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成本、易操控的迷惑性武器--美国以人权为武器原因探析

美国自身人权问题十分严峻,肆意指责别国的行为遭到极多的反对,但智库颇为发达的美国为何还坚持用人权问题攻击别国?这与美国在军事手段屡遭挫折的情况下,把降低成本、易操控且具有很大迷惑性的人权武器当作推行霸权的重要手段有着直接的关系。

 

低成本、易操控的迷惑性武器--美国以人权为武器原因探析

 

[摘 要]美国把人权当作称霸世界、攻击他国的重要武器。其原因在于美国通过赤裸裸的军事手段实现霸权的行为一度遭遇挫败,而辅以武力威胁和经济制裁的人权武器极易损害别国的名声或者挑动特定国家的内乱,同时又不易招致国内外的反对。由于人权的内涵及其标准较为模糊和存在争议,美国很容易以人权为武器并通过操纵媒体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即使事情败露后在当前国际政治体系中也不会受到制裁或打击。基于此,虽然美国在自身人权问题上遭到众多国家批评,但人权武器仍然是美国用来打击或制约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重要手段

 

近些年来,向来自诩为“世界人权法官”的美国除了被爆虐囚、多次造成海外平民伤亡等丑闻外,国内的人权状况也相当糟糕。2013年斯诺登曝光了美国政府大肆窃取个人隐私的“棱镜”计划;2014年、2015年的一系列白人警察枪杀黑人却不了了之的事件揭开了美国在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等方面斑斑劣迹的黑幕;在2016年的大选辩论中,不少政客还反对建立全民医保,一总统候选人在公开辩论中还提到当前美国仍有一些民众因支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而病死在街头。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仍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人权状况肆意攻击。例如,继2016年3月初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1次会议上攻击中国外,美国还在2016年4月抛出2015年“国别人权报告”,对中国的人权状况大加指责。鉴于美国自身在人权方面的众多问题特别是双重标准,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少国家已经对美国的以人权为武器的行为进行了有力回应或驳斥。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需要解答:既然这种自身人权问题十分严峻却肆意指责别国的行为遭到如此多的反对,为何智库颇为发达的美国还坚持用人权问题攻击别国?在笔者看来,这与美国在赤裸裸的军事手段屡遭挫折的情况下将低成本、易操控且具有很大迷惑性的人权武器当作推行霸权的重要手段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美国以人权为武器的表现

 

从历史和现实来看,美国的人权记录并不光彩,但在20世纪后期,人权却逐渐成为美国批判、制裁他国甚至干涉他国内政的借口,至于违背不违背人权、假如违背如何惩罚等问题往往是美国自说自话或者依据自己的外交利益而定。而在美国强制推行所谓人权的过程中,相关地区的不少居民遭受巨大伤亡,生存权利受到严重威胁。换言之,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人权逐渐成为美国侵略他国的武器。

虽然美国独立宣言声称人人生而平等,但其人权状况却是另外一回事。在历史上,美国直到19世纪中期仍有蓄奴制,种族歧视在20世纪还引发了诸多抗议和冲突,到了21世纪仍未消除,2013年的弗森格案就是明证。而在20世纪中期,美国还曾经盛行过以恶意诽谤、肆意迫害进步人士以及有不同意见的人为主要特征的麦卡锡主义,以至于麦卡锡主义成了政治迫害的代名词。1977年,美国开始发布别国的人权报告(美国直到2010年才提交关于自己的人权报告),但人权观察的一位创建人声称在1981年建立美国分部是为了“纠正早先国务院报告中的‘所有谎言’”,这些人权团体指明了美国侵犯人权行为的一个一贯的模式,其中包括未受到挑战的警察暴行、寻求避难者的待遇、监狱环境和死刑,并解释说这些和其他侵犯行为“不成比例地影响到少数民族”。 [1]35在有关人权的国际条约签署中,美国也受到很多批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被国际社会认为是最主要的人权保护协议之一,但美国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拖延才签署了该公约。人权观察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还曾经联合检举美国不服从公约。[2]就是这次“2014年国别人权报告”发布之后的2015年7月,联合国人权专家还再次呼吁美国推进刑事司法改革。[3]

这些指责和批评有着坚实的事实基础。例如,酷刑在美国的军营和监狱被广泛使用,虐囚丑闻也屡屡在关塔那摩湾和阿布格莱布出现,而面对这些问题,布什政府被联合国人权专家指称为“公然、反复地违背透明和问责原则,并坚持否认和辩护的模式”。[4]在美国,“2015年有超过56万人无家可归。79%的美国人相信更多人会掉出而不是上升到中产阶级行列。如今,美国仍有33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过去十年内贫困妇女比例从12.1%上升至14.5%。国际劳工组织指出,美国是唯一没有立法明确规定妇女带薪产假的工业化国家。23%的大学本科女生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犯。”[5]

但自己人权状况的令人担忧并不妨碍美国打着人权的旗号发动战争。伦敦大学伯克贝克人道研究所主任科斯塔斯·杜兹纳指出,“藐视大国对于它们的解释,不再意味着国际论坛上的外交谴责和为了媒体利益的戏剧性抨击,而是意味着轰炸、入侵和占领。在20世纪90年代,老布什总统用关于人权与民主的言辞作为战争和干涉的正当理由”,“我们也发送人权和民主。然而要是这些较少文明的人们不接受我们的施舍,我们将不得不用战斗轰炸机和坦克把它强加给他们”。[1]36、93事实证明,美国所谓的维护人权的行为本身就造成了巨大的人权悲剧。例如,在美国主导的对伊拉克的禁运中,数十万的儿童因缺医少药而夭折。[6]出现这种情况并不鲜见,正如“伊拉克业已显示,人权可能是至高无上的,而人却不是”。[1]36上述状况正如马克思所言的那样:“当我们把目光从资产阶级文明的故乡转向殖民地的时候,资产阶级文明的极端伪善和它的野蛮本性就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它在故乡还装出一副体面的样子,而在殖民地它就丝毫不加掩饰了。”[7]自然,也有人为之辩护,说为了当地人民的福祉、人权,以及为了尽快结束战争,美国的一些手段不能以常理视之。但问题在于,美国的诸多行为对当地人民造成了持久的伤害,在有的情况下还有可能持续数千年之久,所谓的保护人权只是幌子而已,美国并不当真。美国在知道贫铀弹的危害的情况下仍然大量使用就是一例。

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以及1999年的对南联盟空袭中,美军使用了大量的贫铀弹,造成了巨大的灾难。2002年有报道声称,在伊拉克受贫铀弹影响最大的巴士拉地区,“这里的外国使馆大都从约旦或叙利亚等邻国采购水和食品,或从当地购买进口水和食品。他们的原则是:尽量不沾伊拉克的水和食物。只要有可能,他们恨不得连伊拉克的空气也不吸进一点”。[8]但这并不妨碍美国以伊拉克当局践踏人权为借口在伊拉克大量使用贫铀弹。在2010年一份题为《使用贫铀武器弹药的影响》的联合国文件中,有国家就此抨击美国:“一些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对在战区内或参与作战行动的士兵所使用的贫铀武器进行了研究。这些研究结果表明,贫铀污染对环境造成的毒害长达几千年之久,在受影响人口中产生多种癌症和其他重病,同时还导致婴儿出现可怕的先天缺陷。研究中注意到,可被摄入或吸进的粉尘式贫铀的毒性更具危险性。这种形式的贫铀很容易通过风雨飘散,使广大地区受到污染……据保守估计,仅在中东地区,就有300至800吨放射性尘埃和微粒飘散在水土中。”[9]这就是说,美国打着保护人权等旗号对没有还手之力的国家使用贫铀弹进行大肆攻击,造成了难以估量而且会持续数千年的人权灾难,更为严重是,美国的上述行径看不出来有任何改变的迹象。

 

二、人权武器相对于武力干涉的低成本性、迷惑性

 

需要说明的是,美国并不是一开始就选择了人权作为武器,而是在世界局势产生变化的情况下选择了更为便宜且便利的人权武器。科斯塔斯·杜兹纳指出,“贯穿整个冷战时期,跟随西方对古拉格的谴责和政治遏制的,惯常总是苏联对于美国的种族主义(和英国在北爱尔兰的行为)的指责。舞台已被设置好,使得人权变成一只足球,用于意识形态的点计分,一种对超级大国地缘政治优先考虑事项的修辞补充和支持”。因此,“在50年代早期,美国右派将人权视为国际上的一种共产主义的阴谋和国内民权运动的一件煽动性武器。”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卡特政府开始把人权当作外交政策的中心,这是有原因的:“新的外交政策人权辞令是对美国不适感的完美的后越南、后冷战、衰退期的解毒剂。人权是一种理念,它的时代业已到来,它正促成各方一致,道德上令人满意,而且还很便宜。”[1]31-33

事实上也是如此。国际形势的变化使得美国不得不放弃赤裸裸的军事手段。1961年逃亡美国的古巴人在美国军舰和飞机的掩护下登陆猪猡湾,但大部分人被俘,后来美国政府为了赎回这些俘虏,历史上第一次支付战争赔款;而在越南战争中美国投入众多兵力,却造成自身数十万人伤亡,更使国内掀起轰轰烈烈的反战浪潮。著名近代史专家艾瑞克·霍布斯鲍姆对此有精辟的概括:“从前只需要一营伞兵就足以在非洲某个地方进驻一个城市,然后根据情况废黜一个总统或者使一个总统重新上台。这种情况已一去不复返了。不仅如此,冷战时期轻武器充斥世界。现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也几乎成了人人都能得到的东西。”[10]美国当前异常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生化武器的袭击。而且美国很多民众因为自己的国民遭受了伤亡而激烈反对美国的战争行为。虽然美国广泛采用包括无人机在内的各种新技术,耗费巨资进行不对称战争,企图达到己方的零伤亡,但也引发了包括导致大量无辜平民伤亡在内的一系列争议。2014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还对此进行了专门的讨论,对美国提出了批评。 [11]

与此同时,与容易激起强烈反抗的直接武装入侵相比,辅以武力威胁和经济制裁的人权武器极易损害他国的名声或者挑动特定国家的内乱,这既无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也降低了自身的风险。赤裸裸的武装入侵往往会引起目标国家的同仇敌忾,导致美国的人员伤亡,并招致报复。本·拉登就将其发动9·11袭击的动机归结到美国对阿拉伯世界的武装入侵。而用人权作武器则没有这方面顾虑。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陆续颁布,人权成为民众普遍关注、世界各国政府不能忽视的问题。强势的美国可以通过操纵媒体或国际组织以人权为武器损害他国名声,甚至可以挑动特定国家内部的反对派引发内乱,从而不战而胜或者以较小的成本推翻不与其合作的政府。例如,2011年美国没有使用地面部队就促成了卡扎菲的倒台,这与其借助人权问题挑起利比亚内战有很大的关系。美国进而使得叙利亚从2011年起就陷入了至今尚未平息的残酷内战,巴沙尔政权侵犯人权即是美国直接干涉叙利亚内政的重要借口。

另外,以人权为武器也能减少来自国内外的反对。西方不少人之所以反对美国发动的战争并不是反对以人权名义进行干涉,而是反对像美国那样为了维护强权及资本利益而进行的干涉。部分西方人特别是美国人总是认为自己是世界的拯救者,只有他们是文明的、充满同情心的,认为其他地区是愚昧落后的、缺乏人权的。这些人没有意识到发展中国家的幸福和人权进步要靠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来争取而不是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施舍,因为美国出于本国统治阶级的利益,往往要干扰别国的发展及人权事业的发展。他们更没有看到当前发展中国家所遇到的困难与西方国家的殖民掠夺以及当前不平等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有着很大关系。当前世界上的一些灾难或冲突如卢旺达的民族仇杀与西方殖民者分而治之的政策则有着直接的关系。这是西方“人权高于主权”观点的重要思想基础。正如科斯塔斯·杜兹纳所言,“西方人过去一直习惯于将白种人的重担,即传播文明、理性、宗教和法律的责任,运送到世界的未开化地区。如果殖民地时代的典型是传教士和殖民地总督,那么后殖民地时代的典型就是人权活动家和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1]97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使用人权武器就很容易获取支持。

 

三、人权武器在当前国际体系下的易操控性

 

美国坚持使用人权武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美国使用人权武器相当便利且不会对自身构成妨碍。

首先,当前人权内涵及标准的模糊和争议使得人权武器的适用范围较广。由于种种因素的影响,国际上对于人权的内涵及标准还有很大争议。美欧国家每年要花费大量的资源去照顾宠物,甚至制定了不少动物福利法案,但一些国家的医药、住房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特别是非洲一些国家的儿童仍然受到饥饿问题的困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荣誉退休教授诺姆·乔姆斯基认为,社会经济权和发展权也是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2],但大多数西方学者忽略了社会经济权和发展权也是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再加之自身利益的影响,在涉及到一些具体事件的时候,不同的国家或国际组织往往得出截然不同的判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而这些问题往往也可以归入为人权问题。换言之,任何问题都可以被贴上违犯人权的标签。具体到中国人权问题上,随着中国各项事业的发展,中国社会上也积累了复杂的矛盾,再加之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存在很大差异,在文化传统上中国也较为重视社会的维系而不是一味强调个人权利,因此美国很容易找到这样或那样的所谓的人权问题来攻击中国。

其次,美国当局往往采取操纵媒体的手法来影响舆论,为人权武器的使用大开方便之门。虽然美国号称的言论自由被一些媒体或记者揭露了其中的黑幕,但在当局有意识的操纵下,舆论导向还是跟着美国当局的政策走的。例如,英美当局曾经伪造大量所谓的证据指责伊拉克仍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英美主流媒体也就不顾事实照此宣传。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一些人看到了美国当局对媒体的操纵,也引起不了多大反响。由英国导演于2010年拍摄的纪录片《看不见的战争》(The War You Don't See)就对此有详细的描述。事实上,不要说对外部世界不一定有太多了解的美国普通人,就包括不少学者也可能受到误导。例如,哈贝马斯1999年就在《时代》周报上发表《兽性与人性——一场法律与道德边界上的战争》一文,公开支持联邦德国出兵南联盟,认为这是一场人性对兽性之战。 但国际刑事法院2007年作出终极判决,判定塞尔维亚共和国没有在20世纪90年代的波斯尼亚战争期间实施种族灭绝行为。[12]而且根据有关报道,塞尔维亚人认为穆斯林族极端分子对塞尔维亚族居民实施的暴行也应该得到谴责和审判[13]。尽管如此,绝大多数西方媒体和学者也只提穆斯林族受到的屠杀,甚至将他们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纳粹集中营中的犹太人相比,而绝口不提塞尔维亚族所遭遇的屠杀。

自然,被美国人权武器攻击的国家也会展开各种宣传工作以回应美国,但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在媒体宣传上占据优势地位,这种声音往往比较微弱。即使美国通过虚假宣传或扭曲宣传获得的认同或支持不能持续很长时间,但往往为美国等国使用人权武器,或实施其他各种霸权行为提供了足够的空间。等到事情真相大白后,美国又可以寻找别的借口。例如,美国以虚假借口攻打伊拉克,留下一堆烂摊子,又蓄意推翻叙利亚现政权,最后使得中东战火不断,斩首人质等暴行屡见报端,民众流离失所。但在美国当局的宣传操纵下,部分美国民众又认为美国的干涉对世界和平是必不可少的。[14]

再次,当前国际政治体系也使得美国在使用人权武器时不用担心会伤及自身,也无需担心真相被揭露之后会受到惩罚。正如上文提及的那样,美国的人权状况也不容乐观,但并未由此招致制裁或武装入侵。这是因为在当前国际政治体系中没有国家或国际组织能对美国进行实质性制约。特别是苏联解体之后,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在更多时候,美国在世界范围内肆意妄为。例如,虽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联盟民用目标的攻击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但欧洲人权法院还是决定不调查北约是否违反国际法。[1]310-311

需要说明的是,还有部分西方民众认为虽然战争行为不可取,但也达到了目的,对待侵犯人权的“邪恶国家”就得使用非常手段,这也减少了美国将人权作为武器的阻力。捏造伊拉克仍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谎言的小布什就照样连任总统。在不少美国人看来,虽然他的手段有待商榷,但毕竟推翻了无视人权的“暴君”。2015年以来,随着欧洲难民危机的日益突出,一些西方媒体不承认这与美国粗暴干涉北非西亚诸国内政的行为有关,而是认为美国没有采取果断措施。[14]就连包括往往对美国的霸权行为持批评态度的欧洲学界也难以摆脱这种思想影响。以著名的左翼学者艾瑞克·霍布斯鲍姆为例,他就认为:“有一些政府是如此残暴,我们必须为此采取行动。”虽然他也坚持“至于是否可以由此推论出要建立一个普遍的由大国保护人权的制度,那完全是另一个问题”,但是“许多现在站在美国一边的人对联合国和欧盟感到失望,因为它们在巴尔干战争中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种失望情绪使许多人更加容易这样说:惟一能实行干预的是美国。”[10]

总而言之,美国以人权为武器的行为遭到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有力批判,但由于辅以武力威胁和经济制裁的人权武器极易损害他国名声或挑动特定国家的内乱,同时不易招致国内外的反对,因此成为美国在武力干涉屡遭挫败之后的重要选择。再加之由于人权内涵及标准的模糊和争议,美国很容易操纵媒体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即使事情败露后在当前国际政治体系中也不会受到制裁或打击。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国仍然会继续将人权武器作为推行霸权的重要手段。中国作为一个快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大国,长期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对美国的霸权扩张构成了有力制约,也由此遭到美国的忌恨。在这样的背景下,虽然中国人权事业在不断发展与完善,美国年复一年地以人权为武器的行为也遭到连续挫败,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国仍然会以人权为借口攻击中国。

 

参考文献:

 

[1] [美]科斯塔斯·杜兹纳.人权与帝国:世界主义的政治哲学[M].辛亨复,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

[2] [美]乔姆斯基. 21世纪,人权仍是一曲走调的哀歌?[N].叶晓娴,编译.社会科学报,2010-01-14.

[3]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联合国人权专家再次呼吁访问美国以推进刑事司法改革[EB/OL].http://www.ohchr.org/ch/NewsEvents/Pages/DisplayN-

ews.aspx·NewsID=16257&LangID=C,2015-07-21.

[4] “若美国使用酷刑,我们为何不能照做?”——联合国专家称必须收复道德高地[EB/OL].http://www.ohchr.org/ch/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ID=15406&LangID=C,2014-12-11.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5年美国的人权纪录(海外版)[N].人民日报,2016-04-15.

[6] 梅新育.中国不可能停买伊朗石油[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2-01-12.

[7]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690.

[8] 覃明贵、孙金城.伊拉克为何水比油贵——贫铀弹后患无穷[J].当代世界,2002,(5).

[9] 潘基文.使用贫铀武器弹药的影响[EB/OL].http://www.un.org/zh/documents/view_doc.asp·sybol=A/65

/-129,2010-07-14.

[10] 殷叙彝.没有权利的权力——霍布斯鲍姆谈美国的“人权帝国主义”和欧美关系[J].国外理论动态,2003,(11).

[11]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理事会关于依照国际法使用遥控飞机或武装无人机问题专家小组互动式讨论会概要[EB/OL].

http://www.ohchrorg/EN/HRBodies/HRC/RegularSessions/Sessi-

on28/Documents/A_HRC_28_38_CHI.2014-09-22.

[12]国际法院判决塞尔维亚没有实施灭绝种族行为[EB/OL].http://www.un.org/chinese/News/fullstory-news.asp·newsID=7349,2007-02-26.

[13]宋文富.“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的前前后后[N].光明日报,2005-06-24.

[14] 杨子岩.难民危机不能成为干预的借口[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09-15.

 

【察网(www.cwzg.cn)摘自《思想教育研究》2016年第4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迷惑性 武器 美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606/28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