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我们政权的危险不是外部,最大问题来自内部

我们总幻想着,当物质强了,精神同样会强大。可是,我们可曾想过,如果一直抱有这样的想法,可能永远也等不到那一天。中华民族未来的精神需求仅靠一个孔子是不行的,我们需要更强大的信仰支撑。

我们总幻想着,当物质强了,精神同样会强大。可是,我们可曾想过,如果一直抱有这样的想法,可能永远也等不到那一天。中华民族未来的精神需求仅靠一个孔子是不行的,我们需要更强大的信仰支撑。

1历史自觉造就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非凡

不能不说,对于《苦难辉煌》这本书的畅销,我自己也感到意外。起初,这是一本不被人看好的书。据说,出版社在策划之初曾经找过一些大鳄,比如王朔、倪萍。出版社的工作人员也曾预估,这本书的销量也就7000册,但事实上现在已经达到80多万册了。

这本书不是只针对干部或者年轻人写的,它是针对人们的内心来写的。很多人低估了读者群的素质,认为现在是快餐文化,这样的书可能难以赢得读者青睐,但看似已被卷入快餐文化洪流的读者群体,其实从内心上来说是在追求一些东西的,是在想问题的,也在思考国家命运,也在追寻党的力量的来源。

1921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当时全国一共也就50多名党员。28年后,这个党夺取了政权。在夺取政权之后,也经历了诸多曲折之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一路向前,不断赶超世界强国。

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美国人认为这个时间应该是2017年,中国人之前预计的是2025年,然而,事实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2015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已达到67.67万亿元,这是亿万中国人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1840~1949年,前一百年救中国;1949~2050年,后一百年发展中国。前一百年历尽坎坷,后一百年也是。从1840年至2050年,中华民族的命运在这大约两百年内要发生何等波澜壮阔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又是多少代人流血拼搏才得到的成果?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跟上奋斗的历史,真正认识它、总结它、积累它,才能站在前人肩膀上,避免浮躁与浅薄。

中国共产党诞生之时,并不被一些人看好,不认为她就是可以救中国的那个组织。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时,康有为和梁启超都认为不行。梁启超说,社会化的生产都没有,哪来的社会化的管理?孙中山也认为,苏维埃制度不会在中国有生存空间。甚至连共产国际也不认为可以。他们扶持孙中山,帮助建立中国共产党,只是不想让北洋政府肆无忌惮地反苏。

斯大林也说,中国没有真正的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党的区别,就是人造黄油和黄油的区别。但中国共产党人硬是凭着历史自觉从边缘政党变成了执政党,走到了历史舞台中央,还承担起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任务。救中国和发展中国,都是关于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信仰的产物。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这就是最根本的信仰。

毛泽东是让中国共产党从边缘力量走向东方政治舞台中心的关键人物。他破解了一个主题: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可以存在?如果现在让大家回答这个问题,很多人会选择课本的标准答案:有马克思主义,有共产党领导,有群众拥护,等等。但有这些条件就必然能胜利吗?当年毛泽东就认为,中国有独特的原因和相当的条件让红色政权存在。

其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给了红色政权生存的空间。正因为毛泽东的贡献太大,一些影视剧把他神化了。现在大家一说起四渡赤水,就说毛主席当真用兵如神,然而在此期间其实也打过败仗,但是现在都不提这些,导致大家以为遵义会议后毛泽东一马平川,中国革命节节胜利。而真实的历史是毛泽东从中国共产党一大时的记录员到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经历了一个很复杂的从边缘到中心的转变,中国革命也经历了从一个个困境中重生、一路披荆斩棘的历程。

所谓历史自觉,既包含对历史运行规律的深刻领悟,更包含对社会发展前景的主动营造。正是以此为基础,我们才真正探索出了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革命道路。

2自我解构消解了英雄,也消解了整个民族的精神家园

今天我们政权的危险不是来自外部,最大的问题来自内部。前段时间,我去黑龙江的时候,到了黑瞎子岛附近的中俄边界。驻守在那里的边防团团长告诉我,江对岸有一个无名烈士墓,他看到每年都有很多人去祭拜那个墓,老人、年轻人、孩子都有,经常是大人小孩哭成一片。笔者听完后很受触动。现在俄罗斯的年轻人结婚时,必定要到无名烈士墓前献花,这已经成了俄罗斯婚礼的标准流程了。这个国家的民族内核、精神内涵是多么强大,拥有这样精神的民族,它能被人奴役吗?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英雄主义的需求、民族精神的培育、历史文化的传承,不但是应对时代变迁,更是通过精神认同、历史认同,实现国家团结统一的坚实基础。任何大国都在做这样的事情。

2001年我在英国学习时,去了英国的西敏寺,那个地方是英国很神圣的地方。那里的人告诉我,当年美国总统里根想到英国的西敏寺进行演讲,但英国人耍了个花招,把里根带到了其他地方。为什么呢?他们说因为里根是演员出身,如果是曼德拉的话可以来这里,因为曼德拉为了推翻南非白人种族主义统治,进行了长达50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更在监狱里度过27年的“监狱生涯”。可见这个地方在英国人心目中的地位。西敏寺里有很多巨幅油画,纳尔逊击败无敌舰队,威灵顿击败拿破仑,这全是英国人一直以来的光荣和骄傲。

 

 金一南:我们政权的危险不是外部,最大问题来自内部

西敏寺(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可以说是英国的象征之一。伏尔泰曾感慨道:“走进威斯敏斯特教堂,人们所瞻仰的不是君王们的陵寝,而是国家为感谢那些为国增光的最伟大人物的纪念碑。这便是英国人民对于才能的尊敬。”

 

但对比起来,我们做得怎么样?我们在解构我们的英雄,解构属于我们自己的光荣。现在网上传的一些“故事”“段子”专门娱乐消费我们的英雄,大多数人听完后可能都是付之一笑了之。但笑完了呢?就是在这些所谓的轻松搞笑之中,我们瓦解了心目中原来的英雄。今天,谁在从根上亡我们?谁在演变我们?我们需要有所意识,更要有所警惕,要防止在一些轻松搞笑之中,自己颠覆了自己。

3从历史中汲取信仰的力量

对于一个民族来说,国民经济指标上去了,国防投入上去了,这些还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强大。一个民族如果没有自己共同的精神家园,如果不能形成具有凝聚力的精神内核,就不能紧紧地结合成一个整体,最终还是一盘散沙。在继续取得物质成就的同时,能不能建设强大的精神家园,树立起信仰支撑,这是我们今天急需解决的问题。

前段时间关于孔子的问题又被大家拿出来讨论,但我觉得,中华民族未来的精神需求仅靠一个孔子是不行的。我们现在的态度,不是全盘西化,就是全盘古化,但要真正完成民族复兴,精神领域是我们急需重视、急需补充的一块高低。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来看,中国共产党的确给中国文化注入了一些全新的因素,但是我们并没有把它及时总结出来,而填补这一缺憾正是《苦难辉煌》的写作初衷。

2006年有一个片子叫《大国崛起》,播出后反响很好。但我觉得这个片子把我们的崛起描写得太温情脉脉了。大国崛起所面临的艰难和困苦,所有需要迈上的关键性台阶,它基本都回避了。今天的中华民族正在复兴的关键时刻,我们做好迎击风浪的准备了么?这一点需要我们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

 

 金一南:我们政权的危险不是外部,最大问题来自内部

 金一南:我们政权的危险不是外部,最大问题来自内部

《苦难辉煌》作者金一南。

 

事实上,我写的这本《苦难辉煌》并不是个人化解读党史,重点是要把历史放到它本身的环境当中去,看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她能做什么,她做到了什么?我们要从历史中汲取真正有价值的教训,不能使历史中有营养的东西被淹没。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那天起,承担的是对中华民族的使命,中国共产党人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在牺牲和奋斗。物质可以不断改变,但精神是不变的,真正的信仰能够经受住物质变化的考验。毛泽东、邓小平等老一辈人毕生努力追求的是什么?我们的信仰到底是什么?今天的我们更需要思考和探究。

(作者:金一南 国防大学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政权 问题 金一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