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共识网《<资本论>是反科学技术的经济学说》一文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共产党宣言》)一个社会,只要“让市场在社会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就是一个利润极大化原则统治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马克思的上述描述就是铁的事实。看看我们自己乌烟瘴气、铜臭熏天的学术界,就是明证。

评共识网《<资本论>是反科学技术的经济学说》一文

说明:友人寄来来陈才天在共识网上发的文章《<资本论>是反科学技术的经济学说》(见http://www.21ccom.net/html/2016/bihui_0805/6455.html),想听听我的意见。以下是我的回复。)

陈才天此文一口气从八个方面攻击《资本论》,称其是反科学技术的经济学说。非议《资本论》不是不可以,事实上,从《资本论》问世后,就不断遭到非议。在今天的中国,非议《资本论》更成为时髦,一大批出名、不出名的先生们都乐此不疲。

然而,非议一部著作,尤其是象《资本论》这样影响深远的著作,一个起码的前提是读懂它,知道它在讨论什么问题。否则,非议得越起劲,就越是暴露出自己的浅薄无知和其后的阶级立场。

《资本论》一书讨论的核心问题,是在资本主义文明的演化过程中,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关系,主要是经济关系,它又主要表现为货币在两者间的流动。凡认真读过《资本论》的人都会意识到,马克思关注的,是社会生产中的货币循环!!

在这样的讨论中,包括科学技术在内的其他因素,自然被视为大背景。

在资本主义经济体中,工人付出的是劳动,获得的是工资。资本家付出的是流动资金(其中包括工资)和固定资产投资,获得的是利润。(如果分析中再加入政府这个角色,两者都要向政府支付税收,在分析的起步阶段,往往先不考虑政府这个角色。)

这样的分析框架,涵盖了所有存在的货币流。西方资产阶级的经济分析,也在这样的框架之内。

那陈才天先生念念不忘的“科学技术”,在这样的框架中岂非没有位置?从纯逻辑的角度看,是这样的,因为这根本不是在讨论“科学技术”问题。

按照陈才天的思路,马克思的分析不应是工人、资本家两端,还要加上第三端“科学技术”,分析货币在这三者间的流动。这样的分析框架不伦不类,因为工人、资本家是现实中存在的主体,他们之间存在货币流,而“科学技术”与之不属同一范畴,它与工人、资本家两者间没有货币流。

但马克思直面现实而博学,他当然关注到当时科学技术迅速的进步,和由此对生产力的巨大推动,这一推动主要是通过机器的不断改进实现的。在《资本论》第一卷第四篇第十三章《机器和大工业》中(见http://www.marxistsfr.org/chinese/Marx/capital/marxist.org-chinese-marx-capital-vol1-15.htm),马克思对此作了详尽而生动的解析。

在上述的货币流分析框架中,机器的不断改进表现资本家购置新机器的投资。正因为如此,资本利润极大化是对科技最强有力的指挥棒。在《资本论》第十三章《机器和大工业》中,马克思详细地讨论了科技进步带来的生产力提升,及其对工人和资本家的不同影响。

对资本家使用机器的目的,马克思指出:“机器是要使商品便宜,是要缩短工人为自己花费的工作日部分,以便延长他无偿地给予资本家的工作日部分。机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手段”。

考诸资本主义实践,凡能为资本家带来更大利润的发明创造,就会有充足的资本将其实现,否则,无论对社会、对公众如何有利,都只能“养在深闺人未识”。其原因很简单,资本家不会做赔本的生意,其固定资产投资的决策,一定要遵守如下原则:预期的利润增长必须大于投资。

资本家不是科学家、不是工程师,科技进步不是资本家的事,资本家关注的是利润。某些高呼“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人,忘记了资本家、科学家、工程师间的相对位置。其极端者,更是做起了“知本家”的美梦,在“知识经济”甚至“知识社会”的梦境中意淫。“知本家”喧嚣于世纪之交,而今已听不到谁在自称是“知本家”了。相反,一度被视为高科技人才的程序员,如今自称“程序猿”、“码农”。从梦中醒来,人们才发现,这一切早被马克思看透: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共产党宣言》)

一个社会,只要实行新自由主义,迷信市场万能,就是一个利润极大化原则统治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马克思的上述描述就是铁的事实。看看我们自己乌烟瘴气、铜臭熏天的学术界,就是明证。

陈才天非议《资本论》的另一个战场是攻击“剩余价值理论”,然而他的攻击建立在工人、资本家、科学技术三者并立的框架上,前已说明这一框架的荒谬,因而整个攻击不值一驳。

其实“剩余价值理论”肯定不会为所有人认同,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攻击倒还在“工人、资本家”的框架内,无非是说这个框架内的货币流现状是合理的,为此找到的理由无非是资本家承担了风险,利润是对风险的报偿;资本家创新了生产组织,利润是对创新的报偿之类。这种争论将永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无法说服对方。

但宏观统计数据证实,这个在资本家看来合理的分配格局,最终必将导致社会货币的绝大多数被集中到极少数富豪手中,成为逐利资金,而为之祭献利润的消费资金却相对萎缩,以至于无法满足逐利资金起码的胃口。现在全世界的主要资本主义经济体都走到这个地步了,这时所有的货币体系都危机重重,世界面临在现有体制下无法摆脱的危机。

即使站在资本家的立场,一个微观上合理的机制,导致了宏观上的死局,悲夫。

【王中宇,察网专栏作者,曾任《科学时报》评论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609/30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