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今朝 何干強:反对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教条主义的对话

李嘉图既然有恶习,难道他的理论就没有教条吗?如果没有,毛主席所反对的教条主义难道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早已经由毛主席扫除殆尽,不会春风吹又生,不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但是换上另一种马甲吗?

 

2017年元旦一早,武汉大学王今朝同南京财大何干強两教授就批判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教条进行了微信交流,現转到圈內:

王今朝:我和朋友们,也在联系新的朋友加入,在生产一种可以暂时可以命名为“准保护主义”贸易理论,我们准备把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命名为“李嘉图教条”,以对应“斯密教条”。这是因为李嘉图的智力水平与斯密相比不低,但熊比特打造了一个“李嘉图恶习”的概念。我们不奉送李嘉图一个教条,就难以凸显李嘉图在经济学说史上的统治,也难以打破西方人其他人树立的李嘉图崇拜!况且,李嘉图既然有恶习,难道他的理论就没有教条吗?如果没有,毛主席所反对的教条主义难道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早已经由毛主席扫除殆尽,不会春风吹又生,不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但是换上另一种马甲吗?

何干強:今朝教授,您好!对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结合中国西化派的表現,总结出他们在搬用新教条,这也是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丰富和发展。很有意义。

概括起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批判了五个资产阶级经济学教条:

一是萨伊教条(流通必然创造买卖平衡),

二是李嘉图教条(把流通手段当作货币唯一职能),

三是边沁教条(把社会总可变资本量当作一个固定不变的所谓劳动基金量,因而劳动者人数多,工资就降,反则反之),

四是斯密教条(在社会再生产总产品价值中,丢掉了∑c,只从∑(v十m)出发,今天即从GDP出发);

五是萨伊要素价值论教条(工资、利润和地租这三种收入源泉“三位一体”,都来自自然要素,具有永恆合理性,也即要素价值论)。

由此看來,西方经济学中是有李嘉图教条的,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就是沿袭李嘉图教条,您说在国际贸易上还有贯彻他的教条,那可再增一个教条。萨伊一人就占了两个教条。李嘉图也可占两个教条。是否称得上教条,可能要用他提出的原理造成的普遍影响來判断,影响深广的,才能登上教条的“光荣榜”。

現在国內经济学西化派不但沿袭马克思批判过的资产阶级经济学老教条,而且还在贯彻当代西经出現的新教条,主要是科斯定理和凯恩斯的“投资等于储蓄”这个恒等式。前者表現在微观,后者表現在宏观。凯恩斯实际沿袭了斯密教条。

国內西化派是荒谬的、浅簿的教条主义者。如果说王明是用教条主义对待原本是真理的理论,那么西化派是把原本就是谬误的理论教条化。

国內对西化派的洋教条主义的批判,現在远远不够。盼望2017年兴起批判洋教条的热潮,这样才有助于推进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真正成为经济工作的指导思想。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1/33420.html