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权——洞察各国文明、经济变化的钥匙

要认识一个国家,认识一个社会,你必须要抓住一个最关键的点,你必须要找到钥匙,否则任何一个国家的历史都会把你淹没掉,因为信息量太大。不管是南欧还是北欧都有这个问题,包括研究美国历史,我现在逐渐感觉到我摸到了这把钥匙,这把钥匙就是财产权。

理解各国文化历史的钥匙——财产权

——宋鸿兵欧洲之行感悟分享!

 

大家好,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在欧洲,那边跟这边时差正好不太合适,所以我们的课程中断了两周,这周继续进行。

因为这两周时间发生了不少国内国际的大事,我想咱们先说说这次欧洲之行的一些体会,最后再说一下最近发生的一些事。

财产权——洞察各国文明、经济变化的钥匙

首先这次到欧洲重点是去了南欧和北欧两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地方,一个是意大利,这个是地中海的代表;还有一个是瑞典,这应该是波罗的海的代表。长期以来,咱们对地中海是比较熟悉,知道地中海文明,古希腊、古罗马,但是对波罗的海非常地陌生,我们总觉得波罗的海那个地方很偏,心里上和地理上感觉都很偏,觉得那个地方好像没什么太多的文化、文明之类的,好像跟贸易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其实这个概念有很大的偏差。虽然说地中海贸易兴起更早,但是波罗的海的贸易也非常重要,可以说对欧洲近代的形成,包括它的贸易圈、经济文化、政治,包括各个国家,其实北欧的影响非常大,应该说比我们想象的和我们得到的信息所表现出的那样要更加明显。

先说意大利。这次到意大利是参加一个国际会议,欧亚经济论坛,在维罗纳召开,意大利北部靠近阿尔卑斯山的一个城市。在这次会议上我有一个主题演讲。在这个活动中我觉得有几点比较有意思的情况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鸿观》这个节目中提到了财产权这个问题,其实最近一段时间这个问题一直是我脑子里面转的最多的一个事。因为我觉得要认识一个国家,认识一个社会,你必须要抓住一个最关键的点,你必须要找到钥匙,否则任何一个国家的历史都会把你淹没掉,因为信息量太大。不管是南欧还是北欧都有这个问题,包括研究美国历史,我现在逐渐感觉到我摸到了这把钥匙,这把钥匙就是财产权,为什么这么说呢?

财产权——洞察各国文明、经济变化的钥匙

我记得我在《货币战争5》中曾经提出了一个观点,人类社会这么多年发展下来无非是在做两件事:创造财富和分配财富,创造财富这是经济学要研究的,如何以最高的效率去创造;分配财富是政治要研究的,是如何公平合理。所以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人类活动最根本的两件事,如何创造财富、如何合理和公平地分配财富,这两个人类活动的主要事情最终会形成什么呢?是形成一个财产权的分配问题。就是怎样形成财产权,如何去占有财产权,这就成了我们理解每个社会的一个出发点,我们可以用它作为一个指南针来分析每个国家和每个文明的一些基本特征,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理解各个国家历史文化的一个钥匙,当你把这个问题琢磨透了,你就把很多国家不同的特点给抓住了。

在近期的视频节目中,我讲到美国这个国家,如果从它发展的历史来看,她个典型的殖民国家,殖民国家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切都是白手起家,人们远渡重洋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家人共同努力开拓一片荒地,砍树、清理土地,用牛或马进行耕种、收获,这一切从无到有。在整个这个过程中财富的创造是从无到有、白手起家的,一切都是靠自己,一切都是靠自己的一家人。在这样一种地广人稀的一个艰苦环境中,他会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意识,一切的财富都是我白手创造出来的,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依赖其他任何人的帮助,所有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创造的。这就会形成一种对财产权的非常强烈的排他意识。我的就只是我的,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任何人都休想去干预我的财产权,你既不能碰,也不能去说我应该如何处置资产,这跟你们没有关系。

人类社会中两种主要的不同文化类型:一种是殖民国家,像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他们就属于把当地的原住民赶走了,他们成了这片土地新的主人,一切从头来,这些国家所形成的思想文化意识都有相当多的共同之处,集中体现在财产权这个概念上,他们拥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排他性的意识。还有类国家,我们可以称之为原住民国家,像欧亚大陆的所有国家,基本上所有国家都是原住民国家。老祖先在这块土地上开拓,一代一代地不断地传承,所以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下来的大量的财富并不是靠某一个人,某一个家庭在一代人之间白手起家的完成积累的,而很多的财富是继承下来的。

我给大家举几个简单例子,比如四川。我是四川人,我们四川盆地中最著名的一个水利工程—都江堰,都江堰是李冰父子两千多年前带着四川人民开挖出来的;咱们的京杭大运河,大运河也是从隋炀帝那时,甚至更早,经过历朝历代无数人的共同维护,才保证了它南北的贸易贯通。

财产权——洞察各国文明、经济变化的钥匙

对于这种财产我们怎么来定义呢?这显然就跟美国的那种白手起家创造农场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像这种财产在我看来就是共享性财产。因为它不是你一个人创造财产,而是必须要靠集体的力量经过数千年不断地累积才能创造出来的财产。所以这种财产权具有着非常明显的共享性的特点,所以我们会看到在原住民国家里面由于几千年文化的积淀、财富的积淀,一代一代的传承,使得这些国家所拥有的财富中间共享性的财富、财产权占有比较高的比例。而在那些殖民国家里面这种排他性的财产权占的比例更高,所以这两种不同的财产权就会对人们对于财富的认识产生不同的影响。

比如说在美国,用美国人的眼光来看,一切东西皆可私有化,包括可以把都江堰也私有化,可以把它送给某一家公司,或者划给某个个人由他来经营。这样的意识在美国人看起来是完全合理的,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在中国人的意识中,这个东西就很难接受了,就四川老百姓、成都老百姓如果喝水还要向某一个人交钱那不等于向他间接交税吗?他又有什么权利来继承这种共同遗产呢?变成他个人的财产呢?

所以对于中国人这样的意识来说,对这些共享性财产进行私有化是很难接受的,比如说大运河也有这个问题,其实不光是中国,其它国家也一样,像荷兰。荷兰这个国家是低地国家,它的很多土地海拔低于海平面,所以它长期以来就必须要进行围海筑堤,在围海筑堤过程中就必须要大规模地集中劳动力,集体劳动创造筑海堤,当筑海堤完成之后才会有良田,才能种庄稼,才能放羊,才能放牧。所以这种财产权在欧洲的很多国家也一样,这也是有鲜明的共享性的财产。

财产权——洞察各国文明、经济变化的钥匙

另外一种共享性财产比如说北欧的海盗维京人,维京人永远是靠集体的力量,船长带着水手们一起出海,打到英国、法国,打到其它的国家,所获得的所有的财富都是共同努力的结果。不管是抢还是贸易,结果是一样的,不是靠某一个海员或者某一个船长,自己多么能干也是玩不转的。因为航海是个非常复杂的,需要协调的工作,所以对他们来说所有的财富也是必须要通过集体努力才能获得的。我们可以看到,在欧洲不管是西欧北欧还是其它的欧洲部分,包括亚洲的很多地方,由于它是一代一代人的或者集体共同努力所获得的财产,这种财产权具有着相当多共享的成分。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的产权理论,就是经济学家所提出的一整套产权的理论,包括思想、包括理论体系。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它是源于北美的实践或者是符合美国国情的一种提法。由于他们的经济学家是出身于、成长于市民时代的文化基因,继承了这种文化基因之后,他脑子里面对财产权认识不加区分,他认为所有财产权就只有一种排他性财产权。但是在我看来,如果你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历史传承,你会对这个概念提出不同的看法,所以我提出了有共享性财产权和排他性财产权的差异。

财产权——洞察各国文明、经济变化的钥匙

这次在维罗纳会议上其实就正好是探讨这个问题,探讨欧亚大陆合作,我们这组有5个人在探讨这个问题。当然欧亚大陆峰会我觉得挺奇怪的,因为只有我一个是亚洲人的长相,其他全部都是欧洲人。探讨欧亚大陆合作就好像是我们很难听到一些代表亚洲的声音,这是我觉得挺奇怪的一件事。他们探讨的话题比如说欧盟,现在大家内部的不信任如何如何,闹的天翻地覆的,包括英国脱欧,包括欧盟内部的种种问题,得出一个根本的结论就是欧洲的国家之间彼此不信任。

在探讨过程中轮到我发言了,我就提出这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在我们讨论相互之间信任问题的时候,其实我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前提,我们是不是在探讨同样的一个概念,我用的就是财产权这个例子。我说,比如说当我们在法律文件上或者在教科书上读到财产权这个概念的时候,其实东方或者欧亚大陆这个国家跟美洲这些国家,对于同样一个概念的理解是不同的。我提出了排他性和共享性两种财产权,它是有差异的,所以我们在讨论任何彼此之间相互信任的时候,我们假定我们探讨的是同样的一个概念,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由于每个国家和每个民族文化传承、历史的发展是不一样的,道路选择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对于我们现在纸面上所探讨的每一个概念都必须要深入分析,我们所说的概念是不是我们能够有共识的东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财产权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