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以“民族宗教”做惰政的挡箭牌 观“拉面帮”事件有感

纵观近年来一些类似事情,我们会发现一个很令人无奈的现象,很多地方的政府部门,在处理涉及特定民族、宗教的事情时,常常会做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对于这些群体中的违法者极力姑息纵容,理由是维护团结维护稳定之类的;而对于那些正常经商就业求学的守法者却各种刁难,各种检查中的“VIP待遇”就算了,还有不让住宾馆不让租房,甚至于发公文要求不让特定地区人员居留。

由于个人家庭原因,我素来对涉及民族因素的问题颇感兴趣。来疆工作之后,由于地域因素再加上认识了一拨志同道合的好友,我的关注也就更深入了。只不过这类问题吧……出现的时候通常不那么让人愉快。比如这个

莫以“民族宗教”做惰政的挡箭牌  观“拉面帮”事件有感

莫以“民族宗教”做惰政的挡箭牌  观“拉面帮”事件有感

莫以“民族宗教”做惰政的挡箭牌  观“拉面帮”事件有感

如果不明白事情来龙去脉的话,我再放几张图。

莫以“民族宗教”做惰政的挡箭牌  观“拉面帮”事件有感

看到这里,大家明白了吧?甘肃一位来上海闯荡的回族老板开了家拉面店,却遭遇另一地同样开清真拉面店的一拨人打着民族宗教旗号的围堵攻击,理由是这位甘肃老板违反了所谓400米内不得同业竞争的“行规”。嗯,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那就让我们先来看看这所谓的“行规”是怎么回事。

莫以“民族宗教”做惰政的挡箭牌  观“拉面帮”事件有感

原来是这份“自律公约”。问题是,他有效力吗?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法律法规,不具有任何强制约束力和强制执行力。仔细看公约,可以发现“协调”“引导”的字眼,其性质个人理解类似于乡规民约一类的,当事人可自愿遵守,但他人无权强制其遵守。也就是说,这份“公约”对包括那位甘肃拉面老板在内的不愿遵守者无约束力。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有人凭借这份并无强制约束力的“公约”强迫他人遵照执行,甚至采用了堵门骚扰等等违法手段。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份公约里却明晃晃写着必须遵纪守法文明经营等字眼,真不知道如此自打耳光,这些人是否感觉到脸疼。另外,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去年上海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对来自新疆的大学生情侣,也因为违反了他们的“自律公约”开米粉店,遭遇了同样的围堵和骚扰,据说到目前这种状况仍在持续。

有聪明的朋友会问了,面对这种公然欺行霸市的行为,政府部门在哪里?额,这个问题,其实我也想问。目前我能知道的是,没看见他们在哪里,或者说,他们出于某些不可描述的理由,对此放任不管。不仅如此,还通过各种渠道对合法经营的当事人施加压力,迫使他们退让。对,我说的就是新疆的那对小情侣。

那么,政府部门不出手,是因为这些人的行为并不违法吗?让我们看看法律是怎么规定的: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一)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第二十六条……(二)追逐、拦截他人的……(四)其他寻衅滋事行为。

    刑法:第二百九十条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第二百九十三条 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第二百九十四条 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因为不清楚事情完整的情节,我不清楚这几位“公约维护者”的行为具体适用哪一款,但从现在披露出的事情细节来看,可以说总有一款适合他们。也就是说,他们的行为最低也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应受治安处罚;如果情节再严重,就得适用刑法,当然,具体刑法哪一条就得看他们具体的行为严重程度的。

分析到这里,这些被称为“拉面帮”的“公约维护者”的行为,非常清楚已经违反了法律,也败坏了其民族、宗教的声誉,对此我在拙作《别给自己的民族抹黑》里已经予以批评。但奇怪的是政府部门对此为何不作为,联想到开米粉店那对情侣的遭遇,我有理由相信,正是政府部门的不作为让他们有恃无恐。因为当违法不但没有任何代价反而能攫取非法利益的时候,必然有人会放弃合法手段获取经济和其他利益,这与人性相关。

纵观近年来一些类似事情,我们会发现一个很令人无奈的现象,很多地方的政府部门,在处理涉及特定民族、宗教的事情时,常常会做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对于这些群体中的违法者极力姑息纵容,理由是维护团结维护稳定之类的;而对于那些正常经商就业求学的守法者却各种刁难,各种检查中的“VIP待遇”就算了,还有不让住宾馆不让租房,甚至于发公文要求不让特定地区人员居留。

我表示三观已经炸裂了,难道正确的做法不应该是让守法者得利,让违法者受损吗?怎么某些部门的做法正好反过来了么?你们这是鼓励违法么?最可笑的理由是维护团结稳定。这种姑息违法和稀泥的做法团结了谁?应该是某些群体当中的违法者吧。而这些群体中占多数的守法者得到了什么?很明显,有色眼镜。至于这些群体之外的守法群众,网上随时可以见到他们的吐槽和怨气。这样的做法好像正是在破坏团结稳定吧?对少数民族中的个别违法犯罪分子进行‘宽大处理’,姑息养奸,不仅不是优待这个民族,反而是败坏该民族声誉,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糊涂做法。真正的优待,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前提下,给予守法少数民族充分展现自己聪明才智的机会,让他们劳动致富。

估计说到这里,有人会问那该咋办?其实非常简单,法律问题法律处理,不论当事人其他身份属性,比如民族宗教职业毕业学校等等,只看其行为是否合法。合法者依法保护,违法者依法平等处理。2010年《三部委发布进一步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意见》中明确指出,“要严格区分和正确把握不同性质的矛盾,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什么问题就按什么问题处理,不能把与民族关系无关的问题归入民族问题。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凡属违法犯罪的,不论涉及哪个民族,都要坚决依法处理。”

莫以“民族宗教”做惰政的挡箭牌  观“拉面帮”事件有感

比如上面那些所谓的“拉面帮”,根据其行为违法程度,对照相应法条处理即可。此时他们的身份是违法/犯罪当事人,与民族宗教都无关系。所以,某些地方以所谓“民族政策”为由对某些特定人群的违法犯罪不予处理,实质上是一种懒政惰政的行为。这个锅得让这些懒政惰政的政府来背,不是哪个民族的锅。另外,本文开头提到的这种疑似黑社会的违法犯罪行为也与民族宗教无关,当然,如果有人非要自己往上靠,我只能说你这是自己作死。

PS任何以民族宗教为名干涉世俗生活,比如煽动信教群众、欺行霸市的,严格来说可以往恐怖主义上靠了。恐怖主义不一定要等到他杀人了才能动手,而是要有苗头的时候就打早打小。所以,一方面,请某些地方政府不要再找借口懒政了,保护合法打击非法就这么简单。对于那些打着民族宗教旗号的违法犯罪者,我最后再说一句,好自为之。

彩蛋:提供一个新疆的例子。

莫以“民族宗教”做惰政的挡箭牌  观“拉面帮”事件有感

莫以“民族宗教”做惰政的挡箭牌  观“拉面帮”事件有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607/29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