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经济不是中国的未来

小农经济的存废并不取决于人们的主观意志,不论资本主义的圈地运动多么地不人道,不论小农经济田家乐多么值得回味,建立在小私有制基础上的小农经济的破裂和消亡,乃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

小农经济不是中国的未来

【摘要:小农经济的存废并不取决于人们的主观意志,不论资本主义的圈地运动多么地不人道,不论小农经济田家乐多么值得回味,建立在小私有制基础上的小农经济的破裂和消亡,乃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

对于歌颂小农经济在当代中国的历史地位,我曾经引用马克思的一些论述加以批判。遗憾的是,对于马克思的这些论述,有不少人视为“教条”而不屑一顾,以至于把小农经济当做中国的未来加以全力呵护。这是很滑稽的。

那么,小农经济是否代表着中国的未来呢?这个问题,不仅关系到如何对当下中国的历史变迁给予马克思主义的解读,更关系到对中国未来的预测和把握。有鉴于此,我摘录若干马克思对小农经济的论述,与大家分享、交流和学习。

关于个体私有的小农经济的落后性与保守性,马克思有一段广为人知的名言:

——“小块土地所有制按其性质来说就排斥社会劳动生产力的发展、劳动的社会形式、资本的社会积聚、大规模的畜牧和科学的不断扩大的应用。”

在毛泽东时代,马克思的这段论述曾被作为小农经济走向农业集体化的依据,而被人们反复引用。问题是,为什么小农经济(小块土地所有制)一定会“排斥社会劳动生产力的发展”呢?估计今天很多人是“知其然”,却未必“知其所以然”。对于其中的“所以然”,马克思做过非常深刻的分析:

——“小土地所有制的前提是:人口的最大多数生活在农村;占统治地位的,不是社会劳动,而是孤立劳动;在这种情况下,再生产及其物质条件和精神条件的多样化和发展,都是不可能的,因而,也不可能具有合理耕作的条件。”

我想,但凡有点马克思主义abc常识的人,都不会对上述的“所以然”产生理解上的障碍。不过,有左翼朋友不高兴了,质问我:“马克思说小农经济不可能具有合理耕作的条件,难道资本主义大农业的耕作条件就合理吗?”

这个问题问的好,我这里暂不回答,留在下一季讨论。下面接着看马克思的论述,马克思说:

——“劳动者和劳动条件之间原有的统一(我们不谈奴隶关系,因为当时劳动者自身属于客观的劳动条件)有两种主要形式:亚洲村社(原始共产主义)和这种或那种类型的小家庭农业(与此相结合的是家庭工业)。这两种形式都是幼稚的形式,都同样不适合于把劳动发展为社会劳动,不适合于提高社会劳动的生产力。因此,劳动和所有权(后者应理解为对于生产条件的所有权)之间的分离、破裂和对立就成为必要的了。这种破裂的最极端的形式(在这种形式下社会劳动的生产力同时会得到最有力的发展)就是资本的形式。原有的统一的恢复,只有在资本创造的物质基础上,并且只有通过工人阶级和整个社会在这个创造过程中经历的革命,才有可能实现。”

这段论述很精彩,值得以维护小农经济为己任的左翼人士认真学习。在这段论述中,马克思明确指出,在历史的演进过程中,小农经济之所以“是幼稚的形式”,就在于它“不适合于把劳动发展为社会劳动,不适合于提高社会劳动的生产力”。因此,它的破裂和消亡也就是历史必然了。

我之所要点赞马克思的这段论述,并不是因为这段话是马克思说的,而是因为,马克思的这段论述不仅在理论上是深刻的,而且其理论逻辑与历史逻辑也是完全一致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马克思看来,小农经济的破裂和消亡有多种路径,而资本剥夺则是“这种破裂的最极端的形式”。尽管这种“最极端的形式”在道义上遭到了几近一致的谴责,然而就历史规律的普遍性来看,一旦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据统治地位,这种“最极端的形式”当然就具有历史的必然性。因为,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的直接结合(即无需资本家横插在其中)一旦被破坏,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的“直接结合”要想得到恢复,就需要具备“必须的”历史条件,这也就是马克思所强调的:“原有的统一的恢复,只有在资本创造的物质基础上,并且只有通过工人阶级和整个社会在这个创造过程中经历的革命,才有可能实现”。

显然,恢复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直接结合”的生产方式(即“原有的统一的恢复”),并不是要重新恢复个体私有的小农经济,而是要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基础上,重新恢复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的“直接结合”。请注意,这不正是毛泽东那一代共产党人在前30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重要内容么?在马克思以及马克思的传人毛泽东看来,这才是劳动者应当为之奋斗的未来。

小农经济的破裂和消亡有没有“不极端的形式”呢?当然有,与资本的野蛮剥夺相比,通过集体经济(从互助组到合作社到人民公社)来消灭小农经济,就是一种“不极端的形式”。很遗憾,经过近40年的改开,这种“不极端的形式”先是被小农经济(包产到户)所否定,现在“最极端的形式”却又在剥夺可怜的小农经济,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已经经历了的不争的历史事实。至于如何评价这两种形式,人们至今见仁见智。

在这里,我暂不比较并评价这两种形式的历史功过,有一点我必须强调:批判和揭露资本主义在历史演进中的残酷性固然是应该的,也是正义的。但是,决不能在小农经济的消亡过程中,借口资本剥夺这种“最极端形式”的残酷性,就幻想保留小农经济这种“幼稚的形式”,企图阻止个体私有的小农经济的破裂和消亡。这种做法不仅与马克思主义基本立场和根本方法相悖,也是徒劳的。

小农经济的存废并不取决于人们的主观意志,不论资本主义的圈地运动多么地不人道,不论小农经济田家乐多么值得回味,建立在小私有制基础上的小农经济的破裂和消亡,乃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小农经济 中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609/30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