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瑞复:马克思的法学智慧,超过世上所有法学家的总和

把学术水平搞上去,把政治方向搞端正,是法学研究面临的两个大问题。要正确处理政治和学术的关系。反对政治代替法学学术的“替代论”,也反对法学学术脱离政治的“摆脱论”。这是我提出“三个转变”的中心意旨。

 

刘瑞复:马克思的法学智慧,超过世上所有法学家的总和

 

【原编者按:本文是著名法学家刘瑞复教授在在第十一届中国经济法治论坛开幕式上发表的“嘉宾讲话”。这里提出的“三个转变”和“三个出发”,切中中国法学界混乱的要害,值得大家认真思考。中国经济法治论坛是全国性法学学术会议,在法学界有一定影响。在西方法学主导中国法学界的情况下,作者敢于“亮剑”,这种治学精神和态度是难能可贵的。题目为编者所加。】

 

各位领导、同事们、同学们:

大家好!

这届论坛在河北召开,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后召开,是很有意义的。这应当是法学界对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的一个理论响应。

请允许我重复一点建议:当前亟须实现法学研究范式的转变,即从注释法学向学科法学转变,从讲义法学向理论法学转变,从西方法学向马克思主义法学转变。

一个法颁布了,说好好好,这个法不用了,也说好好好;对这一条说好好好,这条删除了,又说好好好,让法学跟着法律跑。皓首穷经,案牍劳形,青春和生命就这样被注释法学消费了。“跟着跑”,是把理论与实务的关系弄颠倒了。一位德国法学家说,注释就是三段式,法律是大前提,事实是小前提,最后得出结论。这哪里是法学研究呀!马克思说过,三段论捉不住老鼠。连老鼠都捉不到,何能捕捉到作为思维抽象产物的法学理论呢?

讲义法学是注释法学的必然结果。一个立法出来了,讲义又增加一章,把这个法分解为:第一节概述,第二节权利义务,第三节法律责任……模式越来越趋同,本子越来越厚。法规汇编+文件汇编,这种讲义式的法学,离法学理论还差很远。

外国人吃饭用刀叉,因为猪排、牛排用筷子捅不动,中国人爱吃白菜、豆腐、粉条汤,吃了几千年,刀叉派不上用场。我们也每天吃猪排、牛排可不可以呢,是完全可以的,但吃了脂肪燃烧,大冬天里睡觉蹬被,甚至发高烧或大拉肚子。再举个例子。中国鸡叫是咕咕——咕——,有些国家的鸡叫是咕咕——咕。连鸡叫都不一样,何况法呢?西方法学不符合中国国情,不能全盘照抄照搬。假如有谁说,我们不生产中国法学,我们是西方法学的搬运工,那就糟糕透了。

学科法学是范畴和范畴体系的法学,是“三基四性”的法学,这是作为学科的法学和理论基础的法学;理论法学是论证和论证体系的法学,是研究“为什么”的法学,没有论证和论证体系,就没有法学学术理论本身。

马克思主义法学是普遍真理,是真正具有科学性、真理性的法学大学问。博大精深的思想,雄辩激扬的文字,任何理论家都无法比拟。在经典作家中,仅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就有100多万字关于法本身的论述,与法直接有关的和紧密相关的论述,更是不可胜数。可以说,经典作家的法学智慧,超过了世界上所有法学家智慧的总和。我们要读原著、通读原著。必须改变马克思主义法学在法学教材和著作中被排斥或被边缘化的状况。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法学,不能走胶柱鼓瑟、只言片语的教条主义、形式主义的老路,更不能走歪曲、诋毁和攻击的邪路。

把学术水平搞上去,把政治方向搞端正,是法学研究面临的两个大问题。要正确处理政治和学术的关系。反对政治代替法学学术的“替代论”,也反对法学学术脱离政治的“摆脱论”。这是我提出“三个转变”的中心意旨。

红日当头,风光无限,窗外的柳叶飘荡得多么凉爽!历史的大幕已经拉开,让我们勇敢地站出来,背起行装,从大黑坨(传播马克思主义,中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李大钊的故乡)出发,从西柏坡(夺取全国政权,毛泽东带领全党去进京赶考的地方)出发,从正定(巩固人民政权,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初步形成的地方)出发,为了中国法学的兴旺,为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法学在中国的胜利,手挽手肩并肩地向前进!

祝大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法学界 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