多数财经类高校硕士生入学考试也只考西方经济学,而不考政治经济学。这导致的后果十分严重。当下,高校理论经济学师资队伍正在或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一方面,高水平的政经教师已开始出现严重缺乏,另一方面,师资队伍出现严重西化”倾向。由于马经课时量越耒越少,加上推行西化的科研成果评价指标,致使马经师资队伍的人数趋于減少。一些原本上马经课的老师为了晋升职称和保工作量“飯碗”,不得不转向学西经,上西经课。问题更在于,许多中青年西经课的教师,因在高校读书时很少学马经,进入高校当教师后,又不得不服从某些“海归”经济学科领导推行的、不用马克思主义分析评价的所谓原汁原味“客观讲授”的方式上课,这就使大批西经教师放弃了对西经的批判性借鉴,使“照搬”西经的不良学风在高校漫延开來。

7.必须充分认识,恢复专业基础课马经课时量的最低限度,这是关乎党和国家命运的大事。经济学西化”或资产阶级化,这是前苏联亡党亡国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也是促使我们这群经济学专业的教授们,建议您敦促高校经济学教育管理部门立即抓好恢复马经最低限度课时这件事的主要动因。

8.决不要认为,这只是简单的课时调整。这实质是在为马经爭时空。”一切存在的基本形式是空间和时间”(恩格斯)。如果沒有最低限度的马经课时,实质上就是取消高校经济学专业基础课中马经课程的存在;如不坚决果断恢复最低限度的马经课时,那末坚持马克思主义在经济学的指导地位就无从谈起;坚持总书记強调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经济的根本立场,也无从谈起;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深化教学改革,提高教学效果,更无从谈起。

9. 决不要以为,要求今年暑假之后立即恢复马经最低课时的建议不切实际。现在还有包括暑假在內的三个月时间,抓好这件事,完全能做到。让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普通高校”起死回生”,这与花大量人力物力,搞经济学学科评估,继续提高西经为主的经济学教学科研质量,要重要百倍! 向上的东西表现在质上,向下的东西表现在量上。 扭转错误方向,向真理方向前进那怕一小步,也显然有重要价值!而在经济学“西化”方向上,继续推进,岂不是南轅北辙,在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须知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的许多教师,都并不反对必要的旨在提高教研质量的评估,但坚决反对在经济学“西化”方向上的评估。当下搞学科评估,不妨把保证马经最低课时量作为最基本的评估指标!在课时量上,应尽快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经过科学论证,制定出马经课程体系与西经课程体系的课时的比重目标,使前者超过后者。当然,实现这个马经占主导地位的目标,需要一定时间,但恢复经济类专业基础马经和西经课时1:1,已经刻不容缓!

10. 恢复马经课时的最低限度,毫无疑问会遇到高校已经存在的”西化”势力,以各种理由的阻拦。这实质是意识形态领域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教育事业的阶级斗爭。尽管对阻碍恢复马经课时的多数人來说,这属于人民內部矛盾,但是在思想领域,这种矛盾具有对抗性。要落实这件事,教育部必须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果断地自上而下地行使行政权力。

11. 建议教育部对高校的巡视组应检查并敦促各普通高校迅速解决这个具体问题。

 12.应当坚信,抓好恢复最低限度的马经课时这件事,必定会得到高校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的广大师生的热烈拥护,必将得到全国广大劳动人民的支持,因为只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才真正代表了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顺致

敬礼

中国高校的一群经济学教授

执笔:

何干強 (南京财经大学)

许兴亚(河南大学)

2016.5.27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605/28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